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他是我男人
    童小良也发现自己的话有些不妥。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想法,那名劫持萧米米的枪手突然大笑起来,“原来如此,好啊,谢谢你的告知,这个人质分量太足啦。”

    童小良脑袋一懵,脸色煞白,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耳光,心头懊丧不已。

    行动失利问题不大,但若是萧局长的千金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自己的前途铁定完蛋,等着回家卖红薯去吧。

    正准备采取政治攻势,对毒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时候,居然有个脑残的声音响起。

    “舅舅,小心啊,子弹不长眼睛。”

    这一刻,童小良杀人的心都有。

    他何尝不知姐夫家今天在酒店摆喜酒?

    而他宝贝外甥还在那儿不知道跟谁嘚瑟,“分局政委,威武吧!”

    一个踉跄,童小良回头,杀人的目光看着查奋:“闭嘴。”

    趴在地上,抱着脑袋的查奋,无所谓地吐了下的舌头。

    “放了米米,换我,我来做人质。”

    王凯对毒贩说道。

    他一直追求萧米米,认为眼下是个好机会,而且,今天,萧米米也是被他约来的,他必须这么做。

    “你谁呀,什么身份,够格么?”

    王凯被鄙视了,但他还是必须说出自己的身份,如果能够换下萧米米,日后,不论在萧米米还是萧阳心中,自己的地位都完全不同了。

    “我是市局刑警队长王凯。”

    一名毒贩讥笑:“刑警队长,算什么东西,能有局长千金值钱,何况还这么漂亮够味。”

    王凯抿了抿嘴,眼珠子通红,却不吭声了。

    “刘飞,你们是跑不了的,我们的大队人马已经布控完毕,你们再负隅顽抗,最终只能是……”

    童小良显然掌握了毒贩的身份,这会儿衬衣的咯吱窝都湿透了,依然采用政治攻势,给毒贩施加压力。

    刘飞,就是劫持萧米米的那名毒贩,此刻他面色阴沉,打断童小良,“大不了一死,有局长千金一起上路,我们不亏。”

    “别呀!”童小良苦着脸说,“你们虽然是重罪,但是,如果表现好,也是可以从轻发落的。”

    “我有个要求。”刘飞看了看左右两兄弟。

    “好啊,有要求就提,合理的要求,我们可以满足你的。”

    童小良微微松了口气。

    “这件事我是主犯,他们只是帮忙,让他们离开。”

    “不,飞哥,我们发过誓的,说好了同生共死。”一名毒贩说。

    “是啊飞哥,大不了一死,我不怕,何况我们手里还有一个这么重量级的人质。”另一名毒贩说。

    “童政委?”刘飞眉头深锁,对两位兄弟的话无动于衷,只是看着童小良问道。

    “只要你不伤害米米,我答应你。”

    童小良几乎没有怎么权衡,这一刻,最重要的事,就是安抚好毒贩的情绪,不能让萧米米有丝毫的损伤。

    “我不怕死,我是一名警察。”萧米米闭着眼睛大叫,“不要管我,抓住毒贩。”

    “住口!”刘飞怒喝,“信不信我花了你的脸。”

    萧米米马上噤若寒蝉,她就算不怕死,也怕毁容啊。

    “小法、小军,你们走,到了安全地方给我来个电话。”

    “飞哥,我们不走!”小法小军异口同声,热泪盈眶。

    刘飞身躯微颤:“你们不走,我妈怎么办?代我尽孝,说我对不起她。”

    刘飞闭上眼睛,低头,淌下男儿泪。

    “飞哥……”

    “走!”刘飞怒吼,瞪大眼睛的他,枪口顶着自己的下颌,“信不信我死在你们面前。”

    “好,飞哥,我们走。”

    两人上前,将手枪留给刘飞,“飞哥,你放心,我们再想办法,豁出命去,也要治好大娘的病。”

    “来世再做好兄弟。”

    三人抱在了一起。

    约莫过了两秒,刘飞身子一震,“走,滚!”

    警察让开一条道,小军、小法两人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你的要求我答应了,你的兄弟也离开了,你是不是可以放了米米了?”

    童小良苦着脸说。

    “白痴。”

    “你……”

    “第一,我要确保兄弟们的安全;第二,我说过会放了人质吗?”

    童小良一阵羞恼,却不敢怒。

    “刘飞兄弟,你到底还要怎样?”

    “我要……你是什么人,放下刀!”

    前半句是对童小良说的,后半句,则是因为刚刚发现杨根硕。

    一下子,杨根硕再次成为目光的焦点。

    他拿着弹簧刀,站在警察外围。

    “你是同伙!”童小良惊呼,同时枪口抬起。

    “大牛救我。”萧米米也是这才发现杨根硕,仿佛突然抓住救命稻草。

    童小良一下子反应过来,但还是忍不住大喝:“放下武器,混蛋,你会激怒他的。”

    一拳砸在童小良的心窝,待其身子佝偻之际,在耳边送出两个字“白痴”。

    童小良痛得无法呼吸,翻着白眼跪倒在地。

    于是,有一半的警察如临大敌,枪口调转,对准了杨根硕。

    “大牛!”

    艾悠悠想要起来,却被母亲死死摁住。

    “他是毒贩同伙,开枪,击毙他!”

    查奋叫嚣,这家伙竟敢殴打他最最崇拜的舅舅,简直是自寻死路。

    “谁敢,他是我……我男人!”

    形势危急,萧米米不顾一切大叫,当然,说出“我男人”,她也耗费了莫大的勇气。

    一语惊四座。

    时间仿佛停止了几秒。

    一个个目瞪口呆。

    王凯张大嘴巴,感觉自己的心裂开了。

    艾悠悠脸色微变,似乎也有几许酸楚。

    在场的警察一个个看看局长千金,再看看身着校服的杨根硕,眼中都是羡慕、妒忌、恨。

    就连毒贩刘飞也呆了呆。

    杨根硕摸着鼻子一阵苦笑,这丫头,还真是彪悍。

    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和佩服萧米米的急智,刚才那种情况下,似乎没有更好的处理了。

    于是,他向前跨出一步。

    然后,是一个尖锐的声音。

    “不可能,米米,你骗我,这不可能,他才多大,而且什么都不是,你怎么会喜欢他?”

    是王凯,他显然不能接受,接受他一直钟情的小师妹,居然选了一个高中生。

    “王凯,这个时候,你居然纠结于个人感情,我看你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警察,面前的毒贩你还要不要管,米米你还要不要营救?”

    “你……”

    王凯因为这一顿直斥其非,面皮阵红阵白,却是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杨根硕摇摇头,再次向前一步,左右的警察自然散开。

    “不要,别过来,我不能保证我的手会不会抖。”

    刘飞挟持着陈木木向后退去,他有种感觉,这个高中生带给他莫大的压力。

    “别抖,别抖啊!”

    童小良挣扎着起身,一脑门冷汗,那是刚刚杨根硕一拳逼出来的。

    没想到那小子居然跟萧米米有关系,只怕自己那一拳是白挨了。

    这一会,童小良是无能为力,好在,市局的人都在往这边赶,他只需要拖延,还有尽可能为自己加分。

    杨根硕回头看了童小良一眼,眼中的鄙夷几乎可以将其阉掉。

    “你让他别抖,他就不抖了,要不,你被十几支枪口指着试试。”

    童小良咽了口吐沫,不说话。

    只是,他不由自主的想,若是自己处在那样的境地,只怕还不如刘飞。

    “米米,你怕不怕?”

    “怕!”

    萧米米小嘴一撇,豆大的泪珠滚落下来。

    之前她一直强撑着,虽说她是警察,是女汉子,可首先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孩。

    被人用枪顶着下颌,甚至,她都要踮着脚才能站稳,而且拿枪的,还是个穷凶极恶的毒贩,她怎么可能不怕?

    杨根硕笑笑:“那现在不用怕了,你男人在这,你男人会救你的。”

    “你凭什么!”

    这话竟然是王凯和刘飞同时说的。

    杨根硕戳了戳太阳穴,显得有些为难。

    过了半天才说,“就凭米米那句‘他是我男人’。”

    萧米米脸上顿时一红。

    “大言不惭!”

    刘飞手中多出一把枪,对准杨根硕,扣动了扳机。

    “小心!”

    萧米米、艾悠悠同时大喊。

    刘飞真敢开枪,杨根硕瞳孔一缩,屈膝后仰,脚下如同装了滑轮。

    箭一般的速度,来到刘飞与萧米米生前一米处,抬脚踹向刘飞持枪的右手。

    刘飞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枪口被踢得朝上,与此同时,枪响了。

    砰!

    有人尖叫。

    噗嗤!

    刘飞骇然发现,自己右手小臂,被一柄小刀刺穿。

    而与此同时,一张年轻清秀的面庞正在瞳孔中不住放大。

    刘飞毫不犹豫扣动扳机,要在最后一刻拉个垫背的。

    萧米米双眼紧闭,浑身绷紧。

    “啊!”

    用大叫来缓解巨大的紧张。

    然而,枪没响。

    耳边却传来沉闷的痛呼,以及清脆的骨折声。

    当身处一个有力的怀抱时,萧米米才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鹿,睁开犹带惶恐的大眼。

    她看到了什么?

    一帮警察用枪指着刘飞。

    而此刻的刘飞,惨不忍睹。

    右手小臂插着小刀,左手食指怪异扭曲着。

    十指连心,他疼得浑身发抖,大汗淋漓,却没呼痛,而是看着杨根硕笑道:“兄弟好身手,刘飞心服口服。”

    “你……”

    杨根硕想说点什么,但最终却是欲言又止。

    “拿下!”

    这是,童小良一声暴喝,待刘飞被扎了个背花,他才一抹冷汗。

    啪啪!

    这时,有人带头鼓掌,瞬间,掌声雷动。

    :推荐票。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