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煞笔
    张钰失望地闭上了眼睛。

    李馨予却是显露出一丝庆幸。

    查奋却直接发飙,戗指杨根硕:“是不是因为他。”

    “呃……”

    杨根硕笑得勉强,一下子成了目光的焦点,这好像是众矢之的的节奏啊。

    “一定是。”艾琳说,“穿着情侣装,吃个饭都舍不得分开。”

    “大牛!”张钰冷冷摇头,“我们还真是引狼入室!”

    杨根硕摸了摸鼻子,无奈苦笑,自己还真是躺枪了。

    “住嘴!”艾悠悠喝道,“你不可以这么说大牛。”

    “悠悠!”张钰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你竟然为了这小子,对养了你十八年的亲妈凶。”

    艾悠悠咬着后槽牙,鼓着腮帮子,拧着柳叶眉,就是不说话。

    “看看吧!具体情况如何,这还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吗?”

    李馨予摇头叹道:“老同学,我是过来人,初恋是美好的,也是青涩的,你以为可以为了爱舍弃一切,等到以后,你会发现,那完全是脑袋进水了。”

    “我就问你,他能给你什么?”李馨予面带讥诮,“五千万,五百万,还是五十万?”

    “你太抬举他了。”张钰摇头,“五万都拿不出来。”

    “我看,五千都不能!”查奋补刀。

    杨根硕耸耸肩,未置可否。

    “妮子,听人劝吃饱饭,他不但没钱,连未来都没有。”

    王锁虎摸着光头,粉墨登场了。

    原本面对查楠一家,堂堂虎哥还有些自卑。

    随随便便送个见面礼,就是十几万,订婚的聘礼更是几千万。

    在这些人眼中,钱还是钱吗?怕也就是一堆数字吧!

    根本不是一类人。

    但是,这一刻,似乎找到了共同点,那就是有了共同的敌人。

    虎哥找到了同盟,自认为可以为查家出力,在查部长面前露个脸,日后说不定还能接点业务。

    于是,他站出来了。

    “虎哥的意思是……”查楠皱眉问道。

    王锁虎冷冷一笑,浑身肥肉颤动,粗短的指头指着杨根硕,“这小子就是个穷逼,来五星酒店蹭饭,连套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就这种货色,还敢骚扰我女朋友。”

    “在查部长面前,我或许就是一只蚂蚁。但是,”王锁虎摩挲着脑壳上的壁虎刺青,“在江湖上,我王锁虎也是有名有姓的。”

    说到这里,王锁虎眼珠子一瞪:“今天虎哥我来了,他就休想全须全尾的离开。”

    杨根硕忍不住笑了,牵起了艾悠悠的小手。

    “你干什么!”王锁虎皱眉道。

    “放手!”张钰、查奋怒喝道。

    原本,艾悠悠还打算抽出手,可是看到这些人的反应,她反而心安理得的让杨根硕拉着了。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

    “阿姨,既然你说引狼入室,我自然要对得起那个称号。”

    “你……”

    杨根硕笑着摇摇头:“虎哥,我们要走了,不知道你准备怎样让我缺胳膊少腿,还有,你的人到位了吗?”

    “哇呀呀,收拾你,还要什么人?虎哥我一个就能让你满地找牙!”

    王锁虎一阵大叫,“如果不是考虑到查部长在摆喜酒,虎哥我早就出手了。”

    “我舅舅是分局政委,这事儿兜得住,有些人欠揍,那就满足他。”

    查奋好像是对王锁虎耳语,声音确实不小。

    王锁虎再次看向查奋的目光,已经近乎膜拜。

    这查家真是有钱有势啊。

    “小子,就你这瘪三样,得罪我,都得脱层皮。你也不撒泡尿自个儿照照,还挖查少的墙角。”

    “我不是他的墙角,我……”

    艾悠悠急着辩驳,杨根硕拍拍她的手背,笑对王锁虎。

    “那你要怎样?”

    王锁虎眉头微皱,这小子为什么那么淡定,不过,还是咬牙切齿,面目狰狞道:“也没啥,就是揍你个生活不能自理,让你后悔来到这世上。”

    “来啊,别光说不练。”杨根硕勾勾手。

    这小子太嚣张,张钰面现不忍,却也不好开口求情了。

    因为,她发现,此刻的查楠也是动了真怒。

    在她看来,今天杨根硕这顿揍是免不了了。

    好在这是大庭广众,对方不至于做得太过。

    而此时,除了查楠脸色冰冷,其他诸如童菊花、查奋、万爱科、李馨予等,一个个脸上都布满了幸灾乐祸的兴奋。

    倒是查蓉脸上有些紧张,密切关注着事态的发展,随时准备出面阻止。

    这一切,杨根硕都是尽收眼底。

    “小子,这是你找死,别怪你虎爷爷。”

    王锁虎竟然戴上了银光闪闪的虎指,一步步走向杨根硕。

    原本艾悠悠是不担心的,但是,看到狰狞的虎指,抓住杨根硕的小手紧了紧。

    那尖锐的“爪牙”,打在人身上,还不是轻而易举拽下一块皮肉。

    “不怕。”杨根硕淡淡一笑。

    但是,看向王锁虎的目光,已经冰冷彻骨。

    原本,杨根硕是准备手下留情的,但是,这个王锁虎不是个东西,无冤无仇,小小嫌隙,居然就这么狠。

    杨根硕已经给他判了死刑。

    自以为龙行虎步你的王锁虎,在感受到杨根硕冰冷目光的一刻,脚步微顿,心头暗惊,这小子年纪轻轻,怎么会有这么一股摄人的杀气?

    只是下一刻,杨根硕皱起了眉头,眼睛还闭上了。

    “故弄玄虚!”王锁虎举步上前。

    “大牛,怎么了?”

    艾悠悠也发现了杨根硕的变化。

    杨根硕的耳朵微不可察的动了动,没错,那是拉动枪栓子弹上膛的声音。

    杨根硕睁开眼睛,扶着艾悠悠的肩头:“悠悠,听话,去跟妈妈站一起。”

    “为……”

    本能的问出一个字,却发现杨根硕前所未有的认真,于是,咬着唇皮点了点头。

    艾悠悠还没走到母亲跟前,王锁虎大叫一声“虎爷来也”,一拳砸向杨根硕的面门。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艾悠悠更是咬住了手指。

    下一刻,有人惨呼。

    谁都没有看清,然而,那虎指却到了杨根硕的手中。

    显然是硬生生拉下来的,王锁虎的几根手指鲜血淋漓。

    惨呼也是他发出来的。

    竟然是这样一副结果,几乎所有人都感觉不可思议。

    没想到,眉清目秀甚至有些单薄的高中生,一个回合,就战胜了地头蛇虎哥。

    十指连心,王锁虎疼得直哆嗦,但是,面子上更是挂不住。

    更令他无法忍受的是,此时的杨根硕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这是藐视,赤果果的藐视。

    叔可忍,婶可忍,虎哥也没法忍了。

    于是,手往腰上一摸,多了一把弹簧刀,啪的弹开,更无二话,直接捅向杨根硕。

    “小心!”查蓉、艾悠悠同时惊呼。

    杨根硕没有回身,甚至没有避让,后背如同长了眼睛。

    就在刀尖触碰到校服的一刻,就在不少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的一刻,就在艾悠悠、查蓉捂住眼睛不忍再看的一刻。

    杨根硕动了。

    闪电探手,抓住对方手腕,送出一记窝心脚。

    王锁虎肥硕的身子腾空飞起,哼哧一声落在圆桌上。

    叮里哐啷一阵响,杯盘狼藉,汤汁四溅。

    而王锁虎,四仰八叉,如同肚皮朝天的癞蛤蟆。

    这一幕只在电光火石之间,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此时,杨根硕手里的多了一把弹簧刀。

    而餐桌上的王锁虎,痛苦哀嚎。

    “哎吆,我的手断了。”

    果不其然,众人一看,他之前拿刀的右手,手腕变形,肿起来老高。

    空手入白刃,还捏碎了对方的手腕,这得多大的力气!

    这一刻,再看杨根硕的背影,众人的目光变得复杂了。

    惊叹者有之,诧异者有之,更多的,却是难以置信。

    “嘁——会两手三脚猫功夫,就能装逼?”

    短暂的惊讶过后,查奋嗤之以鼻。

    听了这话,大家伙也都认为杨根硕是在装逼,这都打赢了,还给众人一个背影。

    杨根硕苦笑,自己还真被冤枉,因为根本不是。

    终于,大厅末端的楼梯上传来一阵杂沓的脚步声。

    而他们这一桌,原本就在末端。

    “让开,全都给我让开!”

    “不要动,谁动打死谁!”

    两个声音透着歇斯底里,但是,连他们也无暇分辩,这分明自相矛盾嘛!

    让人让开,还不让动,否则就打死。

    这让吃瓜群众咋办?

    首先闯入眼帘的,是几个警察,拿着手枪,倒退着下楼。

    紧接着,是三个穿着t恤挂着帆布包的年轻人。

    手里都有枪,其中一个手里还有人质。

    当看到人质的一刹那,杨根硕下巴掉了。

    竟然是萧米米,今天的她一身长裙。

    三个年轻人被七八名警察包围,陷入惶恐,紧张亢奋。

    更加恐慌的是宴会厅的人,看到这一幕,一声惊呼,狼奔豕突。

    “不要乱动,全部趴下。”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大家都很听话,趴下了。

    子弹不长眼睛啊,要是被误伤,找谁哭去。

    可怜的虎哥不顾伤痛,自力更生,从桌面上滚落。

    “让开,给我车,否则我打死她。”

    用枪顶着萧米米的太阳穴,那名年轻人狂吼。

    “别冲动,放了人质,一切都可以谈!”

    说话的是个熟人,杨根硕认识,竟然是上次在医院见过的王凯,好像还是萧米米的师兄。

    此时的王凯一身便服,赤手空拳。

    而旁边一个拿着小手枪的中年警察却急了:“我是西郊分局政委童小良,这次行动由我负责,贩毒已经是重罪,你们怎么还敢劫持人质,你们知道她是谁吗?她是萧局长的千金……”

    原本萧米米只是害怕,听了这话,忍不住骂了句“煞笔”,整个人陷入绝望。

    :不要钱的推荐票来几张!!!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