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加微信
    病房墙上,石英钟指向五点的时候,杨根硕醒了。

    入眼处,是三双通红的美眸。

    萧米米、苏灵珊慌忙背过身子,擦拭眼角。

    “大牛,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艾悠悠疾步上前,关切之情毫不掩饰。

    “没事,我好多了,你们怎么都在?”

    杨根硕说着,就挣扎着想要起来。

    三个女孩搀扶拿枕头垫被子,一阵手忙脚乱,弄得香汗淋漓,终于让杨根硕舒舒服服靠在了床头。

    “还说呢!你突然晕过去,吓死人了。”艾悠悠说着,回想起揪心的那一刻,美眸又是一红。

    “好了,我没事。”杨根硕摇摇头,精神不振,笑容也有些虚弱。

    两人打过啵之后,谁也不当谁是外人了。

    不过,在艾悠悠眼中,杨根硕虚弱的笑容显得那么温柔。

    单纯的女孩,在很久以后方才明白,这就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大牛,你饿了吧,我去给你打饭,你想吃什么?”苏灵珊自告奋勇地说。

    “牛鞭”两个字到了嘴边,杨根硕又咽回去了,“随便吧,医院食堂,来几个硬菜。”

    “没问题。”苏灵珊一拍胸脯,欢快地去了。

    萧米米凑过来,攥紧小拳头:“大牛,你竟敢点姐姐哑穴,想死么?”

    “谁说自己不晕血来着,还是警察呢!我都替你难为情。”杨根硕笑着说道。

    “可恶!知不知道你笑得很可恶,再提这事,我……我……”

    “你怎么样?”

    “信不信我咬你。”

    “你想往哪儿下嘴啊?”杨根硕笑得直打颤。

    萧米米瞪圆眼眸,呼吸急促,咬牙切齿,目光从上面扫到下面,停了下来。

    “不是吧,这里不可以!”

    杨根硕大叫,同时护住大牛。

    表情动作都很夸张,艾悠悠都信以为真了。

    “你……”萧米米气得浑身发抖,这厮太可恶,她真准备不顾一切,咬上一口再说,这时候,手机响了。

    萧米米点点头,留下一个“一会儿再找你算账”的表情,走到一旁接通了电话。

    “爸,怎么了?”

    电话是萧阳打来的。

    杨根硕没兴趣听,眯着眼睛看了看窗外,“悠悠,天气不错,一会儿咱们出去走走。”

    “好啊好啊,我知道这附近景色很不错呢!”艾悠悠高兴的说,随即想到一个问题,“还是不要了吧,大牛,你今天太累了……”

    话虽如此,脸上的失望却难以掩饰。

    杨根硕笑着摇头:“我是消耗大了点,但即便是现在,也比很多普通人有劲儿,你信不信?”

    “我信。”艾悠悠柔柔一笑,“等你吃完饭,咱们就去。”

    “你们聊什么?”萧米米讲完电话,走过来问道。

    “没……没什么。”艾悠悠才不想带个电灯泡,而且还是神经粗大的警花。

    萧米米眉头皱了皱,然后,杨根硕问话了。

    “萧局长什么指示?”

    “哦,他问手术进行的怎么样?”

    “你怎么说?”

    “我跟他说成功了。”

    “他说什么?”

    萧米米笑着说:“代表组织谢谢你。”

    杨根硕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萧米米又说:“我跟他讲说你晕倒了,但是现在醒了。”

    “嗯,他又说什么?”

    “他很挂念你,代表组织慰问你。”

    杨根硕皱眉看着萧米米半天,这才开口:“嘁,跟他有个毛线关系。”

    噗嗤!

    艾悠悠忍不住笑了。

    不过,一想人家萧米米还在跟前呢,马上觉得不太合适,强行忍住。

    然而,下一刻,萧米米比她笑得还大声,还疯狂。

    女汉子拍着墙壁,笑得直打跌。

    于是,艾悠悠也不再压抑,一个劲儿笑,笑出了眼泪。

    直到苏灵珊端着饭盒进来,二人才勉强止住。

    然后看到苏灵珊怪怪的眼神,两女孩忍不住又笑了一阵。

    苏灵珊很纳闷,也没理会两个疯丫头,自顾自升起小桌板,伺候杨根硕吃饭。

    承恩医院的饭菜还是不错的。

    红烧排骨、土豆烧牛肉、油炸大虾、卤鸡腿。

    外带一碗牛肉丸子汤,主食白米饭。

    真正全是硬菜。而且色泽还不错,看得杨根硕食指大动。

    “珊珊,你真实在!”

    苏灵珊腼腆一笑,然后问:“要不要喂你?”

    没想到,跟艾悠悠声音重合了。

    两丫头对视一眼,慌忙撇开头去。

    萧米米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眼神怪怪的。

    这种情况下,杨根硕自然享受不到美女伺候了,不免有些失望。

    但他赶紧拿起叉子,笑道:“不用不用谢谢啦,我哪有那么矫情。”

    说着,开始狼吞虎咽。

    他这么一说,苏灵珊、艾悠悠总算没那么难堪了。

    看他吃得香,苏灵珊甜甜一笑,心里很欣慰,但是,看到自己的叉子勺子不停在杨根硕嘴里进出,她不禁轻轻地咬住了唇皮。身体稍稍有些异样。

    “大牛,我加你微信,你咋不接受呢?”苏灵珊突然说道。

    “有吗?”杨根硕放下叉子,在身上一阵翻找,“我手机呢?”

    “这里。”艾悠悠从屁兜里拿出来,“我怕你弄丢了,暂时替你保管。”

    苏灵珊看了艾悠悠一眼,她知道杨根硕住在艾悠悠家里,但是,两人的关系显然也不简单。

    杨根硕嘴里塞着饭菜,点亮屏幕,找到微信图标点进去,然后苦笑:“抱歉抱歉,我是土包子,一直都没登录。”

    “登陆啊,接受啊!多少人想加我……加你珊珊姐,我都懒得搭理他们,我难得主动一次,你倒好,还矫情上了,居然拒之门外。”

    苏灵珊撅嘴小嘴,气哼哼道。

    “呵呵,接受成功。”

    苏灵珊美眸弯成月牙,满意的点点头:“嗯,以后咱们就可以微聊啦,打电话多麻烦。有些电话里不方便讲的,也可以微信聊。”

    苏灵珊心直口快的说完,就后悔了。

    果不其然,杨根硕笑嘻嘻的问:“珊珊,咱们有啥不方便的?”

    “暂时没有。”苏灵珊撇过头去,不想看到杨根硕猥琐欠揍的笑脸。

    “大牛,我都没有加你呢!”艾悠悠抗议道。

    “咱们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还聊不够?”

    艾悠悠俏脸一红,娇哼一声,“不行,加上再说。”

    然后自己动手,操作完成。

    “那……我也加一个。”萧米米接过手机。

    杨根硕哭笑不得,警花也跟着凑热闹。

    这时候,萧米米接到所里一个电话,好像有任务,这次没找借口,同三人告辞,就先走了。

    临走,杨根硕叮嘱一句,让她知会她爸,作秀可以,别报道他杨根硕。

    萧米米走了,留下一记白眼。

    苏灵珊一个星期的饭量,杨根硕一顿吃完了,喝完汤,总算打了个饱嗝。

    “大牛,吃饱了?”苏灵珊起身收拾。

    “嗯,差不多了。”杨根硕摸了摸肚皮。

    然后,嬉皮笑脸道:“珊珊,人家说微信是约x炮的,你不是吧!”

    当啷!

    苏灵珊一个踉跄,手里的不锈钢饭盆滑脱。

    “吃的比猪还多!”这句话只是在艾悠悠心中响起,俏脸微红,嘴上说道:“你今天怎么这么能吃,难道平时在我家一直拘着,饿着?”

    “不是,怎么会?我没那么虚伪。”杨根硕笑着摇头,“主要是消耗比较多,所以,补充的猛了点。”

    “这也行?”艾悠悠好奇的瞪大眼眸,“这样暴饮暴食,真的好么?”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可以一个星期不吃饭,也可以吃一顿,管七天。”

    这么……奇葩?

    两个女孩全都无比诧异,然后艾悠悠皱眉嘟囔:这话怎么那么耳熟?好像生物课上老师讲过。

    ……

    “大牛,怎么样,没什么问题吧!”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柳承恩第一个进来,身后跟着几个老头,有白大褂,也有长袍、蜈蚣衫的。

    苏灵珊喊了一声“院长”,然后老老实实侍立一旁。

    艾悠悠也秒变淑女。

    杨根硕皱眉看着这一二三四五个人,问柳承恩:“柳院长,这几位是……”

    “大牛,我来给你介绍。”

    “别……”杨根硕掐着脑壳,“有点头疼,改日吧。”

    苏灵珊、艾悠悠眼睛一下子瞪大了,然后飞快的偷瞄杨根硕一眼,心说:这家伙还真会演戏。

    二女都有些忍俊不禁。

    “这个……”柳承恩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们都是我的老伙计,都是擅长中医的,有些在医院供职,有些在医馆药房坐镇。”

    那名蜈蚣衫的老者竖起大拇指:“小友说的不错,我等果然看不懂,自然也学不会,但,效果的确是杠杠的,我们一个个都是叹为观止啊。”

    那名长袍老者说:“我们都是中医世家,然资质愚钝,导致中医日渐式微,我们无地自容,今日一见小友神乎其技,我们……”

    “你们想怎么样?”杨根硕直接打断对方。

    白大褂道:“学无先后达者为师,我们有些困惑,想要请小友不吝赐教。”

    杨根硕还没表态,长袍老者双手抱拳,“恳请小友收下我这个资质愚钝的徒儿。”

    说罢,一掀长袍,就要拜倒。

    “哎吆!头好痛。”杨根硕惨叫一声,直接憋出一脑门冷汗,吓得几个老头停下了动作。

    “老师你怎么样?”白大褂上前一步,满脸关切。

    “恩师,你不要紧吧!”长袍老者直接喊上了恩师,还给杨根硕把脉。然后,细看杨根硕面色、瞳色、唇色,皱眉摇头。

    “并无大碍,一定是今天消耗太多,让我缓缓,诸事延后,延后啊。”

    杨根硕气喘吁吁,仿佛随时都要晕过去一般。

    “老家伙们,这样吧,今天大牛确实累了,先让他休息,反正他就在这西京,跑到了和尚,跑不了庙。”

    柳承恩笑着,冲杨根硕眨眨眼睛。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