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南门彩云
    中午,杨根硕窃听到了一句话,匆忙离开了学校。

    半小时后,金花酒店门口,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查楠。

    那厮旁边伴着一个曲线妖娆的女人,豹纹黑丝天生尤物,任何男人看了,都要浑身发软,只剩下一个地方硬。

    老天帮忙,查楠果然穿着杨根硕处理过的皮鞋,而萧米米给的窃听器也不是大路货,功能很强大。

    杨根硕没有跟过去的意思,正准备返回学校,突然接到萧阳的电话。

    堂堂萧局长找自己干嘛?杨根硕满心诧异,还是接通了。

    没来得及寒暄,萧阳就说:“大牛,叔叔碰上点难事儿,告诉我你的坐标,我现在过去接你。”

    杨根硕更加诧异了,萧阳堂堂市局副局长,还能有什么难事需要自己解决的么?

    竟然还兴师动众,亲自来接?

    虽这么想,他还是报了自己的位置。

    约莫五分钟,一辆挂着警方牌照的桑塔纳三千靠过来。

    竟然是萧阳亲自驾车。

    “大牛上车。”萧阳并不废话,眉头拧成一个“川”字。

    杨根硕坐进副驾,问萧阳发生了什么事。

    萧阳直接拉响了警笛,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闯了一个又一个红灯,甚至,在有些路段,直接掉头逆行。

    路上,萧阳也给杨根硕说了情况。

    他一个老领导突然发病,如今在承恩医院。

    “萧局的老领导,想必是个大人物吧!”

    “是位德高望重的首长。”萧阳倒是没有隐瞒,“人要懂得感恩,要是没有老首长,就没有我的今天。”

    杨根硕微微点头。

    萧阳又强调:“大牛,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叔叔,你就是我侄儿。”

    “呃……”杨根硕一时间没明白。

    “首长身边也有些沽名钓誉的庸医,甚至江湖郎中,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的意思是……”

    “你有可能受到责难,但我会力排众议,让你给首长医治。”

    “萧局,你就这么相信我?”杨根硕笑道,同时,也大概明白了萧阳的意图。

    “看在我这么相信你的份上,难道你就不能叫我一声叔叔。”

    “萧叔叔。”

    萧阳忙里偷闲看过来,眼中的目光是那样热切,杨根硕只能硬着头皮叫了一声。

    叫艾大刚那是心甘情愿,叫萧阳,就有些强人所难了。

    承恩医院并不远,在摒弃一切交通规则的情况下,眨眼即到。

    随着萧阳,一路来到高干病房。

    果然,如萧阳所说,里面住着德高望重的首长。

    通过门口守卫,便可略见一斑。

    四个彪形大汉,打眼一看,就有股军人的铁血气质。

    通报之后,一名同萧米米年纪相仿的女孩走了出来,问候一句:“萧叔叔,你来了。”

    然后,秋水般的眸光在杨根硕脸上一扫而过。

    此刻,她俏脸上堆满忧虑,哪怕问候人的时候,都没有任何减少。

    杨根硕心头一跳,这女孩不同于他以往见过的任何一个,超尘脱俗秀丽端方。

    大家闺秀,身上有股含而不露的高贵气质。

    这种气质,没有几代人几百年的积淀,是蕴养不出来的。

    “彩云,你爷爷怎么样?”

    萧阳进门就问,也打断了杨根硕的欣赏。

    “很痛苦,一直在哼哼。”

    叫彩云的女孩,望向病床上满头银发眉头紧皱的老者,美眸泛红。

    杨根硕终于从女孩身上移开目光,他发现宽敞明亮的房间里,果真有不少人,白大褂、长袍、唐装不一而足。

    这些就是萧阳口中沽名钓誉的庸医和江湖郎中吧。

    说起来,自己也算是个江湖郎中。

    杨根硕笑着摸了摸鼻子。

    病房中,居然有三个熟人。

    柳承恩、贾正经,还有苏灵珊。

    而三人也第一时间发现了杨根硕。

    贾正经点点头,笑容勉强。

    苏灵珊面上一喜,柳承恩却是激动地走了过来。

    “大牛,你怎么来了?”柳承恩这才发现萧阳,然后“哦”的一声,像是恍然顿悟。

    哪怕不知道萧阳和首长的关系,此刻,他不请自来,来意,还不是昭然若揭么?

    杨根硕笑了笑。

    萧阳上前几步,来到柳承恩面前站定,问道:“柳院长,首长他……”

    柳承恩长叹一声:“陈年旧疴,难办啊!”

    说着,柳承恩看向杨根硕的眼睛一亮:“大牛,一会儿你试试?”

    “我听萧叔叔的。”杨根硕没有明确表态。

    萧阳一听这话,很开心,很舒坦。这小子,真上道,真给力。

    甚至萧阳都有想过,要是今天这小子能够妙手回春,治好老领导,他都不介意认了这个小女婿。

    年龄上,萧米米的确大那么两岁。但萧阳认为,这完全不算神马问题,郎才女貌,自己的女儿虽然娇蛮任性了一点,但是,漂亮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而且,家世……他认为配得上杨根硕。

    萧阳之所以这么做,除了对老领导的感恩之外,自然也是有私心的,他正值壮年,想要继续进步,上面的助力不可或缺。

    而病床上这位老首长,正是他最大的助力和依仗。

    “他?”叫彩云的美女这才认真地打量起杨根硕。

    杨根硕马上抬起手摇了摇,笑着打招呼:“嗨。”

    彩云美女微微蹙眉,“萧叔叔,他谁呀?”

    “呃……”稍稍有些尴尬。

    刚刚,苏灵珊就很生气,她发现杨根硕见了美女就走不动路了。

    可是,现在很开心,因为,她看道杨根硕在人家美女跟前吃瘪了。

    萧阳马上介绍:“这是叔叔一个内侄,出身杏林世家,家学渊源,所以……”

    “内侄?”柳承恩、贾正经、苏灵珊全都一副愣愣的表情。

    彩云美女苦着脸摇头道:“萧叔叔,不说我说你,你也真是胡闹,爷爷这些年看了多少老中医,那些人都束手无策,就他一个毛头小子,能行?”

    这次轮到杨根硕目瞪口呆了,这个叫彩云的丫头竟然这么说萧阳,而似乎萧阳没什么脾气。

    牛b呀!

    “其实呢,我并不在乎,所以,如果你反对,我是绝对不会有任何意见的。”杨根硕摸了摸鼻子说道。

    杨根硕一直认为自己是位妙手回春男女科通杀的神医,神医当然有自己的骄傲,总不能热脸贴冷屁股,哭着闹着给人家医治吧。

    “南门小姐,大牛很厉害的。”

    苏灵珊这完全肺腑之言,但是,她第一个说出来,让杨根硕感觉怪怪的。

    而,当她发现杨根硕怪怪的眼神时,俏脸红了。

    “是啊,南门小姐,大牛虽然年轻,但医术惊人,这个我也可以作证。”柳承恩忙不迭说。

    “彩云,我怎么可能拿首长的病开玩笑,大牛虽然只是个高中生,但是他的确治好过疑难杂症。”萧阳也竭力推销杨根硕。

    南门,彩云,南门彩云。杨根硕咀嚼玩味着她……她这个名字。

    至于今天过来,完全是因为萧阳的强人所难,他也不好太过拂了人家的面子,完全是因为萧米米的面子呀。

    所以,他们争论他们的,杨根硕一点儿也不往心里去。

    让他治也好,不让他治更省事。

    一个穿校服的高中生竟然有如此多的拥护者,甚至还包括市局副局长、承恩医院的院长。

    病房内一个唐装一个长袍,两个老头都有些诧异,但,想要让他们相信杨根硕是什么不世出的神医,除非杀了他们。

    短暂的诧异过后,那名唐装老者却是一脸鄙夷,“一个毛都没扎齐的毛头小子,也敢行医,请问你有医师资格证么?”

    “这个,还真没有。”杨根硕挠头笑答。

    “啊,行医资格证都没有,就敢行医!荒唐,简直荒唐。”

    唐装老者旁边,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惊呼,“何况,这还是给公公治病,柳院长,你也糊涂啊,居然力荐这小子。”

    “糊涂?”柳承恩冷哼一声,他是这家医院的院长,在医学界也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他有自己的骄傲。

    听了首长儿媳妇的话,他面色有些难看,语气也变冷了,“我也是为了首长的身体着想,让不让治,还得你们家属说了算。”

    “二婶,少说两句。”南门彩云见柳承恩语气不对,赶忙打断妇女。

    那个妇女没见识,但南门彩云有啊。

    虽说他们南门家事高门大户,哪怕是在整个西秦,都有着足够的影响力。

    但就她所知,人家柳承恩是有学识有技术有能力的人,完全不用巴结她家的。

    而如今,住在人家医院,还得指望人家。

    妇女不但没见识,还没眼色,撇了撇猩红的嘴唇:“彩云,你还年轻,可不能轻易相信人。老爷子何等尊贵,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治的吗?”

    “你住口!”

    杨根硕这个当事人都没那么激动,第一个反驳的声音,居然出自小护士苏灵珊之口。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齐齐看向苏灵珊,同时,病房陷入一片沉寂。

    三秒后,妇女暴走了。

    “小婊砸,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份,居然敢对我大呼小叫,看我不撕烂你比嘴。”

    女人疾步上前,还真动了手。

    苏灵珊吓得大叫,慌忙捂住俏脸。

    只是,预料中的疼痛并未来到。

    感觉房间安静下来,苏灵珊这才睁开眼睛,面前立着一个穿校服的挺拔背影。

    然后,一张阳光的脸蛋对着她笑:“你为我出头,我怎会让你受伤?”

    苏灵珊心头一暖,甜甜一笑。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