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吻太美
    第一次,杨根硕在无名小巷救了她和萧米米,那时候只是觉得他挺逗,还有点色。

    第二次,是在校门口。原以为龙哥堵她,结果堵的是他。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威名赫赫的龙哥,见了他,如同老鼠见到猫。想逃没能逃掉,直接跪了。

    然后,就是今天。

    先是在公车上为她解围。

    她下车后,没想到猥琐男阴魂不散穷追不舍,路人胆小怕事麻木不仁。

    就在她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哭求无门的时候,他出现了,将她护在坚实的胸膛里。

    那一刻,她的眼中,只有那张坚毅的侧脸,她的世界里,就只有一个他。

    那一刻,他就是她的全世界。

    从没有过的,一个男生填满了她十八岁的芳心,不光是填满,还深深的攥住了

    ……

    联络柳承恩之后,安排刘母变得水到渠成,几乎不用杨根硕操心。

    杨根硕在电话里向柳承恩通报了刘母的情况,同时表示,在手术中,他会助一臂之力。

    柳承恩那个兴奋啊,终于有机会再度领略杨根硕的神乎其技了。

    副驾上,杨根硕闭着眼睛,思索着最完善的治疗方案。

    目前没有合适的心脏,只有依靠手术修补,这个手术风险很大,但是,依照刘母目前的身体状况,又不得不做。

    萧米米一边驾车,一边不时看看他。

    越是同这小子相处,似乎就越是看不透他。没想到,安排刘母,竟然如此顺利,没想到,他跟院长柳承恩也那么熟悉,甚至称得上随便。

    “对了,去哪?”

    “悠悠家。”杨根硕眼睛不睁,这时候也没心情开玩笑逗警花。

    “哦。”萧米米声音有淡淡的失望,或许她自己都没发现。看到杨根硕微皱的眉头,问道:“怎么,累了。”

    “没有,想点事儿。”杨根硕睁开眼睛笑道,“今天谢谢你,你累了吧!”

    “还好,做好事果然身心愉悦。”

    “你是个好警察,好人。”

    “这还用你说。”萧米米挺了挺胸脯。

    杨根硕微笑道:“对了,刘母有个要求,你帮她达成吧。”

    萧米米深吸一口气,“没问题,我明天一早就去看守所,给刘飞录一段。”

    “靠边停吧,我到了。”杨根硕解开安全带,往路对面一看,瞬间石化。

    夜深了,艾悠悠站在门口。

    夜风轻拂,吹起她的裙裾,扬起她的发丝。

    她说了等他,也是这么做了。

    “悠悠。”杨根硕摆手,走过去。

    “你们一直在一起?”艾悠悠抱紧胳膊,咬住下唇,声音似乎有些颤抖。

    “我们是……”

    “是啊,就是。”

    杨根硕刚要解释,萧米米拉住他的胳膊,抢答。

    艾悠悠深深看了眼萧米米手的落点,转身,落泪。

    好委屈!

    自己等了他这么久,以为他在忙正事,没想到竟然跟别的女人鬼混。

    好傻!

    艾悠悠捂嘴,加快了脚步。

    “悠悠,”杨根硕喊了一声,然后扭头责怪道:“萧米米,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乐意。”萧米米耸耸肩,径自上车,伸出手来挥了挥,“走了,不送。”

    引擎轰鸣,车子远去。

    女人啊,真是复杂。

    他实在想不通,也整不明白。

    摇摇头,抬脚进屋。

    在艾悠悠门口,停下脚步,轻轻敲门。

    “悠悠。”

    “睡着了。”

    杨根硕忍不住笑,“我进来了。”

    “困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

    丫头语气很冷,显然带着气。

    杨根硕只好一五一十的解释。

    给林家姐妹按摩的事儿自动忽略,凌洋献吻,也绝不能提。

    但,单单是惩罚公车猥琐男、小偷,以及安排刘母住院,也够精彩丰富的。

    最关键的是,杨根硕强调,萧米米能够帮他进到看守所,见到刘飞,有她在,他才能不用考虑其它警察,从容安排刘母的事儿。

    杨根硕巴拉巴拉半天,说得口干舌燥。

    吱呀一声,门开了。

    艾悠悠的眼眶还有些红。

    单薄的睡衣下面,真空的。

    杨根硕甩甩头,“可以进吗?”

    “随便。”艾悠悠转身走回去。

    杨根硕笑了笑,走进房间,随后关上了门。

    “好渴,有没有喝的。”

    “为什么会渴?”

    “给你解释半天,能不口干舌燥。”

    杨根硕左右张望,发现床头柜上的马克杯,一看,还有半杯水,二话不说端起来就喝。

    “喂……”艾悠悠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想想真是羞涩啊,杨根硕下嘴的位置,跟她几乎重合,这不是间接接吻么?

    “你怎么了?”杨根硕放下杯子,他一个老爷们儿,哪里知道女孩复杂而细腻的心思。

    “没,没有。”艾悠悠一阵慌乱,还以为那家伙发现了自己的心思。

    “看着我。”杨根硕走近了些。

    “干嘛!”艾悠悠越发慌乱,不敢跟他对视。

    “你刚刚哭过?”杨根硕皱眉问道。

    艾悠悠柳眉一蹙,心头又是一阵委屈,很想说还不是因为你。但终究还是说不出口。

    “哪有!”她摇头,避开杨根硕灼灼目光。

    “哈,你不是喜欢上我了吧!”

    艾悠悠一惊,瞪大眼睛看着杨根硕,“你说什么?”

    “是不是吃醋了?”

    “你才吃醋!你怎么那么自恋?”

    “嗨,开个玩笑而已,别那么激动。”

    艾悠悠侧过身子,咬着下嘴唇,双手紧紧绞着。

    “对了,你不是说等我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跟我讲。”

    “嗯!”艾悠悠突然羞涩起来。

    “干嘛是这副表情,难道要对我表白。”

    “你可不可以认真点!”艾悠悠叉腰道。

    “好吧,我一本正经听你讲,讲。”说着,又端起马克杯,喝光了里面的水,砸吧着嘴道:“又香又甜,是不是你的口水?”

    艾悠悠一个踉跄,什么,他这个人,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呀!

    “让你胡说,让你胡说。”

    “哦,哦。”

    艾悠悠两下攻击,杨根硕两声痛呼。

    胳膊和腰,一定又青了。

    终于惩罚了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艾悠悠得意的笑了。

    明亮的灯光下,女孩凝脂雪肤上蒙着一层健康的红晕,让人忍不住想要啃上一口。

    “你看什么!”艾悠悠撅起小嘴,嘴上责怪,心里却是开心的。

    不过,她也知道自己真空,于是将两缕秀发拉到前面,刚好遮住了关键部位。

    噗嗤!

    不愧是学霸,真会物尽其用。

    “笑什么!”艾悠悠当然知道这厮促狭的心理,然而,真心不讨厌。

    不过,为什么总觉得自己没穿衣服。于是,艾悠悠还是加了一件披肩。

    “搞了半天,还是没说正事啊!”

    “哦,”艾悠悠低下头,身子一扭一扭的,声音低得如同蚊子哼,“我爸妈那个了。”

    “那个?是哪个?”杨根硕一脸糊涂。

    艾悠悠低头,双手握拳,“很大声,挺长时间。”

    “啊……”杨根硕一愣,恍然笑道,“哎呀,这是好现象啊!”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艾悠悠终于没那么难为情了。

    杨根硕抚掌道:“如此说来,你的家庭危机很快就能解除,我也马上就可以搬家了。”

    “你真的要搬出去?”艾悠悠语气一下子变得冰冷。

    杨根硕皱眉道:“是啊,林家有敌人,她们姐妹处境不太好。”

    “她们家很有钱吧。”

    “是啊。”

    “应该可以请到其他的保镖,为什么单单是你?”

    “换其他保镖也要给报酬啊,正好我缺钱,干嘛便宜别人?”

    “林晓萌分明对你有意思。”

    “这个……”

    “你是不是喜欢她们姐妹俩。”

    “这个,”杨根硕摸摸鼻子,“好像不大道德。”

    下一刻,杨根硕呆若木鸡。

    艾悠悠喊一声“大牛”,扑入他的怀里,并且,一双玉臂紧紧勒住他的腰身。

    娇躯火热、战栗。

    “悠悠,你怎么了?悠悠?”杨根硕想要掰开女孩的双臂,居然失败了。

    “不要走。”艾悠悠将脸蛋深埋在他的胸口,“我可以做你女朋友。”

    嘎!

    这个玩笑开大了,杨根硕差点咬了舌头。

    “悠悠别闹了,你听我说。”杨根硕掰不开她的手臂,只得扳正她的脑袋。

    艾悠悠仰视着他,“我没闹,我是认真的,如果不是你,我们家根本没法度过这个危机。”

    杨根硕笑了:“如果是为了报恩,更没有必要了,哪怕单单是因为大刚叔,我也要这么做。何况你忘了,我说过会把你当成妹妹,照顾一辈子。”

    “你应该懂我爸的意思。”艾悠悠垂首低语,“而且,现在我妈也不反对。”

    “不是反对不反对的问题,我上学完全是混日子,你不同,你……”

    不待他说完,艾悠悠踮起脚尖,用湿润的樱唇堵住了他的嘴。

    轰!

    杨根硕如遭雷击,大脑一片空白。

    少女的唇舌异样的甘美,但这次感觉,跟上次从林晓萌那里得到的,完全不同。

    上次,林晓萌根本没有回应,确切的讲,就是杨根硕的独角戏,他一个人品尝。

    这一次,是艾悠悠主动,女孩跟他一样紧张,比他更加生涩,但却更加热烈。

    一双玉臂紧缠住杨根硕的脖颈,整个身子紧贴在杨根硕的身上。

    无论是唇舌,还是手臂,都是那样的用力。

    这种滋味太美,没法拒绝,杨根硕也是神魂颠倒,双手隔着单薄的睡裙,寻幽访胜……

    :收藏过二百,加一更。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