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一反常态
    黄豹感觉被杨根硕耻笑了,恼羞成怒,将两手下往前一推。

    两人无奈,全都比划开来。

    一个说自己是五行拳,一个说自己是八卦掌,两人围着杨根硕转圈,装模作样,张牙舞爪,就是不攻击。

    杨根硕看着实在好笑。

    黄豹却是看不下去了,骂道:“磨蹭什么,动手!”

    朱、李二人也知道没法耽误下去,于是大叫一声,以壮己胆,这才攻上。

    然而,一眨眼,他们失去了对手。

    紧接着,两人腰带一紧,身子一轻。

    下一刻,肝胆俱裂,大声尖叫。

    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他们竟然就挂在了天台边缘。

    六层高的教学楼,他们只是用双手抓住不规则的边缘,承担着自己的身体重量。

    好高!还有风!

    头皮发麻,浑身发软,感觉灵魂出窍了。

    “啊,啊,救命……”

    两人大叫,歇斯底里。

    掌心被水泥块割破,钻心的疼,他们却不能撒手。

    六层楼啊,掉下去,真会死人的。

    一切发生的太快。

    莫说两个当事人没明白,黄豹也没看清楚。

    这会儿,两个跟班的小命岌岌可危,黄豹总算反应过来。

    几乎没有犹豫,他两步跨到边缘,蹲下的同时,分别抓住二人一只手。

    “抓紧,别松手。”黄豹叫道。

    二人刚才都已脱力,手都滑了,要不是黄豹及时出手,他们都已掉下去,不出意外,就是两坨肉饼。

    此刻,黄豹的手臂,就是他二人的救命稻草。

    然而,黄豹并不强壮,抓住二人,已经是他的极限,此时此刻,完全是依靠小臂支撑。

    “老大,我怕高。”朱大常哭道。

    “老大,我不想死。”李正太跟着声泪俱下。

    “放心,你们不会死,老子撑得住。”

    黄豹牙齿咯咯作响,手肘被天台边缘割破,鲜血顺着手臂流淌,然而滴落在朱李二人的脸上。

    他先是蹲下,继而跪下,然后趴下来。

    汗水和着血水,一滴滴,滴落。

    “老大,放手吧。”朱大常眼眶通红,却是止住了哭泣。

    “老大,谢谢你。”李正太动情地说。

    “放屁!”黄豹浑身发抖,却脱口大骂:“我是老大,我不准你们死!”

    杨根硕一直冷眼旁观,他很清楚,自己不出手,黄豹两个跟班迟早会掉下去,变成一滩肉泥。

    他跟黄豹并无深仇大恨,他当然也不会随便草菅人命,何况,这还是城里。

    杨根硕原本的打算,就是要吓唬吓唬几个败类。

    令他意外的是,居然在黄豹身上看到了一点特别的东西。

    ……

    三个女孩刚刚上了天台,就看到杨根硕一脸微笑,朝她们走来。

    “回家。”杨根硕说。

    “这……这就完了?”艾悠悠瞪圆了美眸,面露诧异。

    “大牛哥,你没事就好。”看到杨根硕安然无恙,林晓萌一颗心放回肚子里,笑靥如花。

    “说好的决斗呢?”林芷君问,大小姐显得有些失望。

    杨根硕耸耸肩:“完啦,我拿校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们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这种鬼话,只有鬼信,反正三个校花是坚决不信。

    林芷君微微皱眉,杨根硕说的没错,她的确看到黄豹手里拿着一本小册子。

    只是,林芷君敏锐的发现,三人在发抖,即便是坐在天台上,身子依然情不自禁的发抖,目光也不敢跟她接触。

    三个女孩带着三肚子狐疑,跟着杨根硕下了天台。

    四人前脚一走,黄豹三人直接躺倒,真是虚脱了。

    但是,朱大常、李正太还是热泪盈眶的看着黄豹。

    “老大,谢谢你。”两人异口同声。

    “滚犊子,老子是怕你们挂了,以后没有跟班的。”黄豹一摆手,洒脱地说。

    回想起之前那一幕,朱大常不禁牙齿打颤:“豹哥,你说那家伙真敢见死不救?”

    李正太也是断断续续:“麻蛋,我都给吓尿了。”

    黄豹不吭声,但是他知道这一回合败了,败得彻底,甚至,己方三人都被吓破了胆。

    那家伙深不可测。

    刚刚若不是杨根硕及时出手,今天就是两条人命,黄豹也会因此活在内疚中,一辈子。

    然而,卑鄙无耻的杨根硕,竟然以拉他们上来为条件,逼着他们接受了一项极为耻辱的不平等条约——每人抄写校纪校规一百遍。

    这……哪跟哪啊!

    良久,朱大常问:“豹哥,那小子干嘛让咱们抄那玩意?当真听他的?”

    李正太道:“当然不能听,豹哥,联络龙哥吧!”

    黄豹摇摇头:“龙哥当然要联络,但是,校纪校规也得抄,咱们先麻痹敌人,然后找龙哥堵他,还不是一堵一个准。这叫欲擒故纵。”

    “高,实在是高。”朱、李两人习惯成自然的拍马屁。

    “住嘴,滚!”

    黄豹心里烦躁,他心里实在没底,龙哥能搞定这小子么?

    他也很矛盾。一方面,源自内心的骄傲,他一直是八班的一哥啊,这种地位怎能动摇?而另一方面,万一龙哥也不行,那自己岂不是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找龙哥,心存忧虑;不找吧,又不甘心。

    最终,还是决定铤而走险。

    ……

    杨根硕还是选择跟艾悠悠一起回家。

    他是想过搬出艾大刚家,住进双胞胎校花的别墅,但显然,眼下不是个合适的时机。

    悠悠需要自己,大刚叔也可能需要自己。

    对于杨根硕的选择,艾悠悠很欣慰,林晓萌则有些幽怨。

    这一次,艾悠悠没有等妈妈的福克斯,而是上了杨根硕的小羚羊。

    斜阳西风,一个初长成的邻家女孩,轻轻扶着杨根硕的腰。

    这一幕,让杨根硕稍稍有些蠢动,但是,想到女孩遭遇的变故,杨根硕那点骚动顿时为怜惜取代。

    晚饭的餐桌上,张钰一反常态,不但频频给艾大刚父女俩夹菜,连杨根硕也受到了照顾。

    杨根硕完全看不懂了。

    艾大刚却是眉开眼笑,多少年了,都没有受到过爱妻如此热心的对待了。

    而艾悠悠的小脸却是越来越白。

    饭后,张钰更是破天荒的抢着洗碗。

    “大刚叔,你这是……”

    杨根硕发现艾大刚湿润的眼窝,忍不住问。

    艾大刚笑笑说:“他妈今天一定是吃错药了,婚后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如此积极主动。”

    杨根硕终于也感觉到了什么,张钰表现的越反常,越是说明有问题啊。

    房间里,杨根硕有些烦,因为艾大刚、艾悠悠的家庭问题。

    这时候,却接到林中天的电话。

    “大牛啊,听说你出院了?”

    “是的,老爷子。”

    “听说你伤口恢复的不错。”

    “你怎么……”问到一半,杨根硕就觉得自己这个问题有些傻逼,因为,他想到了林中天跟柳承恩的关系,想必是从柳承恩那里了解到的。

    “呵呵,老柳跟我讲了。”林中天倒是直言不讳:“大牛,你相当不简单啊,如今,我更加放心将两个宝贝交给你了。”

    “两个?都交给我?”尽管知道林老头不是那个意思,杨根硕还是情不自禁的一硬。

    “你小子……”林中天当然听出这小子话外之意,也没计较:“既然出院了,怎么还不搬过来?”

    “老爷子,我有点私事,可能还需要几天。”

    林中天道:“老头子我是个商人,在商言商,你尽快吧!男子汉大丈夫一诺千金,既然答应了,还拿了钱,就要好好干活。”

    杨根硕一时无语,老头儿这话有点软中带硬啊。

    这边刚刚挂了电话,那边,有人敲门,声音很轻。

    不用问,就知道是谁了?

    “悠悠进来,门没反锁。”

    “你睡了么?”

    “还没。”

    “你上床了?”

    “没。”

    艾悠悠再三确认,这才进来。

    杨根硕哑然失笑,显然,对进入自己的房间,艾悠悠心理上有阴影。

    那一次,半夜敲开门的一幕,两人都是记忆犹新。

    “我睡不着,所以……”

    “没事,我们聊聊。”杨根硕说,“别客气,随便坐。”

    说完,他自己先笑了:“我好想有点喧宾夺主,这里原本就是你家。”

    “家……”艾悠悠念叨一声,眼圈红了。

    “悠悠……”杨根硕知道自己的无心之语,却触动了艾悠悠的衷肠,想必女孩担心,如此下去,将会家不成家。

    凄楚无助的艾悠悠,令人见之生怜。

    “悠悠,今晚看来,阿姨表现不错,或许是咱们误会了。”

    杨根硕违心的说,虽然他在这个家住了没几天,但是对于张钰那皇太后的作风,还是深有感触的。

    今晚的表现太反常了,事出反常必有妖。

    果不其然,艾悠悠摇头道:“你有没有看过一部电影,叫做婚前试爱?”

    “没,我对欧美日韩的爱情动作片稍有研究,其它的倒是没怎么涉猎。”杨根硕一本正经道。

    艾悠悠没什么特别的反应,继续说:“那部电影有个歪论,说是如果你爱一个人,你就出轨吧,然后心存愧疚,就会好好表现。”

    “呃……”竟然有这样的奇谈怪论,杨根硕这么一个接受能力超强的人,一时间也是无法接受。

    “其实,这个论调也不无道理,我妈今晚的表现,就很能说明问题。”

    “你的意思是……”

    艾悠悠用眼泪回答了他。

    “难道……难道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婚,我要变成离异家庭的小孩?”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