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我就看看,不说话还不成吗
    “老爷,您是不是太过唐突了。”

    林中天的书房中,林伯捂着屁股,说道。

    还别说,杨根硕给的药真是管用,刚刚抹了一次,就凉飕飕的,没那么疼了。

    “老林,你应该明白我的苦衷。”林中天忧心忡忡。

    “我明白。”

    林中天点点头:“虽然你增加了安保,甚至警方也派了人,可是,我仍然看到了外国的势力。”

    “老爷,是我失职。”

    “老林,不怪你。”林中天叹了口气,“我老了,没几天好活,但我不允许能让小君小萌有事。”

    林中天慷慨激昂,头上的银丝,唇上的白须,都在颤动。

    林伯沉默,同样忧虑。

    “老爷,我一定竭尽全力,护两位小姐周全。但是……”

    林中天摆摆手:“老伙计,你跟了我三十年,你不开口,我都能明白你的心思。你是想问,我为什么那么看重大牛?”

    林伯点头。

    “大牛年纪轻轻,医术武功都是一时之选,与其说我看中他,不如说,看重他身后的势力。”

    “可是我们都不知道他的身份来历,谁能保证他没有企图?”

    “这是一场赌博。”林中天笑笑,“神秘好啊,越是神秘就越强大,而且,咱们查不出,对方也查不出。”

    知道林中天主意已定,林伯嘴巴动了动,再也没说什么。

    ……

    “悠悠,大牛人呢!”

    艾大刚看到天色已晚,却不见杨根硕的人影,于是就问女儿。

    “我哪知道,我又不是他保姆。”艾悠悠气呼呼道。

    “你……怎么这么没礼貌,大牛怎么说也是客人吧!”

    “爸,你不用操心了,说不定,人家现在正乐不思蜀呢!”

    艾大刚突然笑了:“什么情况?”他好像听出了女儿嘴里酸溜溜的味道。

    艾悠悠和盘托出:“今天一上学,就被一个女同学拉走了,逃了一天学,真不知道他们怎么会认识。”

    “哦?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大牛刚来城里,人生地不熟,不会被人骗了吧,要不,你给那位同学打个电话问问?”

    “骗,就他,骗财还是骗色?不过,”艾悠悠一脸不屑,却是眼珠儿一转,“打个电话,也不是不可以。”

    艾悠悠倒是有林芷君的号码,她也是有点好奇,一个电话打过去,林芷君马上接了。

    “林芷君,我是艾悠悠,我问你个事儿,你今天拉着杨根硕干什么去了?”

    艾悠悠开门见山直截了当。

    “艾悠悠?我们平时没什么交流吧,你问这个干什么?”

    林芷君不知道艾悠悠跟杨根硕的关系,所以有此一问。

    “不会真跟论坛上说的那样,你要逆推大牛吧。”

    “跟你有关系么?不对,你怎么知道他叫大牛?”

    艾悠悠淡然问道:“他人呢,现在在哪?”

    “你,为什么要关心他?你跟他什么关系?”

    “不是我,是我爸,你跟他讲,我爸做好了饭,等他回来吃。”

    “你跟大牛很熟?”

    “是啊,他住我们家?”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艾悠悠没有隐瞒。

    “很快,他就会搬出来,不过,现在他应该在回你家的路上。”

    “很快搬出去,你什么意思?”

    “你问他吧,我还有事,挂了。”

    这通电话饱含了太多信息,太多疑问。艾悠悠皱着眉头,挂断了电话。

    艾大刚问:“什么情况?”

    “说是回来了,应该在路上。”少女脑海里却浮荡着一个至关重要的疑问,“他说大牛搬出去,那是什么意思?”

    ……

    杨根硕拒绝了林家的司机,穿着校服,走在夜晚的街头。

    鳞次栉比的高楼,美轮美奂的夜灯。

    此时此刻,同几天前,心境完全不同。

    终于算是在城里走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一切顺利。

    “姑姑,大牛很快就会出现在你们的面前。”杨根硕忍不住在心中呐喊。

    夜色璀璨,行人却不多,想来还是天气太热的缘故。

    “救命啊,救命……不要,求求你们,别过来,我还是个学生……”

    经过一个巷口时,突然听到一个女孩呼救。

    杨根硕心中一动,移步过去。

    那是个穿着校服的清纯女孩,满脸无助,缩到了墙角。

    “老子玩的就是学生妹,妹子,相信龙哥,龙哥一定让你飞上天。”

    自称龙哥的是个光头,此时,他搓着手,目露荧光。

    龙哥左右,还有几个黄毛绿毛的小弟,对校服女孩形成了合围之势。

    “住手,你们这帮禽兽。”

    杨根硕刚要路见不平一声吼,来个英雄救美,居然被人抢了先。

    娇叱声中,眼前多了个身材火爆衣着清凉的女人。

    趁着大伙儿愣神,女英雄先是一脚飞踹,将自称龙哥的家伙踹翻,然后拉开架势,将校服女孩护在了身后。

    “我是警察,你们谁敢乱来!”

    腰束奶澎的女英雄自报家门。

    这话还是有些威慑力的,那些小弟顿时退缩,想来是心生顾忌了。

    龙哥哼哼唧唧起来,眼睛不由一亮。

    这女人波大腿长,更加极品,而且跟清纯学生妹完全不是一个风格。

    “要是将那双腿扛在肩膀上,啧啧……”龙哥上下打量着自称警察的女英雄,直接流口水。

    “光头,你想什么!想死吗?”

    仿佛看透了龙哥的猥琐的内心,女英雄斥责道。

    一个小弟低声说:“龙哥,她是警察,咋办?”

    龙哥一脚踹开小弟,冲女英雄一伸手:“你说你是警察,我还说自己是奥巴牛呢,证件呢?”

    龙哥眼睛贼毒,他早看出来,女英雄浑身上下都没有藏东西的地方,故此一问。

    “我……没带。”

    “冒充警务人员吓唬人,这是不对的。”

    龙哥一摆手,“兄弟们上,教教她做人的道理。”

    “我是真的,你们……谁敢……”

    有了龙哥带头,没人不敢。

    女英雄之前是突袭得手,这会儿,双拳难敌四手。

    再说了,女人跟男人打架,天生处在弱势,何况对方还是一群下三滥,下三滥的招数,尽往女英雄敏感脆弱的部位招呼。

    没两回合,女英雄就落在了下风,变得腹背受敌疲于应付。

    龙哥瞅准时机,一脚踢在了女英雄的膝弯,那女的下盘一晃,双臂便被人扭住。

    如此一来,上围愈发雄壮。

    “放手,警察你们也敢……”

    刺啦!

    龙哥二话不说,一把撕开女英雄的t恤,两坨豪壮的胸肌不堪忍受束缚,差点蹦出来。

    这一幕,亮瞎了现场所有雄性的眼睛。

    包括杨根硕。

    “混蛋!”女英雄徒劳挣扎着,双眼喷火,有愤怒,也有屈辱。

    “住手!”

    校服女生突然冲出来,一下子撞开龙哥,然后正面抱住落魄的女英雄,挡住她外泄的春光,同时哭道:“姐姐,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说罢,毅然决然的转过身子,面对一众歹徒,脸上淌下清泪,却是咬牙切齿斩钉截铁:“放了姐姐,我留下。”

    说得坚决,然而,战栗的娇躯,暴露她极不平静的内心。

    “不可以,同学,你走,我是警察,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女英雄着急的喊道。

    “住口,一个也别想走。”龙哥舔着嘴唇,摩挲下巴,不断吞咽吐沫,“今晚兄弟们有的忙了,都是极品啊!”

    说着,他张开双臂,去抱校服女生。

    “啊!”女生闭上眼睛咬牙强撑,依然挡在恩人面前。她娇躯瑟瑟发抖,她害怕到了极点,却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恩人受辱。

    “放开我,放开老娘,你们这帮混蛋。”

    眼看着校服女生就要落入歹徒的魔掌,女英雄兀自徒劳挣扎着,救人不成还搭上自己,女英雄心中充满了绝望。

    “我是……”

    虽然说出身份,对方也未必相信,但是,女英雄也顾不得了。

    然而,话说一半,一个声音打断了她。

    “几位哥哥,这种好事,是不是见者有份,算我一个呗。”

    就在校服女生陷入绝望,女英雄准备说破身份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这个声音很是突兀,所有人的目光循着声音望去,只见路灯下,一个穿着校服的男生缓缓而来,中等个的身材略显单薄,面目有些清秀,苍白。

    原本,校服女和女“警察”对这个不速之客心存了那么一丁点希望,不指望你路见不平一声吼,拔刀相助惩奸除恶,起码也可以帮忙报个警吧!

    然而,对方正用一双无比火热的眼睛,盯着女“警察”硕大的胸肌。

    见他如此反应,两个女性那点希望顿被雨打风吹去。

    “靠,还是个学生,自己回去撸吧,识相的快滚,没看到龙哥在忙业务?”

    一个麻杆一样的黄毛拦路,一脸桀骜。

    “龙哥,你看呢?”杨根硕看着光头这个正主儿,眼巴巴道。

    “没看见老子正忙着?”龙哥气不打一处来,“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现在就滚,另一个,老子卸你几个零件,再滚。”

    杨根硕一脸乞求:“我就看看,不说话,还不成吗?”

    “滚回去看片去吧。”黄毛哈哈大笑,为自己不用对着片子撸而感到自豪,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自己已经脱离了低级趣味了嘛。

    杨根硕继续讲道理:“龙哥,不让我沾点便宜我没意见,但是,看都不让看,这说不过去啊!”

    :客官,你不但可以看,还可以说话,比如……纠正一下姿势啥的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