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公车猥琐男
    林中天看到了什么!

    两孙女并排睡着。

    杨根硕一只手按在大孙女的胸上。

    自己又是踹门又是怒吼,两丫头居然没醒,原因,还用说么?

    林中天出离愤怒了。

    若他身怀绝世武功,早就一掌毙了这个禽兽。

    奈何自己垂垂老矣,本身也是手无缚鸡之力。

    不能力敌,唯有控诉。

    “大牛!枉我这么信任你,你竟然用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而且,而且,一个也不放过……”

    林中天气得浑身发抖,真是激动到不能自已。

    “老爷子,你误会了。”

    杨根硕站起来,哭笑不得,满头瀑布汗,这误会闹得。

    最终杨根硕一番解释,就说两丫头白天受了惊吓,害怕睡觉做噩梦,让他按摩一下。

    林中天算是平静了不少,但依旧将信将疑。

    “你真没下药?”

    “老爷子,下药没这么好使,不过,她们睡得很香甜。”

    林中天纠结的眉头仍未舒展,“你说只按压头部,可我刚刚明明看到你的手……”

    杨根硕笑着摇头,心说好人果然不好当,尤其是做好事不留名的那种。

    “小君发育不太好,她虽然不说,但是我能看出有些自卑,所以,我打算用手法给他刺激一下,没想到……”

    “真的?”

    杨根硕摊摊手:“老爷子不信,我也没办法了。”

    林中天审视他半天,方才点点头:“老头子只能信你。”

    “呃……”

    这位身居高位的老人突然表现的一丝无力,让杨根硕感到心酸,于是,对自己考虑不周的冒失行为,感到有些内疚。

    内疚,为毛没没有锁好门呢。

    ……

    同林中天一起离开房间,杨根硕走进监控室看了一眼,然后跟林中天告别。

    “大牛,你还不搬……”

    “我尽快。”

    林中天点点头,想来这小子真是有事。

    “我送送你。”

    杨根硕看了林中天一眼,摇头笑笑,边走边说,“老爷子,今天在酒店,你的做法欠妥啊。”

    “怎么?”

    “你说中天实业一半是我的。”

    “是啊。”林中天狡黠一笑,“但是现在不能给你。”

    “你太高调了,我不喜欢,以后还怎么扮猪。”

    林中天指着他摇摇头,笑了,“你小子,我帮你打他们的脸,你不高兴?”

    杨根硕耸耸眉毛,未置可否,拒绝了林中天派车相送,自己走了。

    掏出手机看看时间,这才晚上八点。

    小羚羊停在艾悠悠家里,杨根硕没打算坐出租,这个时间,还有公交。

    杨根硕打算把人生的第一次交出去。

    这些天,他把手机玩熟了,打开地图,轻而易举找到了最近的公交站牌。

    信步走去。

    夜风轻柔,街灯璀璨。

    人行道上,有着三三两两的路人。

    偶尔,还有一两个小商贩。

    杨根硕张开双臂,做了几个深呼吸。

    城里,空气虽然不怎么新鲜,但胜在精彩。

    高楼大厦香车美女,只要有能力,就能拥有一切。

    说起来,老不死的那么本事一个人,为什么心甘情愿留在贫穷落后的山村里?

    要说因为白寡妇,杨根硕第一个不信。

    要说因为全村的寡妇,杨根硕就有点信了。

    “不管了,等将来有了大房子,先把大丫二丫接过来。眼界决定人生,住在山里,跟井底之蛙没什么两样。”

    这般想着,杨根硕加快了脚步。

    没走几步,又情不自禁想起白天酒店的一幕。

    然后,一阵哀叹,以后想要低调可就难喽。

    今天跟着艾悠悠去喝喜酒,他根本就没打算暴露实力。

    王锁虎装逼也就算了,可是,人算不如天算,竟然还遇到毒贩。

    若是人质不是萧米米,他也未必会出手。

    然后,萧阳、林中天两人又搞了那么一出。

    “对呀,窃听到的东西,还没派上用场。”

    要不是毒贩突然跑出来,等查楠再装装逼,杨根硕就打算动用了。

    这会儿,他又想到了那个叫刘飞的毒贩。

    杨根硕能够看出对方有功夫底子,虽然不如第五旻纯正,但,若是单打独斗,未必干不过第五旻。

    “好像有什么隐情啊。”

    想到这里,他给萧米米去了一个电话。

    “大牛,这么晚,找我干什么?”萧米米腻声道,这边杨根硕还没顾上回话,她就一惊一乍,“哦,我知道了,你是想要人家报恩,不会是要人家以身相许吧!”

    “你继续。”杨根硕一阵瀑布汗,警花太彪悍。

    “呵呵,逗你玩呢。”

    “那句‘他是我男人’,也是逗我玩的?”

    “那个,你可以争取一下……”说到最后,萧米米的声音已经如同蚊子哼哼。

    我去!

    杨根硕有些接受不了,好像警花对自己有意思啊。

    清了清嗓子,杨根硕一本正经道:“我有事问你。”

    “啥事儿?”

    “那个刘飞关在哪里,可不可以安排我们见个面?”

    “干什么?他贩毒五千克,妥妥的死刑,而且居然拿我做人质,简直死有余辜死不足惜。”

    “我总觉得他有什么苦衷,不像十恶不赦的人。”

    “总之他触犯了刑罚,足够死罪了。”

    “你有没有听到几个人当时的对话,好像他妈病了,咱们大胆设想一下,是不是他妈妈病重,他又没钱,这才铤而走险的。”

    “就算你说的对,他也不能免除惩罚,这种事情多了去了,如果每个人都像他那样,社会不是乱套了。”

    “你别跟我扯这些,我就问你能不能安排!”

    “你这是求人态度?”

    “米米,帮我办成这件事,你就不欠我的了。”

    “不行,别忘了你还欠我的呢!”

    “好吧好吧,算我再欠你一次。”

    “这还差不多,我问问啊,有信了再通知你……”

    嘟嘟!

    “混蛋,竟然挂老……美女电话!没风度。”

    原来是杨根硕率先挂断了,萧米米气炸了。

    ……

    63路公交,从城东到城西。

    可能是因为末班车的缘故,车上挤满了人。

    这可是杨根硕的第一次啊,他对这样的环境很不满意。

    想起姜瑶调到了城西,改天可以乘坐这趟车去跟姜大美女幽会,他的心情才好了一些。

    车上人满为患。

    用摩肩接踵形容,毫不为过。

    一个个素不相识的人,屁股挨着屁股。有人甚至没有立锥之地。

    司机一旦急刹,乘客都会倒下一片,不过,也不能完全倒下,因为没有倒下来的空间。

    身材矮小的,竭力绷直身子,够着吊杆。

    更矮一点的,只能挤在人群中,一旦车子晃动,他便如同墙头草。

    这么多人,车厢里弥漫着一股子人味儿。

    杨根硕突然发现,城里人也不容易。

    已经如此拥挤的车厢,还继续上客。

    司机一劲儿吆喝:“上车往后移动,后面有空间。”

    “把人都挤成肉夹馍咧!”有人叫道。

    差不多走了三站,杨根硕方才从门口蠕动到了中间,然后看到了一个熟人。

    平民校花,凌洋。

    她依然穿着校服衬衣,下身看不见,想必是百褶裙。

    她努力的吊着拉环,显得很辛苦。

    她这么晚,为什么会在公车上?杨根硕皱起了眉头。

    让杨根硕更加皱眉的是,貌似有人骚扰校花。

    她背后站着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男人,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身子一下一下撞在校花的屁股上。

    凌洋回头瞪了他一眼,他竟是夷然不惧,眯着眼睛,一副大灰狼吃点心的神情。

    偏偏这副神情,被杨根硕看得清清楚楚。

    杨根硕握紧了拳头,他也知道,拥挤的公车地铁,经常发生这样那样的骚扰事件。

    可是,这种事,往往很难定性。

    杨根硕正准备挤过去,车子到站了,下了几个人,车厢里稍稍宽松了一点。

    这时,凌洋走到了后门处,扶着立柱站立。

    没想到,猥琐男色胆包天,又跟了过去。

    于是,杨根硕黄雀在后。

    猥琐男似乎很有经验,脸上没什么表情,就是用下身去蹭人家小姑娘的小屁股。

    这会儿,车上人依旧不少,所以,猥琐男也不担心被人发现。

    凌洋站在那儿没多久,猥琐男就贴了过去。

    杨根硕眼尖,一下子看见了猥琐男鼓囊囊的下身。

    就在这时,公交一个急刹。

    凌洋没站稳,身子荡了开去。

    猥琐男也应该后退来着,但他却违反了规律,正对着立柱撞了上去。

    “哦!”

    一声惨呼,酸爽的感觉,让他直翻白眼。

    “谁,特么谁干的,给老子站出来。”猥琐男抱着裤|裆,面皮扭曲,不断吸气。

    乘客们都忍不住发笑,凌洋也是展颜一笑。

    这当然是杨根硕的功劳,他抓住时机,临门一脚,就有了这样的效果。

    然后泯然众人,深藏身与名。

    猥琐男目光扫视的时候,杨根硕还跟他坦然对视。

    不过,却只给凌洋一个背影。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

    没多久,猥琐男似乎缓过劲儿来了,又朝凌洋贴去。

    凌洋掏出大屏手机,压了开机键,屏幕没亮,她秀气的眉头一下子纠结起来。

    好在这时候,公交靠站了。

    凌洋犹豫了一下,选择了下车。

    在杨枫看来,她应该还没到站,只是因为受不了骚扰,所以才选择下车。

    不免有些心疼她。

    就在公交车刚要启动的时候,猥琐男又冲了下去。

    杨根硕再也无法坐视……是站视,这会儿车门都关了,不过,车窗开着。

    然后,众人眼睛一花,一个校服年轻人就落在了车外地上。

    车子开走了,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