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没伤到要害
    原来,在知道杨根硕姓名身份的第一时间,林中天就让管家林伯进行了详细调查,可惜,详细调查的结果却依然简单,只是知道了他目前的落脚点。

    “艾大刚?你有没有继续的深入调查?”

    听了林伯的汇报,林中天又问。

    “暂时没有。”林伯说,“从目前情况看,这小子虽然神秘,但好像没有什么企图。”

    林中天点点头:“这事儿暂且这样,下来慢慢调查,一会儿,你给我试探一下那小子。”

    “试探?”林伯不解。

    “我要看看他会不会功夫?”

    “明白了。”林伯看了眼餐厅里,如同饿死鬼投胎、狼吞虎咽的杨根硕,摇摇头,“小姐怎么会跟他那么亲近?”

    林中天忧心忡忡:“这也正是我担心的地方,若是他身份背景清白,也就罢了,若是……”

    林中天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杨根硕已经吃饱了,一边剔牙,一边含笑走来。

    “老爷子,感谢你的款待,从小到大,都没吃过这么美味的海鲜。”杨根硕抱拳道。

    “合胃口就好。”林中天笑问:“不知道大牛以前都吃什么?”

    他这可不是废话,而是从侧面考察杨根硕的出身。

    “虎鞭、熊掌啥的。”杨根硕随口说道,紧接着“哎呀”一声,捂住了嘴巴,“老头子说了,这些都是保护动物,下山不能胡说。”

    林中天满头黑线,其他人都有些忍俊不禁。

    杨根硕有些郁闷,为毛自己说实话时,都没人信呢!

    这时,林中天冲林伯使了个眼色,林伯来到杨根硕面前,道:“小兄弟,看你应该是个习武之人,不知道愿不愿意跟老朽切磋一下。”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的?”杨根硕皱眉,一脸不耐烦,“还有,打架就打架呗,干什么说的这么文绉绉的。”

    林伯哭笑不得:“我们无冤无仇,哦不,你对老爷和小姐还有恩,我怎么会跟你打架,真的是切磋,请小兄弟不吝赐教。”

    杨根硕摸了摸鼻子:“你是高手?”

    “还好。”林伯谦虚道,“我会注意分寸的,尽量不伤到你,请出全力。”

    砰!

    没见杨根硕动作,但,林伯倒飞了出去,还撞倒了身后一个一人高的青花瓷瓶。

    林伯坐在一地碎瓷片中,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一切发生的太快,林中天爷孙三人都是目瞪口呆。

    杨根硕笑嘻嘻走过去,伸手拉林伯。

    “不好意思啊老人家,没有控制好力道,你没事吧,要不再来,这次按您说的,出全力?”

    林伯脑袋摇成拨浪鼓,还来,这次屁股都扎破了,再来,绝逼要高唱“菊花残”。

    林晓萌突然鼓掌:“大牛好棒!”

    二小姐……林伯眼中无比幽怨,到底谁跟你亲啊!

    林芷君的话,总算让林伯得到了几丝安慰:“大牛,你怎么这样,懂不懂尊老爱幼,太过分了。”

    说完这话,林芷君转身,扭着小屁股,傲娇地朝楼上走去。

    “先生,深不可测。”

    林伯捂着血肉模糊的屁股,对林中天耳语。

    “你没事吧。”林中天有些歉疚。

    “没事。”林伯补充了一句,“没伤到要害。”

    要害不就是菊花?

    “噗嗤!”想到这一点,林中天也忍不住笑了,但是,马上觉得不合时宜,不应该,他连忙摆手,“老伙计,我实在忍不住。”

    “没事。”林伯绷着脸说。

    林中天的书房。

    三面墙都是书,杨根硕好奇的打量着,想起一个成语——罄竹难书,觉得不合适,又响了一个——汗牛充栋。

    “大牛,我只知道你跟小君小萌是同学,你在这西京还有什么亲人没有?”

    这时,林中天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林中天依然是在旁敲侧击。

    杨根硕回过身,摇头道:“我无父无母,从小是个老头子养大。”

    “老头子,那么你的本事……”

    “老头子教的。”

    “老先生一定是一位不世出的高人。”

    “高不高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俺们村的那些留守妇女都被他照顾上了。”

    “噗!”林中天喷出一口茶水,他的话竟然有些无以为继,缓了一会儿才说:“那你现在在哪里落脚?”

    这话是明知故问,当然也是一种试探。

    杨根硕没有隐瞒:“一位叔叔家中,也是他为我办的入学手续。”

    “哦,你们是……”

    “你想知道是什么关系吧?”杨根硕解释道,“他是老头子一个病人,而我是老头子唯一的后人,他这么做算是报恩吧!”

    听到“报恩”两个字,林中天看了杨根硕一眼,心说这小子不是在提醒自己兑现承诺吧!

    “大牛啊,我说过的话一定算数。”林中天说。

    “呵呵,好说好说。”

    “只是,我现在要跟你商量的是另一件事。”

    “什么?”

    “你既然跟小君小萌同班同学,我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

    “帮我保护我的两个孙女。”

    杨根硕诧异地看着林中天,“你那么有钱……”潜台词是,干嘛找上大牛哥我。

    “你近水楼台,方便啊。”

    “近水楼台……”杨根硕傻呵呵笑了。

    “我的意思是,你们不是同班同学么,也就是顺便的事。”林中天压下那点不妙的感觉,“怎么样,我会支付报酬的,月薪一万怎么样?”

    杨根硕心头一阵波动,一万块,在山里可以买十头……十房媳妇,脸上却有些为难:“那个,其实我进城的目的是为了完成学业。”

    “两万。”林中天竖起两根指头。

    杨根硕笑容勉强,“我真没那么肤浅。”

    “五万。”林中天竖起一只手。

    “老先生,你这样真的让我很为难。”

    “十万。”

    “呵呵,谈钱多俗,其实,我就是看看老爷子的诚意,怎么说呢,你一分不给,我也会保护小萌的。”

    “为什么只是小萌?”

    “呃……哈哈,小萌是我病人啊,再说了,我们已经成为好朋友了。”

    林中天默然片刻,笑道:“那你现在觉得我的诚意够吗?”

    “不少。”

    林中天当即给他一张银行卡,说里面存了十万,算是这个月的工资,以后的工资直接打进卡里。

    生平第一次捏着银行卡,杨根硕心里不是很踏实。

    但是,他又有些激动,眼看着自己马上就能站稳脚跟,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距离去见姑姑又近了一步。

    两人交易完毕,下楼时,林晓萌迎上来,“爷爷,你跟大牛谈什么?”

    “你爷爷让我贴身保护你们俩。”林中天还没开口,杨根硕抢答。

    “好啊好啊。”林晓萌拍手,欢呼雀跃。

    “为什么,我才不要。”林芷君激烈反对,都已经被同学们误会了,还贴身保护。

    林中天严肃道:“这件事没得商量,另外,我还会让大牛尽快搬过来,同住一个屋檐下,这样才能更加有效的保护你们。”

    杨根硕眼睛一亮,林中天够猛的,居然让自己入住别墅。他心头一阵窃喜,自己不是正要搬出艾悠悠家,这还真是瞌睡遇见枕头。

    “什么?爷爷,你让他跟我们住一起,你真一点儿也不担心?”林芷君眉头紧皱,说道。

    “不担心,大牛人品还信得过。”林中天说。

    “老爷子,请你放心,我一定坚守底线,不会让她们轻易得逞。”

    “呃……”林中天再次接不上话。

    “自恋。”林晓萌说。

    “变态。”林芷君说。

    “呃呵呵。”杨根硕挠挠头:“要不今天先这样,我似乎该回去了。”

    “也好,小君,你送送大牛。”林中天吩咐。

    “不用了,我自己走。”

    “大牛,这个给你。”

    林晓萌叫住杨根硕,有些害羞地将一只粉色手机给了他。

    林中天笑着说:“还是小萌心细,这样我们就可以联络了。”

    杨根硕拿着香喷喷的手机,一拍脑袋,“刚才那位老人家呢?”

    林中天一阵疑惑,“你说林伯?”

    “我在这里。”林伯龇牙咧嘴,蹒跚着走过来。

    “这个给你,抹在屁屁上,很快会好的,而且不会留疤。”

    林伯接过一盒药,热泪盈眶,小伙子是讲究人啊!

    “林晓萌,上楼。”杨根硕前脚刚走,林芷君就切换到严母模式,冷冷丢下一句,上楼去了。

    林晓萌吐了一下舌头,朝爷爷摆摆手,一路小跑,追上了姐姐。

    林芷君的闺房。

    “小萌,你怎么回事?怎么那么不自爱?”

    “姐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大牛好像毒药,让我上瘾。”

    “这个混蛋,他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林芷君恨妹妹不争气,更恨杨根硕的卑劣。

    “他吻了我,还……还……”

    “还怎么样?”

    “还摸了。”

    “果不其然,卑鄙、无耻、人渣、禽兽。”林芷君浑身发抖,七窍生烟。

    能用的骂词她都用了,林芷君深深痛恨自己,为什么词汇如此匮乏。

    “不是,他说是为了治病,我相信他。”

    “林晓萌,你没救了,我这些年是怎么教你的,男人……”林芷君一个踉跄,摆摆手,仿佛无力再说。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