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凌洋献吻
    “警察”怕是难得一见如此清纯漂亮的女生,眼底顿时闪现过一丝贪婪。

    “你不用急,反正都要跟我去所里交代问题。”

    说着,一把拨开凌洋,抓住杨根硕的右手,手铐砸向他的手腕。

    嘎巴嘎巴,是手铐啮合的声音。

    警察一声痛呼,无比愕然的发现,被铐住的居然是他自己,而且,铐得很紧,骨头都要裂了。

    “袭警,你怎么敢!”

    杨根硕一把捏住他的喉咙。

    “小伙子,别呀,袭警罪名可就大了。”

    一帮老头老太太异口同声。

    或许他们有些市侩有些麻木,但不是瞎子,杨根硕是好人,是嫉恶如仇的好小伙,他们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么一个人间少有的小伙子给毁了。

    “竟然冒充警察,好大的狗胆。”

    杨根硕说话的时候,紧紧盯着对方的眼睛,于是,他捕捉到对方眼中那一闪而逝的慌乱。

    杨根硕更加淡定了。

    其实,他本来也不担心,既然他喊出这句话,哪怕对方是真警察,冲着他跟萧阳的关系,也让他变成假的。

    现在是假的,那就简单多了。

    “居然是假的?”

    众人将信将疑。

    杨根硕手并未松开,淡淡一笑道:“如果我猜得不错,你跟两小偷是一伙的,你们经常这么演双簧。”

    “胡说。”

    “信口雌黄。”

    两小偷忙不迭否认。

    “你们不想听听我是怎么看出来的?”杨根硕也不卖关子,“第一,警容不整。歪戴警帽、脚穿布鞋、不带警号,饮酒上岗。”

    假警察不吭声了。

    杨根硕续道:“第二,你来的太快。据我所知,最近的派出所,也在五公里之外。你是走来的,显然不是巡警。”

    “第三,就是他们的眼神出卖了你。”杨根硕指了指地上两个小偷,“他们看到你,好像看到了亲人。”

    假警察彻底耷拉下脑袋:“好小子,有你的,没想到老子阴沟里翻船,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过,你行为过当也是事实,下场好不了。”

    “嗬,还懂法,行啊。”

    杨根硕笑着点点头,揪住他脖子手臂一甩,假警察就跟两小偷躺在了一起。

    “两个也是过当,多你一个不多。”

    话音未落,嘎巴两声,却是杨根硕踩在了手铐上。

    “啊!”假警察一声惨呼,浑身哆嗦,几近晕厥。

    手腕被手铐生生硌断,这种痛楚,外人无法体会。

    凌洋俏脸煞白,围观群众也是狂吞唾沫。

    就在这时,两辆警车驶来,一辆小车一辆面包。

    警笛凄厉,黄蓝警灯爆闪。

    小车车门弹开,下来一位扎着马尾英姿飒爽的便衣女警。

    女警身后,是一帮年轻的男警察。

    “警官,救命!”

    看到警察,两小偷顿如看到了亲人。

    假警察和猥琐男也幽幽醒转。

    “救……救命。”

    一帮警察被现场的血腥给惊呆了。

    尽管电话里了解过,萧米米也有些接受不了。

    “大牛,是不是过了点?”萧米米嗔怪道。

    “这叫杜绝后患,一劳永逸。”杨根硕不苟言笑地说。

    萧米米耸耸肩,露出苦笑。

    看到这小子跟女警花如此熟络,几位“伤残”人士彻底绝望了。而那些之前还为杨根硕担心的,这会儿,一个个都是心怀大畅。

    萧米米作为领队的,给下面人交代一番,就拉着杨根硕、凌洋上了车。

    竟然就这么走了,现场三方人士全都无法接受。

    然而,这是事实。

    “米米姐,谢谢你,又给你添麻烦了。”

    车上,凌洋真诚道谢。

    “嗨!我没妹妹,既然你喊我一声姐,我就要罩着你。”萧米米一摆手,大咧咧说道,接着话锋一转,“对了,有没有吃亏。”

    “没有,多亏了……大牛哥。”

    凌洋忐忑地看着杨根硕。

    “嗬,叫得好不亲热呀,你们这是勾搭上了?”

    “姐,你别说那么难听,什么叫勾搭上了啊!”

    杨根硕一本正经道:“凌洋,你太软弱了,猥琐男就是看你逆来顺受,才得寸进尺的。你强势一点,他不敢那么嚣张。”

    “嗯。”凌洋点点头,明亮的大眼睛不时看一眼杨根硕。

    “嘁!”萧米米不屑道:“洋洋要是强势了,哪里还有你英雄救美的机会?”

    凌洋垂下螓首,双手紧扣,依然不时偷看杨根硕一眼。

    一路上,都是凌洋在指示怎么走。

    约莫半小时后,凌洋说到了。

    “这里?”萧米米皱眉。

    杨根硕也有同样的疑问,因为眼前分明是一片废墟,更远处倒是有几片影影绰绰的建筑。

    “就是这里。”凌洋下了车,然后趴在车窗上,“米米姐,谢谢你送我回来,再见。”

    凌洋挥动小手,目光不时扫射一眼杨根硕。

    “傻蛋,白痴啊,还不下去送送人家。”萧米米喝骂。

    “哦,我吗?”杨根硕点着自己的鼻子,相当迟钝。

    “当然,难道是我?”萧米米都无语了,这厮难道是榆木疙瘩吗?也不知道他的女人缘怎么那么好。

    “哦。”杨根硕推门。

    “不用不用,已经很麻烦了。”凌洋连连摇头。

    “没事,应该的。”杨根硕笑笑。

    “谢谢。”凌洋低声说,率先转身,在前面带路。

    这一段路有些长,这一片断了电,今晚天空布满乌云,看不到星月。

    很黑。

    凌洋很希望有个人送,何况那个人是杨根硕。

    暗夜中,凌洋感觉自己的脸蛋一片火烫,胸腔里仿佛藏着一只小鹿。

    杨根硕抹了抹鼻子,眉头微皱,原来就想着凌洋家庭条件不好,现在看来,只怕是比想象的更加恶劣。

    刚刚迈开步子,萧米米一句话,让神经粗大、心里强大的他狠狠一个踉跄。

    “喂,你能坚持多久,半个小时?还是不用等,我现在就走!”

    回头,只见萧米米一脸促狭的笑,杨根硕咬牙切齿,“一个小时。”

    “喂,要不要那么久?你真有那么厉害?吹了吧。”

    “总有一天,让你见识一下大牛的厉害。”

    在萧米米一阵娇笑声中,杨根硕追上了凌洋。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凌洋的心跳愈发剧烈,若不是黑漆漆的夜里,她只怕都无地自容了。

    两人肩并肩走了几分钟,凌洋平静了不少。

    扭头看了杨根硕一眼,发现他眉头微皱。

    “大牛哥,认识你,认识你们真是幸运。”

    暗夜里,远处仅有点滴灯火,女孩的眼眸如同璀璨的星辰,她的声音,轻柔如水。

    杨根硕扭头微笑,牙齿白的晃眼。

    凌洋竟有片刻的失神。

    然后,头顶多了一只手掌。

    一时间,凌洋身子有些僵,大脑空白。

    “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讲。”

    女孩笑了,很甜很甜。

    然后扭头一指废墟深处的一点灯光,“我到了,谢谢你送我。”

    “不请我进去坐坐?”这话到了嘴边,杨根硕咽回去了,倒不是害怕人家多想,只是,考虑到她的自尊。

    “嗯,去吧,我看着你。”杨根硕点点头。

    凌洋乌溜溜的眼睛盯着他看了好久,然后转身,背着手,跨出一步,两步,三步。

    猛一回头,杨根硕还在那里,面带微笑。

    凌洋回过头,抱住了双手。

    就这样原地站了十秒,然后飞快转身,一路小跑,来到杨根硕的旁边,踮脚。

    吧唧!

    杨根硕双眼暴睁,虎躯一震。待反应过来,凌洋已经红着脸,蹦跳着远去。

    杨根硕摸着脸颊上凌洋亲吻过的地方,心也融化了。

    ……

    “妈,让我来。”

    废墟深处,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妇女提着一桶水,一瘸一拐的走着,凌洋一眼看到,慌忙上前接过水桶。

    “妈能行。”妇女脸上有股病态的苍白。

    这是一条逼仄的小巷,坑洼不平,污水横流,臭气熏天。

    没什么人,墙上都用油漆刷着“拆”字。

    走了很长一截路,终于,母女两进了一个巴掌大的小院子。

    “洋洋,累了吧,歇歇,看看都出汗了。”妇女抬起衣袖,给女儿擦汗,眼中全是疼惜。

    “妈,不累。”

    “洋洋,你白天上学,晚上做工,都是……都是妈妈拖累你了。”

    擦着擦着,妇女捂住了嘴,泪水滑下。

    “妈!”凌洋抱着妇女的脖子,轻轻摇晃,也是忍不住哽咽,“说什么呢!只要咱们好好的,好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嗳,嗳……”

    母女俩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

    “喂,到底还是不行啊,时间这么短。”

    萧米米看到杨根硕回来,忍不住调笑。

    杨根硕也没在意,坐在副驾上,一拍大腿:“开拔。”

    “小子,竟敢摸姐姐大腿?”

    “呃,误会误会。”

    “看你一脸骚样,怎么,吻了还是摸了。”

    “呃……有吗?”杨根硕抚着面颊,不得不惊叹女人的直觉。

    “哼,洋洋可不是随便的女孩,不可以始乱终弃。”

    “我都没乱好不好。”

    “我通常认为,欺骗感情比欺骗**更可恨。”

    “愿闻其详。”杨根硕瞪大眼睛,兴致勃勃。

    “**上的痛只是暂时的,感情上的伤却是永久的。”

    “精辟。”杨根硕挑起大拇指,“如果让我选,我一定选择欺骗你的**。”

    “想死吗!”萧米米攥紧小拳头,摆开架势。

    “嘁,你又干不过我。”杨根硕语带不屑。

    “你……”萧米米气得波涛汹涌。

    杨根硕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视线从对方起伏的胸口拔出来,“要不咱们在车上干一架。”

    “什么?”

    “哦,对了,有个名词,叫震,而且是警车。”

    “我要掐死你!”萧米米纤纤玉指突袭杨根硕腰肉。

    “哦。”杨根硕呻吟,直翻白眼,“放手,不然我就要还手啦。”

    “我看你怎么还手。”

    “我弹!”

    杨根硕屈指一弹,萧米米胸前的丰物一阵剧晃,她也发出惊呼,同时双手护胸。

    “大牛,好大的胆子,竟然袭胸,还是警花的胸。”

    杨根硕皱眉一脸费解,“米米,不应该呀,虽然你是女孩子,但怎么着也应该表现出那么一点点羞涩。”

    这话惹来了萧米米的横眉冷对。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