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大牛请客
    “爸,我刚刚审完犯人。”萧米米说。

    萧阳一摆手:“你的问题一会儿再说。”他看向杨根硕,“大牛,你专程来找米米的?”

    “是啊,自己人嘛!”杨根硕理所当然地说。

    “滚,谁跟你是自己人!”萧米米忍不住推了他一把。

    萧阳看得是眉头紧锁。

    萧米米终于忍不住了:“爸,你别胡思乱想,我刚刚审讯完,不知道这厮怎么就来了,还没顾上问,我们刚刚是在切磋。”

    萧阳冲杨根硕笑问:“是这样吗?”

    “米米说要活动活动。”

    萧米米一脚飞踹,杨根硕轻易避过。

    “大牛有事?”萧阳问。

    “一点小事。”杨根硕实事求是,“警务系统,我就认识两位,因为事情太小,总不能麻烦日理万机的您,所以就来找米米。”

    “叫我萧警……”萧米米抗议,越发无力。

    萧阳笑着点头:“大牛,你也不用客气,要是米米解决不了,你大可以来找我。”

    “有您这句话,我真是不知……不知二位吃饭了没有?”杨根硕神转折。

    “要不是审讯……哎,你一说,我这肚子还真饿了。”没心没肺的萧米米顿时眉开眼笑,“大牛,你是不是想请我……我们吃饭?”

    杨根硕笑着点点头,转而看向萧阳:“不知道萧局肯不肯赏光?”

    萧阳顿时哈哈大笑:“我还真没吃,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萧米米顿时有些惊讶,要知道自己这个老爸平日里很固执,极少接受什么吃请,竟然能答应杨根硕的邀请,她有些想不通。

    “真是太有面子了。”杨根硕笑着说道,“你们也甭客气,今天正好用一万块的奖金请。”

    “哇,一万块,那可以大吃一顿。”萧米米顿时两眼放光,“我这就找所长请假。”

    “请假干什么?”萧阳不解。

    “爸,你想啊,要吃完一万块,起码吃一下午吧!”

    萧阳满头黑线:“你还真好意思,还有,大牛不用上课?”

    萧米米笑得春光灿烂:“我有什么不好意思,话都是他自己说的,他虽是个学生,首先是个男人吧,一个大男人,说话必须算数。”

    萧米米仿佛担心杨根硕反悔似的,说罢,还冲他挑了挑略显英气的眉毛。

    这时,杨根硕拿起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很快接通了,他道:“曲老师,我是大牛,我有些不舒服,想要休息半天,哦,没事,不用担心,就这样啊!”

    说完,杨根硕落下手机,冲萧阳父女俩笑笑。

    萧米米瞪大美眸,这也行?

    杨根硕一拍脑袋:“还得打一个。”

    接下来这个,他是给艾悠悠打的,理由当时是调查渣男,艾悠悠电话里不但感谢,还让他不着急,慢慢来。

    终于交代完了,杨根硕做了个请的手势,同萧阳并肩出去。

    萧米米喜滋滋的跟上,却被老爹扭头一瞪:“换套正常的衣服。”

    萧米米俏皮的吐了下小舌头。

    萧阳出来,派出所领导和民警一个个上来打招呼,顺便汇报工作。

    萧阳笑容可掬,显得平易近人。

    同时,还向所长和民警道歉,说“小女顽劣,让诸位多多担待。”

    “爸,我哪有你说的那么不堪!”

    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惹得众人回头望去。

    这一次,连杨根硕眼都直了,何况那些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普通民警。

    此时的萧米米,扎起马尾,穿上雪纺连衣裙,腰束奶澎,娥眉淡扫,尽显淑女范。

    萧米米对大家的反应很满意,却是冲着杨根硕亮了亮小拳头,露出一抹冷笑。

    萧阳出言告辞,三人走出派出所。

    所长同一干民警送到门口。

    突然,萧米米冲着一名老警察开口:“所长,我跟爸爸出去办点事,可能时间长点,所以……”

    副局长就在面前,所长哪有不准的,连连点头,“去忙去忙,什么时候忙完了,什么时候回来。”

    这死丫头,居然扯着老子的虎皮当大旗,萧阳心头暗恨,却不便当面戳穿,很是郁闷。

    “大牛,你是怎么来的?”派出所门口,萧阳问杨根硕。

    杨根硕指了指墙根阴凉下停着的小羚羊。

    “先不忙,咱们还没说好去哪?”

    听萧米米说起,两个男人都看向她。

    “唉,便宜你了。”萧米米白了杨根硕一眼,“太远的,咱就不去了,就去马格西姆吧!”

    “死丫头,你真当吃大户?随便找个地方就行。”萧阳教训女儿。

    “本来就是吃大户,怎么能随便?”萧米米嬉皮笑脸,对老爸的训斥完全免疫。

    “萧局,不要紧的。”杨根硕耸耸肩。

    “可怎么去呀!要不……”萧米米拿葱指戳了戳太阳穴,目光投向所长。

    “打车!”萧阳一锤定音。

    “哎呀,萧局,这大热天,哪能让您打车,我们派出所有民用牌照的车辆……”

    所长没说完,就被萧阳摆手打断:“挂民用牌照的,就不是公家财产了?我们是去处理私事,如果用了,那就是公器私用!”

    萧阳深吸一口气,慷慨陈词:“作为一个领导干部,若不能以身作则,又如何要求下面的同志们。还有,如果做了那种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事,情节更加严重。”

    杨根硕偷偷瞟了萧阳一眼,感觉他这逼装的相当了得。

    说者或许无心,听者已然有意,所长被这一席话搞得老脸通红。

    “萧局批评的是,您一身正气,是我们的楷模。”

    所长低头检讨,当然,也暗暗送了个马屁。

    其他人不敢有什么其他的表情,萧米米就不同了,露出了一丁点不屑。

    终于,三人还是打了一辆出租。

    杨根硕给拉的车门,将萧阳安排在了副驾。

    杨根硕根本没多想,萧米米也没有,但是,萧阳却有了点想法。

    三人都是便服,萧阳也远没有到那种无人不识君的地步,至少,出租车司机没能认出他来。

    三人一走,派出所一帮人就议论开来。

    “所长,那小子谁呀,居然跟萧局走那么近?”

    “好像还跟咱们的女神眉来眼去呢!”

    “这小子太过分了,不知道咱们警察找老婆难吗?”

    “那有屁用,你没看到萧局对人家的态度,就跟自己人似的。”

    “我看不大可能有什么关系,穿着中学校服,很明显是个高中生嘛!”

    “高中生也十八|九了,米米不过才二十一,不是没有可能。”

    说话的,是萧米米的搭档,也是明白杨根硕不凡的那个老警察。

    “老宋,你怎么说话呢!”一名年轻警员不忿道,“米米是啥身份?那小子一看就是个穷酸学生。”

    “何以见得?”老宋反问。

    “首先,骑的是小羚羊;其次,我认识他的校服,而他们学校,并不严格要求穿校服。”

    另一名年轻的警员道:“你的意思是,穿校服的学生很少,而这些学生,往往经济条件不怎么样。”

    “是啊!”之前那警员一拍大腿,“米米是什么身份,那可是萧局的掌上明珠,而萧局这么年轻,仕途绝不会止步于副局长,再进一步就是局常委……”

    “也就是说,米米不可能找一个穷酸高中生当男朋友了?”

    看着两名小警察一唱一和,老宋摇摇头,甚是无趣,一句话就让他们哑口无言。

    “你们也就是背后能耐,有谁敢当着丫头的面称呼一声‘米米’?”

    小警员不解:“这跟称呼有什么关系?”

    但是,他的确不敢,萧米米有身份,人漂亮,更过分的是,战力恐怖如同霸王龙,惹他不高兴的同龄人,都得挨揍。

    老宋摇头笑道:“但是,那小子当着我的面,叫丫头米米,他安然无恙。”

    说完,老宋去了办公室。

    大厅顿时静下来。

    ……

    出租车上,萧米米拿着手机,翻来覆去看,突然一下蹦起来,“哈哈,杨根硕,你赚到了。”

    “嗯?”杨根硕朝屏幕看去。

    萧阳下意识回头。

    就连司机也忍不住从后视镜看了看,这小丫头真是养眼。

    “我怎么就赚到了?”杨根硕不懂就问。

    “是啊,丫头,你怎么一惊一乍的?”萧阳有些不满,都二十出头了,一天到晚没个女孩样儿。事实上,他对这丫头,很少满意。

    认真说起来,丫头稍稍一打扮,很像淑女。

    只是很像而已。

    身边的人,谁不知道她女儿身男儿心,平日里大大咧咧。

    就比如现在。

    萧米米有一说一:“澳洲刚刚空运过来的大龙虾,三斤多,我可是等了小半年,那点工资实在舍不得,不过今天,嘿嘿……”

    杨根硕淡淡道:“也没多少钱嘛!”

    司机忍不住吞了口吐沫,三斤多的龙虾,的确也就一千多。这样的妹子,果然不是自己的菜,但是,这个中学生,怎么看,也不像富二代呀。

    萧阳看向杨根硕的目光却是有些异样,他还记得自己许诺一万块奖金的时候,杨根硕那种强烈的反应,像个财迷。

    杨根硕的反应,让萧米米很是不爽。

    “澳中龙虾有价,但是,酒就没数了,杨根硕,你做好大出血的心理准备吧!”

    显然,萧米米是跟他耗上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