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你是谁
    入眼处,是一栋高耸入云的大厦,外体装饰着玻璃幕墙,看得杨根硕有点眼晕。

    夜幕初垂,路灯点亮,大楼的灯火称得上璀璨夺目。

    尤其是楼顶,霓虹灯排列成的“金花酒店”四个大字,颜色渐变,令人目眩神迷。

    这就是张钰口中的金花大酒店,五星级。

    用张钰的话说,查部长不是普通人,虽然只是中天实业的人事部长,但人家有钱,还有复杂庞大的社会关系。

    即便是普通有钱人,咬咬牙,在这里包一场婚宴,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杨根硕、艾悠悠穿着校服,跟在张钰的屁股后面。

    门口有个指示牌,“查蓉、万爱科”的婚宴安排在九楼。

    “万爱科,靠。”看到指示牌,艾悠悠冷笑着骂了一句。

    杨根硕却是有些迷糊。

    ……

    一楼的大厅门口,当然有人负责接待。

    “张姐,今天好漂亮,我都不敢认了,快请。”

    说话的女人穿着豹纹包臀衫,妆容妖冶。她拉着张钰的胳膊,显得非常亲热。

    “艾琳,你在这里帮忙啊!老喽,不如你,简直迷死人不偿命。”

    张钰对这个叫做“艾琳”的女人也极尽赞美。

    不过,这些场面话,没人会往心里去?

    这时候,杨根硕感到胳臂一痛,原来是艾悠悠在掐自己。

    此时,小丫头咬牙切齿,无声的问道:“好看么?”

    杨根硕这才恍然,八成是自己刚才看着艾琳,有那么片刻失神,艾悠悠这是误会了。

    他摸了摸鼻子,没有作答。

    说心里话,张钰好看,这个艾琳也不赖,但是,还到不了迷住杨根硕的地步。

    杨根硕只是觉得“艾琳”这个名字耳熟,当回想起在哪儿听过,立刻释然了。

    然后,他发现这个艾琳有些眼熟。

    “这就是悠悠吧,哎呀,长成大姑娘了。”艾琳看着艾悠悠,自来熟的说道,“孩子真漂亮,青春无敌,看到他们,感觉自己都老了。”

    张钰摇头:“你要是老了,我都该入土了。”

    “呸呸,张姐,这是查部长女儿的大喜之日,不说晦气话。”

    “是是。”

    “这么漂亮的孩子,怎么没打扮就过来了?”艾琳自然而来的问道。

    这也不怨她好奇,如今的女孩子,不化妆谁出门,何况是参加这种大型社交活动?

    张钰一早就想好了托词:“是这样的,孩子放学晚,来不及换衣服,我就直接带过来了。”

    说完又问:“不会唐突吧!”

    张钰一本正经,煞有介事。

    杨根硕、艾悠悠对视一眼,不由为她的出色演技点了个赞。

    艾琳笑着摇头:“我只是帮忙的,又不是主家,所以,不要问我意见啦。”

    说到这里,方才将目光落在杨根硕脸上。

    “这是……”

    张钰依然是早有准备:“悠悠乡下表弟,是她爸那边的远房亲戚,带孩子过来见见世面,不知道查部长会不会有意见?”

    不得不说女人是天生的戏子,就这一会儿,已经撒了几个慌,而且是脸不红心不跳。

    “当然不会,这种喜事人多热闹,快请快请。”艾琳虽然有些讶异,却未深究。

    酒店的确非常豪华。

    冷气很足。

    穿着旗袍的门迎素质很高,见到来客,都是九十度鞠躬,很大方,也很有诚意地露一下沟沟。

    然后,杨根硕胳膊又是一疼。

    当然又是艾悠悠的杰作,杨根硕这才将目光转移到无比复杂、又异常华丽的水晶吊灯上面。

    吹着口哨,若无其事。

    艾悠悠很气愤,差点忘了过来的初衷。

    但是,她的小动作被母亲发现了。

    张钰今天喝喜酒的同时,也有带着女儿相亲的目的。

    所以,岂容两个小辈造次?

    如果两人卿卿我我,被她心目中的乘龙快婿看去,那不是不美了。

    于是,张钰落后几步,站在两人中间,将二人隔开了。

    为了让自己的行为变得自然,变得不露痕迹,张钰还同时抓住两人年轻人的手。

    张钰发现,两人都有些抗拒。

    若只是杨根硕一个人抗拒,张钰还能理解,可连女儿也抗拒,张钰就有些奇怪。

    但她转念一想,也就想通了,八成还是女儿讨厌母亲这样的安排,抗拒这样的行为,所以在行动上表现出来。

    虽然抗拒,但张钰还是攥住了两个年轻人的手,紧紧的。

    张钰若是知道杨根硕此刻的想法,八成要吐血的。

    杨根硕之所以抗拒,是想到这只手或许可能为查楠服务过,就像南门彩云的二婶那样,他觉得脏。

    跟着一帮人涌进电梯,上到九层,出来,终于,在大厅门口看到了查楠全家。

    查楠两口子,杨根硕已经见过,就是在二人同床异梦的时候。

    这会儿一个西装革履,一个得体晚礼,倒也人模狗样。

    查蓉身着婚纱,万爱科自然也是西装革履,光可鉴人。

    两人跟照片上差不多,不像有的婚纱照都失真了。所以,杨根硕一眼认出了新郎新娘。

    仅仅从外表看,两人倒也般配,不过,杨根硕喜欢透过现象看本质。

    这个万爱科年纪轻轻,却是个外强中干的货。

    突然间,他有些同情查蓉。

    查蓉虽然化了妆,但是,底板绝对差不多哪儿去。

    一朵鲜花插在干巴巴没有任何营养的牛粪上,能不让人唏嘘?

    这时,张钰连忙松开两人,上前随份子:“查部长,来晚了,勿怪。”

    “怎么会,小钰能来,真是蓬荜生辉!”查楠笑着接过红包,“不好意思啦!”

    “哪里哪里?”张钰笑着说,“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孩子呢?”查楠显然也是知道艾悠悠的,脱口问道。

    “悠悠!”

    就在这时,一个身着白色西装,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衣冠楚楚,相貌不凡的男孩来到艾悠悠面前,满脸喜色。

    “我们又见面了。”男孩兴奋地伸出手。

    杨根硕打量着这厮,长得是人模狗样,不过,杨根硕依然没有放在眼里,因为这小子没一点儿战斗力。

    想必是因为优裕的家境和这副天生的好皮囊,这小子年纪轻轻,就让酒色掏空了身子。

    艾悠悠水葱般的玉指戳了戳自个儿太阳穴,“不好意思啊,我们认识吗?”

    “呃……”男生显然没有想到艾悠悠这么不给面子。

    张钰马上介绍:“悠悠,他就是查部长家的公子——查奋,妈不是经常跟你提起?你们也……”

    杨根硕差点忍不住笑,原来这小子就是艾悠悠口中的“粪渣”呀。

    艾悠悠依旧没有好脸色:“查奋啊,你那句‘我们又见面了’作何解释啊?还有,你是不是还想说我们真有缘分?”

    查奋笑容勉强,一张小白脸憋得通红。

    艾悠悠冷笑摇头:“要不是被我妈逼着来喝喜酒,咱们怎么会碰面?如果你认为这也算缘分,我也只能呵呵了。”

    “够了!悠悠。”

    看到查奋发窘,查楠夫妇脸上不好看,张钰马上喝止女儿。

    紧跟着向查楠夫妇道歉:“对不起呀,小孩子口无遮拦,还请查部长和夫人勿怪。”

    查楠不说话,夫人却开口了:“没事没事,现在的孩子都叛逆,而且悠悠不是高三么?想必是学习压力太大,不要紧的。”

    “不要站在这里了。我领你们进去。”穿着婚纱的查蓉亲自过来,温婉笑道。

    查蓉分明是来打圆场的,杨根硕对这个女人的感觉更好了。

    原来,并非一丘之貉,原来,出淤泥真有不染的。

    查蓉跟查楠夫妇以及查奋,好像不是一家子的。

    婚纱通常比较暴露,或者说开放。

    查蓉的这套婚纱很薄很轻,没有肩带,只是裹胸。

    酥胸半露沟深深。

    站在杨根硕身边,有股不俗的香气。

    杨根硕马上挪不开眼睛了,如今,他在观察,用的是一个姓苏老头教的方法。

    绝逼砖家叫兽,千年以前,人家就掌握了看女人的方法和角度,还毫无保留的交给后人——横看成岭侧成峰……

    “你是谁?”这个时候,查奋发现了杨根硕。

    他问的很不客气,因为看到杨根硕和艾悠悠都穿着校服,显得那么和谐,就像情侣。

    所以,查奋先入为主,就将杨根硕当成自己的情敌。

    “我是来混饭的。”杨根硕淡淡说道,查奋这样的,连做敌人都不配。

    张钰无奈,只能将之前说过的借口再说一遍。

    然后,还请查部长不要介意。

    话说到这份上,查楠夫妇就算介意,也没法说啊。

    不过,查楠偶尔看向艾悠悠的目光,却有些火热。

    “悠悠,一会儿跟我同桌吧!”查奋诚挚邀请。

    “我要跟我表哥一起。”艾悠悠随口道。

    “要不把表哥……”说到这里,查奋突然停下来,“不对呀,刚才阿姨介绍的时候,明明是表弟。”

    张钰无语:“悠悠,别闹了,表哥表弟无所谓,反正都是表亲,远房的那种。”

    张钰认为自己的强调已经到位了。

    查蓉摇摇头:“悠悠,还有阿姨,走吧。”

    她对清纯可人艾悠悠感觉很好,亲昵的就拉住了艾悠悠的小手。

    艾悠悠是恨屋及乌,不过,查蓉和蔼可亲,倒像是个知心大姐姐,于是,她也没怎么挣扎,小手任由查蓉拉着。

    “姐姐,不要厚此薄彼,也拉上我啊!”

    杨根硕不由分说,腆着脸,就抓住了新娘子的小手。

    然后,心中一动,面露疑惑地看向查蓉,从上到下,由外到内。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