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对症下药
    “悠悠,别哭了。”杨根硕心里也不是滋味,“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咱合计合计。”

    女孩梨花带雨:“什么,你说?”

    “你想不想保住这个家?”

    艾悠悠眼睛一亮,随即就暗淡下去:“破镜就算重圆,也能看到裂痕。”

    杨根硕却是摇头:“这世间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婚姻爱情也都是一样,婚内出轨太普遍了,离婚还能复婚呢!”

    “说说你的想法吧。”艾悠悠看着杨根硕,声音沉静,仿佛一瞬间成熟了很多。

    杨根硕想了想,问:“你认为你妈妈出……变心的原因是什么?”

    杨根硕尽量斟酌措辞。

    艾悠悠想了一会儿,说:“无非是对方是上司,又比爸爸长得帅。”

    杨根硕点点头:“那咱们对症下药,三管齐下。”

    “哪三管?”艾悠悠蹙眉道。

    “一,适当提升你母亲在公司的地位;二,让她看清对方的渣男本质;三,就是改变你爸的形象。”

    “那名上司名字就叫渣男。”艾悠悠脱口道。

    “什么?”杨根硕瞪大眼睛。

    “检查的查,做姓氏时念zha,男是楠树的楠。”

    “渣男,恐怕还真是人如其名。”杨根硕有些想笑,还是忍住了,“不过说实话,你爸现在的形象,我看着也不满意。”

    “可是你说的三条好像都不容易啊。”艾悠悠有些心动,她终究还是希望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

    “以上都交给我,不过,你也有任务,就是力所能及的让你们母亲收心,另外,要服从我的安排。”

    艾悠悠点点头,突然眼睛一亮:“你跟林晓萌关系那么好,说不定真有办法,因为,我妈就在他们家公司上班。”

    “啊?这样啊,那就容易多了。”杨根硕越发成竹在胸。

    想当初,他给林晓萌治病的时候,林中天承诺过,若是治好林晓萌,可以获得林家一半财产。

    杨根硕当时并没太过当真,但是,稍稍提升张钰在公司的职位,这点儿要求,只要自己开口,想来林中天也不会拒绝。

    “大牛,”艾悠悠挤出一丝笑容,无比牵强:“不管怎么说,这次都要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道怎么办?”

    说着,眼圈又是一红。

    “你是我妹妹,我责无旁贷。”说完,杨根硕起身,“我送你回房。”

    过道里,看着艾悠悠的房门在眼前闭合,杨根硕轻轻一叹,果然,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城里人,生活条件好,不愁吃喝,就整这些出轨出墙的幺蛾子。

    一扭头,看到一张黝黑且胖乎乎的脸。

    “大刚叔……”

    “你小子,发展挺快嘛!”艾大刚上前,拍拍他的胳膊,有肯定,也有鼓励。

    杨根硕苦笑,这个艾大刚还真是反应迟钝,难道没有感觉到头顶的绿光?

    “大刚叔,来我房间,我给你检查一下身体。”

    “呃,好好的,检查什么?”艾大刚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来。”杨根硕不可置疑的说。

    通过对艾大刚的检查,杨根硕是相当不满意。

    “艾大刚同志,你不但有三高,而且肾虚也很严重。”

    艾大刚倒没反驳:“三高,通常跟肥胖如影随形,而哪个男人到了中年都有点虚吧!反正也没啥想法了,虚就虚呗。”

    不过,终究有些汗颜。

    杨根硕摇摇头,怒其不争,“大刚叔,我是个大夫,所以,我有什么说什么。”

    “大牛,你讲。”

    “你或许没什么,但是,有没有听说过如狼似虎?”

    “你说女人啊!”

    “是啊,这是正常的生理需要,同时,也是婚姻的润滑剂,不能没有。”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亏欠悠悠她妈了。”

    杨根硕一摆手:“我没有具体的指向。我就问你,你想不想治?”

    “能治?”艾大刚眼睛一亮。

    “是病,都能治。别忘了我是个神医。”说完,杨根硕追加一条,“有个要求,你必须无条件配合我的治疗。”

    艾大刚哪会反对?

    当晚,杨根硕就开始行动。

    又是针灸又是拔火罐,两个小时下来,艾大刚差点去了半条命。

    杨根硕着急啊。

    艾悠悠的家庭稳定不下来,他就不能安心的搬走,去跟双胞胎同居。

    不去贴身保护,似乎收入就会受到影响,甚至失去。

    而一旦失去那月入十万的高薪收入,他就没了经济基础,又哪儿有脸去跟姑姑见面?

    所以,下手狠了点、重了点。

    这还没完。

    第二天早上,刚刚五点,杨根硕就会同艾悠悠,将艾大刚拉起来晨练。

    五公里下来,艾大刚感觉肺管子差点炸了,双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早餐也是杨根硕量身定制的药膳。

    艾大刚虽然精疲力尽,却也相当感动,大牛这么劳心劳力,可都是为了他呀。

    艾悠悠就更不用说了,看向杨根硕的目光无比温柔。

    只有张钰微微有些诧异。

    吃完早餐,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

    但是,艾悠悠拒绝她妈妈送,张钰微微一愣,居然没坚持。

    上学的路上。

    艾悠悠依然坐在小羚羊的后座。

    进入秋季,天分早晚凉了。

    上学的路上,气温刚刚好。

    道旁的法国梧桐枝繁叶茂,朝阳投下斑驳的光影。

    林荫道上,小羚羊载着一对年轻男女。

    原本,这幅画面应该是浪漫而动人的。

    可是,刻下的二人都没有这份心情。

    杨根硕有些责怪道:“悠悠,你这样不行啊,收心教育你不做,难道让我做?”

    杨根硕的意思是,让艾悠悠跟着她妈。

    “可是我……”艾悠悠本能有些排斥。

    “知道你辛苦,算了。”

    杨根硕说完,就感到艾悠悠的双臂紧了紧,俏脸贴在了他的背上,很快,背上就传来冷飕飕的感觉。

    不用说,艾悠悠哭了。

    杨根硕轻轻一叹,只有尽快将张钰的心收回来,让家庭关系恢复正常,艾悠悠才能绽开笑颜。

    “大牛,你的方法到底有没有效果啊?”过了一会儿,艾悠悠低声问。

    “当然。”杨根硕毫不怀疑。

    “可是,这个过程需要多长时间呢?”

    “至少半个月。”

    “那么久?”

    “大小姐,我知道你着急,可这已经很快了。”

    艾悠悠当然明白杨根硕的意思,半个月,要让爸爸瘦下来,变得精神,这个时间已经堪称神速了,可是,艾悠悠担心她的母亲在这半个月里,在背离家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杨根硕说:“所以,还有两件事,需要同时进行。”

    “嗯。”

    “悠悠,你不要太担心,是人都会犯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要……”

    “别说了,我明白的。”

    艾悠悠嘴上说明白,心里却响起一个声音:道理谁都明白,可是真正遇上了,谁又能做到那么洒脱?

    艾悠悠自己就不能,哪怕对方是最亲爱的妈妈。

    亲眼目睹她跟别人男人开房,即便日后幡然悔悟,痛改前非,艾悠悠心里也会有一根永远难以拔除的刺。

    距离校门口半站路的地方,艾悠悠还是下了小羚羊,坚持步行进去。

    小女生的矜持,杨根硕可以理解。

    他无可无不可,自己先进了学校。

    来的稍早,教室里只有一小半的学生,林家姐妹还没来,但是,黄豹三人已经到了。

    还有班长第五旻,看向他的目光有些热切。

    杨根硕微微皱眉,却没多想,当看到课桌上的三个笔记本时,他稍稍有些满意。

    回头一看,黄豹三人冲他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还有一点,他们三个的眼珠子都有些红,估计是熬夜熬的。

    黄豹的胳膊上还裹着绷带。

    杨根硕忍不住一笑,这才打开笔记本。

    写的倒是密密麻麻,估计遍数是够了,但是,字迹没法置评。

    第一本不满意,第二本不满意,第三本,依然不满意。

    看看距离上课还有几分钟,杨根硕拿起三个本子,走向后排。

    朱大常、李正太直接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没办法,昨天下午,杨根硕给予他们的一切,直击灵魂,足够铭记一生。

    残阳泣血,三人挂在六层高的教学楼边缘,荡阿荡啊,在风中凌乱……

    哪怕是闭上眼睛,那种要吓尿的感觉,又会再次充斥全身。

    两人,真是被吓破胆了。

    杨根硕只是努努嘴,然后,从后门出了教室。

    三人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大牛哥有话说。

    男厕所显然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味道相当冲,鼻塞患者一进来,立马通气。

    但是,谁让大牛哥顺便放水呢!

    三人静静看着他放完,还抖了抖,这才将名副其实的大牛收回去。

    这个过程,没人胆敢打扰。

    看着完事了,李正太方才忐忑的开口询问。

    “大……大牛哥,我们都按照您的要求,熬了个通宵,方才完成您布置的任务,您……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李正太直接用上了敬语。

    杨根硕当着他们的面,一一打开笔记本,“这个像屎壳郎爬过的,这个是蚯蚓文,这个是蚂蚁爬的。”

    杨根硕将三人的书写批的一文不值,然后说他们写出这样的东西,简直令祖宗蒙羞。

    黄豹三人不知道自己字写不好,跟祖宗有啥关系,但是,此时此刻,拳头没人强,形势不如人,只能低声下气,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呗。

    不过,看到杨根硕如此嘚瑟,黄豹也有些快意。

    姓杨的,嘚瑟吧,只有这样,那种天堂到地狱的感觉,才更强烈。

    黄豹承认杨根硕很厉害,但是,他不相信,一个杨根硕能对付龙哥手下几十号人?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