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聘礼
    张钰都急死了。

    艾琳也有些着急。

    两人心里都差不多,死丫头,你不要也可以收下嘛,大不了下来借花献佛。

    李馨予忍不住大叫:“悠悠,你傻呀,这可是世界一线品牌,奢侈品啊,你知道这个小包多少钱吗?”

    查楠一家都是趾高气昂,一个个自我感觉良好。

    不过,查蓉是唯一的例外,她在一旁微微蹙眉。

    张钰更是不住点头,恨不得代替女儿收下。

    她也不过是住着复式楼的小康之家,十几万一只坤包,对她而言,依然是太奢侈了。

    杨根硕将这一切尽收眼底,虽说艾悠悠因为母亲的原因,对查楠一家比较排斥,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依然能够坚定立场,让杨根硕也不由的刮目相看。

    悠悠单纯而且简单的女孩,跟媚俗拜金虚荣的李馨予,完全是两个极端。

    她越是这样,杨根硕就越是心疼。

    场面有点僵。

    查楠老婆淡笑道:“悠悠,是不喜欢还是……”

    “孩子太小,脸皮薄。”张钰马上接过话头,“而且礼物太贵重……”

    张钰这番话,其中的意思让人有些捉摸不定。

    你到底是拒绝呢,还是拒绝呢!

    不过,她的目光说明了一切。

    这一刻,张钰的双眼仿佛被那只包包牢牢吸住了。

    “菊花,要不算了。”查楠对老婆童菊花道。

    “别呀!”几乎是查楠话音刚落,张钰就脱口而出。

    反应太过激烈,一下子,所有目光都在她脸上聚焦。

    张钰顿时有些难为情,不过,还是看着女儿:“悠悠,你一定是喜欢的,是吧,要不妈妈代你收下。”

    说着,就去接包。

    童菊花自然是无可无不可,就要将香奈儿包交给张钰。

    张钰两眼放光。女儿不喜欢更好,虽然是少女系列,自己也不是不可以拿。

    此时此刻,艾琳、李馨予,甚至同桌的女性,一个个都露出艳羡的神色。

    “不要!”

    最后一刻,艾悠悠还是开口了,蹙眉对张钰说:“还给人家!”

    “为……为什么!”张钰不解,脱口问道。

    此时,那只奢侈的女包被她死死地攥在手里,就像到嘴的鸭子,还能让它飞了。

    没看见现场大小女人一个个都是如饥似渴的眼神么?

    这悠悠又不知道钻进了什么牛角尖。

    “悠悠,这是阿姨给你的见面礼,人家是长辈呀,不是有句话说得好,长者赐不可辞。”

    为了得到这个包,张钰也是搜肠刮肚绞尽脑汁,决定用自己微薄的文学积淀,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而且,你觉得很贵重,这是没错的,但是,阿姨家条件好啊。”张钰有些不自然的笑笑,“说句不恰当的,或许在你阿姨眼中,这就是一件能够拿得出手的普通礼物。”

    童菊花摇头,面上有些不快:“小钰妹子,这话不合适啊,我是真心喜欢悠悠,怎么能随便准备一个只是拿得出手的礼物?那不是敷衍悠悠么?”

    “是啊,悠悠,这是妈妈精心准备的。”查奋终于插上了话。

    艾悠悠淡淡摇头:“不管是精心准备,还是随手敷衍,我都不会要。”

    “为什么!”

    张钰、艾琳、童菊花、李馨予、查奋五人,居然异口同声,无比默契。

    “请问,我以什么理由接受这样的馈赠?”

    艾悠悠淡淡说着,面色很冷。

    “需要个理由是吧!”查楠呵呵笑道,“很简单,儿子,你自己说。”

    查奋仿佛课堂上被老师点名,顿时,腰背一挺,深吸一口气,眼中迸射出明亮的光辉,直视艾悠悠。

    “悠悠,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对你念念不忘。”

    不顾艾悠悠紧蹙的眉头,查奋继续说道:“今天,我的家人对你也很满意,所以,借此机会,我想请你答应,做我女朋友。”

    李馨予看着查奋的眼中,布满了小星星。

    查奋,简直就是高富帅的典范啊。

    周围几桌的小女生们也是一脸向往。

    如果自己摊上这种好事,就是菊花也乐意奉献。

    艾悠悠却是冷笑,未置可否。

    “悠悠,请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好的,物质上,我有能力满足你的一切。”

    查奋话音刚落,李馨予呻吟起来,“天哪,艾悠悠,你怎么这么好命!”

    就在所有人都羡慕艾悠悠的时候,艾悠悠却是摇摇头,脸上浮现出一抹戏谑的冷笑。

    这个表情,除了杨根硕之外,就没几个人看得懂了。

    查楠深深看了眼艾悠悠,舔了舔干巴巴的嘴唇,冲张钰道:“小钰啊,我们家对你这个女儿比较满意,她也有十八了吧,我看要不这样,择日不如撞日,今天直接给两个孩子订婚。”

    艾悠悠心头一惊,娇躯一震,抬头看着查楠,她无法想象,对方何出此言,他凭什么?

    张钰也是震撼不小。

    最兴奋的,莫过于查奋了。

    这会儿,一双淫邪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艾悠悠,仿佛已经将这块肥肉吃进了嘴里。

    “这……”张钰一时间却是没法表态了,实际上,她是打心底愿意的,但是,女大不由娘啊,就是让女儿来喝顿喜酒,她都磨破了嘴皮子。

    “怎么,你不愿意,还是我们高攀了?”童菊花语气不善道。

    听悠悠说,这个童菊花是银行的领导,杨根硕的确能够感受到一股淡淡的官威。

    “哪里哪里,要说高攀,也是我们。”张钰表情不自然的看着女儿,“孩子大了,而且,现在又是高三关键期,所以,这时候谈论这个问题,是不是不大合适。”

    杨根硕认为张钰总算干了一件亲生母亲该干的事,却不知道张钰有她自己的考量。

    如今是新社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一套根本行不通。

    如果女儿不同意,她也不能动用家暴,或者使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促成这桩姻缘吧!

    怎么说,也是自己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亲生骨肉啊!

    所以,这个症结的关键所在,还是艾悠悠本人的态度。

    “悠悠,你的意思呢?”张钰看向了女儿,目光有些殷切。

    艾悠悠冷冷一笑,目光扫过众人,最后落在杨根硕的脸上。

    杨根硕只是耸了耸肩膀。

    但是,这一刻,所有人都看到一抹笑纹在女孩的唇角绽放。

    那么恬静,那么美。

    傻子也能猜到杨根硕在艾悠悠心中的位置了。

    不过,杨根硕还真不知道。

    艾悠悠也不知道,她这一笑,将杨根硕推到了所有人的对立面。

    其实,原本也差不多这么个情况。

    这时,艾悠悠深吸一口气,目光在查奋脸上稍作停留,然后,落在查楠脸上。

    尽管查楠是母亲出墙的始作俑者罪魁祸首,但艾悠悠也不得不承认,仅仅从外表来看,这是个有点魅力的男人。

    不过,也仅此而已。

    “别忙,先听我说。”

    就在艾悠悠舔了舔嘴唇,准备开口的时候,查楠打断了她。

    “悠悠,如果你答应这门亲事,我现在就可以委托律师,将名下股份转赠一部分给你。”

    查楠此言一出,几乎所有人都吃惊地看着他。

    毕竟,艾悠悠和杨根硕没有。

    查奋更是激动无比:“爸,你对我太好了,真是我亲爸。”

    “滚!”查楠笑骂一句,他对众人的反应比较满意,但是,艾悠悠居然似乎无动于衷,让查楠有些挫败。

    查楠心想,小丫头涉世未深,估计对股份没什么概念。

    于是,他具体地说道:“我的初步打算,就是拿出我名下股份的零点五,作为聘礼。”

    “天哪!按照中天实业目前的市值,岳父的手中股份的零点五,差不多又五千万。”

    一直沉默寡言的万爱科忍不住惊呼。

    五!千!万!

    五千万!

    听到这个天文数字,李馨予和王锁虎当即无法思考了。

    张钰、艾琳吞咽吐沫的同时,都有些幽怨的看着这个上司。

    童菊花面色有些冷,估计嫌这个聘礼太昂贵了。

    查楠却一直盯着艾悠悠,观察她的反应。

    查奋急切地说:“悠悠,赶紧答应啊,多少人一辈子都没这个机会。”

    张钰也忍不住,想要劝两句,却被李馨予抢了先。

    “悠悠,不是我说你,女人能有几年青春,难得能卖个好价钱……”

    “闭嘴,怎么说话呢!”

    这次,是张钰、查奋异口同声。这个李馨予,不会说话就不要开口,这么劝人,不是适得其反么?

    然而,李馨予却还是说道:“悠悠,我真心真意羡慕你嫉妒你,而且,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跟我有着同样的心理。然并卵!我的话虽然难听,不过,话糙理不糙。”

    “你说你辛辛苦苦十几年寒窗图个啥,还不是将来找份好工作,而评判好工作的标准,就是工资吧!”

    “这一切,你现在不费吹灰之力,唾手可得。”

    “查奋长得不赖啊,配得上你。”

    李馨予的话说完了,得到了绝大部分人的认同。

    甚至包括杨根硕,杨根硕也不得不承认,她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

    不过,他仅仅是客观的认同这句话,查奋什么货色,杨根硕一目了然,艾悠悠跟了他,完全没有幸福可言。

    众目睽睽下。

    良久。

    艾悠悠淡淡一笑,“老同学,说完了?”

    “完了。”李馨予点点头,“难道你还要冥顽不灵?”

    艾悠悠深吸一口气,昂首挺胸,下意识看了杨根硕一眼,美眸中迸射出无限憧憬、强大自信。

    “我现在还不想谈论感情,而且,我才十八岁,我的未来,五千万买不到。”

    这一刻,女孩的眸子灿若星辰,唇角宛如新月。

    :敢不敢来几张推荐票?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