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胸大有三个作用
    “大刚叔,其实这次也并非一无所获,副局长都来跟我聊了聊,我不想出名,他们还给了一万块。”

    “嗨!”艾大刚一摆手,“大牛,你的健康是无价的,以后要爱惜自己,切不可鲁莽行事,万一你有个什么好歹,我怎么向你爷爷交代?”

    “大刚叔,这一万块你拿着,就当是这几天的伙食费住宿费。”

    艾大刚顿时怒不可遏:“大牛,你这是在打你叔的脸,你知道不?”

    杨根硕马上道歉:“是我考虑不周,我收回。”

    艾大刚点头,左右看看道:“听说你这是贯通伤,起码要静养一个星期,需要一个陪护的人,这样吧,我让悠悠过来照顾你。”

    “别,大刚叔,”杨根硕连忙劝阻,“现在高三,对于悠悠来说,时间很宝贵,不要在我这里浪费了。”

    艾大刚点点头:“那好,我来陪护你。”

    杨根硕苦笑:“真不用,我跟这里一个护士刚好认识,就是上次你见过那个,她对我挺照顾。”

    “你小子……”艾大刚笑了笑,“也好,那叔叔就不打搅你的好事了。”

    ……

    这边艾大刚前脚刚走,林晓萌后脚就走了进来。

    宽松的白色v领衬衣,露出精致的锁骨,如此宽松的打扮,依然难掩上围的骄傲。

    下身是黑色紧身中裤。

    “小萌……”杨根硕眼睛一亮。

    此时,病房里只剩孤男寡女,林晓萌眼眶一红,直接扑在他腿上哭了出来:“大牛哥,吓死我了。”

    虽然因为体质问题,林晓萌对他比较依恋,但是,这一刻,杨根硕心里的的确确很暖很暖。

    他轻轻抚摸着林晓萌的秀发,轻声安慰:“好了,大牛哥不是没事么?”

    “是啊。”林晓萌抬起头,擦了把眼泪,“不但没事,还英雄救美,抱得美人归呢!”

    说着,小丫头撅起了粉嘟嘟湿润的小嘴,回想起上面令人迷醉的味道,杨根硕咽了口吐沫。

    “小丫头片子,胡说什么?”杨根硕笑着摇头。

    “小,我哪里小了?”林晓萌昂首挺胸。

    杨根硕目光落在小丫头胸口,又咽了口吐沫:“的确不小,比你姐都大。”

    林晓萌娇哼一声,心里却有些甜蜜,“不过,没想到你去趟银行,竟然同时救了两个美女,是不是很爽啊!”

    “哪有?”杨根硕突然眉头一拧,“哎呀,差点忘了件事。”

    “什么?”

    “我手机呢?”

    “干什么?”林晓萌找到手机递给他。

    “今天去银行汇款,都忘了给家里打电话。”

    说着,杨根硕拨出去一个号码。

    “白婶,我是大牛,我给你汇了八万,哪能是不义之财?是我的工资。”

    “对了,村里小学都是危房,该翻修了,那个,包在我身上。”

    “嗨,你女婿当然有出息,给我把两媳妇养好,嗯,让她们上学,不准早恋。”

    “你说大丫二丫心里只有我,哈哈,那是自然,大牛我魅力还用说。”

    “帮着给老不死的买点酒啊……”

    又唠了两句,杨根硕乐呵呵挂了电话,眼眶却有些湿润。

    一回头,看到林晓萌凝霜的小脸。

    “小萌,你这是咋了?”

    “谁的电话?”

    “老家的人。”

    “你丈母娘?”

    “准的。”

    “什么?”

    “我说只是准丈母娘,她两丫头大的还不到十六,还没过门。”

    “原来你有老婆?”

    “呃……”

    “那你还撩拨我?”

    “呃……”

    “你这个朝三暮四见异思迁的花心大萝卜!再也不理你啦!”

    林晓萌跺脚跑了。

    杨根硕挠挠头,他原本的台词是,那两丫头还没过门,你林晓萌还有机会,公平竞争嘛,不过此时,是没对象说去了。

    曲老师走了,姜瑶走了,艾悠悠走了,林晓萌走了,苏灵珊也不来。

    杨根硕顿时成了孤家寡人,寂寥的病房寂寥的心,他只能自己动手,解决……解决牛鞭饭了。

    饭后,在一片寂寥中睡去。

    杨根硕做了一个美梦。

    梦中,他娶了好多媳妇,绝对不止两对双胞胎。

    突然,感到气场不对,猛然睁眼。

    左手本能探出,却扼住一截玉颈。

    四目相对,是林晓萌那受惊小鹿般的眼眸。

    不对,眼眶还有些泛红,里面还有些闪烁的水光。

    “小萌,没弄疼你吧。”杨根硕一脸歉疚,还有心疼,“不过,你怎么了?”

    “你刚刚没有呼吸和心跳,人家以为你死了……”林晓萌说完,便揉着眼睛放声大哭。

    杨根硕也是眼眶一热,心头暖暖的,笑道:“傻丫头,心疼我啊!”

    “哪有?”

    “有人心疼的感觉真好。”杨根硕张开双臂,“来,抱抱。”

    “不要!”林晓萌嘴上拒绝,却是看了眼门口。

    “不愿意算了,反正,强扭的瓜不甜。”

    看到杨根硕失落的样子,林晓萌咬了咬樱唇,竖起食指,“只抱一下。”

    杨根硕笑了,这丫头真是太单纯。

    一下是什么概念,一下也可以地老天荒海枯石烂的吧。

    面对如此温柔、如此单纯、如此呆萌、如此关心迁就自己女孩,杨根硕倒是不忍心下手了。

    然而,林晓萌已经来到了床边,有些紧张,似乎,也有些期待。

    杨根硕终究还是张开了怀抱,林晓萌也是闭上了美眸,做了个乳燕投林的姿势。

    只是,关键时刻,突然有人叫停。

    “小萌,三更半夜,谁允许你跑出来的,还瞒着大家,万一路上有什么危险怎么办?”

    大煞风景的林芷君及时赶到,开始教育妹子。

    “小君,这里是医院。”苏灵珊也来了。

    “苏姐姐。”林芷君点头致歉,当日在街头,自己最无助的时候,是苏灵珊无私的帮助了她,她一直铭记于心。

    “小萌,跟我回去,照顾这小子的人多着呢!”

    林芷君拉着妹妹的手,就往外拖。

    林晓萌有些抗拒。

    杨根硕苦着脸说:“哪有啊,她们都抛弃了我,我现在可是孤家寡人,孤枕难眠!”

    “好你个杨根硕,终于说出心里话了吧!”

    “什么……什么心里话?”杨根硕有些糊涂。

    “孤枕难眠,还不是想睡小萌?”

    “这……这哪跟哪啊,我不过是打个比方。”杨根硕真是百口莫辩了。

    他觉着冤枉,因为真没那么想,就算要睡,也等伤愈出院再说。

    “小萌,跟我回去。”林芷君严肃的瞪着妹妹,确切地说,是妹妹的胸,“你说你也十八了,能不能长长脑子,胸那么大有什么用啊!”

    “姐……”林晓萌低下头,小脸通红。

    苏灵珊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胸前,这一幕恰巧被林芷君看到了,林芷君马上强笑道歉:“苏姐姐,我没说你。”

    林芷君要表达的意思就是胸大无脑,不过她发现自己的打击面有些广了。

    这时候道歉,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哦呵呵……”苏灵珊只能干笑。

    “谁说胸大没用?”

    此时若不开口,那就不是杨根硕了。

    他一脸鄙视的看着林芷君:“人家说头发长见识短,你巴掌长的头发,也没什么见识嘛!”

    “你……”林芷君攥紧了小拳头,咬紧了后槽牙,瞪视杨根硕,“好啊,就让我听听你的高论。”

    “高论不敢当。不过绝对不是胡诌。”杨根硕竖起三根手指,“胸大,起码有三个作用。”

    这会儿,林晓萌的小脸如同熟透的苹果,苏灵珊一个对人体构造相当熟悉的护士,俏脸上也有些绯色。

    但同杨根硕针锋相对的林芷君,却没有什么反应。

    “说啊,哪三个?”

    杨根硕忍着龌龊的笑:“第一养眼,第二养娃,至于第三个,自己意会。”

    第一个倒也没什么,说的是事实啊,不是有句话叫做——女人挺好。

    第二个作用,一个少女听来,稍稍有些羞涩,但依然可以接受。养娃就是奶孩子呗,国内的奶粉让人操心,还是母乳喂养好。胸大,奶水自然充足。

    至于第三个,不用想,一定是跟男人有关系了。

    女人的胸能让男人怎么样,或者,能为男人做什么,现在这么个资讯发达的社会,谁不知道呀!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林芷君也是知道的。

    想到这里,林芷君大骂一声“无耻”,然后生拉硬拽,牵走了林晓萌。

    或许,杨根硕不会轻易吃了妹妹,但是,她不敢保证,这个无耻猥琐下流的家伙,会要求妹妹用胸给他那啥。

    林家姐妹就这么走了。

    发现杨根硕失望的表情,苏灵珊双手环胸冷哼一声:“让你嘴上无德,活该。”

    “珊珊,连你也要抛弃我?”见苏灵珊要走,杨根硕可怜巴巴的叫道。

    “你给我住嘴!”苏灵珊害怕同事听到,产生误会,压低声音警告:“杨根硕,你给我听清楚,我从来就没有接受过你。”

    三个女人都走了,一台戏又散场了,

    ……

    甲壳虫上,林晓萌一直沉默。

    林芷君心中一软:“小萌,你别怪姐姐,姐姐是怕你吃亏,就算你中意大牛,也不能让他轻易得到,男人都一样,轻易得到的不会珍惜。”

    其实,林晓萌在想另外一件事,为什么在病房里,听不到杨根硕的心跳,也感觉不到他的呼吸。

    听到姐姐的话,林晓萌笑着说,“姐,没事的,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就三个人对我最好。”

    “算你有点良心……嗯?三个人?”林芷君话说一半就皱起了眉头。

    林晓萌开始掰指头:“爷爷,姐姐,还有大牛。”

    “卖嘎的!”若不是正在开车,林芷君绝对要晕过去。

    甲壳虫驶入林公馆,电子门缓缓合拢。

    远处路灯下,一个高个子金发男人,昏黄的路灯让他冷酷的面容更加阴暗,注视林公馆的目光更加阴冷。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