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投名状
    杨根硕眉骨吃了一棍,血水糊住了眼睛。后背吃了一棍,火辣辣的痛。

    浑身都是脚印,这套新衣服算是完蛋了。

    可惜呀,刚刚正儿八经穿了一回。

    悠悠逃走了,安全了,躺在地上,杨根硕一颗心总算放回肚子里。

    “小子,服不服?”刀疤脸啐了一口血痰。

    这会儿,他嘴角肿起老高,还顶着一只熊猫眼,另外,老牙也光荣了两颗。

    再看看兄弟们的下场,心底不由升起一股寒气。

    今天自己有心算无心,带来十个骁勇善战的兄弟,趁他病要他命,没想到还是人人带伤,一半还失去了战力。

    要是这小子处于巅峰时期……刀疤脸实在无法释怀,一脚踹过去。

    杨根硕腰上吃痛,疼的一抽。

    “我问你服不服?”刀疤吼道。

    “不服。”杨根硕面露鄙夷。

    “疤哥,让我直接废了他,看他还嘴硬不?嘶,哎吆……”一个捂着鼻梁、拎着钢管的家伙瓮声瓮气道。

    “不急,慢慢玩。”刀疤脸摸了一下肿起的嘴角,真特么疼。

    杨根硕一脸鄙视的冷笑:“有种让我起来。”

    “哈!”刀疤脸表情夸张,“你还起得来么?”

    “你们会看到的。”

    “弟兄们,给这小子加油、鼓劲儿。”刀疤脸率先拍手,哈哈大笑。

    显然,他认为,今天是吃定杨根硕了。

    即便他能站起来,也只是为这场凌虐增加一些趣味性。

    杨根硕扭头,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真特娘的是虎落平阳遭犬欺。

    先是一滚,趴在了地上,然后双手用力撑。

    一寸,两寸,三寸。

    “加油。”

    “撑住。”

    “兄弟,你行的!”

    一帮人乐不可支哈哈大笑。

    杨根硕胳膊开始发抖,突然后背吃了一棍子,身子轰然落地,惹起一片烟尘。

    “咳咳……”

    呛得他一阵咳嗽。

    “人家日天你日地,佩服佩服,兄弟你得是金刚钻?”

    刀疤脸说完,一帮人又是哈哈大笑。

    杨根硕喘着粗气,看到得意忘形的刀疤脸等人,他的眼中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右手在左手上一抹,多出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他毫不犹豫,将银针刺入头顶。

    轰!

    掌击地面,烟尘四起,杨根硕站在当中。

    刀疤脸一帮人张口结舌,呆若木鸡。

    刚刚还半死不活任人揉捏,怎么会?

    难道是小宇宙爆发了?

    “现在,慢慢玩。”杨根硕一字一顿,目光凛冽,腰杆如松。

    “我就不信邪。”一根钢管抽来,带着凄厉风声。

    “噢——”杨根硕一声怪叫,一拳轰出。

    钢管弯了,那人大叫一声,钢管脱手,手心全是血。

    紧跟着脑袋一偏,却是中了一记勾拳。

    “窝草你……”

    棒球棍背后砸来,杨根硕一脚踹出,将球棍踹断,余势未消,又将人踹飞。

    哇靠!

    刀疤脸等人大骇。

    但是,紧跟着,杨根硕眼前一黑,脚下也是一个踉跄。

    “大家散开,这小子有点邪性,但是,看来坚持不了多久,咱们缠斗。”

    刀疤脸看得分明,做出了作战部署。

    “缠斗尼玛!”杨根硕咬咬牙,朝着刀疤脸扑去。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

    “怎么办,怎么办?”艾悠悠哪里遇到过这种事,早已方寸大乱,一边跑一边自责,泪雨磅礴,都忘了报警。

    就在这时,迎面过来一群人,为首是两个老头,一个唐装,一个长袍。

    “虎子,快点,就在前面。”唐装老者说。

    “救人,救命。”艾悠悠指着枫林深处,杨根硕的方向,仿佛溺水者抓到一根救命稻草。

    两老头不是旁人,正是来找杨根硕晦气的王天林、田青牛。

    “哎?”王天林乐了,“这小子天怒人怨,咱们运气不错,现在就去踩几脚。”

    说着,也不等田青牛、王锁虎,一路小跑过去了。

    “老王,等等我。”田青牛快步跟上,跑了几步,回头道:“虎子,把这女的抓起来,他们是一伙的。”

    艾悠悠傻了。

    王锁虎傻了。

    “是你。”艾悠悠脑袋一懵,转身往回跑。

    王锁虎手一挥,“快。”

    ……

    王天林跑得飞快。

    田青牛也不赖。

    艾悠悠紧随其后。

    王锁虎一帮人要落后不少。

    然后,一片修罗场出现在大家伙面前。

    现场十几号人,没有一个站着的。

    或坐或躺。

    棍棒丢了一地。

    地面上到处血迹斑斑。

    王天林先是呼吸一窒,但是,一看可以看出,只有伤没有亡。

    害他丢了饭碗的小子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半死不活的样子,此时不踩更待何时。

    于是,王天林上脚了。

    “我也得踩。”

    见王天林踩了几脚,田青牛不甘人后。

    杨根硕没有还手之力,只是淡淡看着两老头,眼神冰冷彻骨。

    两老头对视一眼,王天林咽了口吐沫,喃喃道:“这小子怎么生了一双狼眼。”

    这个念头刚刚转过,两老头都是一个趔趄。让一个少女推的。

    “你们滚开,大牛,大牛你没事吧!哪里伤了,哪里啊!”

    见杨根硕鼻青脸肿的,艾悠悠吓得大哭,跪在地上到处检查。

    杨根硕摇摇头,努力抬起手,抬到一半,就脱力了。

    艾悠悠一把抓住,按在了脸上。泪水浸湿了杨根硕的手掌。

    “傻丫头,没事了。”

    一开口,却是嘶哑难辨的声音。

    “都成这样还没事,都怪我!”艾悠悠扑入他怀中,呜呜大哭。

    杨根硕轻抚着少女的后背,目光却看向了王锁虎。

    王锁虎接触到他无悲无喜的眼神,顿时心中一凛,身子一颤。

    现场的惨状也让他头皮发麻。

    “没事,哈哈……”王天林一阵怪笑,“小子,你摊上大事了,你的事,才刚刚开始。”

    “就是。”田青牛冷笑,“是你毁了我们前程,我们也要以牙还牙。”

    “虎子,帮我断他双手,看他以后还怎么行医。”王天林咬牙切齿。

    “谁敢!”艾悠悠挡在身前,“我已经报警了,你们一个也跑不掉。”

    “虎子,还愣着干什么?”王天林怒吼,“只要不弄死,我王某人盖的住。”

    “呀!”王锁虎大叫一声,冲上来,三拳两脚,将两老头打翻在地。

    嘎巴嘎巴,四条老胳膊全部断折。

    “虎子,你疯了!”

    两老头挤在一起,疼痛、恐惧,更多的却是疑惑,这个王锁虎可是他们请来的。

    “硕哥,您不要紧吧!”

    噗通一声,王锁虎跪在杨根硕另一边。

    嘎!两老头原本痛不欲生,听到这话,下巴掉了,竟然忘了疼。

    王锁虎带来的那些马仔,反应也好不到哪儿去。

    艾悠悠依然跟护崽的老母鸡一样,但是,精神上明显松懈了。

    “硕哥,我有罪,我不知道是您老人家!”

    王锁虎真是吓屎了。

    此时,他大可以跟两个老头学,图一时之快,踩上几脚,毕竟,杨根硕也曾经让虎哥当众出过丑。

    可他不敢啊!

    “龙哥放出话来,让我好好孝敬您。”

    这话一出口,王锁虎顿时立场鲜明。

    原本,王锁虎打算吃个哑巴亏,以后躲着这尊瘟神走,我惹不起你,我还躲不起么?

    但是,当听说自己前任——老大马如龙进去,都跟这小子有着莫大关系,他就生出了投效的心思。

    马如龙在里头吃皇粮,对这小子还满心忌惮,可见这厮何等恐怖。

    而且,王锁虎对杨根硕了解更多,无论实力还是人脉,都是他王锁虎仰望的存在。

    瞌睡遇见枕头啊,就拿两老头做投名状吧!

    王锁虎打定主意,问:“硕哥,你说,怎么处置这两老小子。”

    “啊!”王天林、田青牛大叫一声,挤在一处。

    这胳膊都断了,还要处置?难道才是个开头?

    他们哪里想到,这小子不但医术高明,还是社会上混的,而且还是大混子,连鼎鼎大名的虎哥,也是他的小弟。

    早知如此,借他们俩胆,他们也不敢啊。

    “小兄弟,哦不,硕哥,我们错了,我们老糊涂了,看在我们两个老而无用的份儿,原谅我们这一次,放了我们吧!”

    王天林苦苦哀求,田青牛也是瑟瑟发抖。

    灰白的头发,苍老的面容,恓惶的神情,在这斜阳西风下,在这无定河畔、枫树林中,令人动容。

    “师父,你怎么样!”

    “第五?”

    “班长?”

    突然跑过来的,竟然是高三八班班长第五旻。

    “是你!”

    第五眼镜一托,怒目圆睁,一条鞭腿抽向王锁虎。

    “别……”杨根硕闭上眼睛,阻止已经晚了。

    噗!

    哼哧!

    可怜的王锁虎,还没弄清什么状况,就好像被一辆高速的摩托车撞飞。

    身子先是倒飞出去撞在了树上,然后哼哧一声,落地。

    一帮马仔目瞪口呆,愣了足足三秒,方才扑向王锁虎。

    口中大呼“虎哥”。

    这会儿,却是没有一个人敢于上前讨还公道。

    那个矮矮胖胖的近视眼,这一刻,浑身散发出睥睨天下的王八之气。

    但是,当他转向杨根硕的时候,气势顿时就收敛殆尽。

    “师父,这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来了?”

    “我只是路过。”

    “班长,你喊大牛师父?你们?”艾悠悠满脸疑惑。

    “先送师父去医院吧!”

    ……

    病房现成的,床铺还热乎着,杨根硕又躺了上去。

    苏灵珊红着眼睛处理伤口,打上了点滴。

    至于枫树林里那两拨人,杨根硕没打算报警,想来对方也不会报警,大家就彼此消化吧!

    这一次,他们搞不定自己,以后更加不能,杨根硕有这个自信,就怕对方吓破了胆。

    第五旻为艾悠悠解开了疑惑,然后又向杨根硕汇报了最近的修炼心得。

    最后,才是跟王锁虎道歉。

    “虎哥,抱歉啊,你没事吧,看到师父受伤,当时太着急……你看这误会闹得。”第五旻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没事。”王锁虎揉着胸口,诚惶诚恐,“今天被那两个老不死的喊来帮忙,也算是冒犯了硕哥,该打。”

    “你要是不打我,我还准备自裁呢!”王锁虎一拱手,“说起来,还得谢谢小兄弟。”

    说得如此洒脱,心里却是腻歪的不行,特么的,让人揍了,反过头来还要去感谢人家。

    不过,王锁虎也真是心有余悸,得亏没有跟杨根硕不死不休,否则自己早就完蛋了。

    看吧,人家一个徒弟,就能以一敌十啊。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