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中天实业
    苏灵珊只是吓唬吓唬他。

    最终测了腋下温度,很正常。

    检查一下伤势,几乎全好。

    对于这种情况,苏灵珊也懒得惊讶了。

    一个枪伤都能自愈的变态,这点伤,还不是毛毛雨?

    早上,护士要交接班,很忙,所以,苏灵珊也没法多待。

    不一会儿,杨根硕又剩下一个人了。

    想了想,杨根硕给萧米米去了一个电话,问了句:昨天到现在,有没有大型斗殴的报警。

    “大牛,这么没头没脑的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杨根硕直接挂了。

    “哎!好你个大牛!”听筒里一阵嘟嘟声,萧米米直接飚了,因为正好有任务,才暂且放过了杨根硕。

    病房床上,杨根硕淡淡一笑。

    果然不出所料,他没报警,刀疤脸和王天林、田青牛他们也都没有报警。

    三方算是自行消化了。

    那种情况下,他们都弄不死自己,以后,他们只能做噩梦了。

    “我准备出院。”

    艾悠悠刚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见杨根硕说。

    病房里,还有一个人——院长柳承恩。

    杨根硕的话,显然是对柳承恩说的。

    柳承恩回头看了眼,艾悠悠手里提着肯德基的爱心早餐,真是好有爱心。

    老头儿耸耸肩:“我没意见。大牛,不打扰你了。”

    说着就往外走。

    艾悠悠红着俏脸微微鞠躬:“院长再见。”

    柳承恩刚刚走到门口,又停下脚步,“大牛,那几个老东西,你还是考虑一下。”

    杨根硕不耐烦的摆摆手,送走了柳承恩。

    然后喜笑颜开的拍手:“悠悠带了什么好吃的?”

    “大牛,我给你打了早饭,呃……”

    看到提着肯德基早餐的艾悠悠,苏灵珊愣住了,神情不大自然。

    “呃……”

    杨根硕心中哀嚎,为什么总是遇到这种场面?脑袋急转,然后有了个折中的办法。

    “哈哈,我胃口大,都给我。”他伸出双手。

    “猪!”二女一起说。

    杨根硕呆头鹅一般嘴巴大张,我特么招谁惹谁了我?

    “哼!”又是异口同声。

    然后,只给他两个娇俏的背影。

    杨根硕挠挠头,下床,自己动手,从两个女孩手中“夺下”早餐,全解决了。

    片刻之后,一抹嘴:“我一会儿就出院了。”

    “大牛,昨天伤那么重,不需要再观察一下?”对杨根硕的关心占据了上风,艾悠悠终于不怄气了,“记着出院,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苏灵珊却是摆摆手:“不用,他就是魔……牲口体质。”

    “哎,珊珊,你这是怎么说话呢?”

    杨根硕不乐意了,要是自己对她发生过什么牲口的行为,那也认了,明明还没有。

    艾悠悠捂嘴窃笑。

    “枪伤都能好那么快,不是牲口又是什么?”苏灵珊挑了挑下巴,以示挑衅。

    见苏灵珊不打算改口,杨根硕笑着咬咬牙,“珊珊,你再叫一声牲口,信不信我……”

    “你怎么样?”苏灵珊瞪大眼睛,不甘示弱。

    “拱你。”杨根硕咬牙切齿。

    “你……你流氓!”

    苏灵珊一愣,随后骂了一句,这才跺脚跑了。

    她也是这才发现,自己真是犯了个天大的错误,女人跟男人打嘴仗,天然处于劣势,何况对方是杨根硕。

    这一刻,苏灵珊恨只恨自己没有泼妇骂街的本领。

    看到苏灵珊败逃,杨根硕不由一乐:“小样儿,跟我斗。”

    “很得意么?姗姗姐对你那么好,你还气她。”

    “呃……”杨根硕陷入沉默。

    “知道检讨了,算你还有点良心。”

    杨根硕抬起头,“悠悠,开车了么?”

    “怎么?”

    “那就不用司机接我了,一会,送我去林家。”

    艾悠悠纤细的手指点着他,一阵张口结舌,半晌摇摇头,“抱歉,姐没空。”

    说罢,一甩手,扬长而去。

    “哎?唉!”

    善变的女人啊!杨根硕很是失落。

    杨根硕先给林中天打了个电话,表示想跟林中天详细谈谈。

    林中天二话不说,问了地点,派出李虎过来接他。

    离开之前,他拉着柳承恩去看了眼刘母。

    刘母半夜就醒了,各项生命体征都相当不错。

    看到杨根硕,她眼圈一红,就要哭。

    杨根硕拉着刘母的手:“大娘,柳院长技术国际一流,你的手术很成功,保守估计,活个二十年没有问题。”

    “嗯,好,小伙子,谢谢你,谢谢你。”刘母一迭声道。

    “哎,都说了是柳院长发挥了精湛的技术,发扬了博大的人道主义情怀,治好了您的病,你怎么还谢我?”杨根硕皱着眉头:“别看柳院长一把年纪,心眼可小了,你再不谢谢他,他该生气了。”

    “臭小子,就知道埋汰我。”柳承恩哭笑不得:“大牛啊,大妹子是明白人,你糊弄不了的。”

    杨根硕一脸无奈。

    刘母终于将目光投向柳承恩,表情为难:“院长,这医药费……”

    柳承恩笑了:“大妹子,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啊!你放心,完全不用你考虑,首先,从我院科研经费里出,不够的,我就找大牛,这小子比我有钱。”

    杨根硕指了指柳承恩,然后对刘母说:“大娘,你好好养着,我还有点事,改天再来看您!”

    “好好,你们忙,你们忙。”

    目送两人离去,刘母还是流下两行泪:“好人哪!”

    ……

    两小时后,杨根硕已经坐在林中天的书房里,身上穿的,是保镖制服。

    林中天微感诧异,却没多问。

    “大牛,你要跟我谈什么?”

    杨根硕左手摸了摸鼻子,右手在黄花梨书案上有节奏的敲击着,“商场如战场,谈谈你的敌人。”

    林中天眼睛一亮,点点头:“好,我就给大牛你讲讲中天实业的主要构成。”

    接下来,林中天告诉杨根硕,中天实业的业务,主要有两部分构成。

    一部分是房地产。中天实业是西京当之无愧的地王,就是在整个西秦省,也能进入前五。

    另一个就是基因药物,同承恩医院合作开发,专门成立了一个机构,也可以叫做公司,名曰未来科技。

    杨根硕点点头,难怪林中天跟柳承恩相交莫逆,原来还有这方面的合作。

    中天实业最近在城西拿了一块地,属于旧城改造。

    “城西?八仙宫那块地?”

    林中天眼睛一亮:“大牛你也知道?哦,是小君跟你讲的?”

    杨根硕摇头:“猜的。前两天路过,发现拆了不少,还有些没拆完。”

    林中天点点头:“这种工程不好搞啊!碰到钉子户,政府就交给企业。”

    “所以企业就断水断电?”杨根硕的语气里带了点质问的成分。

    林中天笑了:“难道,你认为还有比这更加温和的办法吗?”

    林中天的态度,让杨根硕有些愤怒,但是转而一想,是啊,新闻上强拆的事件都是屡见不鲜,这种办法,真是称得上温柔了。

    自己是怎么回事,难道只是因为凌洋住在那里,心疼她的处境,所以就怒了?真是有些莫名其妙。

    杨根硕自嘲一笑。

    林中天道:“大牛,你知道工期耽误一天,公司损失多少吗?我们要向银行支付多少利息吗?”

    “这个我不懂。”杨根硕的语气平静了许多。

    “有机会,务必研究研究,别忘了,公司有你一半。”林中天看着他说。

    杨根硕微微一笑:“你不如给我现金。”

    “那不可能!”林中天脱口而出。

    杨根硕笑了笑。

    林中天摇摇头:“大牛啊,即便是这样的工程,也有竞争者,对手想要从我这里分一杯羹,甚至拖垮我们,直接接手。”

    “这么说,炸弹事件,可能跟对方有关?”

    “只是可能。”林中天谨慎地措辞。

    杨根硕点点头,换了个话题:“未来科技又是什么意思?”

    林中天一脸骄傲:“这是我跟老柳的理想,也是全人类的理想。我们研究基因再生功能,所以未来科技,也成为再生科技,一旦成功,人类将有可能攻克癌症。即便有了一点突破,也有可能改写人类历史。”

    “长生?”杨根硕皱眉问道。

    “那还不至于。”林中天摇头,“只是可以治愈一部分曾经的绝症,或者,为这部分人改善生活,也应该可以适当延长正常人的寿命。”

    “不过,死亡是自然规律,人体到了一定年龄,各项器官衰竭,神仙也没办法。”林中天笑笑说,“所以你说的长生,那将是一个更大的课题。”

    杨根硕一摆手:“这方面也有敌人?”

    “这方面……”林中天苦笑,“这世上总有人想着不劳而获见利起异,也有某些组织说什么害怕打破生态平衡……”

    林中天摇摇头:“总之,因为这个项目,我们有了来自全世界的敌人。”

    杨根硕摇摇头:“等于没说。”

    同林中天这一番详谈,杨根硕记住了几个人的名字。

    他不是个喜欢被动防守的人,他要主动出击。

    ……

    “林芷君,你给我滚出来!”

    “小姐,这是私人领地,你不可以进去。”

    杨根硕走到楼梯的一半,就听到别墅门口的嘈杂,还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凌洋,你来干什么?”林芷君迎上去,不高兴的说,“我是哪里得罪你了?”

    “你们这些有钱人,是不是不愿意给我们穷人一点点活路!啊?”

    凌洋眼圈通红,歇斯底里。

    :更新晚了,万分抱歉,加更一章。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