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色胆包天
    杨根硕淡笑点头:“恕我直言,田神医,你的手法、位置都没错,但是,程度不够,对于老首长的病,没有丝毫帮助。”

    “胡说,信口雌黄,中医博大精深,扶正固本培元,见效哪有那么快?”

    田青牛气得山羊胡子一翘一翘的。

    杨根硕笑道:“中医的确博大精深,但你代表不了它,你学点皮毛,只能令祖宗蒙羞。”

    “你……”田青牛气得说不出话来。

    杨根硕继续道:“至于那个王大师,还不如你,哦,也不对,至少他的演技比你强。”

    田青牛气得白眼直翻,随时都要晕过去。

    二婶看不下去了:“彩云,这小子说话太过火了,刚刚,神医和大师联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沽名钓誉,庸医误人。”

    杨根硕这时,再不客气。

    原本,他是不打算计较的,可是,这一把年纪的两个老不羞,自己没本事也就罢了,还装逼,还鄙视他。

    杨根硕不愿再忍。

    而此时,田神医也无法接受那诛心之语。

    “臭小子,你凭什么说我们的治疗没有效果?”田青牛质问杨根硕。

    杨根硕笑了笑:“不能证明你们的治疗没有效果,但是有一点很好证明,就是,我比你们高明。”

    “你的意思是,你要治疗首长?”田青牛眼睛一亮。

    杨根硕淡淡道:“当然。”

    “好啊,我没意见。”田青牛扭头看向南门彩云,“南门小姐,你自己决断吧,一切后果,都有你承担。”

    这话软中带硬,显然,若是她答应了,然后事有不遂,他们也不承担任何责任。

    南门彩云看着杨根硕,秀眉紧蹙。

    田青牛、王天林两人名声虽不好,但名气绝对比眼前这个高中生大。

    田青牛、王天林都没办法,他能有办法?

    “大牛,上啊,还愣着干什么?上!”萧阳激动地鼓励,同时上手推他。现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萧阳怎能错过?

    但是,听了这话,杨根硕就想歪了,萧阳到底让他上前治病还是上美女?

    “凭什么让我相信你?”南门彩云问。

    “其实,我还真不稀罕你相信我。但是,作为一个大男人,被一个美女轻视,我怎能够接受?”

    “少废话。”南门彩云颇有些不耐烦,这小子耍嘴皮子,也不看看什么场合。

    “就凭我知道,你左边比右边少一个尺寸。”杨根硕笑着眨眨眼。

    南门彩云如遭雷击。

    胸部左右不对称,这是自己的秘密,这个流氓怎么会知道!

    南门彩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难道他有透视眼?

    周围的人也被这句话雷到了,尤其是看到南门彩云的强烈反应,好像很可能是真的。

    于是,大家齐齐看向南门彩云的胸前。

    南门彩云满脸通红,七窍生烟,咬牙切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同时也恨死了杨根硕,这么大庭广众的,太过分了!

    “杨根硕是吧?如果你治不好爷爷,我一定会要你的命!”

    南门彩云如水美眸中放射着危险的光芒。

    杨根硕嬉皮笑脸的说道:“放心,爷爷,我一定会治好,你的问题我也能解决。”

    南门彩云咬牙点点头:“开始吧。”

    杨根硕走到病床旁边坐下,同时给老头儿把脉。

    萧阳站在一旁,紧张而又激动,不停搓手。

    这会儿,南门彩云注意力再次放在了爷爷的身上。

    也因此,她终于相信了杨根硕的话,所谓的神医和气功大师都是骗子,骗钱骗名声,都在演戏。

    他们的所作所为,对爷爷的病情没有丝毫的改善。

    田神医和南门彩云的二婶都看出了这个高中生的不凡,当他坐下诊脉的一刻,选择了默默离去。

    当杨根硕进入医生这个角色后,整个人显得很沉静,也有一股自然而生的气质。

    看着杨根硕年轻清秀的侧脸,南门彩云有些愣了。

    苏灵珊更是眸光流转,眼前这一幕,跟曾经的画面重合起来,她的芳心颤动着。这一刻,杨根硕真帅!

    不光是萧阳、南门彩云、苏灵珊,此时此刻,就连柳承恩、贾正经也都一瞬不瞬盯着杨根硕。

    片刻后,杨根硕松开了把脉的手,扭头看着南门彩云,“首长有没有跟你说过这个病怎么来的?”

    南门彩云刚要开口,杨根硕摆摆手:“先听我说,看看对不对?”

    其他人都很惊讶,南门彩云美眸微眯,点点头。

    “首长的病,的确是20多年前落下的,应该是先有外伤,没能及时处理,同时还淋了雨,受了寒气。”

    南门彩云瞪圆了眼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因为他都说对。

    爷爷当年参加过战斗,脑袋受过伤,战地医疗条件太差,没处理好,冬季的雨林潮湿寒冷,后来虽然治好了伤,却也因此留下了病根。

    随着年龄的越来越大,病痛复发的越来越猛烈,以前只是疼痛难忍,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昏迷不醒。

    南门彩云一直是一个比较睿智的女人,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相信什么所谓的气功大师,这次也是病急乱投医,还有二婶的竭力推荐,她才……

    想到这里,南门彩云美眸雪亮:“杨根硕,你真的有办法?如果你能治好爷爷的病,我们南门家族一定不会亏待你。”

    “那些我并不在乎。”杨根硕摸着鼻子淡淡一笑,“我在乎的是你对我的态度。”

    南门彩云心头一震,“你这话什么意思?”

    杨根硕看着南门彩云明亮的大眼睛道:“首长的病在我看来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我的确要收些报酬。”

    南门彩云也是淡淡一笑,“这个不用你多说,我心中有数,绝对超过你的预期。”

    爷爷的健康是无价的,哪怕用整个家族财产来交换,南门彩云也不是不能接受。

    杨根硕呵呵笑了:“你误会了,我并不要钱。”

    “难道你想要人?”南门彩云几乎是脱口而出。

    众人都是呼吸一窒。

    没想到啊!

    这杨根硕真是色胆包天,竟然眼下就觊觎人家南门大小姐的美色。

    而且还有勇气讲出来。

    这是有色心,还有色胆。

    苏灵珊当即咬牙切齿,死大牛,色心不死!

    萧阳、柳承恩都佩服杨根硕的彪悍,这种趁人之危的事儿,做起来,居然眉头都不带皱的,简直就是男人的骄傲。

    贾正经对杨根硕只剩下深深的拜服了。

    不过,杨根硕追求南门彩云,贾正经是乐见其成的,那样一来,就能将苏灵珊空出来,他不是就有机会了。

    贾正经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一直以为杨根硕和苏灵珊是恋人关系,他出于对杨根硕的忌惮,不敢将苏灵珊怎么样。

    后来才发现,两人根本没到那一步。

    于是,贾正经重启拿下苏灵珊的计划,而且,他发誓,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见杨根硕只是看着自己,半天不说话,南门彩云还以为自己说对了,那厮就是那意思。

    暗骂一句杨根硕还真是敢想,然后,南门彩云扪心自问,以自己对爷爷的感情,她也并非绝对不能接受。

    “先给爷爷治病,其它的以后再说。”南门彩云咬着牙道。

    杨根硕一愣,哈哈大笑:“我说你误会我了,你还不信,你们大家都误会我了。我的要求很简单,我要给你治病。”

    “我没病!”南门彩云俏脸通红,忍不住背过身去,她当然明白杨根硕话里的意思。

    就在这时,病房中陷入一片死寂。

    南门彩云微微皱眉,缓缓转身,突然就看到杨根硕两根中指点在了爷爷的太阳穴上,而他自己则是闭上了眼睛。

    脑溢血都能治,偏头风又算得了什么?杨根硕心中微哂。

    或许因为病情纠缠了二十年,一次难以痊愈,但这都不是问题。

    何况,如此一来,他杨根硕正好有了接触南门彩云的理由,而且冠冕堂皇。

    ……

    南门雄还没醒,杨根硕就走了。

    这厮有借口,要上课。搞得像个勤奋上进的好学生。

    萧阳自然没走。

    当南门雄正如杨根硕所说,二十分钟后,果然醒了,在座的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

    南门彩云扑进爷爷的怀中,问道:“爷爷,您感觉怎么样?”

    南门雄皱着眉,摇头晃脑,嘟囔道:“好像有种奇怪的感觉,很轻松,二十年来从没有过的轻松。”

    “老领导,您好了,太好了!”

    南门彩云还怎么表示,萧阳先是激动的哭了。

    尽管表演的痕迹有些明显,但这一刻,在南门彩云看来,萧阳也没有那么讨厌。

    南门雄笑着责怪萧阳:“你好歹也是四十好几的人了,而且还是个副厅级领导干部,怎么能随随便便哭鼻子?”

    “老领导教育的是,我是太高兴了。”萧阳笑道。

    心里的激动,无比复杂,难以言表。

    “刘院长,赶紧给我爷爷检查一下。”南门彩云着急地说。

    柳承恩哭笑不得:“南门小姐,之前首长的问题我检查不出来,现在自然也检查不出来啊。”

    “哈哈……”南门雄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中气十足,“好不好,我自己感觉最清楚,脑袋一下子轻松了,刘承恩。你是不是没有征得我的同意就把我的脑袋给开了?”

    柳承恩笑着解释说着:“首长,就算我把你的脑袋开了,我也做不到这一点,不过现在说好为时尚早,还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

    南门雄眉头一皱,“这话什么意思?”

    见得意门生萧阳只是笑,他只好问自己孙女。

    南门彩云笑答:“爷爷,是这么回事,萧叔叔请来了一位神医,他用一种特殊的方式给你进行了治疗。”

    “哦,年轻的神医?特殊的治疗方式?有多神啊?比你柳承恩还神?”

    柳承恩汗颜:“确实比我神,我都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方法,这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简直堪称神乎其技。”

    南门雄顿时一脸疑惑。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