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啊,你还来!
    “等等。”杨根硕道:“什么那个那个的,你能不能说清楚,还有声音大一点。”

    林晓萌也是豁出去了:“大牛,亏你还是个医生,就是女人身上来了,我没带卫生巾,这会儿在厕所求助无门,你帮我取一个偷偷送过来呗,拜托了拜托了。”

    “这个……不大好吧。”

    尽管林晓萌软语哀求,可是,杨根硕一个大男人,给她送姨妈巾,万一被人看到,多难为情啊!

    林晓萌急了:“你不帮我,谁帮我,难道让我一直蹲着?还有啊,我都不觉得难为情,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不是说,咱们最终都要结合的吗?还有,别忘了你对我做过什么。”

    “说的也是。”杨根硕点点头,“好吧,死了去求,东西在哪里,你人又在哪里?”

    林晓萌告诉他,东西在书包里,叮嘱他悄悄的取,而她本人则是在女厕第一个隔断里。

    看看课间时间有限,杨根硕飞快冲进教室,装模作样地东张西望,手则是伸进了林晓萌的书包。

    可是,他又遇到了难题,里面各种纸巾,他哪分得清林晓萌需要哪种。

    索性拎着林晓萌的书包,冲出教室,直奔厕所。

    自始至终,杨根硕都没有去想,林晓萌放着姐姐不用,为什么非找上他。

    也得亏马上上课,厕所里几乎没人,给杨根硕闯进女厕创造了便利。

    杨根硕也知道,如果被人发现,一世英名就要毁于一旦……尽管,好像也没啥英名。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慎之又慎来到洗手池前,佯装洗手,同时左顾右盼。

    男左女右。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身进了右边。

    定定神,呼呼气,杨根硕回忆一下林晓萌的交代——最边上一个隔断。

    刚要拉门,就听到一阵特有的嘘嘘声。

    杨根硕微微皱眉,从他专业的角度来分析,此女有些尿分叉。

    是病,得治。

    此女不就是小萌,杨根硕一拍脑袋,那就更一个找个时间给她治了。

    一把拉开隔断,书包朝前一送。

    “给。”

    四目相对,画面定格。

    半秒后,杨根硕落荒而逃。

    十秒后,曲玲珑“啊”的一声大叫,但随即捂住了嘴巴。

    这事儿,要是闹得沸沸扬扬,丢面子的倒是自己。

    看来得低调处理,不过,这个杨根硕太过分了,自己必须讨回公道。

    正怒火中烧的提裙子,不成想,色胆包天的杨根硕去而复返。

    “啊,你还来?”曲玲珑大叫,捂住要害,崩溃中。

    杨根硕低头,遮着前额,一边捡起书包,再逃。

    “杨-根-硕!”曲玲珑咬牙切齿,一字一顿,每个字都从齿缝中蹦出,“老娘跟你没完!”

    这一次,曲玲珑也是气昏了头,不管不顾了。

    杨根硕一口气跑到教室门口,气喘如牛,心说这算什么事儿啊,之前撞了曲老师的屁股,那还有说得过去的理由,可是这一次,哦不,是两次……竟然发现曲老师是一尊神兽。

    呸!杨根硕啐了一口,一个学生将老师得罪死了,能是什么好事?

    就在这时,林晓萌的电话再次打来。

    杨根硕接通了就是抱怨:“我说小萌,咱们没仇吧,你干嘛害我啊!”

    “大牛哥,何出此言,人家还在厕所蹲着,等你送东西呢!”

    “什么!”杨根硕差点蹦起来,“我刚刚去给你送,可是,居然不是你。”

    “哎呀,糟糕,我没给你说清楚楼层。”

    听了林晓萌的解释,杨根硕只觉得成千上万的草泥马从心头狂奔而过。

    ……

    上课铃响了,杨根硕战战兢兢回到位置上,一看,旁边换成了林芷君,同时,还看到一份战书。

    笔迹如同屎壳郎爬过,内容很简单:中午放学后,天台见。

    杨根硕二话不说揉成了一团。

    最后一排,李正太咬牙切齿,哀嚎:老子的墨宝啊。

    “为什么又换回来?”杨根硕不看林芷君,低声问道。

    “为什么?怕你吃了小萌,作为姐姐,我有义务保护她。”

    杨根硕耸耸肩:“你是怕她吃了我吧!”

    “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杨根硕无辜地说:“没有啊,就是治病,还能有什么?”

    “没有?”林芷君冷笑,“小萌说你亲了她,还摸她……摸她那里。”

    林芷君很愤慨,但说起这个,也不免脸热。

    “这死妮子,怎么什么话都跟别人说?”

    “我是她姐,怎么是别人,说,你打算怎么对小萌负责?”

    “我不是要负责你们俩的安全了么,还要怎么负责。”

    “这根本是两码事,你玷污了小萌的清白。”

    “玷污?哪有那么严重?现在什么时代,我没文化,你别骗我。”

    “你……”林芷君娇哼,“严肃点,这是个极其严肃的话题。”

    杨根硕摸摸鼻子,“认真你就败了。”

    林芷君咬紧了贝齿,攥紧了粉拳,肾上腺素急速分泌。这厮,总是很容易让她上火。

    “好吧好吧,换个说法。”杨根硕看着林芷君道,“让我负责,你不怕委屈了小萌。”

    林芷君顿时哑口无言,只能气鼓鼓看着杨根硕了。

    而林晓萌显然是被迫,才离开了杨根硕旁边的位置。

    她感觉自己就是织女,大牛就是牛郎,而老姐,就是狠心拆散他们的王母。

    三排课桌就是迢迢银河,可是没有鹊桥啊。

    林晓萌可怜巴巴望着杨根硕这边,然而,杨根硕却没有“牛郎”的觉悟。

    或许是林芷君觉得杨根硕对他们家有恩,或许,默认了这个妹夫,所以,她提醒了杨根硕。

    “黄豹是八班的霸王之一,有两跟班,听说同校外人还有勾结,你自己当心。”

    “听你的。”

    “什么?”

    “我不应战,他们能奈我何?”

    “……”林芷君无语,直翻白眼,她就没见过这么没骨气的人。

    中午,放学后,黄豹三人候在天台上,承受着烈日的炙烤,秋老虎的威力依然不可小觑。

    等啊等,哪里有杨根硕的影子。

    不多时,一个小个子气喘吁吁跑来,“报告豹哥,有人见那小子出了校门。”

    “什么!”黄豹气得跳起来,“老子在这里日晒风吹,他竟然放我们鸽子。”

    朱大常道:“豹哥,那小子根本就是个软蛋。”

    李正太道:“是啊,一定是被豹哥的气势给吓到了,这样的怂货,根本不配做豹哥的对手。”

    “麻蛋!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走,吃饭。”

    ……

    杨根硕好不容易摆脱了林晓萌的纠缠,虽然对方是个软萌软萌的妹子,可是,整天黏糊在一起,他哪里还有什么私人空间。

    碰到漂亮妹子,还能搭讪么。

    杨根硕之所以要摆脱林晓萌,更主要的,是源自男人的自尊,他要去银行取钱,给老家汇款。

    这卡可是林中天,也就是林晓萌的爷爷给的。

    当着林晓萌的面,花人家的钱,总有种吃软饭的感觉。

    位于丁字路口的浦发银行。

    这会儿客人倒不是很多。

    杨根硕领了号码,在一位漂亮的妹子对面坐下。

    “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妹子点头慢声细语,程序化的问道。

    杨根硕笑着点头。

    妹子点头,杨根硕再点。

    妹子有些无语了,敲了敲话筒,语气也变得不耐烦起来:“先生,请问你办理什么业务。”

    “姜瑶?”杨根硕笑问,柜台人员都戴着胸牌。

    妹子蹙眉,一来,上岗期间禁止跟顾客聊私人话题,二来,姜瑶怀疑这厮根本不是正经办业务的,而是为了泡妞。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泡自己?

    于是,她一张娇俏的小脸黑了下来:“如果不办理业务,请让开,没看见后面有人排队吗?”

    后面有人没人,杨根硕不用回头就知道。这点公德心,杨根硕还是有的。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姜瑶,美人如玉。”

    姜瑶有些惊讶,抿了抿嘴巴,将鬓角几缕散乱的发丝撩向耳后,俏脸微微泛红,刚要发作,面前多了一张金卡。

    “麻烦查一下余额,然后有个汇款。”

    见杨根硕真的要办理业务,姜瑶的面色总算缓和了一些,刷卡后,她也有些讶异,“十万,汇款需要填个单子。”

    “我不懂,麻烦你帮我填一下,大不了,请你吃饭。”

    姜瑶瞪了这厮一眼,“小弟弟,泡妞不是这样泡的,懂么?请美女吃饭,也得有诚意。”

    话虽如此,还是帮助杨根硕填了一张八万的汇款单,并且办理了汇款业务。

    事毕,杨根硕真诚道谢,再次发出吃饭的邀请。

    “虽然不帅,看着还算顺眼,好吧,给你个机会。”说完,递出来一张纸条。

    杨根硕只是看了一眼,便笑着收入口袋。

    杨根硕并不知道冤家路窄,他兜搭银行小妹的过程,竟被班主任曲玲珑全程目睹。

    曲玲珑大骂无耻的同时,也不得不佩服这厮,貌似成功了一半。

    正要出面敲打这位新来的问题学生,新仇旧恨一并解决,耳边传来一声闷响。

    嘭!

    银行门口,一名保安仰面跌倒,胸前血肉模糊稀巴烂……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