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调查渣男
    黄豹那个委屈呀,红着眼眶,却不能发作,只是幽怨的叫道:“龙哥……”

    “王八蛋,以后别说认识我!居然敢找人堵我……我大哥,你有眼无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说罢,奉送一脚。

    黄豹小脸煞白,牙齿打颤:“龙哥,他……他是你大哥?”

    “是啊,当然。”

    龙哥为了减轻自己即将面临的责罚,此刻是竭力补救,当场认大哥,只是补救措施的一种。

    “你们都聋了,跟着我一起做。”

    然后,十几个混混,就在龙哥的带领下对着杨根硕鞠躬,口称“大哥”。

    十几名社会混混,奇装异服,要么光头,要么杂毛,还刺龙画虎的。但是此刻,他们对着一名校服男生鞠躬,还喊大哥。

    这一幕,怎么看都有些违和感。

    黄豹、朱大常、李正太三人对视一眼,眼中充满了绝望。

    没想到啊,自己招惹了一个道上大哥,这不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么?

    林晓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感觉挺有趣,同时觉得自家大牛好威风哦。

    林芷君仔细打量杨根硕,却越发觉得神秘,看不透。

    艾悠悠心头的阴霾也淡了一些。但也有疑问,按说杨根硕来城里没几天,怎么会跟这帮社会混混产生交集?

    而凌洋这时候才知道是自己误会了,这帮混混根本不是堵自己,堵的是杨根硕。

    这一幕,班长第五旻也看到了,他的目光愈发热切。

    此时,见龙哥一脸便秘样儿,杨根硕就想笑,但他还是忍住了,清了清嗓子:“龙哥,你贵姓。”

    “不敢不敢,小的姓马,马如龙。”

    “马如龙,你大哥贵姓?”杨根硕笑问。

    “呃……”马如龙一愣,大哥不是就在眼前,可是,自己喊人家大哥,却不知道对方的尊姓大名,这实在说不过去啊。

    “黄豹,大哥贵姓?”马如龙急中生智,给了黄豹一脚。

    “杨……”绝望中的黄豹一惊,一疼,刚说了一个字,被杨根硕一指,心头又是一颤。

    “杨哥……杨哥,我们错了。”黄豹清楚,清楚面临的处境,说的夸张点,他们的生死,杨根硕是一言而决。

    杨根硕摇摇头:“黄豹,你们果然不服气,昨天,我真是……只是念在同学一场,留了一线余地,没想到,你们不但不知进退,还变本加厉。”

    “杨哥,他们这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交给我,这口气,我帮您出!”

    马如龙胸脯拍得山响,仿佛早已忘记是谁喊他来的,出场费,又是谁出。

    “住口!”杨根硕瞪视马如龙,“上次我断你们每人一条胳膊,略作惩戒,没想到你们尽然死不悔改,今天,呵呵……”

    听了这话,黄豹心头是惊涛骇浪,如同海啸。

    原来,这帮人的胳膊都是杨根硕弄断的,这得有十几号人吧,真狠!

    看了看两个跟班,他们更是面无人色。

    如此说来,杨根硕昨天对他们的所作所为,真是称得上温柔了。黄豹暗想。

    “杨哥,我错了,”马如龙没骨气的跪下来,哭哭啼啼,一把鼻涕一把泪:“求求你,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我发誓,我发誓,以后您就是我们老大,你指东,我们绝不打西,你打狗,我们绝不撵鸡。”马如龙赌咒发誓表忠心。

    杨根硕嗤笑:“你们老大?那还不是流氓混混,我可不够格儿。”

    看到杨根硕的态度,马如龙推断,今日只怕难以幸免,然后,他做出一个决定。

    马如龙猛然起身,大喊道:“黄豹,你个兔崽子,是你害得我们兄弟,让我们冲撞杨哥,陷我们于万劫不复。你该死!”

    说罢,率众对黄豹三人展开拳打脚踢。

    黄豹三人马上满地打滚鬼哭狼嚎。

    马如龙这是在将功折罪,或者说是递投名状,所以,这厮也是豁出去了。

    拳拳到肉,倾情演绎。

    四名校花实在看不下去,一个个捂住樱桃小口。

    “杨根硕,”凌洋开口道,“你再不阻止,只怕要搞出人命了。”

    杨根硕淡淡一笑:“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凌洋一愣,这一刻,她见识到了杨根硕冷酷的一面,仿佛,对他的了解多了一层。

    “大牛,大牛哥,救命!”

    黄豹三人算是看清了,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一刻,能够解救他们的,只有杨根硕。

    于是,他们顶着如雨的拳脚,挣扎着爬向杨根硕,声泪俱下。

    “打不过就算了,还敢叫人堵我家大牛,活该!”林晓萌叉腰娇哼。

    “大牛……”

    林芷君、艾悠悠同时牵拉杨根硕的衣袖。

    杨根硕耳朵一动,点点头:“好了。”

    马如龙一方很听话,马上全部停下了。

    黄豹三人挣扎着爬到杨根硕的脚旁,嘴唇颤抖着,泪眼朦胧着,脸蛋红肿着……

    但是,还要对杨根硕表示感谢。

    杨根硕不吭声,马如龙哪会停手?

    “大牛哥,我……我黄豹以后就是你的小弟,唯你马首是瞻。”

    话音未落,四辆警车包围了现场。

    不知为什么,看到警察,马如龙心头居然一阵轻松,似乎,面前的杨根硕比警察恐怖多了。

    车门弹开,走下一个英姿飒爽、胸前有料、穿紧身小背心的女警,她信步来到马如龙面前,双手叉腰,眯起的眼眸中放射出危险的光芒:“龙哥,还记得我吗?”

    马如龙一下子就想起来了,然后做出一个叫人瞠目结舌的反应。

    眼睛一瞪,昏死过去。

    ……

    马如龙和手下被押上警车拉走了,黄豹三人,坐等救护车。

    杨根硕对黄豹三人,不抱一丁点同情,这叫做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与人无尤。

    但是,他却在心中,对马如龙和他的马仔们默哀了一下,这帮有眼无珠的东西,差点将副局长的宝贝女儿轮了大米,等待他们的,还不是可想而知?

    萧米米终于忙完了,也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她来到杨根硕面前,眯着美眸左右一阵打量,然后挑起大拇指。

    “啥意思?”杨根硕笑问。

    “这才多久,就把校花集齐了。”

    “萧姐姐,你说什么呢,我今天才认出杨根硕来。”凌洋解释道。

    “我跟他也只有同学关系。”林芷君说。

    萧米米深吸一口气,一拍杨根硕的胳膊,说:“喂,洋洋是个好女孩,以后好好照顾她。”

    “萧姐姐!我才不需要什么人照顾。”凌洋红着脸说。

    “走啦走啦,我很忙的。”

    ……

    中午,安顿好艾悠悠,杨根硕动身去调查渣男,也就是张钰的姘头。

    张钰和姘头都在中天实业上班,杨根硕当然不会放着便利的资源不用。

    可惜的是,对他百依百顺的林晓萌帮不上什么忙,杨根硕必须跟林芷君交涉。

    杨根硕当然不能和盘托出,告诉林芷君,艾悠悠的母亲一枝红杏出墙来,他提出,想要研究一下中天实业的人事资料。

    林芷君当场警觉起来,“杨根硕,你什么意思?你跟小萌的事儿,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就想入主公司?”

    林芷君很严肃,林晓萌却是很羞涩。

    “姐,你说什么呢!”

    林芷君摇头,怒其不争,“死丫头,看你那样儿,是不是等不及了?”

    “哪有!”林晓萌羞得直跺脚,慌忙背过身去。

    杨根硕乐了:“我要入主,当然要你这个大姨子同意呀!”

    “大牛……”林晓萌娇嗔一声,“不理你们啦!”

    林晓萌跑开几步,却没走远。

    “不要脸,谁你是大姨?”林芷君咬牙道。

    “是啊是啊,要不肥水不流外人田,我铁肩担双花。”

    “你再这么口无遮拦,咱一拍两散。”林芷君威胁。

    “别呀。”林芷君这句威胁果然有用,杨根硕又开始一本正经胡说八道,“你爷爷不是让我贴身保护你们,他预见到你们可能遇到危险。”

    “编,继续编。”

    “怎么是编呢?”杨根硕苦着脸争辩,“你们应该听说过一句话,往往最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作为一个专业的保镖,我当然要将这一切可能存在的威胁,扼杀在萌芽状态。”

    林芷君只是冷笑,她才不信杨根硕的鬼话,但是,她也觉得,杨根硕这个对企业管理一窍不通的家伙,似乎也不会对中天实业感兴趣。

    “姐,大牛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林晓萌走过来说,她总是无条件的相信杨根硕。

    “你呀,总有一天被他卖掉,还要帮着数钱。”

    林芷君在妹妹脑门上点了一下,无奈摇头,然后拿出手机,一阵点触。

    刚要交到杨根硕手上,她又缩回来,“杨根硕,这算是商业机密,只此一次……”

    “下不为例嘛,我懂的。”

    杨根硕补充,同时接过手机。

    手机带着林芷君的体温和体香,屏幕上是中天实业管理人员的姓名职称,都带有照片,一目了然。

    人事部,查楠,职称,副部长,四十八岁。

    杨根硕一下子找到了要找的人,亲眼看到这个名字,杨根硕还是忍不住想笑,同时暗忖,看来,是他爹妈有先见之明啊!

    “我要这个查楠的详细资料。”杨根硕很严肃地说。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