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钱包里的占士邦
    萧阳也是洞若观火,他苦笑摇头,今天之所以答应杨根硕的邀请,基于三点。

    一,的确没吃饭。

    二,女儿也没吃。

    三,也是最主要的,就是对杨根硕这个小子比较感兴趣,不但被林老爷子看重,还救过他的宝贝丫头。

    他想对这小子多了解点。

    ……

    马格西姆餐厅二楼。

    这个时间,客人倒是不多。

    三人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在萧阳看来,自始至终,杨根硕表现的很客气,很沉稳,怎么看,都不像个十**岁的中学生。

    不过,萧米米似乎并没有发现这一点。

    她跟杨根硕坐在一边,“啪”的打了个响指,似乎相当老练。

    服务生是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看到萧米米的一刻,有些失神。

    “三个人,两只龙虾够不够?”萧米米语出惊人。

    “啊?”服务生没能反应过来。

    “拉菲有没有?”萧米米再问。

    “啊?”服务生依然没能作答。

    杨根硕没什么表示,萧阳却忍不住了,一把夺过菜单:“小伙子,我来。也不知道叫点正常的,真当吃大户呢!”

    然后,萧阳点了三份口味不同的牛排,一份水果色拉,一份蔬菜沙拉,一份披萨,一瓶国产葡萄酒。

    这边,菜单还没交到服务生手中,又被萧米米夺过来,“我就要吃龙虾。”

    杨根硕笑了笑:“米米想吃什么随便点。”

    服务生顿时觉得这小子不简单啊,尽管穿着校服,只怕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马格西姆随便点,没个万八千拿不下来。

    “嗯,我做你姐绰绰有余,你不会对我有企图吧!”萧米米歪头看着他,一脸玩味。

    “呃……”尽管杨根硕神经够粗大了,也有些吃不消。

    “看在你这么好说话的份上,今天饶了你,你欠我一顿。”

    “为什么?”杨根硕问,然后说:“择日不如撞日啊!”

    萧米米顿时紧紧盯着杨根硕的脸,居然没发现神情中猥琐成分,于是朝萧阳努努嘴:“跟领导一起,吃着不自在。”

    “嗨!”萧阳给逗笑了,“丫头,不自在,也吃这么大了。看你也不瘦啊!”

    这时,菜单到了杨根硕手中。

    眼睛一扫,发现萧阳真实在,尽挑便宜的点。

    然而,杨根硕决定请客了,自然就计算过预支,肉痛归肉痛,一会儿不是还要麻烦人家萧米米不是?

    “是不是有三斤的龙虾。”杨根硕冲服务生勾勾手。

    “有……有。”服务生回答有些不自然。

    “就要它。”

    “大牛,太破费了!”萧阳阻止。

    “大牛,我喜欢你……这个弟弟。”萧米米一脸激动。要不是老爸在,她都想在杨根硕的清秀的脸上啃一口。

    服务生皱眉:“同学,哦不,先生,你确定。”

    杨根硕点点头:“城里人真会吃,入乡随俗吧,再来一份碳烤蜗牛,一份法式浓汤,还有,来一支波尔多干红,就是这个一千二百八十八的。”

    “服务员,等一下。”萧阳叫住服务员,对杨根硕说,“大牛,咱有钱,也不是这样花的。”

    杨根硕淡淡一笑,摇头道:“萧……叔叔,我们一起吃饭的机会不多,所以,你不要太在意。”

    萧阳苦笑摇头,却已经打定主意,一会儿,他来埋单。

    这会儿,萧米米看着杨根硕的目光有些不同了,她家世不错,长得漂亮,身后从来不乏追求者。

    要是她真想吃免费的午餐,随便开口,都会有人排队过来。

    但是,那些官二代、富二代,一个个都是奶油小生,身上没有一点儿男性气概。

    相比而言,他觉得杨根硕就顺眼多了。

    起码,在**上,已经战胜了自己。

    “大牛不错哦,像个男人。”萧米米笑着说。

    杨根硕翻了个白眼,“本来就是。”

    服务生开始上菜,首先上来的是披萨和蔬菜沙拉。

    “先买单吧!”杨根硕掏出钱包。

    这是林晓萌送的,上面有个“v”字型金属标志。

    与此同时,萧阳也拿出钱包。

    “大牛,既然你喊一声叔叔,这次就由叔叔来。”

    “那怎么行!”杨根硕哪能同意,“是我邀请你们的呀。”

    “有什么不行,你还是个学生,再说了,都是死丫头,让你破费。”

    “瞧您说的,我是有备而来,您就不要争了。”

    两人推拒着,一不小心,杨根硕的钱包里掉出几片东西——包装精美,占士邦。

    现场一阵寂静。

    萧阳瞳孔一缩,那是什么?

    这还是苏灵珊送的东西,杨根硕当成“定情”之物,一直随身携带,没想到……

    杨根硕狂汗,笑容那个勉强。

    最终,还是杨根硕买了单。

    有了这个插曲,杨根硕这顿饭吃得相当煎熬。总觉得萧阳父女俩始终用一种讶异的眼光看着自己。

    倒是萧米米,一门心思解决着鲜美多汁的龙虾、蜗牛,一口肉一口酒,小腹平坦,没有一丝赘肉,居然是个大胃王。

    而当她发现老爸异样的目光时,摇摇头:“领导,别多想,那个不是给我准备的。”

    这丫头太彪悍!

    杨根硕差点被一块蜗牛噎死。

    ……

    饭后,萧阳先走了。

    萧米米换到了杨根硕对面的位置,吃的心满意足的她,吹弹可破的小脸挂着迷人的微笑。

    午后的阳光从落地窗投射进来,照在人的身上,因为室内开着冷气,给人一种温暖的错觉。

    “喂,小子,那东西是给谁准备的?”

    看到萧米米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的样子,杨根硕一脸坏笑,“这东西,还不是有备无患,也可以是为你准备的呀。”

    “胆子真大,想死么?”

    萧米米一把揪住他的领子,开启女汉子模式。

    杨根硕笑笑:“事实证明,你不是我对手。”

    萧米米脸上难得一红,回想两次跟杨根硕的碰撞,她很清楚,这小子深不可测。

    自己两次都受到非礼,却是毫无反抗之力。

    “别得意。”萧米米牙根痒痒的,“说吧,你今天找我到底什么事?”

    “你吃饱了,也喝饱了?”

    杨根硕问,因为,他面前的食物和酒全部告罄。

    “嗯。”萧米米以为这厮准备离开,客气的问一句。

    结果,杨根硕将她吃剩的喝剩的端过来,毫不客气的解决。

    一边吃一边喝一边说:“挺贵的,别浪费。”

    即便是萧米米神经粗大,这会儿脸上也有些发烫。她总感觉,自己跟杨根硕发生了间接接吻。

    这种感觉几乎不曾有过,但是,萧米米异样的感觉来得快去得快,而杨根硕还在专心对付食物。

    总算全部解决了,杯盘一空,滴酒不剩。

    杨根硕这才抬头:“米米,我想调查一个人,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萧米米还想象征性的抗议一下,纠正他的叫法,一听杨根硕后面的话,就放弃了。

    “你要调查什么人,为什么要调查?”萧米米显然对这个更加感兴趣,“还有,你知道不知道,擅自调查别人的**,也是犯法的。”

    杨根硕摇头笑笑,打了个响指,示意服务生过来,收拾一下餐台。

    服务生收拾的工夫,杨根硕问萧米米喝点什么,萧米米揉揉肚皮,苦笑:“吃太多,肚子都圆鼓鼓的,实在喝不下了。”

    “咱们有一个下午的时间,不着急。”

    “你还真想占有姐姐一个下午,好吧,你随便。”

    彪悍的丫头,杨根硕汗了一个,要过菜单,“一瓶啤酒,一个木瓜盅。”

    “木瓜?”服务生一走,萧米米眯起眼眸,“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告诉你好身材要保持,不过,这人工培育的木瓜,效果有限,聊胜于无吧!”

    “看来,你不想让我帮忙了。”萧米米眯着美眸威胁。

    “别呀,我费这么大劲,你不能不帮我。”

    “嗬,还赖上我了。”

    “就是,你不答应,我就一天二十四小时死皮赖脸跟着你。”

    “吓唬谁呀,我上厕所,你也跟。”

    “你试试。”

    萧米米终究没有勇气去试,“被你打败了,说说吧,到底什么事?”

    于是,杨根硕在得到萧米米的保证后,将艾悠悠家的情况,对萧米米和盘托出,还有自己的所谓的“双管齐下”,需要调查的渣男。

    “竟然有这样的事!”萧米米跟艾悠悠见过面,那个妙龄邻家女孩,在生命中最关键的时刻,竟然遇到这种事,她也有些同情,“好,我帮你。但是,有个条件。”

    萧米米知道自己的功夫跟杨根硕相差太远,两人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

    于是,她提出拜师学功夫的要求。

    杨根硕如今是有求于人,只得答应。

    还好,警花没有让他当场教。

    杨根硕想,这么一个彪悍的警花徒弟,日后教授过程中,难免碰触揉捏,竟忍不住有些期待。

    饭后,萧米米带着杨根硕回到派出所,从自己的抽屉里,给他一个纽扣窃听器。

    “谢谢,你不要有什么顾虑,如果被发现,我一人承担,跟你无关。”

    给了个保证,杨根硕就离开了。

    目送杨根硕离去的身影,萧米米耸耸肩,喃喃自语:“姐姐是谁?是那种怕事的人么?”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