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那晚,我没怎么出力
    杨根硕虽然不满意,还是将三本笔记拿走了。

    上课铃还没响,同学们基本到位,曲玲珑还没来。

    同桌林芷君依然冷眼相向,大姨子不好相处啊,杨根硕懒得搭理她,他突然冒出个念头,亲自将罚抄的校纪校规送给曲玲珑。

    说干就干,杨根硕起身,前往办公室寻找曲玲珑。

    看到办公室里还是曲玲珑一个人,杨根硕也懒得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一进门,一股淡淡的香气扑鼻而来,毛孔大开。

    曲玲珑或许是吸取了昨天的教训,今天穿的相对保守,上身雪纺衫,下身紧身中裤。

    看到杨根硕进来,她眉头微皱,摘下了黑框眼镜,问道:“大牛,你来干什么?”

    曲玲珑叫的很自然,显然在她意识里,两人共同经历过生死,早已算不得外人了。

    杨根硕笑了笑:“你让我罚抄那啥,我完成了。”

    “哦?”从杨根硕手里接过一个本子,曲玲珑却有两点诧异了,一个,完全没想到这小子那么听话呀!再一个,上百条的校纪校规,怕是要抄上整整一宿吧。

    只是打开一看,曲玲珑马上就发现了问题。虽然杨根硕入学时间不长,但她看过杨根硕的字迹。

    这字迹潦草,东倒西歪,笔力虚浮,根本不是杨根硕的字。

    “大牛,真的是你抄的?”

    “当然。”

    曲玲珑点点头:“那我问题,第五十九条是什么?”

    杨根硕笑了:“曲老师,你只是让我抄写,没让我背啊。”

    曲玲珑笑笑:“我抽查,就是为了证明你是自抄的,如果是,起码有点印象。”

    “不准早恋。”杨根硕脱口而出。

    曲玲珑一愣,马上在小册子上查找,还真是,她有些无语,自己随便问了一条,竟然是关于这个。

    “八十六条。”

    “不准考试作弊。”

    “第十条。”

    “不准奇装异服,女生不化浓妆,男生不留长发不蓄须。”

    每问一个问题,曲玲珑的眉头就皱紧一分,她可以确定,这不是杨根硕自己抄的,可是,他怎么可能背下来?

    一时间想不通,曲玲珑摆摆手:“上课了,走吧。”

    杨根硕却是微微一笑,曲线玲珑、可亲可敬的班主任,人家有个小秘密,现在不能告诉你。

    ……

    上午,最后一堂课的下课铃响了。

    学生如同脱缰的野马,冲出教室,涌向校门。

    包括黄豹三人。

    很快,同学们就看到,校门口的马路对面站着蹲在不少人,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们是社会上的混子。

    一个令人过目不忘的豹纹头,正在给这帮人员上烟。

    而豹纹头旁边,还有一个胖子一个眼镜男,纷纷给这帮社会混混点烟。

    豹纹头在一中名气不小,几乎达到了无人不识君的地步。

    看到他这个模样,同学们自然而然的想到,又有人要倒霉了。

    然而,有一点比较奇怪,这些混混,一个个都吊着胳臂,这样的身体状况,还出来“干活”,当真是轻伤不下火线,这种职业精神,令莘莘学子感动。

    豹纹头自然黄豹,两名狗腿子朱大常、李正太,以及黄豹请过来报仇雪恨的龙哥。

    龙哥也吊着胳臂,让黄豹心里更加没底了。

    黄豹问起大家伙怎么搞的,龙哥牛皮哄哄的解释,当然是帮派火并。

    黄豹撇了撇嘴。

    一些乖学生走了,一些想看热闹的学生,也被混混们吆喝走了,很快校园门口就变得很安静。

    “豹子,你确定那狗日的还在里面?没有偷偷溜掉,或者当了缩头乌龟。”

    龙哥等的有些不耐烦。

    朱大常马上说:“龙哥,我们两个人四只眼睛盯着,他绝对没出来。”

    龙哥摇摇头:“要不是不想破坏规矩,老子直接进去把他拎出来。”

    “龙哥,一定好好教训他一顿,让他知道一中高三八班是谁的地盘。”

    龙哥微微一笑:“你倒是有些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地盘仅限于高三八班。”

    听了龙哥的话,黄豹也汗颜啊。

    可是,有什么办法,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这个年龄,大家还不都是拼爹?

    黄豹家里也就是有些小钱,跟另外几个存在,根本没法相提并论。

    “龙哥……”朱大常突然开口,“您带的人会不会少了点?”

    “嗯?”一听这话,龙哥当即毛了,揪住朱大常的领子,“几个意思……”

    “我……我多嘴,该死。”朱大常吓得胖脸煞白,先给了自己几个嘴巴子,这才说道,“那小子有些邪门,另外,龙哥和兄弟们不都是有伤在身,你的战斗力,起码去了一半啊!”

    “切……”龙哥一声嗤笑,相当不屑,“对付一个高中生,我一只手就能捏死。”

    “豹哥,快看,凌洋,凌洋出来了。”朱大常呻吟道,显然是这位校花的粉丝,而且是脑残的那种。

    白衬衣、百褶裙、白袜子、黑皮鞋,一中的校服直接同岛国接轨。

    很漂亮的校服,但很少学生穿。十七八岁,正是叛逆、爱美的年纪,女学生都会选择恣意的挥洒青春。

    千篇一律的衣服,又如何彰显个性。

    凌洋是自始至终的平民校花,所谓平民,那就是家里条件一般了,但是,她的人气可不差,同林家姐妹、艾悠悠一个级别。

    此时,长发曼垂的凌洋,步履轻盈,走出校门。

    戴着耳机,背着单词。

    只是,下一秒,她如同受惊的小鹿,本能退了回去。

    她看到了什么,居然是那群拦路行凶的歹人。

    而与此同时,龙哥也看到了她。

    龙哥眼睛亮了:“哈哈,原来她叫凌洋,白天更好看。”

    对着差点吃到嘴里的肥肉,他也是记忆犹新。

    没想到,还能碰到,龙哥口水滴下,却不自知。

    凌洋却是吓坏了,眼眶通红,连忙拿出充话费赠送的大屏手机,拨通了萧米米的号码。

    “萧姐姐,我是凌洋,那几个人……他们在校门口堵我!”

    萧米米一听,跳起来:“光天化日,他们还敢强抢民女,简直无法无天,洋洋不要怕,就待在学校里,姐姐现在就过去。”

    萧米米的反应,让凌洋吃了颗定心丸。

    就在这时,凌洋一扭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不就是那晚替她解围的同学?此时,他身边居然伴着林芷君、林晓萌、艾悠悠。

    天恩中学四大校花,竟有三朵簇拥着他。

    这样的男生,没法不成为焦点。

    凌洋终于认出来了,原来,他就是学校最近异军突起的风云人物——杨根硕。

    人称校花杀手。

    凌洋不得不承认自己是那么的迟钝,直到今天,直到此时此刻,方才认出自己的救命恩人。

    “杨根硕同学。”凌洋走上前去,笑靥如花,伸手打招呼。

    杨根硕眼睛一亮,然后露出一抹微笑,显然,他也认出了这个清清爽爽让人看着无比舒服的女生。

    “凌洋,你认识大牛?”林晓萌拦住去路,问道,一脸警惕。

    “大牛?”凌洋表情很精彩,“你们是……”

    凌洋当然是问对方是什么关系了,这其实也就是随口一问,然而,话说到一半,凌洋就停住了,问的太具体,会不会让人误解?

    “原来是你呀!没想到还真是同学。”杨根硕笑着说。

    “那天晚上,谢谢你。”握手被林晓萌打断,凌洋只能躬身点头。

    “哪位,我也没怎么出力。”杨根硕下意识的摸摸鼻子。

    林晓萌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惊呼:“你们干了什么?大牛怎么还要出力?”

    凌洋知道杨根硕是什么货色,当众都敢吃警花的豆腐,口头调戏她一下,简直不算什么。

    没错,她可以确定,杨根硕就是故意的,故意让人产生误会。

    于是,凌洋红着脸白了他一眼,懒得跟他计较。

    凌洋没有回答林晓萌的问题,而是想到了一件更加重要更加紧迫的事。

    “杨根硕,那帮人在门口,他们要堵我。”

    “哦,看看去。”杨根硕微微皱眉,心说,这帮小贼还敢来?

    “龙哥,那小子来了,特么,以为自己是皇帝么,你瞅瞅身边四大校花……”

    黄豹话说一半,只见龙哥嘴上的烟“吧嗒”掉了,人更是扭头就跑。

    同时,跑掉的马仔也有一小半。

    尼玛,谁能告诉我,这是神马情况!

    黄豹三人目瞪口呆。

    “站住。”

    一声暴喝。

    龙哥如同中了定身法,当场站住。

    那些马仔自然跟大哥保持步调一致。

    怎么会这样?

    黄豹之前只是心里不踏实,谁能想到,剧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骄横不可一世的龙哥,几所中学附近的地头蛇,见了杨根硕,竟然落荒而逃,如果老鼠见了猫。

    此时此刻,黄豹看向杨根硕的眼中,唯有深深的忌惮。

    而凌洋,却是美眸雪亮。

    杨根硕又一次帮自己解围了呢!

    杨根硕一步步走去,龙哥承受着巨大压力,脑门冷汗涔涔,头一低再低。

    “龙哥,咱们还真是有缘。”

    淡淡的声音,龙哥如闻丧钟。

    缓缓转身,挤出一丝极其勉强的笑容,“兄弟,哦不大哥,原来是您啊,您原来是这所学校的学生。”

    “龙哥,你今天过来,是帮黄豹堵我的吧!”杨根硕笑,人畜无害。

    “不敢不敢,不是不是。”龙哥剧烈摇头,突然冲向黄豹,怒不可遏,甩手就是一巴掌。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