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无助的艾悠悠
    “给老子闭嘴!”黄豹直接赏了一脑袋瓜子,咬牙切齿道:“剃。”

    林晓萌不大明白姐姐的意思,她气哼哼道:“黄豹,大牛是不会同意的。”

    “哈哈……”黄豹大笑。

    “哈哈……”李正太跟着大笑。

    黄豹摇头道:“他不是正在住院?我这就去问他,他要是不同意,也不用出院了。”

    “你敢!”林晓萌一听就急。

    “我有什么不敢?”黄豹扭头问李正太:“那小比崽子在哪个医院?”

    “豹哥,不清楚。”

    “去查!”黄豹扬起手臂,凶神恶煞。

    “是是。”李正太一迭声说,“这就去。”

    “黄豹同学,你是不是想大牛哥了啊?”

    就在这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在不远处响起。

    “大牛哥……”林晓萌第一反应,就要冲出去。

    然而,林芷君眼疾手快,将妹妹拉住了。

    杨根硕骚情地给了林晓萌一个飞吻,准备再给林芷君奉送一个,结果人家撇过了俏脸。

    “你……你怎么还没死?”黄豹主仆一愣,异口同声。

    杨枫嗤笑:“次奥,咒我死,你死,我都会活得好好的。”

    “走着瞧。”黄豹脑袋一摆,“走。”

    李正太慌忙跟上,只是远远地,还用食指点了点杨根硕。

    “执行a计划。”黄豹说。

    黄豹和他的狗腿子一走,林晓萌终于挣脱了束缚,下了车。

    “大牛哥,你怎么就出院了?”

    “根本就不需要住院。”

    “那可是枪伤。”

    “要是没有那点能耐,怎好意思担任两位大小姐的贴身保镖?”

    说话时,杨根硕冲着林芷君挑了挑眉毛。

    林芷君秀眉紧蹙。

    林晓萌却是不大放心,上来检查一番:“真没事?”

    “要不我脱光了你看看。”

    “才不要。”林晓萌俏脸一红,然后,目光被那个企鹅吸引住了,“这是……”

    林芷君也发现了这一点。

    杨根硕当然不能实话实说,于是道:“是个好心的护士补的,原本我要求她绣上一对鸳鸯,结果,来了这么一只笨笨的企鹅。”

    “是苏姐姐?”林芷君本能地想到。

    “哦,呵呵……”杨根硕含糊其辞。

    林晓萌深吸一口气:“大牛哥,中午你去哪?要不我们帮你搬家吧!”

    “搬家?”杨根硕、林芷君同时讶然。

    林晓萌说:“就是搬家呀,爷爷不是让他贴身保护咱们,自然要住到别墅去的。”

    这一次,林芷君倒是没有反对。

    不过,杨根硕表示反对。

    “中午时间太仓促了,晚上再说,你们先走吧。”

    “不用人家陪你?”林晓萌羞怯道。

    “小萌,上车。”林芷君命令。

    林晓萌心愿意不愿的上了车,甲壳虫走了。

    杨根硕轻轻一叹,搬家他倒不反对,一早就想搬出去,因为艾悠悠她妈的态度。

    可是,他又有些顾虑。

    艾大刚对待自己那是全心全意掏心掏肺的,自己这样走了,会不会伤了大刚叔的心?

    而杨根硕更加不能说是因为张钰的态度,那样,就不单单是伤心的问题了,还有可能造成人家的家庭矛盾。

    一时间不好抉择,杨根硕摇摇头,也不去想,到时候再说吧!

    中午,校园里空空荡荡的,很是安静。

    杨根硕原本想着去撩拨一下曲老师,就当是为大牛报仇,这会儿,大牛还有些隐隐作痛呢!

    想想还是算了,大牛报仇,十年不晚。

    突然又冒出一个念头,去前一天发生劫案的银行看看,说走就走。

    ……

    承恩医院。

    特护病房。

    苏灵珊只是上了个厕所,杨根硕就不见了。

    如果只是人不见,她倒是无所谓,问题是,那件她洗干净而且补好了的校服也不见了。

    这说明什么,只能说明杨根硕走了呗。

    苏灵珊无法理解,更没法接受,尽管没有伤到要害,但那也是手枪打出来的贯通伤,身体多了一个透明窟窿,当时也流了好多血。

    然而,他只是休息了一天一夜,就下床离开了?

    苏灵珊终于知道,那厮不但医术高明,身手了得,猥琐至极,身体也非同寻常的强悍。

    就在这时,院长柳承恩、主治大夫贾正经同时走来。

    苏灵珊顿时有个不好的预感,她死死咬住樱唇,迎了上去……

    “什么,走了?”

    柳承恩一听这话,当即毛了,“小苏,你虽然只是个实习护士,但日后是一定要走上护理岗位的,可是,你看看你的职业素养。”

    “院长,我……”院长直接上纲上线,苏灵珊眼眶一红,委屈的不行。

    “大牛不懂事,你也不懂事?他中了枪,身体被子弹贯穿,这才二十四小时,怎么可以出院?万一有个闪失……”

    “院长,我去找他,我现在就去。”苏灵珊忙不迭道,然后突然想起自己有那家伙的手机号,连忙拨打,可是,对方却关机了。

    “院长,手机关机……”

    “去找!”素有涵养的院长大声咆哮。

    苏灵珊眼眶一红,顾不上换衣服,就冲出了医院。

    院长的训斥,苏灵珊一点儿也不记恨,她恨的是杨根硕,都是那个可恶的家伙,害得自己被院长骂。

    苏灵珊决定找到他,然后狠狠的咬上一口。

    ……

    走在秋日午后的街道上,杨根硕突然打了个两个喷嚏,打的是眼冒金星。

    “哪个妞想大牛哥了?”

    杨根硕自恋的想着,目光却落在对面的银行门口。

    卷闸门放到最低,门上还贴着封条,暂时还没开放。

    来到这里,杨根硕脑海里就浮现出姜瑶的音容笑貌,不知道她在哪个所,真想去看看。

    哎,不知道可以打电话问呀,土包子,真笨。

    杨根硕嫌弃自己一句,拿出手机,一看居然黑屏,这才想起好久没有充电了。

    强行开机,明显电量不足,随时都有再次关机的可能。

    杨根硕打开通讯录,找到姜瑶的号码,刚准备拨号,手机发出“嗝屁”的声音。

    杨根硕顿时无语,转身返回学校。

    突然,一个熟悉的侧影映入他的眼帘。

    杨根硕心中一凛,本能的找了掩体,向外偷瞄,弄得跟狗仔似的。

    他竟然看到了张钰,而张钰旁边伴着的不是艾大刚,是个身材匀称戴着眼镜,貌似事业有成的男人。

    张钰竟然亲昵的抱着男人的胳膊,走进了如家,如家酒店。

    杨根硕心中有些乱,更多的愤怒,因为艾大刚。

    本能的感觉张钰是出墙了,可是,又不愿意相信。

    或许是家里亲戚也说不定,杨根硕如是安慰自己。

    然而,杨根硕连上前确认的勇气都没有,他不敢接受那样残酷的事实。

    因为艾大刚和艾悠悠。

    杨根硕准备离开,只是刚刚走出来,又看到一个熟悉的年轻身影。

    是失魂落魄的女孩——艾悠悠。

    艾悠悠目光空洞的望着如家快捷酒店的大门。

    很显然,她也看到母亲跟父亲之外的男人进了快捷酒店,而且是大中午。

    至于进去干啥,还不是不言而喻。

    杨根硕走到艾悠悠侧面,看到了女孩满脸的泪痕。

    “悠悠……”杨根硕心中一痛。

    女孩扭过梨花带雨的俏脸,看了他一眼,身子软倒下去。

    ……

    kfc一个角落里,艾悠悠醒了过来,一眼看到杨根硕,扑在他的怀中,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一时间,杨根硕的双手无处安放,终于,缓缓的落在艾悠悠的背上,轻轻拍打:“悠悠,这是公共场合。”

    这句话还是蛮有效果的,艾悠悠顿时转为饮泣。

    杨根硕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艾悠悠的话证实了这一点。

    原来,艾悠悠早就发现了母亲的变化,而那个男人艾悠悠不止一次见过,是张钰的上司,一个部门主管。

    “爸爸虽然长得丑,但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男人,我可怜他还一无所知,如果他知道了,又怎么接受得了?”

    杨根硕轻轻一叹:“暂时不要让大刚叔知道,或许只是工作关系,可以试探一下你妈的态度。”

    杨根硕自己都觉得有些自欺欺人。

    “大牛,你要帮我!”艾悠悠抬起俏脸,近乎哀求道。

    她不过十八岁,突然碰到这种事,一时间方寸大乱,若非有个怀抱可以依靠,她不知道自己如何支撑下去。

    “当然。”杨根硕笑着说,“还记得那天,你给我买衣服,我说过的话吗?”

    “记得……”艾悠悠轻声说,眼前出现一幅画面,熙熙攘攘的街头,一个男孩对女孩说,要保护她一辈子。

    “我说到做到。”

    “我好累。”艾悠悠在杨根硕的肩头蹭了蹭,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闭上了眼睛。

    看着女孩纠结的眉头,杨根硕的心头也是沉甸甸的,这一刻,他没有任何少儿不宜的想法,哪怕艾悠悠一对并不挺拔的少女峰顶着他坚实的胸膛。

    “杨根硕,好啊,你居然在这里,在这里泡妞!”

    艾悠悠这边刚刚平静下来,杨根硕的耳边就响起一个女人饱含愤怒的控诉。

    可怜的苏灵珊找了两个小时,找了无数地方,穿着护士服的她,此刻是香汗淋漓、精疲力尽。

    原本只是进来喝点东西,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