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菊花残满地伤
    天黑了,杨根硕精神恢复了不少。

    王锁虎、第五旻,早早就让他给支走了。

    这会儿,病房里只有艾悠悠、苏灵珊。

    苏灵珊终于了解了事情的始末。

    那个刀疤脸是偷了艾悠悠家的小羚羊没错,但,跟杨根硕结仇,完全是因为,杨根硕给苏灵珊解围。

    “大牛,都是因为我!”苏灵珊无比内疚。

    “好了,都过去了。”杨根硕摇摇头,“如果对方足够聪明,我想,以后也不敢再找我麻烦。”

    就在这时,艾悠悠手机响了。

    “大牛,是爸爸。”

    杨根硕摇摇头。

    艾悠悠会意,说:“嗯,我跟大牛在一起,一会就回去。”

    她按照杨根硕的意思说完,挂断电话,然后看着杨根硕:“你这模样怎么回去啊!”

    “今晚我就不回去了,你帮我找个借口。”

    “我……”

    “就说去林家了。”

    “嗯,好吧。”

    “对了,你这样也不行,去洗把脸,眼睛跟水蜜桃似的。”

    艾悠悠皱了皱小鼻子,进了卫生间。

    不多时,艾悠悠就面目一新的出来了,脸上补了点淡妆。

    杨根硕点点头,又摇摇头,身上衣服还是不行,沾了灰和血,万一让艾大刚、张钰误会就麻烦了。

    “珊珊,你这儿有没有多余的衣服,借一套给悠悠先穿着。”

    “有的。”

    艾悠悠明白杨根硕的意思,也没有拒绝,很快,换了衣服出来。

    这一次,杨根硕摸了摸鼻子,满意的点点头:“还别说,挺合身的,除了胸的位置略显宽松。”

    “大牛!”艾悠悠一愣,旋即咬牙切齿瞪他,“不要以为是伤员,就可以口无遮拦。”

    杨根硕一脸怕怕:“哎呀,这年头说真话风险太大。”

    苏灵珊在一旁窃笑。

    “你还说。”艾悠悠一跺脚,“走啦,明天再来看你。”

    “路上开慢点。”

    刚刚走到门口,艾悠悠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眼杨根硕,然后快步过来,在他脸上“吧唧”一口,又如风一般离去。

    杨根硕呆了呆,摸了摸脸蛋,莞尔一笑。

    苏灵珊却有些不自在了:“大牛,似乎,我耽误了你的好事。”

    “这话怎么说?”

    “我在这,悠悠都这么亲你,要是我不在,岂不是要更进一步。”

    “珊珊,你别误会啊,她还是小女孩,应该是被我今天的行为感动了,这个吻,很礼节性,你不觉得么?”

    苏灵珊摇摇头,她是女人,艾悠悠对杨根硕的怎么样,那都写在脸上了。

    “你是因为我才受伤的,为了表达这份歉意,我也礼节性一下。”

    “啊?”杨根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然后,眼睁睁看着苏灵珊小嘴伸过来,鼻尖先触碰到杨根硕的面颊。

    那一刻,真有过电的感觉,两人都是一震。

    “你们……”

    就在这时,院长柳承恩出现在了门口。

    “呵呵,不好意思啊,大牛,你们继续,我先出去,一会儿再来。”

    柳承恩暧昧地笑着,背过身去,喃喃自语:“年轻真好。”

    “院长,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说罢,苏灵珊双手捂脸,从柳承恩身边的缝隙挤了出去。

    “大牛,我真不是故意的。”柳承恩苦笑着摊摊手,“我找你是真有事。”

    “都被你撞破了,还说什么继续,你还真会说。”杨根硕摇摇头,一脸不乐意,“嗯,什么事?”

    “还不是白天那几个老头?”

    柳承恩掰着指头开始介绍,一个叫孙九针,一个叫李素问,一个华回春,都是柳承恩的老友,都是名医之后,也都是西京赫赫有名的人物。

    而且,柳承恩用人格保证,他们绝非“田神医王大师”那种欺世盗名坑蒙拐骗之辈。

    待柳承恩说完,杨根硕笑问:“柳院长,你跟我说这么多,到底是何用意啊?”

    “嗨!受人之托啊,那几个老东西还是不死心。”

    就在这时,一则整点新闻吸引了杨根硕的注意。

    “大牛……”

    “嘘——看,报道你医院呢,还有你的雄姿。”

    一老一少静静看着。

    报道上没有杨根硕的正面,他的那些话,也成了柳承恩说的。

    对此,杨根硕表示满意。

    柳承恩就相当不解了。

    “大牛,这是咋回事?”

    看杨根硕一脸坦然的神情,柳承恩估计八成又是这小子捣的鬼。

    “嘿嘿,大牛我要深藏身与名,低调做人。”

    “可是,你还能低调么?”

    杨根硕眉头紧皱,真的是越来越没法低调了。

    柳承恩耸耸肩:“还有,大牛,收不收徒,你倒是给他态度啊。”

    杨根硕哭笑不得:“他们不是来真的吧,都跟老不死的差不多大,按说我都要喊一声爷爷,现在反过来在我面前自称徒儿,这……合适么?”

    “唉……”柳承恩也是苦笑,“他们几个痴迷于中医,所以,这种事也不是做不出来,我看是认真的。”

    “而且,不是有句话说得好,不疯魔不成活。”柳承恩笑笑道:“这事倒也不急一时,你先休息,顺便考虑考虑。”

    柳承恩走了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杨根硕都在咀嚼一句话——不疯魔不成活。

    ……

    南门公馆。

    萧阳正陪南门雄爷孙吃饭,当然,主要是陪南门雄。

    在饭店吃跟在家里吃,意义完全不同。

    无数比萧阳级别高的官员,想进门而不可得。

    萧阳虽有些拘谨,但更多的却是激动。

    电视上播放着市局报送的报道。

    萧阳是当事人,报道内容都是他自己审核的,所以没啥好奇。

    但,南门雄和南门彩云的注意力却被吸引住了。

    一口气看完报道,南门雄开口道:“柳承恩不亏是院长,政治水平不低,说出来的话也很有见地呀!”

    “老领导,你猜这些话是谁说的?”萧阳卖了个关子。

    “什么?”南门雄白眉紧蹙,白须颤动,“难道另有其人?”

    “没错,是大牛。”萧阳笑着说。

    “大牛?”南门雄、南门彩云齐声发问。

    “就是我的内侄,给您治好偏头风的那个小伙子,中学生。”

    提起杨根硕,萧阳真是与有荣焉,“就在今天,他完成了一项业界普遍认为绝对无法完成的心脏修补手术。”

    这话,让那些不认识杨根硕的普通市民听了,或许也就是稍稍震撼一下,甚至还会存在疑问。

    但南门雄爷孙俩不会,他们对此深信不疑,因为,他们亲眼见识过杨根硕的神乎其技。

    两人都是受益者。

    萧阳的话还没说完,他又摇摇头,感叹道:“关键是,那小子医德高尚,宅心仁厚啊!”

    “这话怎么讲?”南门彩云兴趣也被勾起来了。

    于是,萧阳将前因后果大概一说,最主要的,是杨根硕在手术室中的力挽狂澜。

    爷俩都被震撼了,良久无语。

    “萧阳,尽快安排我们见个面。”南门雄一脸郑重。

    “不用麻烦萧叔叔,我直接跟他联系。”南门彩云接过话头,心里却在想:真有那么厉害?要不让他帮自己看看,不对称终究不大好。

    ……

    杨根硕在病房睡了一夜。

    一夜无话。

    或许是怕见了面难为情,苏灵珊也没过来“查房”。

    凌晨五点,杨根硕睁开眼睛,已经是星期天了。

    按照惯例,盘膝坐起,冥想半个钟头。

    五点半,对着吊坠凝视。

    六点,正准备收起吊坠的时候,脑海中闪过一道亮光。

    他想起来了,就说文峰塔那么眼熟,原来自己的玉塔吊坠,跟它长得一模一样,就好像等比例缩小了模型。

    是巧合么?

    “测体温。”

    一个百灵鸟般的嗓音打断了杨根硕的思绪。

    多么熟悉的声音啊!

    杨根硕达到了听声辨人的地步。

    这么动听的声音,只能是他家珊珊。

    “珊珊,你起来啦。”

    “什么叫我起来了,我是值夜班好不好?”

    一大早,本来心情还不错,这厮一开口,苏灵珊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喂,你是不是没刷牙。”美女护士掐腰说。

    “是的还没有,不过不臭。”

    看到苏灵珊气鼓鼓的模样,真是赏心悦目啊。

    护士服本来就有收腰的,她如今这么一掐,曲线更加凸显。

    “要不,咱把昨晚的事再续上。”杨根硕眨眨眼睛,一脸期待。

    苏灵珊飞快地看了眼门口,然后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别胡说八道,我那只是为了感谢你,现在没那个心情了。”

    “已经被柳院长误会,你还说这些不清不楚容易让人误会的话,我以后还要不要在医院工作?”

    “打住啊,珊珊,这个话题太严肃了,好吧,从现在开始,我配合你的工作。”

    “这还差不多。”

    “嘿嘿,友情提示一下。”

    “什么?”看到他笑,心里就有些不妙。

    “就算你不工作,我也可以养你。”

    苏灵珊猛然瞪大眼睛,俏脸微红,呼哧呼哧喘气:“你这个人,真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我说过要你养吗?再说了,你养的过来吗?”

    说完,眯起一双美眸,射出两道寒光:“测体温。”

    “这里还是这里?”

    杨根硕很是配合,张开嘴巴,同时抬起胳膊露出腋毛。

    苏灵珊一阵冷笑:“肠温。”

    杨根硕倒吸一口凉气,因为,苏灵珊手中拿着的,是一根很粗很粗的温度计。

    “珊珊,你这绝壁是公报私仇啊,你……你是要逼我唱歌?”

    苏灵珊一愣:“什么歌?”

    “菊花残,满地伤……”

    :抱歉,锁在码字软件里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