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三二一
    “别这样,开个玩笑而已。嘿嘿。”

    杨根硕想推她一把,差点推到人家女孩子胸上,好险刹住手,小心翼翼在胳膊上推了一下,然后说,“我知道,淑女跟你不搭界,否则,你就不是你了。”

    “去哪?”

    萧米米点火着车,不苟言笑,拉过安全带扎上,前身勒出了傲人曲线。

    赏心悦目。

    这一幕对杨根硕影响极大,日后,他多了个毛病,喜欢乘坐美女驾的车,而且是坐在副驾上位上。

    “去哪?”

    “哦,如果你安排好了,我就去看看刘飞。”

    萧米米一言不发起步。

    杨根硕开始闭目养神。

    车内一片沉默。

    五分钟过去了,萧米米受不了了。

    她深深的发现一点,假装淑女,简直比学跳舞杂技还难。

    还有,无论杨根硕怎么对她,她根本气不起来。

    然后,突然想到了一个有趣的问题。不吐不快。

    “喂。”

    “嗯。”

    “你为什么揍人家童小良?”

    杨根硕睁开眼睛笑道:“只因为他是粪渣的舅舅。”

    “你牛。”

    “不牛还叫大牛吗?”

    “呵呵,不过,粪渣是谁?”

    “你的反射弧真长。”杨根硕忍不住笑道。

    “去你的。”萧米米捶了他一拳。

    “童小良他外甥。”

    “这话等于没说。”

    “喜宴主家的儿子。”

    “你看人家不爽?”

    杨根硕笑了笑:“是人家看我不爽好不好。”

    “喂,是不是你又撬人家墙角。”萧米米一脸兴奋。

    杨根硕真是无法理解萧米米的构造,他真是女孩子?

    “就我这样的,哪里还需要撬人家墙角,我自己的墙角都撬不完好不好。”

    “倒也是哦。”

    这一点,萧米米必须认同,倒不是杨根硕吹牛,短短时间,他们学校的几大校花,全部围着这小子转,他的确忙不过来。

    一大片大白菜就要被一头猪拱了,这头猪很忙的。

    ……

    艾大刚家。

    主卧床上。

    经过这些天的调理,艾大刚有些骚动。

    拟小试牛刀,也好检验一下效果。

    于是,就开始撩拨张钰。

    “老婆,咱们多长时间没联通了。”

    “别动,没心情。”

    张钰推开艾大刚的手,今天发生太多事,确实是没心情。

    然而,艾大刚却是锲而不舍。

    张钰虽然眉头紧皱,却也不好太过拒绝。

    毕竟,这也是一个做妻子的义务。

    想一想,上次是啥时候还真忘了,半年前,还是一年前?

    “好吧,你自己来。”

    张钰脱|光了自己,闭上眼睛挺尸,准备承受又一次煎熬。

    几年前,艾大刚成了肉联厂的领导,坐班吃喝,先是身体发福,然后那方面突然就不行了。

    连续几次“一二三”之后,再也没勇气找张钰。

    每一次,张钰她刚有点感觉,艾大刚就完事了,剩下的只有煎熬。

    不止一次,张钰都是在卫生间的马桶上,用双手……

    回想过去,张钰有些心酸。

    今天,不知道艾大刚哪来的勇气,反正,她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甚至在两人联通之后,她就开始默默倒数。

    三、二、一。

    三,二,一。

    三——二——一。

    连续数了十来个,艾大刚依旧在折腾。

    张钰睁开的眼睛,渐渐亮了,也有了泪光。

    “老公,你好棒。”

    “老婆,我会越来越棒。”

    此时此刻,艾大刚受到鼓励,雄风大展,纵横驰骋,策马扬鞭。

    终于恢复了男人的自信,同时,也理解了杨根硕的话,房事是婚姻的润滑剂。

    多少年,没有听到过老婆在床上的称赞了。

    这是作为一个男人,一个丈夫莫大的荣耀啊。

    此时此刻,艾大刚热泪盈眶,心中,是对杨根硕满满的感激。

    艾大刚七进七出,越战越勇。

    张钰如狼似虎的年纪,居然有些不堪承欢。

    整整三十分钟,艾大刚方才鸣金收兵。

    张钰透心透肺,浑身舒爽。最后一刻,更是发出了如泣如诉的高亢长啼。

    抱着丈夫的虎背熊腰,她淌下了泪水,越流越多,越发止不住。

    “老婆,你咋了。”艾大刚慌了。

    “没有,没什么。”张钰摇头挤出笑容。

    艾大刚哪知道老婆复杂的心思,满以为自己太过神勇,老婆是太满意,太高兴,喜极而泣。

    艾大刚越发骄傲了。

    张钰高兴是有点,更多的是难过,只因为,艾大刚的神勇来的太迟了,若是早上几个月,或许她也不会出轨。

    还有就是,感觉自己不再是原来的自己,对不起丈夫女儿,对不起这个家庭。

    这一刻,她更是坚定了同查楠断绝来往的决心。

    “老公,你怎么这么厉害?不是偷偷吃药了吧!”

    “嘁!”艾大刚面露不屑,“你什么时候见我吃过那玩意,那东西有依赖性。”

    卖了个关子,艾大刚才和盘托出,“说起来,多亏了大牛啊,是他调理的好。”

    “哦!”张钰一阵恍然,就说老公这些天起早贪黑运动,吃饭也以药膳为主。

    想到这里,张钰心头不免一惊。

    那小子早不调理晚不调理,一开始就下猛药,难道是发现了什么?

    “老婆,这些年,是我亏欠了你,我不但不注意形象,男人方面也……”

    张钰眼眶通红,一下子捂住了艾大刚的嘴。

    艾大刚道歉,她只会更内疚。

    两人并不知道,一番酣战,动静有点大,隔墙有耳。

    艾悠悠面红耳热,身体还有些异样,来到厨房,从冰箱里取出两瓶冰水喝了,方才好些。

    不过,开心更多点。

    于是,她马上给杨根硕去了电话。

    ……

    这时候,杨根硕刚从看守所出来。

    刘飞镣铐加身,完全是重刑犯待遇。

    不过,杨根硕却在回味着他的话。

    刘飞说,要来快钱,若论风险和对他人的危害,抢银行排第一,绑架第二,贩毒却是最低的。

    杨根硕想想,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那么一点儿歪理。

    刘飞虽然被杨根硕制服,但打心里佩服杨根硕,原本就是不成功便成仁的结局。

    只是,提到病重的母亲,他又哭了。

    走出看守所,杨根硕的心情有些沉重。

    然后,接到了艾悠悠的电话。

    “大牛,什么时候回来?”

    “怎么了?哦,有点事,还要一会儿。”

    “不急的,你忙,等你……”

    “呃……”

    那头,艾悠悠已经挂断了,杨根硕感觉小丫头怪怪的。

    不过此时此刻,他有更着急的事。

    “去这儿,麻烦你。”坐进车里,杨根硕对萧米米说。

    这是刘飞说的地址,杨根硕记在手机上了。

    不过,萧米米根本不看手机,而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脸。

    杨根硕下意识的摸脸:“怎么,我脸上有字?还是有花?”

    萧米米摇头。

    “那为什么?”

    “你有没有发现你脸变大了。”

    “有吗?哪有?”杨根硕不解,又摸了摸,还对着后视镜照了照。

    “我说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脸大,我……我是你司机吗?还有,这是警车知道不?”

    “哦?”杨根硕笑了,“要不我自己打车。”

    说着,杨根硕就要下车。

    “嗨嗨!”萧米米一把拉住他,“姐姐要的是一个态度,你应该这么说,萧姐姐,可不可以送我去这个地方?”

    杨根硕做呕吐状。

    萧米米攥紧拳头,露出小虎牙。

    “米米,可不可以送人家去这个地方?”杨根硕发出娘娘腔,搔首弄姿,还抛了个媚眼。

    萧米米一哆嗦,然后忍不住笑了,不过,当她看清地址,一下子蹙起了眉头,“这不是咱们刚刚去过的地方?”

    “啊?”杨根硕也瞪大眼睛:“你说那片废墟?”

    “应该叫待拆迁区。”

    “走吧。我坚信刘飞是条汉子,走投无路,才出此下策。”杨根硕在她大腿上一拍,“他母亲病重,能帮,咱就帮一帮。”

    萧米米诧异地看了杨根硕一眼,却将他轻薄的动作给忽略了。

    ……

    警用东风越野车上,王凯一肚子气,被萧局长训得。

    “开快点,一定要抓住刘飞两个同伙。”王凯催促道。

    脑海里却在回放从酒店拿回来的监控视频。

    杨根硕踢飞手枪,刀插对方,抓住枪口,拧断手指。

    时机拿捏准确,心志坚定,干净利落一气呵成。

    令人惊叹。

    然而,细节是这么一个细节,可是,王凯一次次调慢帧率,却依然看不清杨根硕动作的轨迹。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高手,而且是个心狠手辣的高手。

    同时,也是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不知羞的萧米米,枉自己对他一往情深,她竟然当众称呼杨根硕为她男人。

    每每想到这个,王凯就是义愤填膺,怒火中烧。

    局长萧阳的话也极其难听。

    “孬种!”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王凯想不通,萧局长你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行了啊,干嘛还要加上“东西”?

    没错,今天是自己约的萧米米,若不是警校同学聚会,她还不一定参加。

    谁知道运气这么好,碰到分局行动。

    而萧米米还在如厕的时候,让狗急跳墙的毒贩给劫持了。

    事业感情双双受挫,为了摆脱这个被动尴尬的局面,王凯必须尽快有所斩获。

    ……

    不知过了多久,艾大刚睡熟了。

    张钰起身,从床头抽出一根烟,来到了阳台。

    城里的夜晚,没有绝对的黑暗。

    阳台即便不开灯,依然可以辩物。

    点着烟,深深吸了一口。

    点亮手机屏幕,找到查楠的号码,犹豫着要不要拨过去。

    温柔听话的老公,品学兼优的女儿,中产家庭……

    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想到这里,张钰掐灭了烟头,关好推拉门,按下拨号键。

    没想到,查楠先打了过来。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