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气大伤胸
    南门雄面露疑惑:“这么说,不手术不开刀,他就治好了我的病,整整折腾了我二十年的病啊!”

    位高权重的南门雄,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铮铮铁汉。

    昔日病痛折磨,他也不曾流下一滴泪。

    然而今天,病痛突然远去,他却忍不住潸然涕下。

    萧阳、南门彩云都是红着眼睛不住点头。

    南门彩云甚至觉得,只要爷爷健康,让她付出一切,哪怕搭上她自己,都是值得的。

    这时候,她才想起萧阳带来的高中生,名叫杨根硕,萧阳、柳承恩都认识,称其为“大牛”,貌似很熟悉的样子。

    还有,那个小护士好像很是维护他。

    南门彩云笑着摇头,女人,总是容易记住一些细枝末节。

    那厮走得很潇洒,但临走时,除了留下一张药方,还有一句气人的话。

    “美女,等你有需要了,记得给我打电话啊,没有我的号码不要紧,问萧叔叔。”

    什么叫“有需要”!

    这时候,爷爷南门雄开口说话,打断了她的思绪。

    “彩云啊,虽然神医是你萧叔叔的内侄,但这么大的恩情,咱们必须好好报答人家。”

    “爷爷,我明白的。”南门彩云咬了咬樱唇:“只是,我还不知道他的联系方式。”

    “我有,我这里有。”萧阳激动地说。

    南门彩云诧异的看了萧阳一眼,苦笑摇头,接过萧阳的手机,走出病房,打给杨根硕。

    接到电话,杨根硕哪里知道对面是一位美女,还以为是萧阳来着。电话接通后就喊了一声“萧叔叔”。

    南门彩云一愣,随后促狭的“嗳”了一声,想到对面脸绿的杨根硕,她扑哧笑开了。

    杨根硕那个气啊,“美女,你竟然占我的便宜!”

    “我也不是故意的呀,谁让你不清楚对面是谁,就叫人。”

    爷爷的病情好转,南门彩云的心情愉悦,平日里,她都是不苟言笑的。

    此刻,女孩欢快地道,“说起来你跟萧叔叔到底是什么关系,好像很亲密的呀,但是我居然不知道。哦,别说别说,让我猜猜,是不是米米的男朋友?”

    “我说美女,你的想象力真不是一般的差。说吧,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准备支付报酬了?”

    南门彩云语气一变,冷冷道:“好啊,开个价吧!”

    心头却是一阵失望,还以为遇到了什么世外高人,原来也是一样的俗气,眼里只有钱。

    “再次申明,我不要钱的,我要的是给你治胸的机会。”

    “你……你好大胆子,不要以为治好了我爷爷,哦,对了,好不好,现在还不能确定。即便你治好了,也不可以这么口无遮拦,更不可以为所欲为!”

    南门彩云激动地说,脸上却有些发烫,听到杨根硕旧事重提,并非要钱,她的心里明显一下子舒坦了好多。

    “怎么是口无遮拦?而且我还没为所欲为呢!”

    杨根硕开始展示他的三寸不烂之舌,“你近乎完美,只有那么唯一的一点缺憾,虽说大道缺一人无完人,但谁让你碰到我了呢,我可以帮你解决,让你变得完美无缺。”

    “谁知道你想干什么?不对,”南门彩云说,“话是这样的,谁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知道你就说出来嘛,说清楚。”

    “无耻。”

    “天地良心,在你心里,我是个多么无耻龌龊的存在啊。”

    “算你还有些自知之明。呵呵……”

    “南门小姐,您是大家闺秀,听没听过一句话。”

    “什么?”

    “心有佛陀,看人便是佛陀,心有翔,看什么都是……”

    “恶心!”南门彩云打断他,紧跟着大叫:“混蛋,你居然说我心里有……有……”

    “好了好了,气大伤胸,何况你还有个一对不规则的胸。”

    “呀,气死我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家才气大伤胸呢!你才有对不规则的胸呢!”

    “我还真没有。不过,你应该听过气胸吧!还有,你不可以讳疾忌医。”

    “我……我……”睿智冷静的南门彩云此刻娇躯颤抖,樱唇直哆嗦,却是一个字蹦出来。

    奶还真有点疼,难道真是气大伤胸?

    “你不要把我当个男人。”

    “你本来就不是男人,不对,你就不是人。”

    “嗨,我意思,你就当我是个整形医生,或者妇产科的男护士,放心,我不是那种职业流氓,我是一个正直无私,拥有伟大理想的男人。”

    “嗬?还有理想,说来听听。”

    “那就是,以解除亿万女性身心疾苦为己任。”

    他说的慷慨激昂,南门彩云却是一个踉跄。

    ……

    下午,若无其事的上课。

    只是中间收到一条短信,是萧阳发来的。

    “大牛,以后,你就是我亲侄子。”

    这热乎劲儿,杨根硕当即菊花一紧。

    周五放学,杨根硕迎来了入学后的第一个周末。

    其实,杨根硕对周末实在没啥概念,他好像整天都在过周末吧!

    回家的小羚羊上,艾悠悠说:“大牛,我们回去换衣服,然后,跟那个人一起过去。”

    自从发现张钰出墙之后,杨根硕再也没有听到过艾悠悠喊她一声“妈”。

    杨根硕点点头,一带电门,小羚羊全速前进。

    放学后差不多半小时,林家别墅突然传出两声尖叫。

    然后,骑着小羚羊,载着艾悠悠,还没回到家的杨根硕,便接到林中天的来电。

    “大牛,你来一趟。”

    林中天声音低沉、严肃。

    而且,说完后直接挂了电话。

    显然,无可置疑。

    杨根硕知道老头儿铁定遇上了什么事,否则不会如此严肃。只得跟艾悠悠请假。

    “悠悠,小萌爷爷的电话,有点急事,我过去一趟。”

    害怕艾悠悠不信,杨根硕将屏幕亮给她看。

    “可是……”

    艾悠悠不是不信他,恰恰相反,这些天,她对杨根硕有着毫无保留的信任,甚至是依赖。

    不信杨根硕,她还能信谁?

    但是,放杨根硕走,她就要独自面对母亲张钰,她不想,不愿。

    “放心,我答应你的事,一定做到。”杨根硕飞快地说,“这样,你先换衣服过去,到时候,你给我一个地点,咱们在那里碰面。”

    艾悠悠咬了咬唇皮,看着杨根硕说:“你要是不来,我就不进去。”

    “好。”

    杨根硕跨坐在小羚羊上,右掌落在女孩头顶,温柔一笑。

    那么情不自禁,自然而然。

    如此亲昵的动作,让艾悠悠俏脸一下子红了,但是在这如火夕阳中,却并不明显。

    而此时,杨根硕的笑容愈发温暖。

    艾悠悠的心也是暖暖的。

    地上,两个年轻人的影子也叠在了一起。

    这个发现让女孩的心跳有些快,突然,她明澈的水眸转了一转。

    “还有。”艾悠悠抬头看着杨根硕,促狭一笑,“你别换衣服,我也穿校服。”

    “好。”

    杨根硕想都没想,也没有下车,小羚羊原地掉头,刚要起步,对面有人鸣笛。

    那是辆光可鉴人的奥迪,车门一开,一个黑衣黑裤墨镜男大步走来。

    杨根硕眉头微皱,尽管没感受到彪悍男人神情中的敌意,依然回头看了眼身后的艾悠悠。

    然后挡在艾悠悠身前。

    “杨先生,董事长让我过来接你。”

    杨根硕点点头,将小羚羊、书包交到艾悠悠手中,拍拍她的手背,“我去去就来。”

    墨镜男大步走向车子,同时按了一下耳麦说道:“接到杨先生了,二十分钟就能送到。”

    说完,他极其专业的打开了后面的侧门。

    但是,杨根硕并不领情,反而是自己动手,打开门坐在了副驾上的位置。

    车子发动后,杨根硕伸出手,对着默默凝望的艾悠悠挥了挥。

    “年轻真好啊!”墨镜男不苟言笑,发出感叹,“那个女生是杨先生的女朋友吧!”

    “妹妹。”

    杨根硕收回目光,看着墨镜男。

    墨镜男立刻摘下墨镜,“我叫李虎,是公司保安部的,同时负责董事长别墅外围的安保。”

    杨根硕点点头:“你应该知道我的资料,我就不自我介绍了。”

    李虎嘴角勾了勾,实在看不出啊,这孩子怎么会得到睿智如林老头子的赏识。

    一个面庞清秀的高中生而已,不就是个孩子?

    不过,他这份沉稳,却是让李虎有些刮目相看。

    “你就不怀疑我把你带到沟里?”李虎笑着说。

    “你有没有说谎,我一眼就知道。”

    “嗯?”李虎扭头,诧异地看了杨根硕一眼。

    杨根硕没有回避,同其坦然对视。

    可惜,李虎什么也没看出来,只当这小子吹牛吧。

    这车是奥迪a6,配置比林芷君的甲壳虫高档不少,但是,杨根硕完全没有像那一次,东摸西摸,看什么都新奇。

    此时,杨根硕正在考虑一个问题,林中天到底遇到了什么,几次想给林芷君或者林晓萌打电话问问,最终还是放弃了。

    杨根硕这么安静,李虎理解为沉稳。

    差不多也就是二十分钟,车子停在了别墅门口。

    杨根硕只是看了一眼,就自言自语:“安保加强了?”

    李虎一愣,更为诧异:“嗯?行家啊!”

    这一次,李虎也不由得对这小子刮目相看了,因为,加强安保做的很隐秘,也很专业。

    增加的不但有人,还有设备。

    尽管如此,外行人,哪怕是警方,也看不出来。

    进门后,林中天、林伯、萧阳、林家姐妹都站在别墅门口。

    这么一副迎接的阵容,让李虎有些眩晕。

    眼看着杨根硕跟着几个人走进别墅内部,李虎忍不住摇摇头,对杨根硕的身份越发好奇了。

    因为,他只是按到要求加强了别墅的安保等级,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同时,今天去接杨根硕,也并不知道原因。

    但是,刚刚看到市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萧阳,还有林家姐妹红肿的眼眶、惶恐的神情,李虎用脚趾头都能想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杨根硕刚进别墅,林晓萌就扑进他怀里,不顾一切。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