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老司机
    “爸!”艾悠悠红着眼睛反驳,“我为什么要有动于衷?而且,我也是放学的时候才知道的。”

    这一刻,少女心中无限委屈,不只是来自爸爸的冤枉,好像还有些其他的成分。

    “艾大刚,你发什么疯,为一个外人,冲女儿吼什么!”张钰终于发飙了。

    艾大刚指了指张钰,然后来回踱步,自言自语。

    “不行,我得去医院看看大牛,我没有照顾好他,我对不起他爷爷。”

    说着,艾大刚拿上钱包手机,确认银行卡在里面,就踉踉跄跄出去了。

    “爸,我送你。”

    艾悠悠拿着车钥匙追了出去。

    啪!

    听到门口汽车的引擎声由近及远,张钰一把将筷子拍在了餐桌上。

    ……

    姜瑶跑了几条街,硬着头皮红着俏脸,问了十几个人,方才打听到牛鞭的下落。

    晚饭时分,一个不大的门面,却排着长队。

    不过,顾客都是小伙子、大叔、中年妇女,她这样年轻貌美的女孩是绝无仅有。

    等待是煎熬的,人们的眼神怪怪的。

    姜瑶就在想,他们一定认为自己是给男朋友买的,那么说明什么呢,说明自己是个欲求不满的女人呗。

    被人们异样的目光包裹着,姜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姜瑶想过离开,但是,想到杨根硕义无反顾为她挡枪,相比之下,这点小事实在不算什么。

    好死不死的,还有人找她搭腔。

    这是个四十出头的女人,微胖,脸上布满褶子,说话时,脂粉扑簌簌往下掉。

    “我说大妹子,你是给男朋友买的吧,现在人都注重养生,注重这个生活质量,所以,没啥不好意思的。”

    听到这里,姜瑶还是可以接受了,甚至,还有些感激。

    大婶顿了顿,继续说道:“这家的牛便饭远近闻名,一百八一份,还真心不贵,绝对良心价,因为人家是一整根,你想啊,一头牛也就这么一根玩意儿。”

    姜瑶已经听不下去了,想哭:大婶,你觉着你如狼似虎的年纪,跟一个恋爱都没谈过的女孩子说这些,合适么?

    大婶继续滔滔不绝:“这东西其实咱们也能吃,不过要说效果,还是得男人吃,我跟你讲啊,绝对的经验之谈,这两根下去,今晚你一定美呆了,也甭想睡觉。”

    姜瑶已经羞得无地自容,恨不得将脑袋扎进茹沟里,大婶依旧没有放过她:“你说,这两根才三百六,是不是良心价,你如果买威哥,一颗也得这个数,那个还有副作用,这个多健康啊!”

    “大……大姐,到了我了。”

    姜瑶低着头快速付钱买了两份,然后就是落荒而逃。

    远远地停下脚步,浑身如同从水里捞出来,回头一看,那妇女又对另一个妇女开始宣讲。

    姜瑶摇摇头,那大婶绝对是老司机呀!

    ……

    “给!”

    病房里,姜瑶升起小桌板,气呼呼的将两份饭搁在上面。

    “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杨根硕皱眉玩味道,“买个饭都要这么久,你还有理了?”

    前面的话还算正常,后面一听,姜瑶都要爆了。

    这时,杨根硕打开饭盒,看到雪白的米饭上面,横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旁边配有几根青菜、几片火腿,还有半个去壳鸡蛋。

    “这是什么?”杨根硕皱眉,拿筷子扒拉着那根黑乎乎又粗又长的东西,问道。

    “还不是你要吃的东西,害的姐姐我跑了几条街!”

    跑路还在其次,主要是排队过程中的煎熬,没想到自己千辛万苦,这小子还不领情,姜瑶当真又是委屈又是气愤。

    “虎鞭?”杨根硕眼睛一亮。

    “想得美!”姜瑶红着脸,弱弱地说,“牛的。”

    “牛鞭啊!”杨根硕两眼放光,摇头感叹道:“这也相当了不得了,谢谢你呀,瑶瑶。”

    “哼,算你还有点良心。”

    “哦,嘶……”杨根硕捂住伤口,倒吸一口凉气。

    “你怎么了?”看到杨根硕面现痛苦,姜瑶忍不住问。

    “可能是掰筷子用力过猛,没事。”杨根硕说着,筷子慢吞吞挑起一片火腿,脸上是多年便秘蹲坑的那种表情。

    “我来吧。”姜瑶坐在他的面前,接过筷子,大咧咧说道:“让小女子伺候你这个救命恩人。”

    “那多不好意思?”杨根硕表现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鼻子却深深一嗅,“你出汗了?”

    “你怎么知道?”

    “真香。”

    “你……恶不恶心。”姜瑶一阵羞涩,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女孩即便是对男孩没意思,也不会拒绝对方的赞美。

    但是,杨根硕下一句话,差点让姜瑶崩溃。

    “我说的是鞭。”

    “什么!”姜瑶霍然起身,呼吸急促,双眼圆睁。

    “哎吆,伤口疼,肚子饿。”

    见杨根硕可怜兮兮的模样,姜瑶扑哧一笑,将一块火腿片塞入杨根硕的口中。

    杨根硕嚼了嚼,张嘴,“牛鞭。”

    姜瑶咬咬牙,还是夹起那根黑乎乎的东西,让杨根硕叼住了。

    就在这时,艾大刚父女俩出现在了门口……

    “大牛,你没事吧!”艾大刚一愣,忙不迭走上前去。

    “杨根硕,这是谁!”艾悠悠寒着脸质问,“还有,她喂你吃什么?”

    这才半天没见,这小子居然又勾搭了一美女。

    艾悠悠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那么生气。

    如果让艾悠悠知道,杨根硕还勾搭了班主任曲玲珑、小护士苏灵珊、警花萧米米……艾悠悠绝对会怀疑人生。

    “大刚叔,悠悠,你们怎么来了?”杨根硕坐直身子,满面笑容的问道。

    姜瑶却是满脸通红,其实,说起来也没什么,她是为了报恩,才喂杨根硕吃饭的。

    只是,外人会想入非非,而且,这食物太过极品。

    “你们聊。”姜瑶慌不择路夺门而逃。

    病房里只剩下艾大刚父女俩,还有杨根硕这个病号了。

    “悠悠,你别误会,刚才那个女孩名叫姜瑶,是银行职员,中午发生劫案的时候,我帮助过她,所以……”

    “所以她就感动的以身相许?”艾悠悠脱口而出,这才发现自己好像在吃醋,而且,吃得很凶,赶忙说道:“我误会,我误会什么!”

    “没什么。”杨根硕笑着摇头。

    艾悠悠却是因为这笑容,牙根儿牙痒痒的,他以为自己在吃醋,他很得意呀。

    只是,艾悠悠扪心自问,刚刚看到姜瑶给杨根硕喂饭,自己真的很不爽,就好像看到他被林芷君拉走,跟林晓萌同桌,那种感觉是一样一样的。

    难道自己真的对他……

    不是,绝对不会,才认识几天呀?他有那么优秀?

    然而,艾悠悠在忙着否认内心的时候,脑海里却浮现出一副景象。

    一辆奔驰越野疯牛一般冲来,一个男孩义无反顾抱住她,挡下雷霆一击,然后鲜血狂吐……

    不知道为什么,艾悠悠眼眶一红,然后捂着小嘴跑了出去。

    “大刚叔?”杨根硕皱眉看着艾大刚,“悠悠怎么了?”

    艾大刚摇头笑笑,深吸一口气:“没事,孩子长大了。”

    杨根硕或许不明白,但是,艾大刚可是过来人,他看得出来,宝贝女儿对大牛并非没有感觉。

    只是,艾大刚也奇怪,丫头不是一直瞧不上大牛,什么时候改变看法的?

    “大牛啊,你真没事?”

    “当然,大刚叔,你看,不是生龙活虎?”

    艾大刚的真切关心,让杨根硕心头无比温暖,为了让艾大刚放心,他活动胳臂,做了几个扩胸运动。

    “哎,别别。”艾大刚赶忙阻止,“大牛啊,叔知道你厉害,但这毕竟是枪伤,不能大意,万一伤口崩裂,后果不堪设想。”

    杨根硕笑着点头,大刚叔是真的紧张自己呢!

    杨根硕突然就在想,要是能有这么一位关心爱护自己的父亲,那该多好。

    杨根硕光顾着让艾大刚放心,却是不知道,他活动胳臂的一幕恰好被门口的姜瑶看了个正着。

    姜瑶气得柳眉倒竖银牙紧咬:好你个大牛,明明没事,却让我喂饭,还喂牛鞭,太过分,太猥琐,太卑鄙,太无耻!

    只是,此刻女孩的俏脸灿若朝霞。

    病房内,艾大刚正色道:“大牛,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又做好事不留名了?”

    “嘿嘿……”在杨根硕心目中,除了师父和姑姑,目前为止,艾大刚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了,所以,他没想隐瞒,“正好碰上了,总不能不闻不问,差点出人命呢!”

    “唉……”艾大刚摇头,“刚刚那女孩子也是你救下的?”

    杨根硕点点头:“要不是她们,我怎么会中枪?”

    “你太鲁莽了,素不相识的,怎么能随便豁出命去?”

    杨根硕笑笑,没有说话。

    艾大刚摇头苦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如果见死不救,就不是大牛了,如果你不是这样的人,当年也不会为了救我差点没命……”

    “别说了,都过去了。”想起多年前的一幕,杨根硕笑笑,脸上浮现一抹超越年龄的沧桑,“大刚叔,你现在愿意收留我,就是最大的回报,咱们谁也不欠谁。”

    艾大刚抹了一把眼角,唏嘘道:“现在想想,往事如昨啊,反正,你们师徒的恩情,艾大刚这辈子报答不完。”

    说到这里,看到杨根硕一脸责怪,艾大刚笑着摆摆手:“不说了不说了。”

    杨根硕笑着点头。

    :鄙人也是老司机。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