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现身说法
    脱口而出,曲玲珑这才发现,这话有点儿娇嗔的意味,有点打情骂俏的之嫌。

    杨根硕当然明白美女老师的意思,这次之后,黄豹三人不但气焰全无,还要对自己感恩戴德,他呵呵一笑,嘚瑟道:“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曲玲珑摇头苦笑:“我一个师范的本科生,主攻汉语言文学,还有一年多的从业经验,好像口才比你差远了。”

    “哪里哪里,老师你太谦虚了,有一点我不否认,我胡说八道比你强。”

    曲玲珑大笑,一阵花枝乱颤,当她发现杨根硕不规矩的双眼时,俏脸一寒,“我叉。”

    “老师,你还真来。”杨根硕一把抓住曲玲珑两根春葱般的玉指,刚刚,曲玲珑真的作势欲插,插他多情的双眼。

    “我就知道伤不了你。”

    “嘿,那你还来?”

    “为了表明老娘的态度。”

    杨根硕嘿嘿直笑,美女老师的手指头攥在手心,很滑很爽。

    司机大叔终于忍不住了,冲着后视镜问了句:“这位美女真是老师。”

    “如假包换,我还是他班主任呢。”曲玲珑娇声说道。

    “您还真是位平易近人的老师。”大叔摇头,“有你这样的班主任,是学生们的福气。”

    “是啊是啊。”杨根硕鸡啄米般点头。

    “哎,师傅,你这话啥意思?”曲玲珑当然知道师傅话里有话。

    “没什么,别多想。”

    还让人别多想,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不过,曲玲珑也懒得计较,一来,自己马上到了家了,而来,她发现一个问题。

    就是她跟杨根硕闹腾了一路,艾悠悠却自始至终没有参加互动,而且,她的神情很冷淡。

    曲玲珑马上就多心了,这小妮子跟杨根硕走得很近,莫不是吃自己的飞醋吧!

    这时候,艾悠悠的手机响了。

    她一看,对杨根硕说:“是爸爸。”

    “你接,我送一下老师。”

    出租刚好停在一个小区的门口,小区看起来有些老旧。

    天黑了,路灯亮起,杨根硕将曲玲珑送到门口。

    “原来老师家在这里呀!”

    “租的。”

    “跟男朋友一起?”

    “我还没……”话说一半,曲玲珑瞪了杨根硕一眼,“要你管。”

    杨根硕一本正经道:“我的意思是,方便的话,我过来给治疗一下。”

    “我都没病治疗什么?”

    “尿分叉。”说完,杨根硕扭头就跑。

    “啥?”曲玲珑一愣,顿时满脸通红,“混蛋,你给我站住。”

    回答她的,只有哈哈大笑。

    回到车上,继续上路。

    “爸爸问怎么还没回去,我说跟你在一起,在回去的路上。”

    “嗯。”

    “爸爸很放心。她很激动。”

    杨根硕面现诧异,微微点头,艾悠悠已经有了心理障碍,连“妈”都不愿意叫了。很激动的那个她,自然是她妈妈张钰了。

    家门口,两人下车。

    看着出租车离去,杨根硕要求艾悠悠做个笑脸,艾悠悠极其勉强的挤了一个。

    然后,就看到站在门口的父母。

    “回来了,赶紧来吃饭。”艾大刚笑着说,显然,对两个孩子在一起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感,还比较满意。

    张钰却是眉头紧皱,一言不发的转身进屋。

    饭桌上,张钰自然问起这么晚回来的原因。

    “悠悠,为什么这么晚?要知道你是个女孩子,我平日里都是怎么教你的?你知道现在社会多乱吗?”

    “哎,跟大牛一起,你就放心吧。”艾大刚说。

    “正是因为跟他一起,我才担……”

    “够了!”艾悠悠突然放下筷子,同时起身,“我吃饱了。”

    说罢,离席上楼。

    “悠悠,你根本没吃嘛!”艾大刚说。

    艾悠悠没理会,很快,身影便消失在楼梯尽头。

    留下艾大刚、张钰两人面面相觑。

    “大牛,这是怎么回事?”艾大刚问杨根硕。

    杨根硕当然不能实话实说,于是找了个借口,“可能是每个月的那几天来了吧!”

    “啊?”艾大刚万万没想到,杨根硕居然给出一个如此强大又雷人的理由。而且,还只是可能。

    “你们为什么这么晚回来,都干了什么?”张钰问,杀气腾腾。

    杨根硕笑笑,也不叫阿姨,说:“几个同学住院,我们跟班主任一起去了趟医院,看了眼同学,就这样。”

    “同学住院,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张钰打破砂锅问到底。

    “老师非要拉上我们,要不,给你我班主任的号码,你确认一下。”

    “你……你小子什么态度!班主任的电话我能没有?”

    张钰哪里受得了这小子的挤兑,站起身双手叉腰,“寄人篱下,就要有寄人篱下的觉悟。”

    “张钰!”

    杨根硕只是脸色一变,艾大刚就猛然站起来,暴喝一声,同一只手高高扬起。

    “大刚叔。”杨根硕叫住艾大刚,摇摇头,他不想两人因为他闹的不愉快。

    然后,端起一碗稀饭一碟西葫芦,转身上楼。

    “艾大刚,你长本事了,还想打我?”张钰冷笑,又冲着杨根硕喊道,“你干什么?”

    “去给悠悠送吃的。”杨根硕回头淡淡道,“还有,你放心,我一定尽快搬走,我保证。”

    张钰嘴巴动了动,走到了杨根硕面前,接过饭菜,“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自己的女儿,我自己疼。”

    杨根硕苦笑,回到餐桌坐下,“大刚叔,对不起。”

    “大牛,你不用道歉,让你不自在,我很内疚。”艾大刚表情沉重。

    “你对我好,我很清楚。但是,如果因为我,导致您的家庭危机,我就该内疚了。”

    “我还是一家之主!”艾大刚硬气的话只说了这么一句,然后道:“要不,叔叔在外面给你找个房子。”

    杨根硕笑笑:“您不用操心,我都找好了,要不是因为有点事耽误,早就搬了。”

    艾大刚一拍脑袋:“叔叔知道你得了一万块的奖金,可是那点钱,你还是留着零花吧!”

    杨根硕笑了笑,“咱吃饭,这事儿还要过一阵子,你减肥不成功,我是不会走的。”

    “大牛……”艾大刚哽咽,“叔对不住你。”

    “嗨,你一个劲儿撮合我跟悠悠,连女儿都舍得,还有啥对不住的。”

    因为这句话,艾大刚黑脸上总算有了点安慰的笑容。

    “再接再厉,叔叔看好你。”

    杨根硕轻叹一声:“大刚叔,无论如何,请你放心,我不会让悠悠受到伤害。”

    ……

    二楼,艾悠悠闺房门口。

    “悠悠,是妈妈,开门。”

    过了好几分钟,房门才从里面打开。

    艾悠悠到嘴边的“你来干什么”,看了眼张钰手中的饭菜,改成了“没胃口。”

    “难道真是月事来了?”张钰皱眉道。

    “谁说的!”艾悠悠终于有了点反应。

    “大牛。”

    艾悠悠瞪大眼眸,不说话了。现在,她哪有心情计较那个。

    “越是这几天,越要注重营养,来吃点。”张钰信以为真,放下饭菜,“妈妈有事问你。”

    “我不吃,你也甭问。”艾悠悠不但不想跟这个女人说话,甚至,都懒得看她的脸。

    张钰依然没有往那方面想,说道:“我必须问,养你这么大,难道连知情权都没有了?”

    艾悠悠不耐烦地皱眉,抱着胳膊冷笑:“你想问什么?”

    “你不会看上那小子了吧!”

    “你想说什么?”

    张钰发现今天的女儿很奇怪,所以,关于那两点,她都有些相信了。

    一个就是女儿恰好是生理期,女性生理期里,脾气都会相对暴躁一些。

    另一个,就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丫头果然同大牛那厮朝夕相处日久生情了,而面对自己的质问,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反应,那是自己激起了女儿的反弹啊。

    这事儿必须阻止。

    张钰打定主意,深吸一口气。

    “悠悠,你长大了,成年了,谈朋友也正常,我不应该反对,但是,难道你忘了妈妈是怎么教你的吗?”

    “忘了,要不再教一遍?”

    “女人一生只有两次机会。”

    艾悠悠闭上眼睛:“像我这么大,你恋爱过么?”

    “呃……”

    “你是不是对爸爸,对自己如今的家庭和人生不满意。”

    张钰凄然一笑:“傻孩子,怎么扯到妈妈身上了?妈妈什么时候说过那种话。”

    艾悠悠摇摇头,心说没错,你不说,你直接用行动表示。

    “悠悠,别怪妈妈说话难听,你这么优秀,大牛根本配不上你。”

    “说来听听。”

    艾悠悠的反应,让张钰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因为显得很淡然,仿佛这一刻讨论的问题,跟她无关。

    “他没有经济基础,没有根基,没有人脉,根本就是三无人员,他拿什么给你幸福?”

    “大牛不过十八岁。”艾悠悠摇摇头,问道:“爸爸当年有什么?”

    “呃……”张钰皱眉,这丫头今天怎么回事,为什么总要拉上他们两口子,难道非要逼她说自己对现在的丈夫对现如今的生活现状感到不满?

    好吧,为了现身说法,为了深刻的教育女儿,张钰也是豁出去了:“悠悠,那我问你,你爸爸现在又有什么?”

    “既然如此,为什么选择爸爸?”

    张钰摇头苦笑:“悠悠,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现在你流的汗水和泪水,都是当年脑袋进的水。”

    “既然你这么不如意,为什么不离婚!”

    艾悠悠的反应,让张钰好一阵目瞪口呆。

    “悠悠……,你说什么?”张钰惊呼。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