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不晕血
    “杨兄弟,请允许我喊你一声哥!虽然你年纪不大,但却是我们一家的恩人,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三兄弟的哥。”

    刘飞说完,率领小法、小军一起磕头。

    咚咚咚,连续三下。

    这个,杨根硕并未阻止。

    他不需要对方如此,但是,他的所作所为,当得起。

    因为,今天的手术中,他的消耗,将会是从未有过的。

    杨根硕没想到,萧阳那边不乐意了。

    一来,萧阳还有话说,却被打断了;二来,明显给杨根硕那小子磕的头多嘛!

    又让那小子抢占了风头,要是旁人,萧阳或许会记恨,但对杨根硕,他没脾气,也不会太往心里去。

    不过,几个白眼还是免不了的。

    这时候,杨根硕发现自己成了焦点,没办法,必须说两句。

    “不要拍!”杨根硕一指美女警花主持。

    她呼吸一窒,大腿一麻,好man,虽然年轻,可是好像比萧局长能干耶!

    不过帅哥,你想多了,人家没想拍你,啪啪,倒是可以考虑。

    萧阳注意到警花主持的反应了,他也不得不承认,今天杨根硕这小子很……很惹眼,尤其是刘飞三人一起磕头叫“哥”。

    但是,那警花可是他的禁脔。

    “咳咳”萧阳清了清嗓子,瞪了警花一眼,警花咬着唇皮,横了他一眼。

    哎呀,萧阳赶紧自己受不了了,这就叫色魂授予吧!

    赶紧转移视线,“听杨兄弟的。小兄弟现在可以说了。”

    杨根硕点点头:“萧局长,你太通人性……”

    啥?

    所有人齐刷刷看着他。

    杨根硕不好意思的摸了下鼻子,马上改口,“哦不是,是你太伟大了,这一幕太感人了,你让我们广大市民明白了一点,法律是死的,人是活的,而我们广大执法者,都是有感情的。”

    这话说的……萧阳摇摇头,反正他不爱听。

    萧米米却是忍不住窃笑。

    没想到,杨根硕还没说完。

    “萧局长,您是一位善解人意的领导,但是,我不得不批评你。”

    杨根硕说到这里,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

    唯独萧阳眼睛亮了,饶有兴致地看着杨根硕。

    杨根硕摇头道:“如果不是你的耽误,或许,大娘的手术已经结束了。你的突然袭击,彻底打乱了我们的计划。”

    “哎呀!”萧阳拍着大腿,“这个还真是我考虑不周,我必须道歉。”

    说着,萧阳双手合十,冲着刘母,所有医护人员道歉了一圈。

    这一幕,当然又被摄像机记录下来。

    杨根硕眼底浮现微笑,续道:“但是,也要对你提出表扬。”

    萧米米实在忍不住,但也不能笑场,只好背过身去,但是,双肩却是不住耸|动。

    而其他人就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杨根硕。

    尤其是那帮警察,萧阳的下属。

    他们都在想,这小子谁呀!竟然跟萧局长这么说话,一会儿批评一会儿表扬的。

    萧局长虽然是副职,但一把手即将到点,萧阳上位那是板上钉钉的,另外,按照惯例,市局局长兼任副市长。

    这会儿,已经有人开始这么称呼了。

    这么一个在整个西京市的也能排到前五的大人物,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一会儿表扬,一会儿批评。

    这个画面太违和,大家都接受不了。

    但萧阳不同,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

    而此时,摄像机也在忠实记录着。

    手术室的一幕,也被全院主任医师以上的专家关注着,于是,他们重新认识了这小子。

    这一刻,所有人都很好奇,杨根硕口中的表扬又是什么?

    杨根硕清了清嗓子,姿态做足:“之所以要表扬你,就是你不拘泥纪律教条,法外容情,将一个孝子带到了一位即将手术的伟大母亲面前。”

    萧阳呼吸有些急促了,看不出来,这小子说话还有点水平。“不拘泥教条纪律”,这话很深刻,也很有高度啊!

    “萧局长,不瞒你说,这个手术难度很大,我们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你的行为,为这次手术的成功,加了一道强有力的保险。”

    萧阳一愣,表示没明白。

    杨根硕说:“病人的求生意志,在大型手术中,也至关重要,甚至可以说是攸关生死,而你能够将大娘的儿子领过来,并且做出承诺,我想,这比任何一支强心剂还要强大而有力。”

    “呃,呵呵,大娘,是这样吗?”萧阳激动的难以自已。

    “是啊萧局长,我现在不想死,我要好好活着,活着等儿子出来,让他回报社会!”刘母说得铿锵有力。

    “好,好,好,真好。”萧阳眼眶一红,自己都被自己的行为感动了。

    萧阳真情流露,美女主持手中单反闪烁不停,给萧局长来了一个又一个面部特写。

    萧阳来劲了,仿佛吃了士力架。

    “权力有什么用?权力是人民群众赋予的,我们这些公仆,从群众来,还要回到群众中去,用人民赋予的权力去为人民实实在在办事!”

    最后,萧局长用有力的一挥手,结束了充满激情的讲话,“完美”两个字和一个响指差点没控制住。

    警花主持人带头鼓掌,萧阳立刻制止,“这不是述职演讲,也不是工作报告,不需要掌声。”

    “那个……”

    萧阳心中波涛起伏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自然是杨根硕。

    “美女,摄像机可以关了。”

    警花主播看向局长,萧阳点点头:“听大牛的。”

    “大牛?”警花主播默默咀嚼一番,美眸不自觉的往杨根硕那个部位瞟了瞟,很失望,无菌服太长,什么都没发现。

    警花主播一摆手,搭档关闭了摄像机。

    杨根硕道:“萧局长,你们可以走了吧。”

    萧阳很兴奋,一句“难道你们不欢迎我”又差点脱口而出,暗呼好险,然后点点头:“好的。”

    然后分别同杨根硕、柳承恩握手,并对柳承恩说:“柳院长,我为自己的冒失行为,给你们院方带来的困扰感到抱歉。”

    柳承恩呵呵一笑:“大牛总结相当到位,功大于过。”

    萧阳笑着点点头,又去拉住刘母的手:“大姐,祝你手术成功。儿子交给我,请放心。”

    刘母嘴唇哆嗦着,都说不出话来了,只是一个劲儿点头落泪。

    “妈!”刘飞三人磕头,异口同声,“您多保重,儿子向您拜别。”

    “好好……”刘母捂着心口,痛不欲生,“好好改造!”

    萧阳一挥手,“走。”然后目光落在女儿的脸上。

    萧米米小嘴一撅,扭过了身子。

    萧阳耸耸肩,也没多说。

    “刘飞,你们三个既然喊我一声哥,那么,我也给你一个承诺,等你出来,一定可以见到一个健康的母亲。”

    刘飞三人刚刚走到门口,杨根硕大声说道。

    “哥!”刘飞三人异口同声,跪倒磕头。

    咚咚咚,又是三个。

    这三声振聋发聩,仿佛敲击在人心上,有幸见到的女性都抹起了眼角。

    萧阳顿时又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让犯人在手术门口候着,直到手术结束。

    ……

    手术室经过一番无菌处理,于上午十点半正式开始手术。

    这个手术,关注度很高。

    万众瞩目达不到,上百只眼睛看着,还是有的。

    手术灯亮了,刘母闭上眼睛。麻醉师给药,很快,刘母心率降低,稳定在一定数值。

    这说明全身麻醉已经起效,麻醉师冲柳承恩点点头,柳承恩又冲杨根硕点点头。

    一瞬间,场内外所有目光都聚焦在这个年轻人身上。

    为什么业界权威柳承恩对这小子如此推崇,这本身,就为其戴上了一层神秘光环。

    杨根硕沉默着,目光在缓慢游移,从病人身体到医疗设备,最后指着心电监测仪,“那是什么?”

    扑通扑通。

    有人倒地,有人跌坐在地。

    这……这厮连心电监测仪都不认识,这不是医盲?柳院长居然让他参加如此大型、复杂的手术?

    这跟让一个文盲参加高考,又有什么分别。

    开国际玩笑!

    滑天下之大稽!

    冒天下之大不韪!

    这是一帮医学专家对柳承恩的评价。

    最淡定的莫过于柳承恩,即便杨根硕不是开玩笑,他也不认为这有什么要紧。

    “大牛是担心我们太紧张,活跃气氛呢!”柳承恩还是开拓了一句。

    “柳院长,开始吧。”杨根硕说。

    柳承恩点点头,看了眼助手贾正经,和他身后的小护士。

    然后右手一张,一把银光闪闪的手术刀交到他的手中。

    柳承恩顿时气质一变,目光炯炯,双手稳如磐石。

    苏灵珊、萧米米、艾悠悠从未进过手术室,杨根硕自己也是第一次进。

    苏灵珊露在外面的小脸有些发白。

    萧米米、艾悠悠踮起脚尖捂住小嘴。

    那是一种看准备恐怖片的神情。

    刺啦。

    只是剪刀剪开病号服的声音,萧米米、艾悠悠身子明显一颤。

    柳承恩眉头微皱,提醒一句:“从现在开始,除了我和大牛,谁也不许发出任何声音。”

    说完,还是不放心,对着萧米米艾悠悠看了一眼。

    二人同时咽了口唾沫,微微点头。

    锋利的手术刀划开皮肉,毫无声息。

    鲜血大量涌出。

    病房中,顿时弥漫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息。

    艾悠悠眼睛瞪得老大,手指隔着口罩,塞入口中,死命咬住。

    萧米米眼睛瞪得更大,然后眼珠儿往上一翻,身子向后倒去。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