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萧作秀
    “小子,你还不到二十吧?”一个家伙托了托眼镜,“打娘胎出来就行医,这不是笑话吗?不用学的,难道你是天医?”

    一个肥胖男哈哈大笑,“天胡倒是有,天医没听过。”

    “说不定继承什么古老的传承,现如今的小说不是都是这么写?”一个年轻一点的医生说完,自己先笑了。

    “够了!”柳承恩一声暴喝。

    一帮医生虽有不忿,却闭住了嘴。

    柳承恩积威还是很深的,就不知道是不是淫威了。

    “大牛,不好意思,让你见笑啦。你千万不要生气。”

    嘎!

    一帮医生咬到了舌头,明明是这小子目中无人在先,老院长居然向他道歉。

    这还有没有天理?

    杨根硕淡淡一笑:“没工夫生气,咱们开始吧。”

    柳承恩眼睛一亮,“好!哦对了,大牛,你认为这个手术团队需要几个人?”

    杨根硕摇摇头:“我没进过手术室。”

    嘎!

    一帮医生又咬到了舌头。尼玛开什么国际玩笑,一个没进过手术室的毛头小子,让他参加一场难如登天的心脏修补手术?而且,貌似还占据着主导地位。

    柳承恩却是不以为意,摇摇头,“你说了算。”

    杨根硕也不矫情,略一思索道:“心脏修补,如果你搞不定,就再带一个助手。”

    “好。”柳承恩很满意,总算能带个徒弟进去见识一下了。

    这时,杨根硕将手伸向萧米米:“东西呢,拿来。”

    “什么?”

    “让你录的东西。”

    “不给,你休想抛弃我。”

    这话说的。

    一帮人齐刷刷看向这个充满英气、身材火爆的女孩子,谁舍得抛弃她呀。

    萧米米脸上一红,知道自己太激动,说错话了,却是不愿意纠正,“我就要跟着你。”

    “哦!”有人唏嘘,有人捂住心脏,这厮命这么好?

    “我要跟你进手术室,给大娘治病,我也有份,你不能丢开我。”

    萧米米终于说清楚,但是,任何一人也能看出来,她跟杨根硕有些不清不楚。

    “你进去只能添乱吧,你虽然是个警察,确定见过血腥的场面?不会晕倒?”

    居然还是警花!一帮医生大叔不是擦眼睛,就是揉眼睛,都没法蛋定了。

    “嘁!”萧米米面露不屑,“我不晕血,而且,我还要当面给大娘鼓励呢!”

    杨根硕有些为难,这丫头就是属驴的,一根筋。于是,他将目光投向柳承恩。

    多希望柳承恩严词拒绝。

    可是,事与愿违。

    “大牛,你定。”

    柳承恩倒是推得干净。

    “那……”

    “大牛,我也要进去。”

    杨根硕这边还没表态,艾悠悠就打断了他,上前抱住他的胳膊,摇啊晃啊,楚楚可怜:“大娘太可怜了,我也要去支持她鼓励她。”

    说完,还非常有力的挥动了一下小拳头。

    又一个漂亮的过分的小丫头。

    近乎投怀送抱。

    这厮到底谁?这么好命!

    不少医生在心中喝问。

    “悠悠别闹了,你肯定受不了那个场面。”

    “不要,就不,不嘛,大娘多可怜,多需要人同情。”

    说着,死死抱着杨根硕的胳膊,漂亮的大眼睛“吧嗒吧嗒”滚下泪珠。

    哎吆,杨根硕马上受不了了,哭笑不得,摸着她的秀发,“好吧好吧。”

    有些医生受不了了,我也需要同情,小妹妹,快快来,快来同情同情我。

    “太儿戏了!这是手术,心脏修补手术,人命关天!”

    一个年纪稍大的医生愤怒咆哮,义正辞严。

    柳承恩淡淡一笑,“反对无效。这事儿,大牛定。”

    ……

    刘母被推进了手术室,并没有立刻麻醉。

    同时进入的有柳承恩、贾正经、杨根硕、萧米米、艾悠悠、苏灵珊、麻醉师,以及另外一个有着网红脸的小护士。

    麻醉师、小护士早已严阵以待。

    他们万万没想到,一下子进来这么多人,尽管一个个穿着无菌服,可是,打眼一看,两三个明显不是医生。

    那是来干啥,看热闹的?

    杨根硕是第一次进入手术室,对各种仪器还比较好奇。

    同时,他对贾正经也比较好奇,这厮能够被柳承恩带进来,可见地位不低呀!

    至于苏灵珊,一个急诊室的小护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关系。

    刘母状态并不好,杨根硕昨夜给他输了真气,只能维持一个晚上。

    她看到杨根硕和萧米米,露出一丝欣慰。

    “小伙子,闺女,费心了。”

    “大娘!”萧米米马上上前,抓住了刘母粗糙而冰凉的手掌,眼眶红了。

    原本,不幸成为人质,她对毒贩刘飞无比痛恨,但是,了解了事情的始末之后,恨没有了,只剩下同情,对这对母子的深深同情。

    “大牛,抓紧时间吧。”柳承恩对杨根硕耳语。

    杨根硕点点头:“米米,东西让大娘看吧,看完了,咱们就进行手术。”

    萧米米点点头,拿出一个苹果平板。

    “让我坐起来。”

    萧米米、艾悠悠一起,将刘母扶起来,苏灵珊却是触动了一个开关,手术台本来就有这功能。

    麻醉师是个中年妇女,一脸诧异地看着柳承恩。

    不用开口,柳承恩也知道她想问什么?

    她一定在想,柳院长,他们这是在闹哪样呢?

    柳承恩笑着摇摇头:“小冉,再等一下,这是一个苦命的母亲,这是一个伤心的故事。”

    麻醉师点点头,“您说了算。”

    这边,萧米米还没打开视频,手术室的门铃响了。

    一帮人都看向了门口。

    “谁呀?”柳承恩皱眉,冲苏灵珊努努嘴,“小苏,你看看去。”

    苏灵珊打开门,顿时吓了一跳,门口站着六七个人,她认识一个。

    “萧局长,您……”

    “爸,你怎么来了!”

    萧米米还没走到门口,又有一个声音响起。

    “妈,不孝儿来陪你手术啦!”

    “飞儿,真是你!”刘母不敢相信,声音激动地发颤。

    下一刻,刘飞、小法、小军一起押了进来,同时进来的还有萧阳,以及市局宣传科的同志。

    一个拿着话筒,一个扛着摄像机。

    刘飞、小法、小军都上着背铐,剃着光头,唯一不同的,刘飞被两名警察押着,显示了他作为主犯的高一等待遇。

    刘飞三人对着手术台跪倒下去,不住磕头。

    刘母捂住嘴,一个劲儿哭泣。

    拿着话筒的漂亮警察开始对着镜头抹泪:“各位观众,这里是承恩医院的手术室……”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一幕,柳承恩不住摇头,对杨根硕耳语:“她也知道这是手术室,可是哪里懂什么无菌概念,一大帮人进来,只是穿着鞋套……今天这个手术得推后了。”

    杨根硕也是苦笑:“这个萧局长太会做秀了,不过,对病人是好事,所以也就无可厚非。”

    柳承恩忍不住笑了,显然是深有同感,“一会儿听听他说些什么。”

    美女警察说:“这是个伤心的故事,故事的主人翁,是病床上这位阿姨,而地上跪着的,是他的儿子和两位养子。”

    “这位阿姨守寡多年,不但靠着一己之力,用瘦弱的肩膀撑起一个家,将自己的儿子抚养成人,同时,还无私的收养了两个孩子。”

    “他们本来都是本分的年轻人,但母亲罹患严重的心脏病,手术需要一大笔钱,为了报答养育之恩,三人一时糊涂,铤而走险,一失足成千古恨。”

    “母亲病重,再听到这样的噩耗,原本是支撑不下的。但是!”美女警察主持人深吸一口气,语气变得慷慨激昂起来,“人间有真情,处处有真爱,法律也不外乎人情,我们萧局在了解到具体情况后,特事特办。”

    美女警察主持擦干眼泪,笑靥如花,“接下来,我们将镜头和话筒交给萧局长。”

    “先给他们打开手铐,他们都是好孩子,只是一时走错了路。”

    这是萧阳的第一句话。

    作秀成分爆棚,但是,没人反对,犯人和家属甚至无比感激。

    手铐打开后,四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无语凝噎。

    杨根硕私下里同柳承恩竖起大拇指,这个萧阳政治水平高啊,人家都是无形装逼,他这是无形作秀。

    丝毫不露痕迹。关键是皆大欢喜。

    然后,萧作秀……萧阳走到病床跟前,拉起刘母一只手,开始讲话了:“各位,这是一个伟大的母亲!”

    “她一个寡居的女人,独立抚养三个男孩,其中的艰辛,只有她自己知道。”

    “案子发生后,我们做过调查,这三个孩子都是品性纯良的,这是他们第一次犯错,影响也扼杀在萌芽状态。”

    “他们的愿望是好的,是令人同情甚至令人动容的,但是,他们选择了错误的方式,他们触犯了刑罚,所以,即便再值得同情,做错了事情,就要接受惩罚承担责任。”

    “孽子,快给萧局长磕头,给恩人磕头。”刘母颤声说。

    “萧局长,谢谢你,谢谢你让我们来看望母亲。”刘飞三人异口同声,磕了一个响头。

    萧阳当即表态:“大姐,你放心,把他们交给我,法律会公正的裁决他们,绝对没有死刑,我还会跟法官求情,你们有生之年,必有相见之日。”

    “谢谢,谢谢萧局长,您……您真是老百姓的父母官啊!”刘母感动的语无伦次。

    “嗨!”萧阳大手一挥,“大姐,这话不对,我是公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