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跟定你了
    张钰手机响了,她看了眼,眉头皱起,略带厌恶,还是走到远处接了。

    “大牛,今天干什么?”

    艾悠悠抱着胳膊问。

    呃……今天干什么呢?杨根硕一拍脑袋,“有个手术。”

    杨根硕拿出手机,准备给萧米米拨过去。

    就在这时,柳承恩打了过来。

    “大牛,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等你了。”

    “不光是我,还有一个人,我这就过去,你们再等等。”

    “好好。”柳承恩如此客气?身边一众主任医师,个个是面面相觑,这可是柳院长,西京医学界权威。大牛谁呀,没听说过啊,很了不起吗?

    只有贾正经了解。

    不得不承认,那厮医术有一套。

    ……

    杨根硕收了手机,就要往外走。

    “站住。”

    “悠悠,又怎么了,我真有事。”

    小丫头挑挑下巴,“你就这样去?”

    杨根硕低头一看,跨栏背心、大裤衩、人字拖,稍稍有些太不修边幅了。

    “好吧,换套衣服。”

    杨根硕前脚进房,艾悠悠后脚跟进来。

    “我要换衣服啊!”

    “你换你的。”艾悠悠目光下移,然后撇撇嘴,“又不是没见过。”

    杨根硕狂汗,不过亲了个嘴儿,就这么不见外了,要是推倒之后……

    杨根硕笑了笑,他就不信,这丫头真能这么彪悍。

    “不出去是吧,我可真脱了。”

    “脱就脱,谁怕谁。”

    “这话听着真怪,好像你也要脱似的,其实并没有。”

    说着,杨根硕转身,褪下大裤衩,露出光腚。

    “啊!”艾悠悠捂住脸转身,同时大叫,“变态呀,为什么不穿内……内裤。”

    “嘁!”杨根硕语带不屑,“谁规定大裤衩里还穿内裤来着,穿大裤衩是为了啥,透气爽利……”

    “我说不过你,你快点。”

    “好吧,但是穿什么好呢?”杨根硕摇摇头,“我是说,能有什么能掩盖住我的绝代风华呢!”

    艾悠悠一个踉跄,这人真自恋,但还是给出了建议。

    “条纹长袖修身衬衫,淡黄色修身休闲裤,至于鞋子,就配三叶草平底的。”

    这些都是当初艾悠悠帮着选的,杨根硕一上身,店员都惊艳的那一套。

    杨根硕扭头,诧异地看着艾悠悠一眼,然后从衣柜里拿出长裤,套上了。

    “好了,可以回头了,真遗憾,现在什么都看不到了。”

    “呸,谁稀罕!”艾悠悠啐了一口,移步上前,帮他拴上皮带,翻好衣领,扣好纽扣。

    杨根硕有些发怔,艾悠悠像个小媳妇,做的那么自然。

    当她蹲下,将一双崭新的、一尘不染的阿迪达斯板鞋套在杨根硕的脚上时,杨根硕的心再次熔化了。

    艾悠悠起身,围着他转了一圈,拍拍手,一脸欢欣,仿佛完成了什么了不起的事儿。

    “嗯,不错不错,咱们家大牛现在可不是一般人,得注意形象。”

    “谢谢,我去了。”

    “啊!等我,等我啊。”艾悠悠大叫,撒丫子往外跑。

    “等你干什么?”杨根硕有些迷糊。

    跑到门口的艾悠悠回过身来,“今天你去哪我就去哪,你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今天,我跟定你了。”

    “啊?”杨根硕一阵头大,郁闷坏了,早知如此,就算少女的唇舌再美,他也不吃!这就赖上了?“那你跑什么?”

    “光顾着给你捯饬了,我自己都没化妆。”

    “天哪,你还要多久,我是去救人。”

    “没那么夸张,看得出来,你明显不着急。”艾悠悠甜甜一笑,“再说了,我只是略施粉黛,很快的。”

    “不用略施了,你本来就很美。”

    “真的?”

    少女面上一喜,又咬住了樱唇,垂下螓首。

    那个女孩不喜欢心爱男孩的赞美,女为悦己者容啊。

    “噢耶,自然堂。”杨根硕摆了个骚包的pose。

    “讨厌。”艾悠悠一跺脚,走了。

    ……

    艾悠悠从楼上走下来,杨根硕有些发呆。

    校花就是校花,随便一打扮,就能吸睛。

    虽说人靠衣装,但,底板太好,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再普通的衣服,也能穿出不一样的气质来。

    比如,艾悠悠穿校服,也能媲美奶啥妹妹。

    杨根硕觉得,自己妹子穿不穿衣服,都漂亮。

    此时,艾悠悠上身是白色中袖t恤,下身磨石蓝牛仔七分裤,脚踩黑色厚底皮拖。

    美女怎么打扮怎么有理。

    然而,杨根硕却是大煞风景的说道:“皮拖是好看,也舒服,但真的合适吗?”

    “又不用逃命,怎么不合适?”

    “呸!今天要走不少路,你不累脚?”

    “不行咱们换换,你的鞋,我也可以穿。”

    艾悠悠狡黠一笑,当初选鞋子的时候,她挑了一双中性化的,想着将来或许可以学着电影里,跟杨根硕换换,让他体验一回高跟鞋。

    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自己这么快就沦陷了。

    “问题是,你的皮拖,我塞不进去。”

    “这个问题,现在不需要讨论。”艾悠悠大大方方挎住杨根硕的臂弯,“走吧!”

    杨根硕却变得很拘束,低声说:“拿开吧,你爸妈看着呢?”

    “这有什么。”

    “是是,这没什么。”张钰走过来,大度地笑道,“大牛,你这是要去哪里?”

    “承恩医院。”

    “悠悠也要去?”

    “闲着没事跟他溜溜。”

    “我又不是遛狗。”

    “我遛你。”

    见一对小公母斗嘴,张钰、艾大刚有些好笑。

    “开妈的车去,你不是有驾照吗?慢点开。”张钰对艾悠悠说。

    艾悠悠点头,拿着钥匙先走了。

    杨根硕发现艾大刚、张钰眼神怪怪的,马上点头讪笑,大步出门。

    身后,艾大刚摇头笑道:“小钰,怎么样,女儿的态度你看到了吧,我没逼她吧。”

    “大牛不错,跟悠悠挺般配,我不反对了。”

    艾大刚一副尽在预料之中的神情:“还记得我的话吗?当初我说过,杨神医的孙子就不是凡人。十五岁,就能从狼群里把我救下来,能是普通人?”

    “是啊,金鳞不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张钰喃喃自语。

    如今的杨根硕,那是能够跟市局长萧阳、中天实业董事长林中天平等交谈的人了。

    算不算自家草垛飞出的金凤凰呢?张钰否决了这个想法,人家原本就是凤凰。

    “呵呵,大牛,牛啊!”艾大刚摇头晃脑。

    “真牛。”张钰在心中肯定了一句。

    ……

    亮黄色的福克斯,扣着墨镜的美女驾驶。

    一道靓丽的风景。

    杨根硕就喜欢从副驾驶的角度,看勒着安全带的美女司机。

    可惜,艾悠悠的胸真是太差强人意了。

    没能勒出什么曲线、弧线、抛物线。

    杨根硕一下子觉得自己肩头又是沉甸甸的。

    光顾着欣赏风景了,差点忘了正事。

    马上给萧米米拨了个电话。

    “不辱使命,录好了,你在哪里,要不要过去接你?”

    萧米米声音轻快道,听起来就是个雷厉风行的女汉子。

    “不用,悠悠送我,医院见面。”

    “好吧。”

    挂了电话,杨根硕开始闭目养神,他能够预见到,自己今天的消耗必定不少。

    两辆车同时抵达,杨根硕同萧米米在医院停车场碰面。

    一眼看到人模狗样的杨根硕,萧米米有那么片刻的失神。

    艾悠悠一下子后悔了,干嘛把这小子打扮的如此光鲜,跟羊屎蛋似的,简直作死,这不是更容易招蜂引蝶?

    “大牛,你的领子歪了,我给你整理一下。”

    “呃……有吗?”

    艾悠悠上前,轻轻的抚平,一回头,同萧米米目光交汇。

    二女眼中有电光放出。

    “悠悠,你怎么来了?”萧米米见面就问。

    艾悠悠原本对这个警花姐姐印象不错,但是,对方竟然成了自己的竞争对手,那就另当别论了。

    你比大牛大好几岁好不好,难道喜欢姐弟恋?

    而且,对方又是话里有话的。

    艾悠悠淡淡一笑,挽住了杨根硕的胳膊,“大牛做好事,我也想出一份力,当个司机跑个腿啥的。”

    萧米米笑了笑,这种涉世未深的小丫头片子,她还不放在眼里。

    “大牛,赶紧进去吧,柳院长该着急了。”

    三人前脚走入医院大楼,一个男人后脚出来,望着三人,尤其是杨根硕的背影,面容阴沉,脸上的刀疤分外狰狞。

    ……

    会议室,正在召开手术分析会。

    粗略一看,也有三十大几号人。

    一水白大褂,都是男人。

    肥胖男、秃顶男、眼镜男,各种各样的男性医生。

    “柳院长,你这是干什么?”杨根硕皱眉问道。

    “这是一台比较大型的手术,难度相当之高,如果不是你非要做,我们完全不用承担这个风险。”

    “关于这个免责的问题,我们也要签署一份风险责任书。”

    “柳院长,废话少说吧!”

    会议室顿时鸦雀无声。

    这小子竟敢怎么说院长柳承恩,而且是当着一帮下属的面。

    果不其然,柳承恩老脸一红,开口了。

    “大牛,这些都是我的手下,给老头一点儿面子。”

    啊?柳院长竟然这么好说话!

    这个叫大牛的年轻人到底什么来路,竟然能让柳院长这样的大人物如此低声下气,折节下交。

    艾悠悠、萧米米也不知道杨根硕为什么这么牛逼,跟堂堂柳院长都这么不客气,问题是,柳院长对他反而客气,这就耐人寻味了。

    不知道原因,但,两个女人却是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我想知道,你叫他们来干什么,你出于何种目的?”杨根硕说,越发的不客气。

    “呃……”柳承恩含笑道,“这是一台大型手术,难度我也讲了,所以,我认为值得大家观摩学习。”

    杨根硕一摆手:“他们学不会。”

    会议室的气氛一下子凝固住了。

    正给领导们端茶递水的苏灵珊也愣住了,大牛好霸气!

    在座的,哪个不是主治医师、科室主任,虽然不能说医术多么精湛,但也不是无名之辈。

    “小子,太狂了吧,懂不懂尊敬前辈,就算你一出娘胎就开始行医,临床经验也没我多吧!”一个中年秃头率先开炮。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