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杨根硕早有预料,时刻准备着,一把抱住她。

    这就叫不晕血?面带苦笑,将其放在地上。想了想,还是点了她的哑穴。

    短短时间,柳承恩已经将病人的胸腔完全打开,搏动的心脏清晰可见。

    艾悠悠一个劲儿咽吐沫,感觉随时会吐。

    耳畔突然传来一股热气,原来是杨根硕。

    “受不了就别看了,去照顾米米。”杨根硕咬着女孩的耳朵说。

    艾悠悠微微点头,蹲在了萧米米的旁边。转移视线后,马上感觉好多了。

    “大牛,快来。”柳承恩失声惊呼。

    这一嗓子,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怎么?”

    柳承恩的手有些颤抖:“左心室、右心室、心房都有不同程度的破裂,我怕……”

    杨根硕眯起双眼,盯着病人缓缓搏动的心脏。

    这一刻,他目力提升不止一个档次,的确可以看到,刘母的心脏上,细小的血管有血渗出。

    而柳承恩的话,病房内外,所有人都听到了。

    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陷入绝望。

    通常情况下,一个心室的破裂,都是致命的呀。

    “显然不是现在破裂的,病人都能幸存下来,如今躺在手术台上,咱们还救不了她?”

    在大家绝望的时候,手术室内响起杨根硕铿锵有力的声音。

    “大牛!”柳承恩摇头道,“之前,我们也做了最详细的检查,我也制定最全面的手术方案,可现实,还是比我想象的复杂十倍,哦不,是百倍!”

    “你的意思是……”杨根硕冷冷看着柳承恩。

    柳承恩坦然对视:“缝合。”

    “放弃就是放弃,为什么不直接说!”杨根硕大吼。

    柳承恩眉头深锁,继而闭上了眼睛,“也可以这么说。”

    杨根硕手指点着柳承恩,因为激动有些颤抖,“你担心什么?我在这儿,又是为了什么!”

    “担心大出血。担心修补失败。担心病人支撑不下来……”柳承恩突然眼睛一亮,是啊,这小子来干什么,他就是最大的变数,原本令人望而却步的手术,现在变得有了可能。

    “你还是不够平静,那是对我没有信心。”杨根硕摇摇头,右掌贴在柳承恩的后心。

    柳承恩虎躯一震,一下子目瞪口呆,然后缓缓扭头,看着杨根硕。

    这一刻,他略显苍老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就在刚刚,一股醇和的气息,从杨根硕落掌的位置透体而入。

    顿时,柳承恩感到五脏六腑四肢百骸都是暖洋洋的,无不熨帖。

    惊惶尽去,精神抖擞。

    “好,老头子陪你疯一次。”柳承恩振臂疾呼,“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字字铿锵,语气癫狂。

    手术室内,全部医护人员瞬间恢复了斗志。

    手术室外,更是一阵沸腾。

    接下来,柳承恩的所作所为,充分展示了一个心脑外科一流专家的超一流专业素质。

    心包腔穿刺,指压止血,间断缝合。

    冠状动脉小支缝扎。

    建立体外循环,增加冠状动脉旁路。

    ……

    柳承恩并不知道,他的手术录像,在不久的将来,将会直接成为世界范围内心脏手术的教科典范。

    柳承恩只知道,没有杨根硕,他根本支撑不下来。

    五个小时的手术,杨根硕三次为他输送真气。

    柳承恩不能确切的理解,但是,明显发现,杨根硕每输送一次,他的脸色都会白上一分,他在消耗自己。

    而杨根硕不单单是给他一个人提供助力。

    病人不止一次在鬼门关前徘徊。每每此时,杨根硕或用中指,或用银针,总能将病人拉回来。

    然后看到杨根硕苍白的脸,紧蹙的眉,柳承恩就鼻子发酸,眼睛发胀。

    但是他很清楚,只有自己更快更好的完成手术,大牛才能早些休息,他的付出才没有白费。

    于是,柳承恩不是吸溜鼻子,小护士也不止一次给他擦泪,也不时擦一擦自己的。

    萧米米是蹦起来的,晕过去之前的最后一幕还在眼前,然后才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又吓了半死。

    艾悠悠给她解释之后,她幽怨地看了杨根硕一眼,只是抱着膝盖坐的远远的,手术台上的一切,她都不敢再看。

    杨根硕额头的汗水,艾悠悠负责擦拭,同时,她还要不住擦拭自己的泪水。

    她当然也能看出杨根硕的情况很不好,几次三番想要劝他停下,可是,这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艾悠悠发现自己的心真的会痛,比看到母亲张钰出轨时,还痛。

    女孩唯一能做的,只是不时紧握一下杨根硕冰凉的手,仿佛这样做,可以将自己的力量传递一点儿给他。

    苏灵珊也是眼眶通红,她就在想:大牛会不会撑不住,像上次那样累晕过去。如果会,我还要接住他。

    这样想着,苏灵珊不露痕迹的移动到杨根硕身后。随时准备着。

    一帮医学专家果然看不懂,但也大概知道这是中医手段。

    终于,柳承恩剪去了最后一根线头,摇摇欲坠的他,看了眼检测仪器,满心欢喜。

    “大牛,我们成功了。”柳承恩冲杨根硕,颤声喊道。

    手术室内外同时沸腾。

    杨根硕回过头,面色煞白,满脸汗珠,一个“好”字说完,便笑着向后倒去,自始至终不曾拿开的手,也离开了刘母的脉门。

    “大牛……”

    几人同时扑去。

    苏灵珊如愿以偿,成功地接住了,拥入怀中。

    这一刻,身外的一切与她无关。

    她一脸欢欣,身心愉悦。

    “大牛他,没事吧!”

    看到苏灵珊一脸陶醉,几个人的担心变成了不确定。

    “哦,没事。”苏灵珊面色一整,连忙摇头。

    “你怎么知道?”艾悠悠皱眉问道。

    “经验之谈”四个字差点蹦出来,苏灵珊连忙道:“我是护士嘛!他只是太累了。”

    “真没事?”柳承恩还不不确定,同时看向苏灵珊的眼神,有点怪。

    贾正经却是轻叹一声,这次情形跟上次差不多,应该没事。

    但是,大牛在珊珊心中的地位越发重要了,贾正经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攫取到那颗芳心。

    ……

    根本不可能完成的手术结束了,成功了。

    所有人都承认,柳承恩的技术,世界顶尖。

    这场手术,若非柳承恩,别人做不下来。

    但是,所有人也都看得出来,能够让柳承恩从容发挥的,是另一个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

    他用一种众人无法理解的,只能一厢情愿的认为是中医方面的,神乎其神的办法。

    配合柳承恩,创造了一个奇迹。

    杨根硕只是消耗太大,昏睡了过去,并无大碍。

    院方安排病房,打上点滴,让他休息就完事了。

    刘飞三兄弟被押走了,走之前,又在杨根硕的床边跪了许久。

    此时,病房里有苏灵珊、艾悠悠和萧米米。

    值得一提的是,直到出了手术室,萧米米的声音突然就出来了。

    柳承恩年纪大了,体力有些透支,原本想跟杨根硕待在一个病房,补充点液体。

    可是,几个女孩子在,柳承恩就不想在这里碍眼,耽误大牛行情了。

    杨根硕睡得很沉静,三双美眸,都有些痴迷。

    今天,杨根硕太帅啦,给三个女孩留下了一生都无法磨灭的印象。

    三个女孩子都不说话,就这样看着沉睡的杨根硕,神情太过专注,并没发现,有一个刀疤脸在门口站了良久。

    期间,他还下意识的抽出一根烟,但是,反应过来这是医院,就随手将烟捏碎,然后走向了过道尽头。

    ……

    吱呀一声,一个青袍老者推门而入。

    这是城郊一座小院。

    院中,另一名唐装老头看了他一眼,长叹一声,灌了一口酒,八二年的,红星二锅头。

    这两老头不是旁人,正是田青牛神医,王天林大师。

    “老王,听说了么,就在今天,承恩医院,那小子要跟柳承恩合作,做一台心脏修补手术。”

    田青牛顾不得休息,进门就说。

    砰!

    王天林手中的酒瓶顿在四方小几上,咬牙切齿:“不是那厮,咱哥俩能落得这么一副田地?”

    “是可忍孰不可忍,干他!”田青牛同样愤懑无比。

    昔时,他俩坑蒙拐骗,风光滋润,跻身名流,是贵圈的座上宾。

    出入有香车代步,明星暖床。

    自从南门雄的偏头风之后,一切都变了。

    南门彩云是大家闺秀,不屑于拾掇他们两个江湖骗子,但这两人胆大包天,居然骗到自己头上,南门彩云当然也要有所表示。

    她只是在贵圈随便放点风,二人便是四处碰壁。

    甚至,昔日假借治病调理的名义,吃了人家贵妇、名媛、明星的豆腐,这些旧账也被一一翻出。

    这正应了那句哈——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短短一个晚上,二人便成了过街老鼠,只能和几块钱的二锅头,只能住郊区的民房。

    说起来,都是眼泪。

    南门彩云何许身份,拔一根寒毛,都被他们大腿粗,他们即便怨怼,也是有心无力。

    于是,始作俑者杨根硕便成了二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不行,必须拔掉。”王天林拍案而起。

    “老王,你有什么法子?”田青牛也是跃跃欲试。

    “我认识一个叫王锁虎的混子,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好,砸人招牌断人饭碗,此仇不共戴天。”

    两老头久违的热血被仇恨点燃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