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枫林喋血
    这个柳老头怎么回事?杨根硕牙根痒痒的。

    如果眼光可以杀人,柳承恩早完蛋了。

    不过,杨根硕的目光也就凛冽了那么一下下,然后赶忙指压太阳穴。

    “哎吆,哎吆……”

    白大褂拱手:“老师身体违和,好好休养,学生暂且告辞。”

    长袍老者一个深度鞠躬:“恩师,多多保重。”

    “再见再见,哎吆哎吆。”

    杨根硕一边摆手一边哼哼,总算打发了几个老头。

    “大牛,你……”

    “嘘——”杨根硕打断苏灵珊,冲着门口努努嘴。

    苏灵珊心领神会,去到门口,打开门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心翼翼关上,压低声音:“走啦!”

    “哎吆,真是吓了我一身冷汗,几个老头儿,居然要拜我为师,还自称徒儿,我的天。”

    “大牛,你演的太假了!”艾悠悠格格直笑。

    “本来就是拒绝人啊,只是换了个委婉的方式,他们看出来也无所谓。”杨根硕耸耸肩膀说道。

    “这些人学了中医,难道就要满口之乎者也?让我想起了孔乙己。”艾悠悠抿着嘴直摇头。

    “是啊是啊。”杨根硕深有同感,“以后带着一帮满口之乎者也的徒弟,我这个做师父……”

    杨根硕做不寒而栗状。

    摇摇头,续道:“想想就闹心。”

    苏灵珊中肯地说了句:“柳院长的老友,没有一个是普通人,他们想拜你为师,那是真心佩服你,如此说来,你还真牛。”

    “大牛能不牛?你又不是没见过。”杨根硕张口就来。

    前面半句还正常,听了后面的,苏灵珊红着脸啐了一口,然后,她手机响了。

    接了个电话,苏灵珊说有个急诊,急匆匆向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杨根硕叫住她。

    “珊珊,别忘了。”他晃晃手机。

    “什么?”

    “微信约呀!”

    苏灵珊一个踉跄,轰的带上了门。

    病房里顿时成了二人世界。

    杨根硕没啥不适,艾悠悠却有些紧张,又有些甜蜜,很复杂的感觉。

    “大牛。”

    “嗯。”

    “你真是太……”

    “太什么?”

    “太坏了!”艾悠悠笑靥如花,扎起一对大拇指,“但也很棒,不是,是太棒了!”

    “不要迷恋哥,哥会飘。”杨根硕笑了笑,骗腿下床。

    “干嘛?”

    “说好的,出去走走。”

    “好。”艾悠悠欢快地说。

    ……

    一路出了医院,倒是无人阻拦。

    阳历九月初,下午五六点。

    日头已然转西。

    穿过一条马路,就到了河堤。

    视野里还有一座灰褐色的塔。

    夕阳中,两个年轻人肩并肩,款步而行。

    偶尔一阵风过,水面荡起层层涟漪。

    “这是无定河,那是文峰塔。”艾悠悠介绍,她展开双臂,“阳光炙热,水波温柔,人生真美好。”

    “咦,我们悠悠还是个诗人。”

    “去你的。”

    艾悠悠飞起一脚,杨根硕让开了。

    但是,他明显发现,自己没有恢复过来,头有些闷。

    甩甩头,也没当一回事,指着河道说:“悠悠,此无定河不是彼无定河吧!”

    “不是。”艾悠悠摇头,“不过,还是让我想起那两句诗。”

    艾悠悠又要吟诗了,这次杨根硕没笑。他一笑,艾悠悠就不吟了。

    艾悠悠目光投进川流不息的无定河,有些忧郁。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干嘛,跟你有个毛线关系。”

    艾悠悠扭过头,明亮的大眼睛认真地看着杨根硕,“大牛,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不知道怎么撑下去。”

    “你是我妹呀!”杨根硕摸了下鼻子,想到都把妹子给吻了,摸了,有些不好意思,大咧咧道,“咱别见外。”

    艾悠悠深吸一口气,葱指点着文峰塔的方向:“去那里走走。”

    “那里有什么?”

    “塔后有片枫树林,这个时节,枫叶已经由金黄变红了。”

    “枫林啊,枫林好啊,一会儿,我也给你吟诗。”

    “呸!我还不知道你。”

    艾悠悠笑骂一句,在前头一蹦一跳带路,皮拖竟然没掉。

    “妹子等等我。”

    看到艾悠悠基本走出阴霾,杨根硕欣慰一笑,快步跟上。

    走近了看,文峰塔高九层,整体呈黑色,石峰中的苔藓,诉说着岁月的悠长。

    只是,杨根硕眉头微皱,总觉得这种塔似曾相识。

    “快来呀!”这时,艾悠悠站在金色的枫林外,向他招手。

    杨根硕笑着走过去。

    太阳更低,光芒越发热烈。

    林子并不密,如艾悠悠所说,枫叶正在由金黄向暗红过渡。

    小道上也有许多落下的枫叶,艾悠悠背着双手,轻快地走着,不时回头,偷看一眼杨根硕。

    而杨根硕的兴趣,似乎都在枫树林上面。

    艾悠悠有些气馁。

    夕阳西下,微风轻拂,徜徉在枫林间的小道上,无数关于爱情的画面、诗篇流过少女的心间。

    樱花树下的邂逅,枫树林中的牵手,若是有辆单车,他带着我,下雪的时候,一起堆雪人……

    耳边仿佛回响起那首缠绵悱恻的《冬季恋歌》。

    女孩美眸中光华闪烁,这一刻,空气都变得柔软缠绵起来。

    一回头,杨根硕那个榆木疙瘩在干什么?他居然在那里研究一颗枫树的年轮。

    艾悠悠那个气啊,顿时又冒出两句诗,我将真心待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喂,扶着我!”

    艾悠悠上了一根倒伏的树干,半米高的样子。

    “为什么要做危险的事?”杨根硕摇摇头,还是上前捉住那只小手。

    那一刻,他的心头一荡,艾悠悠的俏脸也是一红。

    迟钝的杨根硕终于明白了,那是小丫头让他拉手呢!

    也是,古人都在这里停车做那种事情,艾悠悠估计也不是来欣赏风景的。

    先是牵手,然后亲嘴,不会要野战吧!

    那该怎么办?昨晚那样拒绝她,再一不能再二啊!

    应该不至于吧!杨根硕发现,自己都快成杞国人了。

    两人手拉手不止十次八次了,按说,不能有多大感觉。

    但是,这个明显是谈情说爱的地方,让艾悠悠有些反应。

    夕阳透过林间缝隙,照在少女明净水嫩的脸蛋上,那上面有着淡淡的红晕。

    “嗯,你在想什么?”

    艾悠悠这才发现杨根硕脸色变幻不定。

    “没,没有。”

    十几米的树干走到了尽头。

    “我要下来啦!”

    艾悠悠张开双臂,往下跳。

    “别闹。”杨根硕无奈接住,放在地上。

    他不是矫情,是真无奈,火勾起来,还不是自己难受。

    艾悠悠格格笑着,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枫树林中。

    “很好笑吗?”

    “人家怕痒。”说着,抱住杨根硕腰身,螓首埋在他的胸口。

    “又来!”杨根硕心中悲呼。

    抱了约莫半分钟,女孩抬头,深情地望着杨根硕。

    秋日潭水般的美眸缓缓合拢,娇艳玫瑰般的樱唇慢慢绽放。

    唯有那两排黑长卷曲的睫毛,如同风中颤动的蝴蝶翅膀,昭示着女孩不平静的内心。

    最难消受美人恩哪!

    杨根硕犹豫着,这时候不下嘴,容易得罪人的。

    慢慢低下头,靠过去,都感觉到女孩急促灼热香甜的鼻息了,突然虎躯一震。

    心生警兆。

    杨根硕凝聚目力,朝小路尽头望去。

    约莫五百米外,一个似曾相识的刀疤脸,正遥望这个方向,然后将手里的烟头掐灭在树身上,大步走来。

    后面还跟着三四个人。

    杨根硕想起来了,这是那个飞车党,严格来讲,之前见过两次。

    杨根硕深吸一口气,这才感到一阵眩晕,他居然提不起气来,今天是前所未有的虚弱。

    这帮人显然是冲着他来的,还挑了个好时候。

    杨根硕又朝另一个方向看去,果不其然,又是三四个。

    杨根硕眉头紧锁,收回了目光,同艾悠悠四目相对。

    艾悠悠主动献吻,等了良久,居然没得到,正直纳闷,于是睁开了眼眸。

    然后,就发现杨根硕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

    “坐。”杨根硕扶着她的胳膊,示意她坐在树干上。

    “做?在这里?”艾悠悠的俏脸一下子红了,眼睛也瞪得老大。

    杨根硕有些无奈,这丫头真是……

    他将其按坐在树干上,蹲在她的面前。

    “脚累了吧,咱们换鞋穿。”

    “为什么……”

    话没说完,杨根硕已经将脚上的三叶草平底鞋穿到了艾悠悠的脚上,为她绑紧了鞋带。

    “起来看看合不合脚。”

    “干嘛!”艾悠悠蹙着黛眉,不明白杨根硕干什么。

    “悠悠,从现在开始,听我命令。”

    “啊?”

    见杨根硕一脸严肃,她还是点点头。

    “一会我说跑,你就拼命的跑,不要回头。”

    “为……”艾悠悠一个字刚出口,终于明白了。

    小道前后,同时来了两拨人,手里拿着棍棒,脸上不怀好意。

    领头的刀疤脸,面相尤其凶恶。

    艾悠悠一紧张,抓住了杨根硕衬衣下摆。

    “臭小子,我们终于见面了,是不是让你久等了?”刀疤脸一口吸尽烟头,屈指一弹。

    “这是男人的事,让她走。”

    “哈哈……笑话!”刀疤脸指着杨根硕,“你抢我业务,伤我身体,还抢我钱,还抢我小羚羊。”

    刀疤脸眼眶通红,指着“罪大恶极”的杨根硕,“你太无耻了!”

    “原来,我们家小羚羊是你偷的,你这个小偷!”

    艾悠悠脆生生一句话,点爆全场。

    “给我拿下!”刀疤脸大手一挥,率先扑上。

    杨根硕早有准备,舍近求远,砸向一个人的鼻梁。

    嘎巴声中,鼻血飞溅,那人仰面跌倒。

    终于打开一道缺口。

    “跑!”杨根硕双眼通红,回头一声狂吼。

    艾悠悠腿都软了,刚刚挪动两步,一个麻杆男拦住去路。

    呼!

    杨根硕屈膝飞顶。

    麻杆被顶翻在地,嘎巴,胸骨断裂。

    艾悠悠咬着拳头,泪水盈眶,傻怔当场。

    “跑!”又是一声怒吼如同惊雷。

    艾悠悠咬牙,迈开了步子。

    感觉有人追来,回过头看。

    只见杨根硕一下扑出,抓住那人脚踝。

    那人猝不及防,一个狗啃泥,口鼻喷血。

    “跑啊!”

    杨根硕爬起来,冲着更多的人扑去。

    有点像一只扑入狼群的兔子。

    “大牛!”艾悠悠大喊一声,泪如泉涌,扭头狂奔。

    真的要逃命,艾悠悠恨不能抽烂自己这张乌鸦嘴。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