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纵横捭阖
    世纪雅苑,这在西京城内,也称得上高档社区了。

    独栋别墅,联排别墅,最次也是花园洋房。

    公司资料显示,查楠的家就在这里,花园洋房八号楼301。

    如何进入,杨根硕遇到了难题。

    单元门都是密码锁,地下停车场,倒是有入户电梯。

    然而,需要业主持卡进入。

    杨根硕混入停车场,保安都开始怀疑了。

    杨根硕发现白天不容易行事,于是暂时离开了世纪雅苑。

    回到学校,刚刚放学。

    迎面碰上了艾悠悠和林家姐妹。

    杨根硕同几个校花在一起,同学们已经见怪不怪,变麻木了。

    很快,偌大的校园,安静下来。

    “大牛,你今晚住哪?”林晓萌怯生生问道。

    “我还有点事,咱们没法搬,等我处理好。”杨根硕想了想,说道:“你们两个,自己注意点。”

    “要你管,搞得自己像个情圣,小萌我们走。”

    林芷君拉走了妹妹。

    “走,咱们回家,我带你。”杨根硕拉住艾悠悠的小手。

    艾悠悠乖乖让他拉着,兴致却不高。

    “大牛,你给我站住。”

    两人刚出校门,就被曲玲珑叫住,曲玲珑一路跑来,气喘吁吁,胸一颠一颠的。

    “曲老师。”杨根硕眉开眼笑,双眼却不怎么规矩。

    曲玲珑知道这厮德行,也懒得计较,只是,这小子当着她这个班主任的面,一边看老师的胸,一边拉着人家漂亮女生的小手,还是这么心安理得,这样真的合适么?

    曲玲珑微微皱眉,清了清嗓子。

    发现老师异样的目光,艾悠悠有些羞赧的抽出手。

    “你身体没什么问题吧!”曲玲珑问。

    “还好,谢谢老师关心。”杨根硕的目光这才落在美女老师的漂亮脸蛋上。

    曲玲珑顿时严肃起来:“中午校门口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我不清楚啊!”杨根硕揣着明白装糊涂,“好像黄豹他们三个为了维护学校的安宁,同校外社会人员展开了英勇的搏斗,虽然受了点小伤,但是,成功扞卫的学校。”

    了解始末的艾悠悠,看着杨根硕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只剩目瞪口呆了。

    曲玲珑的呼吸也急促起来。

    杨根硕都被自己的话感动了,眼眶有些湿润,“他们是学校的英雄和卫士,我们应该号召全校师生向他们学习,坚决同校外邪恶势力作斗争,头可断血可流,坚决不妥协。”

    “住口!”曲玲珑终于忍无可忍,她娇躯发颤:“先别回去,跟我去医院看看他们。”

    “为什么?”杨根硕叫道。

    曲玲珑冷笑:“既然是你口中的英雄卫士,你不应该去看望一下么?”

    “我算老几呀!又不是班干部。”杨根硕摸了摸鼻子。

    “就冲着人家给你抄校规。”

    杨根硕咽了口唾沫,不吭声了。人家曲玲珑好歹是班主任,黄豹几个人的字迹,她还是辨认得出的。

    “学生是不可以跟社会人员勾结,欺负同学……”曲玲珑看着他说,有一段留白。

    “曲老师,我去,我去还不行吗?”杨根硕笑着说,“一来陪着老师,二来,就作为学生代表,给他们送去集体的温暖。”

    “你小子,真能瞎掰。”

    说着,曲玲珑来到路边拦车。

    “悠悠,你是回去还是……”

    “跟你一起。”

    拦下出租的曲玲珑听到这话,略一诧异,坐在了副驾上。

    “承恩医院。”曲玲珑报了地名,便开始闭目养神。

    差不多十分钟后,车子停在医院门口,曲玲珑付了车钱,三人下车。

    “曲老师,大牛,艾悠悠。”第五旻迎了上来。

    果然,还是有班干部的。

    班长第五旻在前头带路,一路走进了急诊留观室。

    “大牛哥,你怎么来了?”

    一眼看到杨根硕,黄豹三人都是诚惶诚恐。

    艾悠悠一阵鄙视,三人家属则是目瞪口呆。

    杨根硕放下牛奶、水果。

    病床上,三人鼻青脸肿,到处涂着药水,还打着点滴,目不忍睹。

    “哈,你们三个一看就不是好人。”

    杨根硕此言一出,三人马上闭嘴,五彩斑斓的脸上又多了些幽怨。

    家属更是不乐意了。

    儿子再王八蛋,也是爹妈心头肉,看到儿子被揍成了猪头,当父母的哪能不心疼。

    儿子都成这样了,还有人埋汰?

    没错,她们都知道自己儿子是什么货色,成绩烂不说,还在校园里嚣张跋扈横行霸道。

    但是,这小子拿着礼品,难道是过来教育自己儿子的?

    “大牛!”曲玲珑喝止杨根硕,然后笑着对三人家属说:“我是黄豹他们的班主任,这次的事情,派出所已经介入,事实上,具体的情况,我们校方到现在还不是太清楚。”

    然后,曲玲珑来到黄豹床前,关切地问:“黄豹同学,你们几个不要紧吧!”

    “曲老师,一点皮外伤,啊……”

    话没说完,就倒抽一口凉气,却是杨根硕在他大腿上拍了一巴掌。

    黄豹母亲怒形于色,“老师,你带来的这位同学是怎么回事?”

    “妈,没事没事,大牛哥跟我闹着玩呢!”

    黄母被搞得一愣一愣的,儿子今天太奇怪,很少会对同龄人这么客气,不对,似乎是忌惮。

    “阿姨是吧。”杨根硕笑笑,“黄豹、朱大常、李正太,都是我同班同学。刚刚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大牛,你少说两句。”曲玲珑生怕这小子口无遮拦,又说出什么得罪人的话。

    杨根硕笑道:“我必须说啊,三位阿姨可能不清楚,这三位负伤的同学是英烈。”

    “英烈?”黄母嘟囔。

    “哦不,是英雄,他们英勇的同校外罪恶势力斗争,是扞卫学校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英雄,没有光荣,当然不是烈士。”

    黄豹三人被搞得一愣一愣的。

    虽然杨根硕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但是,三人母亲似乎听懂了一些。

    黄母讶然道:“这位同学,你的意思是,我儿子站在正义的一边,是为了学校,才跟人打架的。”

    “当然,不信你问曲老师。”杨根硕睁着眼睛说瞎话,“那帮校外地痞无赖,在几个不良学生的邀请下,准备堵一个风流倜傥品学兼优的学生。”

    艾悠悠、曲玲珑都是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吐沫横飞的杨根硕,对他的敬佩之情,如同黄河泛滥。

    二人心想,这厮这张嘴太能掰扯,要是生在先秦,哪里还有苏秦张仪什么事儿。

    而黄豹三人,只觉得成千上万的草泥马从心头呼啸,再呼啸……

    这杨根硕太无耻,也太能埋汰人了。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贬低旁人的同时,还暗暗抬高自己。

    不过,这显然不是重点。

    三位母亲的代表——黄母抓住了重点,“你的意思是,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儿子挺身而出,英勇的同校外人人员展开搏斗,挽救了那名同学。”

    “是啊,可英勇了,否则,怎么会伤的这么重。”杨根硕点头,冲着三人道:“你们说是不是?”

    “是是。”

    三人一迭声说。脸上却有些发烫,什么英勇搏斗,根本是完全被动挨打好不好。

    接下来,黄母问了两个关键性的问题。

    第一,凶手哪去了。

    第二,那名被挽救的学生是谁?

    杨根硕一一回答:“凶手在派出所,可亲可敬的民警同志已经严惩了凶手,为你们的孩子出气了。至于那个学生,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杨根硕微微一笑。

    黄母嘟囔:“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不会是……”

    她傻傻的看着杨根硕。

    “风流倜傥品学兼优,这两个特征,难道没有在我身上完美体现?”

    “你……你这个同学怎么这么不要脸?”

    “而且还不知好歹。”

    “我们儿子可是为了你……”

    “够了!”黄豹突然打断三位母亲的话,“要不是大牛哥,我们只会更惨。”

    朱大常、李正太也频频附和。

    他们是害怕杨根硕秋后算账啊,要是再来一次高空悬挂……

    三位母亲都懵了。

    黄母皱眉:“你们什么意思,难道他一个比你们三个还厉害。”

    杨根硕摇头:“阿姨,我哪有那么厉害,但是,你听过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么?”

    杨根硕依然一本正经:“他们三个奋不顾身,跟对方战了个旗鼓相当,就在这时,我冲出来,加入了他们,然后,胜利的天平,就成功的向着我方倾斜了。”

    “这……这是真的?真是这样?”

    黄母问的是杨根硕、曲玲珑,以及黄豹三人。

    大家都在点头,只是,杨根硕笑容灿烂,曲玲珑和黄豹三人却笑容牵强。

    黄母又抓住一个关键的问题:“大牛,既然他们是为了你受伤的,为什么他们住了半天医院,你才出现,你就这么对待拔刀相助的同学的?”

    杨根硕摇摇头:“这个下午,我当然没闲着,我一直在派出所,算是给几位兄弟报仇了。”

    听到杨根硕口中的“派出所”三个字,黄豹三人都是一颤。

    他们发现,越来越看不透杨根硕这厮了。

    龙哥见了要跪,跟女警花又是那么熟悉,四大校花,一个个围着他转。

    都是一个学校的,都是十八|九岁的小伙子,还都在高三八班,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杨根硕一番乱喷,加上班主任打掩护,原本也知道自己儿子什么货色的三位母亲,这会儿是将信将疑。

    “大牛,你简直太坏了!”

    回去的车上,曲玲珑笑骂。

    这次,杨根硕成功地挤在两个女人中间。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