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这个,你还真没有
    一夜无话。

    经几个女孩这么一闹,杨根硕睡得倒踏实。

    一觉到天亮。

    他是被窗外叽叽喳喳的小鸟叫醒的。

    然后,就看到穿着校服的艾悠悠风风火火进来进来,手里提着一个饭桶。

    应该叫塑料饭盒。

    “不要感动,不要胡思乱想,这是爸爸逼着我送来的,好好享用。”

    杨根硕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艾悠悠已经出了病房。

    来去如风,翩若惊鸿。

    杨根硕苦笑,打开了盖子,顿时,一股香气扑鼻而来,原来是黑鱼汤。

    黑鱼汤对术后的伤口愈合有好处,大刚叔还真是有心。

    喝一口汤,香气浓郁,杨根硕正在陶醉,手机突然响了,他睁开眼睛,发现了门口偷看的艾悠悠。

    艾悠悠没想到自己被发现,立马消失了。

    杨根硕微微皱眉,电话是艾大刚打来的。

    “大牛,那个黑鱼汤味道怎么样?”电话一接通,艾大刚就问道。

    “很美味,谢谢你大刚叔。”杨根硕真诚地说。

    “甭谢我,是悠悠煮的。”

    “什么?”杨根硕一愣:“不是吧!”

    “哎呀,我骗你干什么,臭小子,再接再厉。哎,不说了,我也该上班了,下班再去看你。”

    放下手机,杨根硕忍不住笑了笑,看样子还真是艾悠悠,否则,她偷看什么,只是……

    一桶黑鱼汤,就是杨根硕的早餐。

    上午,曲玲珑、姜瑶不约而同过来。

    正好看到杨根硕跟一个护士妹妹聊天,这家伙吐沫横飞眉飞色舞,逗得小护士格格直笑。

    当病床旁边多了两张阴云密布的脸,这种欢乐的气氛,方才告一段落。

    小护士吐了吐舌头,走了。

    姜瑶道:“杨根硕,你很爽嘛!看来,根本不需要我们。”

    “需要,我身心都需要,你们不来,我才找了一个小护士,暂且填补一下我心灵的空虚。”

    “滚!”姜瑶终究还是忍不住,噗嗤笑了。

    “这就对了嘛,美女就要笑,不然,哪来的笑靥如花、倾城一笑,美女要是不笑,就糟蹋了与生俱来的天赋。”

    “少胡扯!”姜瑶打断杨根硕一本正经的胡说,“唉,本来以为可以休息几天,没想到,还被派到别的所了,一会儿就去上班。”

    “是不是距离我们学校很远?”

    “是啊,你在城东,我在城西。”姜瑶一脸无奈。

    “那我们以后岂不是很难见面。”

    “是不容易。”姜瑶抿嘴点头。

    “君在渭河头,妾在渭河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河水。”

    噗!

    面对杨根硕的深情演绎,姜瑶笑喷:“你酸不酸?”

    摇摇头,耸耸肩,姜瑶说:“好了,就是来跟你说一声,走啦,下来的时间,留给曲老师。别送。”

    姜瑶挥挥手,走得很潇洒。

    姜瑶走了,曲玲珑托着香腮,看着杨根硕,一言不发。

    直到杨根硕心里发毛,曲玲珑方才摇头:“你小子不简单啊,泡妞手段真不是盖的,我给你粗略一算,哎吆,一只手居然数不过来。”

    “嘿嘿,曲老师过奖了。”

    “你是不是连老师也想泡啊?”曲玲珑突然挨得很近,两人的鼻尖几乎碰在了一起。

    鼻子里充斥着曲老师的体香,瞥了眼老师胸前沟壑,杨根硕呼吸一窒,有阴谋,有凶罩,绝对不能承认。

    “哪有,不敢,”杨根硕连连摆手,“咱们是师生关系,我只能尊敬您爱戴您,不敢对您有非分之想,要是咱俩发生啥关系,岂不是乱那个伦了么?”

    话音方落,大腿根部传来一阵剧痛,曲玲珑直接下手了。

    她嬉皮笑脸,手上却没有松开的意思。

    “老师,轻点,再轻点,哦哦……”杨根硕叫得很是**。

    “大牛,你跟小萌到了哪一步,拿下了没有?”

    “老师,你可真污,我跟小萌那是纯洁的兄妹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发乎情止乎礼。”

    “切——”曲玲珑自然不信,突然再一次诡笑起来,挑了挑柳叶弯眉:“大牛,你说说,老师跟小萌,谁的胸大一点。”

    “啊?”

    “啊!”

    “哈哈……”

    第一个“啊”,是杨根硕的惊异之声,她没想到曲玲珑竟然提出这样的问题,一时间反应不来。

    第二个,是痛呼。

    被曲线玲珑、妩媚至极、荤素不忌的曲老师撩拨半天,嗅其芳香,窥其沟壑,大牛终于不等吩咐便抬头敬礼了。

    然后,为人师表的曲玲珑,用她拿粉笔执教鞭的纤纤玉手,狠狠一掰。

    嘎!

    杨根硕听到了什么东西折断的声音。

    剧痛让他虎躯一震,眼泪哗啦。

    然后,曲玲珑在一阵哈哈大笑中,扬长而去。

    对了,临走之前还撂下一句话,她销假了。言外之意,不再再来陪护她的救命恩人。

    杨根硕流着泪控诉:恩将仇报,你好狠心,你怎么下得去手?天使的外表,魔鬼的心灵,你不是女教师,你女魔头女神经……

    好半天,杨根硕缓过劲来,检查一番,大牛没事,没骨折,功能还在?只是依然隐隐作痛。

    他松了口气。

    其实,那个贯通伤,他根本无需住院,他赖在这里,那是因为一帮美女陪护,现如今这份福利没了,他决定离开。

    ……

    中午放学,林芷君刚刚钻进车,车门被黄豹拉住。

    林芷君皱眉,语气冰冷道:“黄豹,你要干什么?”

    这是校门口,林芷君没什么好怕的。

    “小君,我有话对你说。”黄豹尽量让自己显得真诚。

    “不用说,我知道,就是表白呗。”副驾上,林晓萌唯恐天下不乱。

    “小萌,你闭嘴!”林芷君狠狠瞪了妹妹一眼,死丫头,净添乱。

    林晓萌笑着吐了一下丁香小舌。

    这时,黄豹的狗头军师李正太开口道:“林晓萌同学,你错了。”

    “嗯?”林晓萌呆萌的看着李正太,“除了表白,还有什么新鲜事?”

    李正太在黄豹浑身上下一比划,然后摇头叹道:“瞧瞧,我们豹哥风流周傥,一表人才,家世显赫,而且为人谦恭正直,实在是林家两位小姐的良配啊!”

    听着狗腿子的吹捧,黄豹顿时抬头挺胸,趾高气昂。

    尽管,他不知道应该是“风流倜傥”,不会写“显赫”和“谦恭”。

    “嗬,还想追求我们姐妹俩,你好大的胃口啊?”林芷君冷笑,“我们家讲究门当户对,强强联合,等你们黄家的生意赶上中天实业,再说吧!”

    “你……”黄豹顿时气势弱了,没办法,黄家的生意,还不如中天的十分之一,人家一句门不当户不对,他的确无话可说,“那个一穷二白的杨根硕呢,他怎么说?”

    这就好比是判断题,黄豹认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强大的反例,一个就足可以推翻林芷君的话。

    “他……他身上有你没有的东西。”林芷君说。

    “就是。”林晓萌追加。

    “什么东西?”黄豹问,他当然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李正太低声耳语:“豹哥,听说杨根硕人如其名,下面跟汽水瓶一样大,这个,你还真没有。”

    黄豹目光一凛,顿时发出一声李小龙式的怪叫,一记侧踹,将狗腿子李正太踹飞……

    李正太的话,不止让黄豹恼羞成怒,也让林家姐妹面红耳赤。

    而不远处的艾悠悠也听到了这句话,想到自己也亲眼见识过,也不由得面红耳热。

    高三学生,青春萌动的年岁,资讯发达的今天,艾悠悠对男性的身体构造也并非一无所知,相反,她专门问过度娘,杨根硕那玩意的确名副其实,称得上“大牛”二字。

    被踹飞的李正太一下子看到了艾悠悠,马上拍掉身上的脚印,正了衣冠,眉开眼笑:“悠悠同学。”

    艾悠悠也是校花一枚呀,在其面前,必须保持仪容整洁。

    只可惜,艾悠悠没给好脸色,不苟言笑的走了。

    看着艾悠悠离开后,黄豹继续不依不饶:“小君小萌,我不信你们眼光那么差,就算杨根硕那个大,他不是就要死了么?”

    林晓萌顿时激动起来:“谁跟你说大牛哥就要死了的!”

    小丫头眼眶都红了。

    这么激烈的反应,把黄豹、李正太直接搞懵,就连林芷君也是苦笑摇头。

    林芷君心想:妹妹把杨根硕看得太重了,甚至都不允许别人说他坏话。

    黄豹皱眉道:“不是中了枪,现在应该还没有脱离危险期吧!”

    “谁跟你讲的,大牛哥不知道多……”

    林芷君拉住妹妹,“黄豹,想要追求我们可以……”

    林晓萌打断姐姐:“不行,我不同意,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林芷君微笑道:“两个条件。”

    “莫说两个,两百个都成,小君你说,哪怕你要天上的月亮,我也给你摘下来。”

    黄豹高兴坏了,中天实业的掌上明珠,堂堂大小姐校花终于松了口,看来真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皇天不负有心人哪。

    林芷君淡淡摇头:“不是我小看你,那个,你还真不行。”

    “呃……”黄豹抿了抿嘴,不吭声了。

    林芷君道:“第一,先把豹纹头剃掉;第二,要看杨根硕同意不同意?”

    黄豹还没说什么,李正太先开口了:“豹哥,豹纹头剃掉,还能叫黄豹么?”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