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脚踩两只船
    只是,看到杨根硕怀里抱着一个少女,苏灵珊除了满腔愤怒,还有无限委屈。

    于是她的话就有些激动,也容易让人多想。

    “嘘!这里是公共场合,很多人看着呢!”

    然而,已经晚了。

    肯德基里,人并不多,但是,此刻,他们三个绝对是目光的焦点。

    而且,通过刚才苏灵珊的话,吃瓜群众都会自行脑补。

    很老套的剧情,每天都在上演。

    渣男四处留情,脚踏n只船,结果正在偷吃时,被某只船抓了个正着。

    苏灵珊却是不管不顾了:“杨根硕,我问你,为什么不辞而别?”

    哦!大家理解为吃光抹净,始乱终弃。

    “我不想住院,没必要,我都快好了。”

    这厮彪悍啊,居然住院期间,就把漂亮的护士mm搞定了。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不负责任!”苏灵珊义愤填膺。

    观众们想,护士妹妹八成有了。

    杨根硕也纳闷:“珊珊,这话从何说起?”

    “你这么一走了之,你知道我被骂的有多惨么?”

    “谁骂你?”

    “院长,除了柳院长还有谁?干我什么事啊!”苏灵珊红着眼圈带着哭腔,“他说你不懂事情有可原,我姑息养奸就是罪不可恕。”

    “姑息养奸?这词用的。”杨根硕也是无语,“我是偷偷溜走的好不好,跟你没关系,你跟他解释啊!”

    “你跟我回去,你亲自跟他解释。”苏灵珊说,“你知不知道我还在实习期,如果给院长留下一丁点不好的印象,我的实习考评就完蛋了,我将来就业就成了问题,你养我啊?你要对我负责。”

    “好,我负责。”

    “你……”激动无比的苏灵珊,一时间张口结舌无以为继。

    艾悠悠不认识苏灵珊,但总算听明白了。

    “护士姐姐,大牛是自己跑出来了的,还连累你挨骂?”

    “嗯。”苏灵珊终于找到一个贴心人,心里舒服多了,“对了,你是……”

    杨根硕开口道:“珊珊,我给你们介绍,这是我妹妹悠悠,我现在就住在他们家。悠悠,在没找到你们家之前,是珊珊收留了我。”

    苏灵珊恍然点点头,心说这应该就是杨根硕在城里的落脚点。

    只是她眉头紧跟着一皱:“你们没有血缘关系吧!”

    “当然没有。”杨根硕随口道,跟着眉头一皱,“为什么这么问?”

    艾悠悠也是奇怪地看着这位大胸护士姐姐。

    “你们感情很好,是青梅竹马?”苏灵珊又问。

    “大牛来城里,我们才认识,之前没见过。”艾悠悠老老实实回答。

    “那你们是一见钟情?”苏灵珊继续问道。

    “怎么会?”艾悠悠俏脸有些晕红。

    “可是你们明明抱在一起。”

    “啊!”

    艾悠悠一听这话,急忙离开了杨根硕的怀抱,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她一时间无法接受,心神恍惚,感觉只有大牛的怀抱才能让自己心神宁静,才是最温暖坚实的依靠。

    所以,从苏灵珊进入肯德基发现他们,到说了半天话,艾悠悠一直腻在杨根硕的怀里。

    这一刻,艾悠悠羞赧的同时,也有些责怪杨根硕,他也不提醒自己,让自己出糗。

    杨根硕一本正经道:“珊珊,你误会了,悠悠有些不舒服,你别生气呀!”

    前面的话还算正常,只是,他画蛇添足的“你别生气呀”,让两个女孩子心里都不爽了。

    见杨根硕向苏灵珊解释,艾悠悠没说什么,心头却不免有些失落。

    而苏灵珊再次显得很愤慨,“杨根硕,你什么意思?我误会了什么,我为什么要生气呀?”

    “没什么,没什么,我请你喝点东西,然后跟你去医院解释,下午,我还要上课呢!”杨根硕赶紧转移话题。

    “这还差不多。”

    杨根硕屁颠屁颠地,去买了两杯冰顶咖啡,送到两个女孩子手中。

    出了肯德基,杨根硕拦了一辆出租。

    原本没打算带着艾悠悠,孰料艾悠悠非要跟着。

    想起艾悠悠的无助,杨根硕心一软,就答应了。

    苏灵珊却是皱了皱眉。

    按照杨根硕的想法,自然是三人都坐后排,而自己,最理想的位置,就是坐在两个女孩中间。

    左拥右抱,偎红倚翠。

    可惜,想法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艾悠悠先上车,杨根硕就往里钻,被苏灵珊一边揪住,小嘴一努。

    杨根硕明白了,那是让自己坐副驾的位置。

    好一阵望洋兴叹。

    到了医院,苏灵珊领着杨根硕找到了院长柳承恩。

    “柳院长,是我偷偷跑出去的,你不要批评珊珊了。”杨根硕开门见山直截了当。

    “大牛啊,你太鲁莽了!枪伤是开玩笑的吗?来,让我看看。”

    “看看可以,但是您得答应我,不要责怪珊珊,她是无辜的,是被我连累了。”

    “嗬,你小子还跟我谈条件了?”柳承恩摇摇头,“好吧,我答应你,看在老林的份上。”

    话没说完,柳承恩的目光定格在艾悠悠身上,又是个青春洋溢的漂亮女孩。

    “大牛不是跟小萌……”柳承恩一阵嘀咕,摇摇头,心说,年轻人的世界,真是搞不懂啊!

    “大牛,去急诊室吧。”柳承恩说。

    “不用,就在这里。”

    “我这里都没有什么器械、消毒水、橡胶手套……”

    柳承恩还没说完,杨根硕已经自己打开了包裹伤口的纱布,“真不用。”

    只看一眼,柳承恩的下巴差点掉在了地上。

    这才多久,伤口居然快要长好了。

    艾悠悠和苏灵珊也看到了,艾悠悠只是吃惊,苏灵珊却是震惊了。

    这种恢复速度,只能用魔兽来形容。

    柳承恩皱眉道:“大牛,怎么会这样,不符合自然规律呀!”

    “可能跟我小时候的生活有关吧。”

    三人静静看着,静静听着。

    杨根硕说:“从小到大,我不知道吃了多少药材,泡了多少药澡。”

    杨根硕没有说的是,他还挨了无数顿打,直到成年后,杨根硕才知道,老不死的用这种非人的残酷方式,练就了他的铜皮铁骨。

    即便如此,柳承恩也是相当惊讶了:“为什么?”

    似乎害怕问的不够清楚,柳承恩又说:“我的意思是,你的父母为什么要那么对你?”

    “父母?”杨根硕淡然一笑,“不知道他们在哪。”

    苏灵珊是第一次知道杨根硕的身世,听说他竟然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从小到大又吃了那么多的苦,女孩的心里不由一阵抽痛。

    艾悠悠对杨根硕的身世知道一些,都是爸爸给她讲的,但是,此刻由杨根硕亲口说出来,看到他淡然的神情,艾悠悠心头却是一阵戚然。

    相对而言,柳承恩却更加关心杨根硕的体质,“大牛,那是谁让你吃药材泡药澡的?”

    “一个老不死的。”

    “呃……”

    “柳院长,有句话说得好,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即便告诉你那些药方,意义也不大,您说是吗?”

    柳承恩想了想,终究还是有些失望的点点头。

    既然没有推广的可能,也就没有什么商业价值。

    对于柳承恩的反应,杨根硕很满意,他笑了笑道:“柳院长,既然误会解释清楚了,我们就告辞了,下午,我还有课。”

    “哦,珊珊,你帮我送送大牛。”

    这会儿,柳承恩的兴致不怎么高。

    ……

    回去的出租上,杨根硕终于可以跟女生坐在一起了。

    只是,艾悠悠的眼眶总是红红的,而且一副了无生气的模样。

    距离学校还有一站路的时候,两人下车。

    路边,树荫下,艾悠悠依靠在栅栏上,泪眼木然,仿佛失了魂魄。

    杨根硕叹了口气,上前按着她的双肩,沉声说:“悠悠,听我说,你振作点,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我们就要勇敢的去面对,去解决。”

    杨根硕说的很用力,希望能够直击艾悠悠的心灵深处。

    艾悠悠红着眼不说话。

    杨根硕皱眉道:“你不是不想让大刚叔知道,但是你这个样子,他一眼就能看出问题。”

    艾悠悠终于有了一丝情绪波动。

    杨根硕深吸一口气:“所以,努力表现的自然一点,尽管很辛苦,但是,你必须这么做,为了你挚爱的人。”

    艾悠悠终于没忍住哭了出来:“大牛,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身子也变得摇摇欲坠。

    杨根硕轻声一叹,将女孩揽入怀中:“悠悠,你放心,我会跟你一起面对,我保证。”

    这一刻,杨根硕感觉自己的心头、肩上多了一份责任,沉甸甸的责任。

    林芷君驾驶甲壳虫,载着妹妹上学,突然就看到了路边抱在一起的杨根硕和艾悠悠。

    然后,她猛踩油门。

    “姐姐,怎么了,你开这么快!”

    “别看。”

    “看什么?”林晓萌朝外面看了看,什么也没有。

    林晓萌皱了皱眉,说:“姐,跟你商量个事儿,咱们换换位置,还是让我跟大牛坐吧。”

    “不行。”林芷君态度异常坚决。

    “为什么?”

    “我是你姐,你得听我的,而且,你只要知道,我都是为了你好。”

    林晓萌撅起小嘴,因为委屈,眼眶红了。

    这一次,林芷君不为所动。

    这个杨根硕居然脚踩两只船,林芷君决定尽快跟他好好谈谈。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