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碎蛋断手
    凌洋走的很快,人行道上倒是有些人,可并不能给她安全感,这时候,她想到了萧米米,可是偏偏手机还没电了。

    回头一看,凌洋直接亡魂大冒,阴魂不散的猥琐男,大步流星,向她追来。

    凌洋鼓起勇气,回身站定,指着猥琐男道:“你,你要干什么!”

    “干你。”猥琐男说得干脆,直言不讳。

    “无耻,下流。”凌洋骂道。

    “老婆,跟我回家吧。”猥琐男上去就要搂住凌洋。

    “啊!”凌洋大叫一声,堪堪躲过,“救命,我还是个学生。”

    这时候,七八个路人围了过来,指指点点。

    有大叔大妈级别的,也有个别小伙子姑娘。

    猥琐男人高马大,恶形恶状道:“我带媳妇回家,这是我们的家事,你们最好不要插手。”

    “你胡说,我还是个学生,我根本不认识你,你就是个流氓!”

    “是不是流氓无所谓,总之,你爸把你卖给我,你就是我媳妇。”

    猥琐男继续胡诌,还冲凌洋挑了挑眉毛,一脸挑衅。

    “可惜了,多俊的姑娘。”

    “要怪,就怪她爸。”

    “这年头还敢买卖人口,妹子我帮你报……”

    一个眼镜男话说到一半,被猥琐男一瞪,不吭声了。

    见没人敢多管闲事,猥琐男很满意自己的威风,很是嘚瑟,搓着双手,步步紧逼。

    凌洋一步步后退,不住摇头,淌下泪水,“他胡说,谁能帮帮我,哪怕帮我报个警。”

    “来吧,小媳妇,跟我回家,让哥哥好好疼你。”

    说着,一把抓向凌洋。

    “啊!”凌洋绝望地大叫。

    下一刻,她的身子撞进一个男人怀里。

    为什么!终究还是没能逃过吗?凌洋哭了。

    然而,她突然发现,猥琐男还在前方,他的手腕被人抓住,脸红脖子粗,却是无法挣脱。

    凌洋扭头,石化。

    刹那间,热泪盈眶。

    朦胧的视线里,那张明朗坚毅的侧脸分外清晰。

    这一刻,她觉得他的怀抱好坚实好温暖。

    这一刻,她的整个世界里,只有一个他。

    “小子,你谁呀,想找死?”

    猥琐男的话惊醒了凌洋,她还被杨根硕拥在怀里,发现这一点,俏脸不由一红。

    杨根硕没有发现这一点,冲猥琐男淡淡道:“人渣,棍子断了没?”

    猥琐男和凌洋都是一愣。

    猥琐男咬牙切齿:“王八蛋,原来是你。”

    凌洋看向杨根硕的目光更加温柔了,原来,在车上,他也帮过我。

    “你这种渣滓,根本不配做男人!”

    杨根硕手上一紧,然后一送。

    嘎巴一声脆响,猥琐男倒退过程中,便发出杀猪般的嚎啕。

    “我的手,我的手断了。”

    猥琐男的手腕有碎骨刺穿,肿起大血包,目不忍睹。

    众皆骇然,单凭手劲儿捏碎成年人的手臂,这得多大的力气。同时,大家也感到自己的手腕处一阵强烈的不适。

    凌洋也咬住了唇皮,脸色有些苍白。

    “别怕,这种渣滓,就应该赶尽杀绝。”

    “嗯。”凌洋轻轻点头,然后又抓住杨根硕的胳膊,摇摇头,“别杀人。”

    杨根硕笑了笑,掌心伏在了女孩的头顶。

    女孩俏脸一红,垂下了眼帘。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多是大爷大妈。

    猥琐男显然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就这么一会儿,浑身就像从水里提起来的,身子也是摇摇欲坠。

    “混蛋,我要你死。”

    猥琐男左手往腰间一抹,多了一把弹簧刀。

    二话不说,就冲向了杨根硕。

    “小心!”凌洋惊呼。

    “别看。”

    杨根硕捂住凌洋的眼睛,一脚踢出。

    “嗷呜!”

    弹簧刀飞了出去,猥琐男惨号,左手也废了。

    他一步步踉跄,跌坐在地。

    杨根硕上前一步,一脚踩在他的大腿内侧。

    噗!

    一声闷响,猥琐男白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这是蛋碎的声音啊!

    在场男性,无论老幼,都忍不住捂住了裤|裆。

    即便如此,也有种强烈的不适。

    狠,太狠,真特么狠。

    这是众人对杨根硕的评价。

    当然,这种评价只能放在心里。

    然而,杨根硕却直接说出了自己对他们的评价。

    “你们这些城里人,太冷漠。”

    殊不知,一下子捅了马蜂窝。

    “哎,你这个人怎么说话的,什么叫冷漠,我们都是文明人。”

    “就是就是,你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刑罚,就算他是流氓,也罪不至此,你等着坐牢吧!”

    “野蛮人,原来是乡下来的土包子,打哪儿来回哪儿去吧!城里套路深赶紧回农村。”

    当然也有支持的声音。

    “帅哥,我爱你。”

    一个目测一百公斤一米五的姑娘抛来飞吻。

    杨根硕一阵反胃,这么重量级的支持,他消受不起啊!

    “大牛哥,你没事吧!”

    凌洋站在杨根硕面前,有些忸怩。

    “切,这会儿没事,马上就有事,警察一来,他就得进去。”

    之前不敢报警的眼镜男举起手机,“我已经报警了。”

    “你……混蛋!”凌洋一下子给气哭了,推了杨根硕一把,“大牛,你快走。”

    杨根硕目光一凛,却扑向了眼镜男。

    “啊,你要干什么,报复我!”眼镜男大叫。

    然而,众人只觉得眼睛刮过一阵风。

    却是杨根硕跑了。

    虽然杨根硕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但凌洋心头依旧有点小失落。女人是感性动物,她们都喜欢顶天立地敢作敢当的男人。

    “哈!”眼镜男嘚瑟起来,“跑了也没用,我这儿有图有真相。”

    “噢!”

    话没说完,却是一声痛号,抱着裤裆蹲了下去。

    凌洋踢了一脚,犹不解恨,咬牙切齿瞪着他。

    眼镜男疼归疼,却是暗自庆幸,得亏是女生出脚,要是换成刚才那个家伙,自己也得蛋碎。

    这时,众人感觉又是一阵风刮来。

    原来是杨根硕去而复返,不过这次,他手里多了两个年轻人。

    一个黄毛一个红毛,一样的瘦骨嶙峋,符合小偷和瘾君子的一切特征。

    众人不明所以,杨根硕将二人掼在地上。

    “哎吆”痛呼中,两人身上掉出一堆钱包、手机。

    “天哪,我的钱包。”

    “我的手机。”

    “……”

    围观群众这才发现自己失窃,纷纷上前,拿回自己的东西。

    这一刻,凌洋美眸中异彩纷呈。

    第二次拯救她的杨根硕,再加上今晚的表现,已经完全占据了她整个芳心。

    然而,她又很生气。

    那些人拿回失窃的东西,仿佛理所当然,完全不去管是谁帮他们拿回来的。

    “呵呵,大爷大妈叔叔婶婶哥哥姐姐,不知道这一刻,大家有何感想?”

    众人都看着这个清丽绝伦的校服女生。

    凌洋摇头冷笑,一指杨根硕。

    “他是你们口中的土包子、乡下人、野蛮人,甚至罪犯,但是,他却帮你们追回了失窃的财物。”

    在女孩咄咄逼人的目光中,尖锐无比的话语中,围观群众羞愧地垂下了头。

    凡是总有例外。

    “帅哥,你就是我的偶像,我爱死你了!”

    那个胖妞挪动肉山一样的“娇躯”,撅着猩红的嘴唇,飞扑过来。

    肥肉震颤,大地同样震颤。

    杨根硕汗毛倒竖,屈指一弹。

    胖妞哎呀一声,扑在了两名小毛贼的身上。

    “哦呜。”两人痛号。

    “八婆死开,压死你爷爷了。”黄毛用手推。

    “滚。”红毛用脚踹。

    “嗯!敢喊我八婆,姐姐压死你们。”

    胖妞在两人身上一阵摇晃。

    两人原本就是瘦骨嶙峋,这会儿直翻白眼。

    这一幕充满了喜感。

    “哼!罪有应得。”胖妞发泄够了,站起身,叉着腰傲娇道。

    不知哪个带头,大家一齐鼓掌。

    两个小毛贼趁大家不注意,悄悄起来,两柄匕首刺向杨根硕。

    “啊,小心。”

    凌洋惊呼的同时,毫不犹豫扑了过去。

    这一刻,凌洋很害怕,但是也很开心,只要能为杨根硕挡住刀,一切都是值得的。

    但是,她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一刻的疯狂举动。

    杨根硕也不敢相信,如此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面对寒光闪闪的刀刃,居然义无反顾的挡在他的面前。

    心头一震,展臂抱住凌洋。

    责怪一句“怎么那么傻”。

    右腿扫过,两人匕首刺空,紧接着,两颗脑袋撞在了一起。

    两人正是眼冒金星的时候,杨根硕将他们推倒,踩了两脚。

    两人的右手断了。

    接着又是两脚,左手也断了。

    “好,就该这么办。”

    “对,杀一儆百。”

    这一次,没人嫌杨根硕下手重了,大家都说好。

    “不事生产的老鼠、游手好闲的毛贼,以后看你们靠什么吃饭。”

    两人痛不欲生,满头大汗,浑身直哆嗦,说不出话来。

    这时,一个警察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人没到跟前,就咧咧开了。

    这名警察帽子有些歪,衣服不够平整,没有警号,穿着布鞋。

    腰上倒是挂着警棍和手铐。

    断了手的红毛黄毛一下子来了精神。

    “警官,抓他,他踩断了我的手。”红毛哭诉道。

    “他还踩碎了那个人的蛋蛋。”黄毛说。

    “同志啊,事情是这样的。”

    大爷大妈围住了警察。

    杨根硕将手机给了凌洋,凌洋一看,萧米米的号码已经出现在屏幕上,她心领神会,走到一旁拨了过去。

    “那个坏蛋骚扰女学生,该打。”大妈说。

    “这两个是小偷,活该。”大叔说。

    “闪开闪开。”警察不耐烦道:“你们是警察,还是我是警察?就算他们有罪,他又执法权吗?蓄意伤人,造成重伤残疾,等着坐牢吧。”

    警察冷冷看了杨根硕一眼,随后冲着群众一声吼:“谁敢阻挠,以妨碍公务论处。”

    群众被这顶帽子吓得敢怒不敢言。

    警察冷笑,摸出手铐,“小子,手来。”

    “铐我吧,都是因为我。”

    凌洋挺身而出,挡在杨根硕身前。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