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西方神兽
    杨根硕指着自己的胸口:“为了曲老师,我都可以不要命,这还不算负责?”

    其实,杨根硕为她挡子弹的一刻,曲玲珑就完全原谅了这小子……原本就没打算继续追究。

    但杨根硕突然提起,曲玲珑作为一个待字闺中的女人,当然要表现的不忿,否则岂不是显得自己太过随便了。

    此时,杨根硕说出这样的话,她的心再一次不争气的加快了搏动。

    “老师,其实,我看到了,也听到了。”杨根硕一本正经道。

    “什么?”曲玲珑瞪大了眼睛。

    “我说我听到了你嘘嘘的声音,还看到你是西方的神兽。”

    “你无耻!”曲玲珑俏脸滴血,只是,她纠结着秀气的眉头:“西方的神兽?”

    一时间,她有些糊涂。

    “东方青龙……”杨根硕好心提醒。

    “西方白虎,白虎?”曲玲珑突然双目暴睁,扑向杨根硕,“无耻的小混蛋,我跟你拼了。”

    “老师,你再这样,我就喊了。”

    “你喊,你喊什么?”

    “非礼。”

    曲玲珑一个踉跄,慌忙扶住床头柜。

    “老师,你没事吧。”杨根硕一脸关切,“你可能不知道或者没注意,其实你有病。”

    曲玲珑无力地摇头:“我要走,再跟你这小子在一起,就算没病,也要给你气出心脏病。”

    “不是!”杨根硕摇头,“我刚才不是勇敢的承认听到你的嘘嘘声了吗?”

    “你还说!”曲玲珑怒吼,身子摇摇欲坠。

    若非杨根硕身上有伤,她真会扑上去跟他大战三百回合。

    “不要激动。”杨根硕笑着说,“如果,我没听错,你有点尿分叉,这是病,得治。”

    “呀!”

    曲玲珑忍无可忍,不顾一切,跳上床,骑在了杨根硕的身上……

    “杨根硕……”

    萧米米推开门,看到病床上的一幕,直接惊呆。

    女上男下。

    “曲老师,大牛刚刚中枪,虽然没有什么危险,但是,也不宜剧烈运动吧!”

    顿了顿,她续道:“再说了,这里是医院,你们又是师生,被人看到,影响多不好。”

    萧米米巴拉巴拉说完,曲玲珑方才发现,自己跟杨枫保持着一个多么暧昧的姿势。

    慌忙下马,再下床,低着头,一边整理凌乱的衣衫,一边匆匆走进卫生间,进门之前,不忘解释一句:“萧警官,不是你想的那样。”

    看到曲玲珑狼狈模样,萧米米哈哈大笑,她当然知道不是那样,曲玲珑毕竟是老师,就算再豪放,再有需要,也不敢选择病房这个场合呀!

    “臭小子,很爽吧!”

    萧米米目光落在杨根硕一脸陶醉的脸上,然后缓缓下移。

    靠,被子竟然被顶起半尺高。

    萧米米天使面孔上杏眸圆睁,表情超萌。

    杨根硕有些羞涩,一把捉住大牛,用力往右一掰。

    嘎!

    “噢!”

    一声惨号,响彻病区。

    萧米米再也忍不住,笑得前合后仰,一阵花枝乱颤。

    杨根硕疼出一脑门冷汗,脸色有些苍白,问道:“米米,你来干什么?”

    萧米米顿时变色,攥紧小拳头,威胁道:“叫我萧警官,否则,要你好看。”

    因为杨根硕发音不准,这个“米米”二字,在他口中叫出来,直接成了女人身体的某个器官,太羞人了。

    萧米米敢对天发誓,猥琐至极的杨根硕绝对绝对是故意的。

    “好吧,貌美如花波涛澎湃的萧警官,你来干什么?”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萧米米冷笑:“我告诉你,你再满口花花骚扰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什么代价,听起来怕怕的。”

    “也没什么,只是这一万块……”萧米米从屁兜里摸出一个信封,后面的留白让杨根硕自己去悟。

    “哎呀!”杨根硕马上变得诚惶诚恐,“我没有满口花花,也没有骚扰萧警官啊,我说的都是肺腑之言……以后,一定跟你相敬如宾,对你举案齐眉。”

    “这还差不多。”萧米米很满意的将信封交到杨根硕的手中,笑道:“孺子可教。”

    杨根硕捏着信封,有些发愣,这个萧警官的文化层次貌似不咋滴。

    “按照我爸跟你说的,在这次银行劫案中,劫匪是我们警方解决的,而你只是一名受害者,你们学校,也只会知道这么一个情况。”

    萧米米点点头:“钱送到了,话也说完了,告辞。”

    “米米,哦不,萧警官,加个微信呗。”

    萧米米回头,眯着眼睛对他审视一番,终究还是跟他加了。

    ……

    放学的时候,林芷君在校门口接到一个电话。她并不知道,艾悠悠、朱大常就在不远处。

    电话是林晓萌打来的,告诉她杨根硕中枪的事。

    “什么?银行劫案?杨根硕中枪?”林芷君一下没控制住音量,声音大了点。

    等她反应过来,只见身后的艾悠悠脸色有些发白,而朱大常则是鬼鬼祟祟,溜得比兔子还快。

    林芷君挂断电话,上了甲壳虫,绝尘而去。

    艾悠悠心里很乱,左思右想,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杨根硕。

    这时,张钰的福克斯停靠过来。

    只是等了半天,女儿竟然没上车。

    “悠悠,你怎么了?”

    “没……没有。”

    “那还不上车回家?”

    艾悠悠皱了皱眉,还是钻进了车子。

    ……

    学校不远处一家名叫夜色的酒吧,主要面对附近的中学生,这不,刚放学,生意就火爆起来。

    朱大常挪动肉山,极其艰辛的冲进了酒吧,一眼看到了黄豹、李正太。他们的对面坐着一个光头,只是,这个光头此时一只胳臂吊在脖子上。

    朱大常不认识光头,也顾不上其它,直接跑到黄豹面前,气喘吁吁激动不已:“豹哥,好……好……好消息!”

    “你特么怎么不噎死!”黄豹鄙视一眼,丢过去一瓶啤酒,“润润嗓子慢慢说,要不是好消息,你就把酒瓶一块吞下去。”

    “必须的。”朱大常笑着灌了一大口,抹了一把嘴上的泡沫,这才说道:“杨根硕那个13养的中枪了,在医院里,估计够呛。”

    “什么!”黄豹霍然起身,一把揪住朱大常的领口,“怎么回事,你小子给我慢慢说,说清楚。”

    “中午的时候,不是咱们附近的浦发银行发生的抢劫案么,谁知道那王八蛋那么倒霉,居然就在里面,还中了枪。”

    “老天有眼哪!”黄豹生平第一次对老天爷生出了感激之心,只是,可惜了自己绞尽脑汁的a、b计划。

    ……

    曲玲珑走了,答应的贴身陪护没了,想必是看到杨根硕生龙活虎,丝毫没有一个中枪重伤之人的虚弱模样。

    杨根硕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应该稍稍表现的虚弱一点啊!

    好在,这时候苏灵珊来了,手里抱着一件衣服。

    杨根硕眼尖,那不是自己的校服?

    他想起了曲玲珑的话,苏灵珊给自己洗了衣服,那衣服上一定沾满了血迹。

    “给。”苏灵珊将衣服往前一送,“看看干净不?”

    杨根硕接过去,衣服上有着阳光的味道,金纺的芳香,后背的弹孔处,多了一只“企鹅”。

    指肚抚摸过那只“企鹅”,一道暖流涌过心间。

    杨根硕抬起头:“针线活不错嘛!”

    “那是自然,我们急诊科的护士,可都是业界精英。”

    “你应该绣对鸳鸯。”

    “呃……”

    “喂,美女,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是不是看上我了?”

    什么!

    苏灵珊咬牙切齿:“好心没好报,看上你?看上你个大头鬼啊,我是可怜你好不好?”

    快步出了病房,苏灵珊靠在墙上,抚着剧烈起伏的胸口,心潮同样起伏。

    是啊,自己为什么这么对他,不会是……

    苏灵珊抚摸着自己的俏脸,火烫。

    杨根硕看着门口,喃喃道:“珊珊,其实我只是想要说句谢谢。”

    ……

    艾大刚家。

    艾大刚将晚饭端上桌,母女俩相继入座,艾大刚一边盛饭,一边瞅着门口。

    “悠悠,你回来都一会儿了,大牛怎么还没回来,他骑小羚羊慢是慢点,总不会堵车呀!”

    张钰吃着馒头喝着稀饭,浑不在意:“放心,他会回来的,不回咱家,他能去哪?”

    “这孩子刚进城,人生地不熟的,我总是不放心,你们吃,我去迎一下。”艾大刚忧心忡忡。

    “大刚啊,说起来,你这个小菜倒是跟大牛差远了。”

    “怎么,总算惦记起大牛的好来了。”突然,他“哎”了一声,“我怎么忘了,那小子有手机的,我打个问问。”

    “哎,你们听说了没,中午就在一中附近的那家银行,居然发生了抢劫案,那里离一中多近啊,真是让人操心。”

    张钰话音刚落,艾悠悠起身道:“爸,别打了。”

    “嗯?”艾大刚拿着手机,愣愣地看着女儿。

    “大牛在医院。”艾悠悠说。

    “医院,怎么回事?”艾大刚紧张道。

    “就是我妈说的那个银行抢劫案,他中午正好在银行,听说中了枪。”

    艾大刚猛然退后一步,这才站稳,指着艾悠悠道:“悠悠,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还有,你怎么可以做到无动于衷的?”

    “你要知道,要不是大牛和他爷爷,就没有爸爸,也就没有你!”

    说到最后,艾大刚近乎咆哮。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