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谁的天下
    查蓉很是大方,不过,对这小子的所作所为有些好笑。

    听说这是艾悠悠乡下的表亲,可是,他身上没有那种乡下人的自卑和拘束,对酒店奢华的环境也没过多注意,反而一双眼睛色眯眯的,盯着自己的胸……

    大厅入口,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查奋气得浑身发抖。

    而握着查蓉软绵绵的小手,杨根硕更是坚信了自己的诊断。

    想到这里,杨根硕手上紧了紧,肩头碰了碰查蓉光滑的大臂,用只有她听到的声音说:“姐姐,如果生活有什么不顺心,可以找我。”

    查蓉微微一愣,展颜一笑,只是那笑容,颇有些落寞。

    ……

    “悠悠,真的是你?”

    杨根硕、艾悠悠这边刚坐下,一个年龄不大,却化了烟熏妆的,衣着成熟的女子走过来发出惊呼。

    “哦,原来是馨予啊。”艾悠悠想了好一会,方才认出来,勉强笑道。

    “哎呀悠悠,初中就是校花,现在更加漂亮了呢!”

    叫馨予的女子上下打量艾悠悠,眼神中有羡慕,也有嫉妒。

    “你过奖了。”

    艾悠悠客气的说,这个李馨予是她初中同学,当年也没多少交集,何况她现如今这么一副心境。不知道她激动个什么劲儿。

    “怎么不打扮就过来了?”李馨予笑问。

    “学生,就应该有个学生的样儿。”杨根硕冷冷说道。

    看到李馨予的一刻,他就有种本能的厌恶。

    他一眼就能看出李馨予的职业,而且,刚刚还看到李馨予跟粪渣眉来眼去,显然过来搭讪,也是不怀好意。

    于是,他就代艾悠悠回答了。

    艾悠悠有些诧异的看了杨根硕一眼,她很奇怪,杨根硕待人接物总是一团和气,哪怕对待仇敌。很少有这种态度。

    李馨予脸上顿时挂不住了,红唇一撇,“哎吆,这谁呀,悠悠,你男朋友?”

    “表哥,住在我家,我们现在是同学,还同班。”

    说出第一个词,艾悠悠还有些担心,自己的否认会不会让杨根硕不高兴,或者下不来台。

    但是好在,杨根硕脸上没什么情绪波动。

    “表哥啊!乡下来的远方表哥?”李馨予表情很夸张,声音也不小,说着脸色一变:“这么说,就是来混饭的呗,我们老同学叙旧,哪有你插嘴的份儿?”

    盛气凌人。

    杨根硕仔细一打量李馨予,微笑道:“其实,我是个算命的。”

    在座几个人都是一愣,当事人李馨予、艾悠悠自然也不例外。

    艾悠悠一脸呆萌地看着杨根硕。

    李馨予不解,蹙眉道:“你说什么?”然后冷笑,“悠悠,你这个乡下表哥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想要转移话题。”

    “李馨予,请你说话客气点。”艾悠悠不悦道。

    要说杨根硕在她心中的地位,早已今时不同往日。

    “呃……”李馨予顿时一脸玩味,“悠悠,不是吧,难道真应了那句话,不过不能啊,你自身条件这么好,不至于委身一个土得掉渣的远方表哥吧!又或者日……久生情。”

    这个李馨予将“日”咬的很重。看向杨根硕的目光极尽鄙夷。

    “你胡说!”艾悠悠俏脸一红,她岂能不明白李馨予话里的促狭意味。

    然而,杨根硕关心的却是另一个问题。

    “喂,话说清楚啊,你说应了那一句,到底是哪句啊,不要话说一半吊人胃口。”

    “呵呵……”李馨予轻掩滴血红唇,一阵娇笑,“表哥表妹,床上黏似蜜。”

    “李馨予,你给我住嘴!”此时,艾悠悠满脸通红,主要是气得。

    杨根硕却是摸着鼻子点头:“嗯,三人行必有我师,还真是长见识了。”

    见杨根硕竟然是这么一个反应,艾悠悠直翻白眼,而李馨予也是牙根儿痒痒的。

    同桌的几个陌生人吃吃发笑,饶有兴致地看热闹。

    “这位小姐……”

    “你才是小姐,你们全家都是小姐!”

    杨根硕话说一半,就被李馨予直接打断。

    杨根硕摇摇头:“我孤家寡人一个,没所谓的。只是,你激动什么,不会被我说中了吧。”

    李馨予气鼓鼓不吭声。她心虚啊,刚刚自己反应已经有些过激了,不知道别人看出来点什么没有。

    杨根硕轻笑道:“那叫你美女吧。”

    “算你还有点眼力见。”李馨予终于气顺了点儿。

    杨根硕撇撇嘴,“那个,你难道对我的职业一点儿也不感兴趣?”

    “你的职业,你什么专……”李馨予这才一拍脑袋,“哦,你说你是个算命的。”

    杨根硕笑着点头:“没错,想不想我给你算算?”

    “神棍,我不信那一套。”

    杨根硕瞪大眼睛:“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小名儿。”

    李馨予捂着小嘴,目瞪口呆。

    “我的另一个小名,你想知道么?”杨根硕笑嘻嘻问道。

    “大牛,别闹了!”艾悠悠蹙眉制止,她有些担忧,饥不择食的大牛不会对李馨予感兴趣吧!

    “嗬,悠悠已经给我暴露了。”杨根硕无奈耸耸肩。

    “大牛?神棍?”李馨予一脸迷茫的念叨着,然后脸上一红:“你流氓啊!”

    “哈哈……”杨根硕大笑两声,然后指着李馨予正色道:“根据我的专业眼光评判,你一定有过很多男朋友。”

    “你……”李馨予明显一惊。

    对一个女孩子说她有过很多男朋友,那能是什么好话吗?跟说她是破鞋又有什么分别?

    “你胡说,我现在都没有男朋友!”

    杨根硕挠挠头:“不可能啊,我不会看错。”然后貌似有些不确定,“不然,不应该那么黑。”

    “我黑,你说什么黑……”李馨予指着自己的脸蛋,突然发现杨根硕目光的落点,身子巨震。

    此时,杨根硕的目光落在她不可描述的位置上。

    李馨予声音也跟着弱了,“不知道你说什么。”

    然后,再也不敢看杨根硕的眼睛。

    她这个反应,落在同桌人的眼中,大家自然也就回过味了来了。

    这是不打自招啊。

    李馨予双拳紧握,这厮竟然将自己带入这样一副窘境,不可饶恕。

    李馨予当然不能走,此时走了,那岂不是公然承认。

    杨根硕摇摇头,突然觉得很没意思了。

    这时,看到桌上一盘菜,杨根硕笑了。

    “来片黑木耳,以形补形。”杨根硕殷勤地给李馨予夹菜。

    “你特么什么意思?”

    杨根硕话有所指,而且,太刺耳,杨根硕的用意,李馨予更是心知肚明,于是她直接爆了粗口。

    “自己体会呗。”

    “你混蛋!”李馨予冷笑,“这可是你找死,不要怪我。”

    “李馨予,你要干什么?”看到李馨予的表情,艾悠悠心中一紧。

    “喊我男人揍他,让他满地找牙。”

    “李馨予,不过是几句口角,至于吗?”艾悠悠皱眉,“而且,这里还在摆喜酒。”

    “哎,刚才谁说自己没有男朋友来着,这会儿的男人从哪儿蹦出来的。”杨根硕抓住了对方的口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你……”李馨予指着杨根硕,对艾悠悠说,“我是个女孩子吧,她那么说我,我要是忍了,那不就是默认了。”

    “你不承认,那也是事实。”

    好死不死的,杨根硕又来了这么一句。

    “你……”李馨予一口银牙几乎咬碎,“艾悠悠,你也甭求情,没用的,现在谁也救不了他。”

    李馨予咬牙切齿地说完,拨通一个号码,语气马上一变,开始撒娇:“虎哥,有人欺负我,人家委屈死了啦,哦,就在金花酒店,等你。么么。”

    她气质上的转折,令人无法接受。她的说话方式,令人直起鸡皮疙瘩。

    女人就是天生的戏子啊!

    然而,李馨予似乎没有这样的觉悟,挂了电话,她便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杨根硕。

    不知何时,查奋来到了一旁,恰好也听到了李馨予电话的内容。

    此刻,查奋的目光同样怜悯:“小子,你完了,不知道虎哥吧,哥哥给你科普一下,自从龙哥进去之后,这一片,就是虎哥的天下。”

    艾悠悠原本也挺担心,但是,突然觉得“龙哥”这个名字那么耳熟。

    然后,杨根硕突然起身,义正词严道:“笑话,虎哥什么东西,这是党和人民的天下。”

    同桌的人:“……”

    查奋、李馨予:“……”

    艾悠悠却给逗笑了。

    查奋忍不住骂了句“逗比”,然后淡笑:“小子,我不得不佩服你,这是你自己找死,不要以为我们主家会帮你求情。”

    杨根硕眉头微皱,嘴巴动了动。

    李馨予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露出冷笑:“现在害怕,晚了。”

    查奋也是一脸得意:“看在悠悠的面子上,我可以保证你在宴会厅没事,怎么样,感谢我吧!”

    感谢他的,是一根中指。

    “不识抬举,我就看你怎么会玩死。”查奋脸上布满狰狞的微笑。

    人家还没开席,杨根硕咯吱咯吱嚼着菜,还不住点评:“黑木耳好啊,补血降脂老少皆宜。”

    李馨予都要吐血了。

    杨根硕将一口菜咽下去,这才随口问道:“粪渣,你口中的龙哥是不是马如龙?”

    “你竟然知道……”说到一半,查奋面色剧变,“你叫我什么!”

    “啊,哦,抱歉啊,我没读过书,不小心念倒了,真不是存心的。”

    “分明就是!”

    这次,查奋和艾悠悠难得默契,不过,一个在嘴上说,一个在心里说。

    艾悠悠差点笑出来,这家伙太坏了,怎么能当面这么称呼人家呢!

    还有,她终于想起来了那位传说中的龙哥了,龙哥见了自家大牛都要跪,虎哥算什么。

    这会儿,艾悠悠是一点儿也不担心了。

    不过紧接着,少女的脸蛋一阵发烫。

    因为,她发现了两点。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