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暧昧诊疗
    与此同时,林中天的书房之中,老头打开电脑,爷孙俩密切注视着杨根硕的一举一动。

    “爷爷,要是她敢对小萌不规矩,我一定不放过他。”

    林中天点点头,他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如果杨根硕真如孙女所说,林中天有的是雷霆手段。

    就在二人聚精会神盯着电脑屏幕时,杨根硕突然回头,冲着爷孙俩摆了一个剪刀手。

    林中天、林芷君顿时瞠目结舌,心说不是被发现了吧!

    下一刻,屏幕上一片雪花,他们的想法得到了验证。

    “该死,他竟然破坏监控!”林芷君说着就要过去理论。

    林中天一把拉住孙女,摇头眯眼,说:“这小子不简单啊!”

    “爷爷,小萌会吃亏的!”林芷君说,焦急之色溢于言表。

    “是咱们失信于人,走吧,去门口等着,万一……”

    林中天想的是,万一里面传出什么奇怪的声音,他们也可以及时阻止,比如说,阻止杨根硕的兽行。

    ……

    林晓萌的闺房之中,杨根硕抱着人家的小手,看着她吹弹可破的小脸,轻声絮叨:“小萌,我跟你还真是一见如故呢!虽然你没有睁开眼睛,但是,我知道,你听得见我说话。”

    “我们是上天注定要在一起的,阴阳调和,对咱们都有好处。但是,真的很抱歉,我现在不可以给你,再等我一年。”

    “当然,我有办法让你醒过来,缓解你的病情。”

    “要是你不反对,我就当你答应了。”杨根硕笑着说道:“我从来不勉强别人的。”

    这时候,林晓萌哪里能做出什么反应?

    杨根硕高兴而急切的说,“好,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然后,他低下头,吻住了人家的小嘴,一刹那,他的大脑也是一片空白。

    甜甜的,凉凉的,软软的。

    女孩的嘴唇真的好柔软,就像果冻,qq弹。

    女孩的牙齿,朝光滑。

    原来亲嘴是这么个滋味儿。

    他的血液变热了,心跳加快了,呼吸也变得急促了。

    软湿温香甜滑,百般滋味,妙不可言,叫他口舌生津,爱不释口。

    说起来,这并非杨根硕的初吻,他的初吻,在自己还没长毛的时候,就给了姑姑。

    只是,那时候屁都不懂,也没有这股过电般的蠢蠢悸动。

    所以,严格意义上讲,这也是他的初吻。

    然后,杨根硕想到一个问题,不知道林晓萌的是不是。

    与此同时,他的中指没闲着,而是也放到了林晓萌身上一个不可描述的地方。

    亲嘴是为了输送阳气,乾坤指则是按摩穴位。

    这是双管齐下,倒也并非杨根硕有意占便宜。

    但他非常辛苦。

    林晓萌是纯阴之体,杨根硕修炼乾坤造化诀,乾坤不就是阴阳?是阴阳就需要调和,如不是师父再三叮嘱他的九阳之体十九岁前不能破,他早就跟林晓萌调和上了。

    这种利己利人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儿,为什么不做?

    真的是有难言之隐啊!

    ……

    刚刚在门口,爷孙俩还听见杨根硕一个人絮絮叨叨,至于说什么,他们根本听不清。

    但是,这会儿却完全听不到了。

    这当然不是什么好现象。说不定,杨根硕趁着四下无人,兽性大发,将自己那么萝莉的妹妹就给xxoo了。

    林芷君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越大,可爷爷死活不让自己进去,林芷君抓耳挠腮,着急的不行,突然眼睛一亮,风一般冲向自己的房间。

    两姐妹的房间是面对面的,林芷君可以透过窗子看到对面的情形。

    令林芷君吐血的是,妹妹房间的窗帘居然被拉上了,毫无疑问,依然是那个意图不轨的杨根硕干的。

    天网恢恢,林芷君透过一丝缝隙,还是看到了正在干那苟且之事的杨根硕。

    “禽兽!”

    林芷君真的有种怒发冲冠的感觉,大叫一声,一路疯跑来到了妹妹门口,不顾爷爷的惊诧,就是拼命砸门。

    “无耻,卑鄙,混蛋,禽兽,开门,我跟你拼啦!”

    一阵拳打脚踢,但门颇为结实,林芷君一个刚成年的小女孩根本砸不开。

    这一刻,林中天的脸也是冷若冰霜。

    “叫……”

    林中天话说一半,门开了。

    “混……”

    林芷君扑过去,正要拼命,却一下子卡壳了。

    因为门口出现一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俏脸,此时此刻,俏脸上还有着一层淡淡的潮红。

    “姐,爷爷。”林晓萌叫人,怯生生的。

    林芷君目瞪口呆,林中天也是不敢相信,令众多医学专家束手无策的不明难题,就这么一会儿,就被那小子治好了?

    “小萌,你没事了,太好了,太好了。”

    林芷君一把将妹妹拥入怀中,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她俩无父无母,虽然林芷君只是比妹妹早了一分钟,但是,她却努力的让自己成为一个合格的姐姐,亦姐亦母。

    林晓萌对这个姐姐也的确很是依赖。

    “小萌,让爷爷看看。”林中天不禁老泪纵横,拉起孙女的小手,“真好,爷爷差点都看不到你了。”

    林晓萌眼眶红红的,笑道,“爷爷,瞧您夸张的,我不是没事了嘛!”

    “爷爷说的是……”

    林芷君说到一半,就被林中天打断了,老头深吸一口气:“大牛,大牛人呢?”

    三人走进去一看,只见杨根硕面色苍白,靠坐在床头,无精打采的模样……就像刚刚一口气耕了十亩地的牛。

    “大牛哥,你没事吧。”

    林晓萌绞着指头,咬着唇皮,走到杨枫跟前,弱弱地问。

    杨根硕说的没错,她刚才虽然做不出什么反应,但是,却能听见杨根硕的话,也能感受到他的动作。

    杨根硕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真的好羞人。

    原本,林晓萌根本不相信杨根硕所说“至阴至阳”的鬼话,认为都是他在给自己找借口,可是这会儿醒来了,却分明能够感受到杨根硕散发出一股特别的吸引力,让她无法抗拒。

    难道,自己注定要跟他结合,跟他在一起。

    不知道为什么,林晓萌不抗拒,只是难为情,是因为,爷爷和妹妹在场,感到难为情。

    杨根硕喘了口气,苦着脸,中气不足道:“你病得不轻,我都差点让你吸干了。”

    “说什么呢!”林晓萌羞得直跺脚,话是那么个话,但是,仔细一品,就变味了。

    然后,林晓萌情不自禁,就在杨根硕的胳臂上面掐呀掐的,杨根硕疼得直翻白眼。

    林晓萌是为了出气,可是落在林芷君、林中天眼中,那就是另外一种理解了。

    打情骂俏,实实在在的打情骂俏。

    林芷君蹙眉,妹妹也太不把杨根硕当外人了吧!这家伙到底对妹妹做了什么?

    啊,难道是下蛊?

    林芷君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然后又暗暗好笑,自己的脑洞真大。

    看到妹妹跟杨根硕亲昵,林芷君清了清嗓子,不高兴道:“小萌,你跟大牛很熟?”

    “姐,没有啦!”林晓萌马上退了一步,俏脸绯红,同杨根硕保持距离,吐了下小舌头。

    杨根硕算是看出来了,这双胞胎长相上实在难分彼此,除了胸的规模略有不同。

    但性格上,真是迥然特异。

    林芷君有些女汉子的特质,而小萌,绝对是个软萌软萌的萌妹子,自己的最爱啊。

    林中天终于开口了,无论如何,看到孙女被治愈,他还是非常开心的。

    林中天说:“大牛,辛苦了!年纪轻轻,了不起!老头子无以为报,我一定会兑现承诺。”

    杨根硕摇头,泼冷水道:“感谢的话日后再说。这次治疗,你们也看到我的样子了,但是,她的病情只是得到缓解,要彻底痊愈,至少还要一年。”

    “就连你也感到棘手?”此时,林中天再不怀疑杨根硕的医术。

    “为什么是一年?”林芷君忍不住问。

    一年?听到这个时间,林晓萌的俏脸一下子变成了消防车的颜色,该死的大牛,难道真要跟他做了那种事情,自己的病才能痊愈?

    杨根硕坦荡道:“总之一年后,我就有这个能力了。”

    林中天点点头,接受了这种说法,他道:“大牛,累坏了吧,不如下去吃点东西。”

    “好。”杨根硕摸了摸肚皮,消耗的确很大。

    ……

    水晶吊灯下,红木长条餐桌上,饭菜无比丰盛。

    杨根硕扒拉着鱼翅捞饭,一个劲儿吃着林晓萌剥的虾仁、蟹肉。

    林晓萌还给他擦嘴,这不是殷勤伺候丈夫的小媳妇么?

    看到这一幕,林中天、林芷君两人都是直皱眉头。

    这时,一个头发花白,藏青色长袍老者走入客厅,来到了林中天的旁边。

    一眼看到餐厅里的情况,老头先是狂喜,继而大惊。喜的是,二小姐竟然醒了,吃惊是因为想不通,尊贵的二小姐怎会伺候一个陌生男子吃饭。

    “先生,这……”老头问林中天。

    林中天摇摇头,他也纳闷,老话说女生外向,还真是不假,但是,大牛这小子的魅力也太大了点儿吧。

    这才多大一会儿工夫?

    林中天轻叹一声,沉声问:“查的怎样?”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