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披着光环
    “大娘,你没事吧!”小军、小法哭喊道,挣扎着向前。

    王凯这才顾得上问一句:“米米,你怎么来了?”

    萧米米无比激动,指着王凯:“师兄,要是我们不来,你都把老人逼死了!”

    “米米,不是你想的那样。”王凯心中哀嚎,果然又被误会了,“还有,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哼,大牛听说刘大娘病了,所以过来看看,没想到你们竟然暴力执法,我们是党的部队,可没有株连这一套。”

    萧米米叉腰说出这样一番话,王凯和他的下属,一个个都是冷汗涔涔。

    完了完了,大小姐居然是这么认为的,要是跟局长歪歪嘴,他们这帮人可都免不了处分啊。

    于是,下属们一个个眼巴巴望着王凯,让他解释。

    王凯也急了,今天白天的事情,都被萧阳批得体无完肤,要是再加上这么一笔,怕是要被直接一撸到底。

    “米米,不是这样的,我们也不知道大娘有病。”王凯急切的解释。

    小法、小军却愣住了,这英姿飒爽的女警,不是白天飞哥手里的人质,好像是什么局长千金。

    没想到她这么有正义感,还懂得以德报怨。

    “警官,不是这样的,我们都说了大娘心脏不好,他还要命人搜查。”

    小军对萧米米说,他也看出来了,萧米米能够制住王凯。他自知难以幸免,所以,能够顺便惩罚一下这个警官的机会,他自然不能放过。

    “你真是太过分了,我会如实跟我爸说的。”

    萧米米摇头走向大娘。

    “米米,师妹,不要啊!”

    王凯去拉萧米米胳膊,被萧米米抖开了。这会儿,王凯队长的脸,比苦瓜还苦。

    “大娘,你感觉怎么样?”

    同杨根硕一起,将刘母扶起来,坐在椅子上。

    “小伙子,救我干什么?”刘母看来杨根硕一眼,未语泪先流。

    “大娘……”萧米米捂着小嘴,眼眶也红了。

    刘母摇头叹息,“难道,难道非要让我这个白发人送黑发人?”

    “大娘,我们对不起你!”小军、小法一起磕头、痛哭。

    刘母闭上眼睛,默默流泪。

    杨根硕已经掌握了刘母的身体状况,她的情况非常不好,心脏用千疮百孔形容,也毫不为过。

    这种脏器的破损,杨根硕也没什么好办法。

    不过此刻,他却看着小法、小军问道,“你们两个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有多远滚多远,怎么,被抓回来了?”

    小法、小军先一步走了,并不知道是杨根硕重伤、制服了他们的飞哥,若是知道,只怕出于对刘飞的感情,都懒得搭理他。

    这会儿,因为杨根硕出手救回了大娘,所以对他是感恩戴德。

    两人对视一眼,小军说:“我们不放心大娘,根本就没走远。”

    小法说:“看到警察进屋,我们更不放心,所以就自投罗网了。”

    杨根硕点点头,然后说道:“大娘,你现在必须住院。至于住院期间的一切费用,都由我来承担。”

    刹那间,杨根硕成了目光的焦点。

    尤其是萧米米,美眸中放射出灿烂光华。

    一帮警察都看傻了。也明白,萧米米的美,只为杨根硕绽放。

    这小子不但武功高,还会医术,同时,还有一份侠义心肠。

    一帮警察都不看好他们的队长了,在感情方面,在角逐萧米米方面,王凯队长跟人家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嘛!

    这时候,刘母开口了,她摇摇头:“孩子,你是个好人。但是,莫说我没钱,就算有,现在的我,也绝不住院。”

    杨根硕自然明白刘母的心情,一时间无言以对。

    “大娘,求求你,住院吧,难得碰到好心人,”小军不住磕头哀求。

    小法说:“大娘,我们三兄弟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您治病,现在飞哥进去了,若是你还不答应,他也不会安心。”

    刘母虽然只是一个淳朴的妇女,但基本的法律常识还是懂的。

    贩毒是重罪,我国超过五十克,就可以判处死刑。

    小军、小法的意思是,要让儿子安心的走?

    一听这话,刘母泪水滂沱,身子再次摇摇欲坠。

    杨根硕一根中指点在刘母的脉门上,刘母诧异的看来他一眼。

    就在刚才,一股醇和的气息涌入了她的身体,让她千疮百孔的心脏得以滋养。

    刘母无法解释那种感觉,但是,她很清楚,自己遇到了贵人。

    然而,此时此刻,刘母没有半点欢欣。

    这年轻人也许能够出钱出力帮她治病,但是,却救不了她的命。

    儿子没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长叹一声,刘母扭头看着杨根硕,“小伙子,谢谢你,但是,老太婆活着没有意义,就不浪费国家资源了。”

    “大娘,你怎么可以这么想?”萧米米急了,“咱们国家地大物博,你浪费不了多少,你没看到咱们还经常国际援助吗?”

    “还有,大牛懂医术,在医院还有关系,你就听他安排吧!”

    “兄弟!”萧米米话音刚落,小军小法对着杨根硕大叫,然后齐齐磕头。

    小军说:“我们不知道你为了什么,但是,您的大恩大德,我们……我们只有来生做牛做马报答。”

    接着,两人对着刘母磕头:“大娘,答应他吧,求您了!”

    “闭嘴!”刘母一声断喝,“飞儿没了,你们又要进去,我一个老婆子,还活个什么劲啊!”

    “大娘,如果不给你一个承诺,只怕你不肯听我的安排。”杨根硕摸了摸鼻子,说,“这样,我保证刘飞不会判处死刑,他们两个属于从犯,罪名还会更轻。”

    “真的?”刘母一下子抓住杨根硕的胳膊,眼睛瞪得老大。

    小军小法也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刘母太过激动,手上极度用力,杨根硕都感到有些痛。

    不过,他连忙给萧米米、王凯打眼色。

    “大娘,你可能不信我,但这丫头,哦不,这位警官,是市局局长的女儿,她也可以向你保证。”

    虽然知道杨根硕那是一时权宜之计,但萧米米也忍不住直翻白眼,这话太违心了,甚至有些自欺欺人。

    不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就当是一个善意的谎言吧!

    “大娘,大牛说的没错,您儿子是个孝子,事出有因,而且还是个曾经为国家出过力的优秀军人,我想,法官会格外开恩的。”

    萧米米越说越顺溜,最后连自己都有点相信了。

    杨根硕又看向王凯,“王队,你认为呢?”

    王凯喉头滚动一记,今天给萧米米留下太多不好的印象,这是个机会,他要为自己加分。

    于是,他清了清嗓子说:“大娘,我们是具体执行者,最终的宣判,还是有法官说了算,但是,我们可以向法官求情。”

    “谢谢,谢谢你们,你们都是好人,包括你王队长。”

    刘母的话,让王凯眼眶一热,差点哭出来,尼玛,终于有人说自己一句好了。

    “你们为了我一个老婆子,费尽心机,我也不能不识抬举。还有,我们家虽穷,但是,我们光明磊落,所以,王队可以搜了。”

    “这……”王凯哪里敢动,他默默看着萧米米,等她示下。

    萧米米还没说什么,杨根硕就开口了。

    “为了证明大娘的清白,你们搜吧,搜的仔细一点。”

    一帮警察看向王凯。

    王凯心里真不是滋味,自己才是队长吧!

    但这会儿,在萧米米跟前,真是没法计较了。

    有些烦躁的摆摆手:“去,仔细搜。”

    当然一无所获。

    这个结果,却是让包括警察在内的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他们这会儿也开始同情这位伟大的母亲了。

    小军小法被押走了,走之前,被特许,向着养育他们长大的大娘拜别。

    至于刘母,眼睛在家中每一个角落,没一个物件上流连,看了一遍又一遍,最终,将老伴的遗相装入了编织袋。

    “穷家难舍啊!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回来也可能看不到这房子啦。”

    啪嗒!

    关门落锁。

    杨根硕、萧米米搀扶着刘母,缓缓走出这片拆迁区。

    不知何时,乌云散尽。

    月色迷蒙,星子寥落。

    天晴了。

    夜色不错,萧米米心情也不错,搀扶着刘母,不时偷看一眼杨根硕。

    好像,这家伙身上披着一层光环。

    与此同时。

    刚刚温习完功课的凌洋站起身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突然看到夜空下远处,三个渐渐远去的背影,有一个是那么熟悉。

    凌洋不敢相信的揉揉眼睛,再看,却看不见了。

    “骚蹄子,想男人?”

    凌洋啐了一口,马上捂住了滚烫的俏脸。

    作为一名校花,她身后有很多追求者。

    官少爷、富二代、校草、学霸……

    她是平民,但有自己的骄傲。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非要靠能力。”

    这是追求者和女同学经常跟她讲的话。

    她每次总是一笑置之,她就是要品学兼优才貌双全,不行么?

    她就是要靠学习、靠能力改变命运,不行么?

    男人是靠不住的,母亲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所以,她对男生总是敬而远之,不管对方多么有钱有势,多么英俊多么真诚。

    因为家庭的原因,她对男人有种天生的抵触。

    可是,自从遇到杨根硕,一切都变了。

    :推荐票过百,加一更。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