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银行劫案
    循声望去,只见一名保安倒在地上,胸前血肉模糊,身子一个劲儿抽搐,眼看着是不行了。

    然后,门口多了三名劫匪,头套丝袜,手持枪械。

    “啊……”曲玲珑第一个大叫起来。

    砰砰!

    劫匪两枪端掉监控,从容不迫:“打劫!”

    柜台前后所有人第一时间抱头蹲下,包括杨根硕。

    杨根硕就跟曲玲珑蹲在一起。

    杨枫心里嘀咕,城里真特么乱,自己不过是汇个款,居然也能碰到抢银行的。

    曲玲珑瞪着他,压低声音:“扫把星,遇见你准没好事。”

    杨根硕:“彼此彼此。”

    “你……”

    “嘘!你这么勾人,小心这些亡命之徒把你拉出去**米了。”

    这句恐吓果然有效,曲玲珑顿时不吭声了。

    不过,为什么是勾人,不是漂亮,说自己是狐狸精么?同样的意思,这厮嘴里说出来的话,就是让她生气。

    然而,这会儿,她也只能用利刃般的目光切割他。

    “全部给我蹲下,我们只是求财,你们识相点。”高个子劫匪厉声道。

    “如果谁想报警,或者耍什么其它花样,休怪我手里的枪不长眼睛。”

    高个子劫匪一指血泊中生死不知的保安,说:“他就是你们的榜样。”

    有女人哭出声来。

    矮个子劫匪叫嚣:“谁哭打死谁!”

    大厅里顿时鸦雀无声。

    “老三,别磨蹭,抓紧干活。”

    “明白。”老三拿着麻袋闯进后台。

    显然,劫匪也明白,时间就是生命。

    “保安要死了,我学过医,让我救他。”杨根硕突然举手报告。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他身上。

    没人知道,这个穿着中学生校服,面庞清秀的大男孩,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勇气。

    这一刻,曲玲珑对这个插班生有了一丝新的认识。

    两名劫匪,透过套头的黑丝,审视一番,然后警告一句“别耍花样”,枪口摆了摆,算是同意了。

    杨根硕立刻弯腰,跑向倒地的保安。

    杨根硕很快掌握了保安的情况,看着创面大,惨不忍睹,却没伤到内脏,暂时死不了。

    不过,他一抬头,就看到钢化玻璃后面,矮个子劫匪枪口指着姜瑶,将麻袋丢给她,咬牙切齿道:“靓妞,不用哥哥教你吧!”

    杨根硕眼中精光一闪,手里多了一粒铁砂,当然是从保安胸口抠出来的。

    姜瑶吓得双手抱头,声泪俱下,说密码只有经理知道。

    经理就在旁边,是个戴着近视眼镜的成功人士,这会儿两腿直打摆子,密码输了三次,方才弄对。

    一阵清脆的齿轮啮合声,保险箱开了,矮个子劫匪两眼放光,呻吟道:“发财了发财了!”

    “老三,快点。”

    大厅里,高个子劫匪不停看表,不断催促。

    大概一分钟后,矮个子扛着个麻袋出来,“齐活了,走。”

    听到劫匪这么说,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只是三人刚要离开,老三喊了一声:“不好,有条子。”

    一下子,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

    条子是萧米米和一个老警察,派出所的片警而已。

    两人驾驶一辆电瓶车,例行巡逻。

    驾驶位上,萧米米脑袋里还回放着昨晚的场景。

    杨根硕的那张脸,萧米米可是刻骨铭心的。

    萧米米还不知道杨根硕的名字,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小子是个练家子,而且还是高手。

    那么,他声称害怕对方有刀,在自己的胸里躲藏是假,吃豆腐才是真。

    想起那一幕,萧米米牙根就痒痒的,臭小子,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警花的豆腐也敢吃,你最好不要落在姐姐手里。

    多么无聊的一天,当个片警,整天就是帮老大爷取个钥匙,帮老太太抓只猫。

    昨晚那种情况算是大案了,可竟然连个贼毛也没抓住。

    萧米米并不知道,杨根硕果真追上那帮人,只是每人断一条手臂,略施惩戒。

    此时,副驾驶上,老警察昏昏欲睡。

    萧米米喝着奶茶,漫不经心向总台汇报:“9527巡逻车,一切正常。”

    电瓶车缓缓驶过银行,萧米米看了眼门口停着辆五菱宏光,再看一眼银行里的情况,她秀眉微蹙,瞳孔一缩。

    “老宋你看,那是不是血?不会有人抢银行吧!”

    “大中午的怎么会?”老宋嘟囔。

    话没说完,砰的一声,电瓶车巨震,警灯被击落。

    老宋直接给吓傻了。

    从警几十年,他依然是一毛三,连枪都没配过,眼看着就要在现有岗位上光荣退休了,竟然碰到了持枪劫匪。

    他是一点儿反应也做不出来。

    萧米米也是吓得不轻,不过到底年轻,一把将傻愣的老宋拖下车,躲在电瓶车背后。

    对方又是两枪,电瓶车塑料棚子碎屑横飞。

    萧米米腰上别着一把六|四小砸炮,这玩意儿口碑很差,射程短不说,命中率低不说,关键时候还卡壳。

    佩了枪的片警都不乐意带,没啥用,丢了还要背处分。

    萧米米是女儿身汉子心,不然,天使脸蛋魔鬼身材的她怎么会选择警察这个职业。

    同时,她也是枪械发烧友,可惜,因为资历不够,只能分配一支六|四小砸炮,这还是舔着脸求来的,否则,就是只能打橡胶子弹的转轮枪。

    这时候,躲在车后,萧米米也是娇躯乱颤大汗淋漓,紧张而且亢奋,与此同时,她也在做一件事,那就是给六|四小砸炮装弹。

    老宋则是拿着对讲呼叫总台,汇报案情。

    劫匪原本也没打算开枪,主要是突然看到巡逻车停下,方寸大乱,忍不住就想来个先发制人。

    此时,劫匪在大厅里吵的不可开交。

    老大质问老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谁让你开枪的。”

    老三一脸紧张:“大哥,我们已经被发现了,我当然要先下手为强。”

    老大左右权衡道:“越等越糟糕,必须当机立断,老三开枪,对方没有还击,说明他们只是普通巡警,随身没有枪械,我们冲出去。”

    “听大哥的。”两名劫匪齐声说道。

    然而,刚刚出去,萧米米的小砸炮呼啸起来,几乎是闭着眼睛,打光了一梭子弹。

    仅仅隔着一条街,手枪没有卡壳,子弹散射面积很大了,但一颗没中。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好,其中有一颗擦着老三的大腿飞过,吓得老三哇哇大叫。

    三名劫匪面色大变。

    警察手里竟然有枪,他们没法离开,也是一顿乱射,退回了银行。

    抢银行都是重罪,干这一行的也都是江洋大盗,都是那种脑袋别在裤腰上的。

    他们事先也都研究过无数国产的港台的警匪片,从中汲取劫匪失败的经验。

    当然,他们也都存着一个最坏的打算,就是被围困在银行内部,那么,就用人质跟政府谈条件。

    外面响起枪声的一刻,杨根硕知道,事情大条了。

    而且一顿乱枪,似乎双方都没有什么损伤,彼此的素质,还真是不敢恭维。

    银行对面,电瓶巡逻车后,萧米米手心全是汗,枪一个劲打滑。当然,如今的**小砸炮就是个能砸核桃的铁疙瘩,子弹打光了,还不如板砖好使。

    老宋满头大汗,根本没有任何行动的打算。

    警察开枪,劫匪退守银行,心情最糟糕的当然是银行里的人质。

    抢银行这种事,并不新鲜,哪怕没经历过,至少看过警匪片吧!

    劫匪成功了,那只是国家受点损失,劫匪负隅顽抗,人质就要遭殃。

    通常,华夏警方都不会全面妥协。

    杨根硕虽然住在山里,却也并非对外界一窍不通。

    这不,劫匪们回到银行里面,立刻放下了卷闸门,百叶窗,还拉上了窗帘。

    老练得很。

    这如同隔绝了人质们生的希望。

    而不得不说,地方上反应也非常快。

    因为,这个时候,外面的警笛声已经是此起彼伏。

    劫匪紧张的同时,变得非常暴躁,他们将人质发动起来,站成人墙,组成肉盾。

    三人猫在人墙背后,看谁不顺眼,便是一阵拳打脚踢。

    杨根硕因为救人,劫匪暂时忽略了他。

    此时,三名劫匪正在那儿商量着什么,杨根硕看了眼曲玲珑,曲玲珑咬着丰润的唇皮,一脸凄苦。

    还有姜瑶,也是俏脸煞白。

    银行所有职员,同样沦为人质。

    杨根硕手里捏着一把铁砂,都是从保安胸口上吸出来的。

    其实,三个劫匪,杨根硕还不放在眼里,但是,对方手中有枪,杨根硕要确保所有人安全的情况下,才能行动,这就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

    杨根硕也暗暗责怪外面素质不高只会添乱的警察,让劫匪走掉,不是对大家都好?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喊话。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奉劝你们放下武器举手投降,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争取宽大……”

    砰!

    老三一枪打在天花板上,人质尖叫。

    “闭嘴,当我们是傻子,老子手里有的是人质,有种就冲进来,大家一起死。”老三疯狂地叫嚣。

    “别冲动,不要伤害人质,其他一切都可以谈。”

    听到劫匪的枪声和人质的尖叫,警方顿时投鼠忌器。

    如此一来,劫匪们胆子反而大了起来。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