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情侣装
    林晓萌直接投怀送抱。

    作为爷爷,林中天一脸无奈。

    萧阳只是微微诧异。

    为什么是微微,因为上次在医院,也见到过林晓萌真情流露,显然跟大牛关系不一般啊。

    这时候,萧阳却在想一个问题。

    要说自己的女儿长得漂亮,工作不错,还有自己这么一个能干的亲爹,按说配杨根硕绰绰有余。

    可要是跟人家林晓萌一比,自己女儿的综合实力就有些弱了。

    但愿那丫头这回给自己争口气。

    杨根硕哪里能知道萧局长的想法。

    怀中多了个软玉温香的娇躯,真丝浴袍下显然还是真空。

    此刻娇躯轻颤,却显然不是情动。

    然后,杨根硕手上多了个湿漉漉的定时炸弹,电子计时器定格在零时零分零秒。

    他终于想到林中天喊他过来的原因了。

    这会儿,两丫头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身上还有着沐浴露的香气,眼眶也都是红通通的。

    莫非这个炸弹跟两丫头共浴了?杨根硕想着,居然有些羡慕这东西。

    不过,他还是甩甩头,甩掉这个不合时宜猥琐至极的念头。

    “小君,你讲。”林中天说。

    林芷君点点头,分不到男人怀抱的她,只得双手环胸,仿佛唯有如此,才能给自己带来那么点安全感。

    这一刻,杨根硕很想唱歌,小齐的那首《依靠》。

    “我让你靠,靠,靠……”

    林芷君将事情经过娓娓道来,也就是三两句话。

    但是显然,对两丫头心理刺激非常之大。

    事情是这样的。

    西京原本就是有名的火炉,阳历九月,天气依然炎热。

    两姐妹放学后,就一起沐浴。

    家里有钱嘛,躺在进口的冲浪浴缸里,享受一个透心透肺的泡泡浴。

    至于为什么一起,林芷君没说,但是杨根硕觉得,八成是方便互相帮助。

    比如说涂沐浴露,比如搓背。

    就在两丫头将喷香的沐浴露涂满整个娇躯的时候,耳朵听到一阵滴答滴答的声音,声音来自水下。

    炸弹被捞出时,两丫头同时叫了。

    事情经过大致如此,而其中还有不少是杨根硕脑补的。

    这厮脑袋里补偿出来,大多是香艳刺激少儿不宜的画面。

    “炸弹是假的,没有火药,但绝非恶作剧。”

    林芷君讲完,见杨根硕拥着林晓萌陷入沉思,萧阳摇摇头,开口说道。

    “当然不是恶作剧,应该是恐吓。”林中天冷然说道。

    “这个人竟然可以来去自如,太恐怖了。”萧阳随口道。

    “大牛,你还不搬过来吗?”林中天看着杨根硕,目光有些恳切。

    “是啊,大牛哥,人家怕。”

    从杨根硕的怀抱里出来,林晓萌双手抱着他的胳臂,摇啊摇,第一时间,杨根硕就感觉自己的臂膀陷入一道深邃的沟壑里,无法自拔。

    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这种情况下,如何能够拒绝?

    而且,他心里已经骂娘了,双胞胎是他的,居然有人来去自如,那岂不是想要染指,也轻而易举?

    妈了个巴子,老子都还没看全,竟然便宜了别人,岂有此理!

    叔可忍婶不可忍。

    “好,我安排一下,尽快搬过来。”杨根硕表态。

    一旁,萧阳却是眉头紧锁。

    首先想到的,竟然不是案子。

    大牛要是搬进别墅,米米的机会不就更加渺茫了吗?

    甩甩头,萧阳方才说道:“林老,我觉得,这件事还是交给我们警方吧。”

    萧阳虽然见识过杨根硕的武力,同时,也刚刚见识了他神乎其技的医术。

    对这个小伙子是相当欣赏,心怀感恩,都想着收为女婿。

    可是,仅仅如此,似乎还不足以胜任林家别墅的安保重任,毕竟他太年轻了。

    而且,会不会有危险?

    林中天摇头:“萧局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的安保人员,应该不比你的人差吧!人家还不是来去自如?”

    听林中天这么一说,萧阳不免有些尴尬。他的人,领着死工资,待遇连中天实业的普通保安都不如,实力也就是不相伯仲。

    而专门负责别墅安保的,更是从队伍中精挑细选出来的超级保安,萧阳不得不承认林中天的话。

    “你也别多心,不想警方介入,还有一个原因。”林中天发现萧阳难堪,给了他一个台阶,“你也知道中天实业在本市的影响力,这件事一旦被媒体知道,必然会被大肆炒作,到时候,公司股价都可能受到影响。”

    萧阳点点头,林中天这也并非危言耸听。

    “所以,萧局长如果非要参与,不妨在别墅周围安排一些警力。”

    “好,就按林老说的办。”

    说完,萧阳就告辞了。

    只是,上车的时候,深深地看了杨根硕一眼,仿佛意味深长。

    杨根硕突然发现萧局的眼神有些暧昧呀,一时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将心神转移到这一次的恐怖恶作剧上来。

    “如果是恐吓,那么就是老爷子你得罪了什么人?”

    萧阳一走,杨根硕问林中天。

    林中天摇摇头:“商场多年,对手有一些,但还到不了你死我活那一步,而且,对方的手法非常老练,不是一般人干得出来的。”

    话虽如此,林中天眼中却很好的掩饰着一抹隐忧。

    杨根硕点点头:“对方既然恐吓,肯定会提条件的。”

    林中天看着杨根硕道:“大牛,外面的那些人,我是不指望的,现在,我只能指望你,不过,你懂军火?”

    “感谢老爷子的信任。”杨根硕笑笑,“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个我还是懂一些的。”

    “而且,我发过誓,要保护小萌不受伤害,对方这是在作死!”

    说到最后,杨根硕眼中放射出慑人光芒。

    林中天活了一辈子,见识无数,快要入土的人,居然被杨根硕的散发出的气势吓得一阵心惊肉跳。

    这一刻,杨根硕仿佛蜕变成一头暴怒中的洪荒巨兽,欲择人而噬。

    林芷君也有些心惊。她终于见识到了这小子的另一面。

    林晓萌却是无比甜蜜,再次搂住杨根硕的公狗腰,钻进他的怀中。

    杨根硕刚才分明说过:发誓保护她。

    接着,在林中天殷切的目光中,杨根硕重新设定了电子计算器。

    红色的数字开始跳变,从一分钟开始缩减。

    即便知道这玩意是假的,人还是忍不住呼吸急促心跳极快,紧张起来。

    杨根硕笑笑道:“这个东西防水级别很高嘛!”

    林中天有些无语,这小子好像把定时炸弹当成玩具了。

    下一刻,林中天眼前一亮。

    只是一晃眼工夫,定时炸弹不见了,而杨根硕手上多了一堆零部件。

    林家爷孙三人眼中都是异彩连连,杨根硕手法相当娴熟。

    林家姐妹只有惊艳和高兴,林中天就有了一些其它的想法。

    这小子真是山上下来的,反正,他是越来越看不透了。

    而杨根硕也是眉头微皱,他都拆成这样了,线也都拉断了,计时器还在倒计时。

    突然,座机响起,铃声急促。

    林家爷孙三人都是一惊,林中天冲林芷君努努嘴,林芷君点点头,上前按下免提。

    “哈哈,林老头,吓出心脏病了没?”

    一个非常妖娆的男声,显然经过处理。

    “你是谁!”林芷君喝问。

    “哦,是林家大小姐,怎么样,吓尿了没?”

    “有什么事冲着我来,我孙女有什么闪失,我就跟你们拼命!”

    林中天终于忍不住了,疾步过去,对着话筒怒吼。

    “林老头,你应该知道我们的目的,如果你不妥协,下一次,绝对是真的。”妖娆男声一阵大笑,“老头儿,要是如花似玉的双胞胎孙女香消玉殒,你还活个什么劲儿啊!”

    说完,对方就挂断了。

    三双眼睛都看着林中天,显然想要他给个说法。

    林中天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只是看着杨根硕:“大牛,我们谈谈。”

    ……

    从林中天的书房出来,杨根硕的脸色也有些凝重。

    根据目前的情况,杨根硕决定增加一些安防设施,他已经列了个单子交给林中天了。

    同时,跟林中天交代,保持一个外松内紧的策略。

    这会儿,他打算安慰一下两个丫头,可是,艾悠悠打电话催他了。

    “大牛,酒店门口,你怎么还不来啊!”

    “就来就来。”

    电话里,小丫头都要急哭了,杨根硕实在没办法推脱。

    只得跟林晓萌交代一句,保证晚上再过来,杨根硕就离开了。

    ……

    金花酒店门口,张钰很不爽。

    女儿不但不化妆,还穿回了校服。

    其实,穿校服也没啥,校服穿在女儿身上,也显得清纯可人,相当养眼。

    从过往路人的眼神,就略见一斑。

    只是,她还要带个拖油瓶——杨根硕。

    丫头居然跟自己谈条件,威胁自己,不带大牛,她也不来。

    死丫头说到做到,杵在酒店门口,等不到大牛,死活不进去。

    然后,一辆出租车送来大牛。

    大牛居然也穿着校服。

    这下好嘛,两人倒像是一对情侣。

    “这下满意了,走吧,进去记得叫人。”

    张钰气哼哼叮嘱一声,懒得理会杨根硕,径直在前面带路。

    艾悠悠冷冷点头。

    张钰时不时回头看,生怕一个不注意,两人变成手拉手。

    当然,看向杨根硕的目光中,也带着警告。

    杨根硕也在注意张钰。

    不得不提一句,张钰今日的装扮也是可圈可点。

    精致的妆容,紫色长裙包裹着珠圆玉润的身子,脚蹬十公分的高跟鞋。

    的确是个撩人的尤|物。

    而且,通过杨根硕的专业眼光观察,这种女人天生的需要也会多一点。

    如此客观的一番观察,同时换位思考,杨根硕反而有些理解张钰了。

    当然,若是将艾大刚治愈之后,她还是不思悔改,那就要另当别论。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