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差点走火
    校花名头不是白来的,艾悠悠除了胸小点,身材符合黄金比例,绝对正点。

    小蛮腰盈盈一握,小屁屁挺翘有弹性。

    这两个部位,杨根硕的禄|山|之|爪照顾最多。

    至于差强人意的胸,杨根硕也捏了捏,他有正当理由,完全是为了刺激那里发育。

    不知道过了五分钟还是十分钟,艾悠悠方才松开嘴。

    气喘吁吁,仿佛随时都要断气。

    俏脸通红,如同桃花盛放。

    眼眸迷离,汪着一江春水。

    娇软无力,恰似弱柳扶风。

    美眸中,有浓浓的羞赧,也有淡淡的嗔怪。

    杨根硕也是这般看着她,两人对视,对喘。

    对视对喘良久,艾悠悠再次环住他的腰身。

    感受到大牛的昂扬雄姿,艾悠悠满心羞涩,却是将杨根硕的腰身抱得更紧,再紧一点。

    身子战栗愈发厉害。

    杨根硕虽然也是初哥,但是懂得多,丫头这分明是任君采摘的节奏啊。

    若不是他……唉!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你很紧张?”

    “有……有点。”艾悠悠说话都不利索了,“有点怕。”

    “怕什么?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艾悠悠诧异地看着他,大牛都那样了,他杨根硕还能忍,他还是男人么?

    杨根硕做了几个深呼吸,捧起艾悠悠的脸,说:“你刚过十八吧,现在又是高三,是人生的关键时期。”

    艾悠悠呼吸平静了许多,目光温柔了许多。

    “即便不是因为这些,这也太草率了。”杨根硕摇头,“不能这么随便。”

    心里却在骂娘,多想就这么随便了呀,但是不能!

    艾悠悠感动的一塌糊涂。

    她十八了,如今社会,资讯如此发达,她小片都看过,什么不懂啊。

    她动情了,身体都湿润了,心理上也做好了献出一切,从少女蜕变成妇女的准备,

    杨根硕显然也是,但他居然没有下手。

    “没想到你这么君子,这么尊重女性,我真是太喜欢你了。”

    艾悠悠再次紧紧地抱着杨根硕的腰身,依偎在他的怀里,仿佛恨不得融化在里面。

    而女孩款款吐露,更是能将百炼钢化作绕指柔。

    这一刻,杨根硕的心仿佛也融化了。

    同时,他有种明悟,好像自己升华了那么一下下。

    得到女人的身体或许很容易,但是,身心兼得,就没那么容易了。

    作为一个男淫,果然需要耐心,不能猴急。

    这不,他得到了艾悠悠至高的评价。

    尽管不能做……爱做的、令人向往的事,杨根硕也很满足。

    小丫头不但投怀送抱,而且还献上了初吻。

    她喜欢自己。

    被人喜欢的感觉,真好!

    “悠悠。”

    “嗯。”

    “过两天,如果一切正常,我就搬出去。”

    旧事重提。

    艾悠悠一下子脱开他的怀抱,拧着眉头瞪视他。

    旖旎缠绵一扫而空。

    “出去,走,我的房间不欢迎你。”

    “悠悠,我……”

    艾悠悠一直推搡,将杨根硕推出了闺房。

    砰!

    房门关上了。

    站在门口,杨根硕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一脸苦笑,女人翻脸真是比翻书还快。

    刚刚在自己怀里,温顺得如同一只小白兔,口中说着“爱死你了”,一言不合,就扫地出门。

    杨根硕摇摇头,趿拉着拖鞋走了。

    ……

    房里,背靠房门,艾悠悠心跳如鼓。

    今天放下了矜持,敞开了心扉,真的好大胆,要不是大牛坚持原则,两人就跨出了人生关键的一步。

    艾悠悠虽然认可杨根硕的人品,却依然有些失落。

    不是说女追男隔层纸么,他还矫情上了。

    噗嗤!

    想到这,艾悠悠忽的一笑,整个房间都亮了几分。

    “好难受,抽纸呢?”艾悠悠嘟囔。

    ……

    “大牛,来。”杨根硕刚要走进自己房间,艾大刚一脸暧昧叫住了他。

    “大刚叔。”

    “咱爷俩聊聊。”

    艾大刚亲昵的揽着他,两人来到客厅。

    从冰箱取出两罐青岛纯生,丢给杨根硕一罐。

    “你不累?”见艾大刚精神抖擞顾盼神飞,杨根硕摇晃着易拉罐,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艾大刚撕开易拉罐,灌了一口,一愣。

    “你们折腾了挺长时间,悠悠都听见了。”

    “啊!”艾大刚老脸一红,“这好像不太好。”

    “没啥,都不是孩子,她也为你的雄风大振感到高兴。”

    艾大刚嘿嘿一笑,坐在杨根硕旁边,目光炯炯,然后跟他碰了一个。

    杨根硕手上一捏,噗,拉环部位直接崩开,酒水却是一滴没有溅出。

    艾大刚目瞪口呆,摇头:“第一次见人这么开啤酒,真是叹为观止。”

    “干。”杨根硕跟他碰了一下。

    “大牛,”艾大刚揽住他的肩头,面上暧昧之色越发浓郁,“你们怎么样?”

    杨根硕未置可否的笑笑。

    “啊哈哈,明白明白。”艾大刚粗短的食指点着杨根硕,哈哈笑道,旋即面色一整。

    “悠悠从小到大没吃过什么苦,对她温柔点。”

    “你们还年轻,注意节制。”

    “一定要有防护措施,每一次都要。”

    “靠!你明白个屁呀!”杨根硕一把拍开他的手,“我们还是发乎情止乎礼,哪像你,完全出乎动物的本能。”

    “真的?”艾大刚再次忍不住笑了,笑了老半天,方才止住,然后拉住杨根硕一只手,目光炯炯。

    “大牛,叔叔谢谢你,真的。”

    杨根硕能够看出艾大刚的真心,能够听出他语气中的真挚,此刻,他那双小眼睛里还有泪光闪动。

    “你这么认真,就见外了啦,哈哈。”杨根硕给了艾大刚一拳,“不早了,早点睡吧。”

    “嗳。”

    “哦对了,明天加大训练力度。”

    “没问题。”艾大刚回答的无比响亮。

    “呃……”

    艾大刚的态度,让杨根硕有些惊讶。他笑着点点头,上楼去了。

    ……

    清晨。

    杨根硕雷打不动,五点睁眼。

    盘膝打坐半个钟头,凝视吊坠半小时。

    城里污染严重,修炼缓慢啊。

    下床洗漱,下楼做饭。

    嗯,厨房里竟然有人。

    走近一看,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系着围裙的女人竟是张钰。

    “大牛,早啊。”

    张钰回头,娇声说道。

    皮肤光鲜水亮,浑身上下透着股妖娆气质,说其艳光四射,也不为过。

    “阿姨早。”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私生活,杨根硕无权过问,若非因为艾大刚艾悠悠,张钰愿意跟谁睡,跟他杨根硕没有半毛钱关系。

    只要张钰回心转意,看着艾大刚爷俩的份上,他杨根硕依然会以礼相待。

    “大牛,以后的早饭阿姨来做。”

    杨根硕笑笑。

    “就是不如你做的好吃。”

    杨根硕挠挠头:“我不挑的。”

    张钰俏皮一笑,“我还以为你要争取一下,真让人失望哦。”

    受不鸟了!

    张钰火力全开,勾死人不偿命,杨根硕都有些受不了。

    “我去,大号。”

    “嘎!”这个借口?

    看到杨根硕逃得比兔子还快,张钰噗嗤笑了,然后轻轻一叹,自言自语:“生活多美好啊!”

    艾大刚又被拽起来,进行魔鬼式训练,今晨,艾悠悠没有参加。

    ……

    早餐饭桌上一团和气,很有爱。

    张钰将所有人都照顾得很好,尤其是杨根硕。

    眼见如此的贤妻良母,而且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艾大刚笑得合不拢嘴了,不枉自己费了那么多的精和力啊!

    不过,艾悠悠兴致不大高,哈欠连天,眼袋也有些发青。

    她当然没有睡好,还做了个春梦。

    反观杨根硕神清气爽精神饱满,艾悠悠那个气呀,都是他害的。

    这时候,杨根硕清了清嗓子,“大刚叔,阿姨,再过两天,我就搬出去。”

    啪!

    艾悠悠将筷子拍在桌上,离席而去。

    两口子没想到女儿的反应如此强烈。

    看着一脸尴尬的杨根硕,艾大刚也不高兴了,“大牛,住着不自在吗?”

    “是啊大牛!”张钰一脸歉疚道:“阿姨以前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别往心里去,阿姨改。”

    这个态度,杨根硕一点儿也不奇怪,但艾大刚可就奇怪死了。

    张钰是吃错药了,还是昨晚自己让她美呆了,所以,爱屋及乌?

    艾大刚越想,越觉得也只有这么一个可能了。

    于是,转而继续劝阻杨根硕。

    “大牛啊,男人要大度,之前你阿姨的态度可能有点问题,但是,怎么说她也是个长辈,现在都当面道歉了,你还要走吗?”

    “你这样,明显是我们做的不到嘛!日后见了你爷爷,我怎么交代?”

    “大刚叔,阿姨,我搬出去,那是一早定好的,不是因为你们的原因,真是有事,或者说是工作。”

    “为林家工作?”张钰心直口快。

    艾大刚一愣。

    “还是双胞胎大小姐的贴身保镖呢!”艾悠悠诠释的更加具体,只是带着一股浓浓的老坛味儿。

    可惜,艾大刚完全没有品出闺女嘴里的酸味,他又是一愣,然后问道:“哪个林家?”

    张钰笑着摇头:“还能是哪个?董事长慧眼识珠啊!”

    艾大刚惊呼:“你说你东家,中天实业的林老爷子?”

    “是啊。”

    “大牛居然跟林老爷子,呵呵,呵呵……”艾大刚乐不可支,“林老爷子是个实在人,平易近人哪!中天实业也是我们肉联厂的大客户。”

    三双眼睛看着他,眼神都是怪怪的。

    艾大刚似乎没有什么感觉:“目前,他们猪肉供应,我们只占到四成,大牛,要不你帮帮忙,给提高十个百分点。”

    扑通扑通。

    三个人,倒。

    艾大刚兀自憧憬着,嘴里喋喋不休,“大牛,你放心,事成之后,叔给你反水,提成。”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