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凌洋摇头冷笑,“揣着明白装糊涂吧,八仙宫是你家开发的吧。”

    “是啊没错,怎么了?碍着你什么了?”

    “你们开发没有碍着我们,但是,你们不可以强拆,强拆还伤了人!”

    “什么?”林芷君这才发现凌洋灰头土脸的模样,似乎校服上还有丝丝血迹,“谁受伤了?”

    “要你管!”凌洋吼道。

    林芷君抬起手,挡在面前:“凌洋,这样就没意思,若不是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我都不会理你。”

    “是啊,你是大小姐,我是平民家的孩子,咱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凌洋,姐,你们……”

    穿着睡裙的林晓萌走到了两人面前,一脸迷惑,但显然想当和事老。

    “小萌,你别管!”林芷君拉住妹妹,冲凌洋道:“你要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

    “我只是想要一个说法。”

    “什么说法?是钱么?”

    “林芷君,不要以为每个人都会那么看重钱,我们虽然穷,但是穷的有骨气。”

    “是吗?那为什么当钉子户,还不是嫌补偿款不够多。”

    “你胡说。”凌洋一下子气出了眼泪。

    “凌洋,你别激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林晓萌一脸关切,“还有,姐姐并没有参与多少公司的管理业务。”

    “住口,林晓萌,你们是一丘之貉,是在推卸责任。”

    “什么!”林晓萌委屈的就要掉泪。

    “小萌,看吧,这就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遇到疯狗,你没法跟她讲理。”

    “什么?”凌洋后退一步,指着自己的鼻子:“你说我是疯狗?”

    林芷君闭上眼睛,掐着眉心:“凌洋同学,你是自己走,还是保镖请你出去。”

    “我不走,你们这些黑心商人,你们强拆伤人,我要告你们。”

    “随便。”林芷君眉头紧蹙,摆摆手:“赶出去。”

    一名保镖拉着凌洋的胳膊,“这位小姐,请不要让我为难。”

    “放开我,你放开我。”凌洋竭力挣扎,但是,在五大三粗的保镖手中,跟小鸡一样柔弱。

    “对不起。”到底是林家别墅的安保人员,代表林家门面,素质很不错。

    凌洋被拖着往外走,嚎啕大哭。

    “姐……”林晓萌摇晃林芷君。

    林芷君抬手阻止妹妹说话,另一只手捂住脸,显得有些疲惫。

    “住手,放开她!”

    杨根硕走出别墅。

    “是的,杨先生。”保镖躬身道。

    “大牛?”

    突然看到杨根硕,凌洋一脸惊讶,愣住了,甚至都忘了哭泣。

    “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晓萌有些呆萌,林芷君却是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出两个人的问题。

    至少,凌洋对杨根硕有些不同。

    于是,林芷君变得有些愤怒了。

    这个杨根硕,已经很能勾三搭四了,没想到还有女人往上贴,自己的妹妹怎么办。

    这些女的,都是妹妹的敌人。

    “你问他为什么在这里,好啊,我告诉你,他现在为我们家工作。”

    “什么?”凌洋倒退一步,“杨大哥,这……这不是真的。”

    “林芷君,你够了。”杨根硕怒喝一声,走向凌洋。

    “杨根硕,你居然敢吼我,你不想干了。”

    杨根硕一摆手,“要是你爷爷这么说,我立刻走了。”

    “不对!”他补充,“如果你爷爷说话算数,在我临走之前,还要给我一半的产业。”

    “你休想!”林芷君气炸了。

    “凌洋,到底发生了什么?”杨根硕不管爆炸的林芷君,扶着凌洋的肩膀问道。

    “放手。”凌洋一把推开他,踉跄着倒退几步,“原来,你们都是一路的!”

    “凌洋,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杨根硕一脸焦急。

    多温柔要强的一个姑娘,现在整的如此歇斯底里,九成九是摊上大事了。

    “不要!别过来,不要这么假惺惺的!”凌洋指着杨根硕:“我问你,你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

    “什么?”

    “林家产业有你一半。”

    “当家的的确说过,但要是人家不算数……”

    “那你们还不是一伙的?”凌洋打断杨根硕,“损害公司利益的事情,你会做吗?”

    “凌洋,你冷静点。”杨根硕笑了笑,“如果我说,现在的中天实业除了给我发月薪,跟我没半毛钱关系,你信吗?”

    “难道你的月薪都没有半毛钱?”

    杨根硕一阵头大:“我的意思是,我没资格参与公司的管理,他们有什么决策,也不带我玩,就算现在公司倒闭了,我也没什么损失。”

    “你别说了。”凌洋慢慢冷静下来。

    “你终于相信我了?”

    看到杨根硕紧皱的眉头,凌洋心里舒服了一些,因为,她觉得,自己的态度,杨根硕很在乎。

    “大牛,我可以叫你大牛么?”凌洋轻轻地说。

    “当然,别的女人不行,你可以的。”杨根硕一脸微笑。

    林芷君呼哧呼哧喘气,这个杨根硕,是不是说自己不可以叫?

    凌洋凄婉一笑:“大牛,原本,在认识你之前,这个世界上,我只相信一个人,那就是我妈妈。”

    林芷君姐妹安静想来,显然,这是个沉重的话题。

    凌洋擦了把眼泪:“在我很小的时候,妈妈病了,爸爸就离开了我们……”

    “从那以后,我讨厌男人。但是,我发现你不同。”

    “从前天晚上开始,我决定,将你当成值得相信的人。”

    凌洋说的很认真,杨根硕也不免有些感动。

    凌洋说的那个时间节点,就是她献吻的时候。

    杨根硕点点头:“我很荣幸,想来,这些年,你们母女吃了很多苦。”

    “是,很多很多。”凌洋一个劲儿擦泪,却怎么也擦不完。

    “大牛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跟凌洋……”林晓萌走到杨根硕背后,拉了拉他衣袖,怯生生的问:“她为什么把你当成相信的人?听她的意思,你是她除了妈妈之外,最亲的人了?还有,前天晚上,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杨根硕摸着林晓萌的脸:“只是一些很正常的事,别胡思乱想,不是你想的那样。”

    害怕林晓萌不相信,杨根硕又咬着她的耳朵说了句。

    林晓萌俏脸一红,在杨根硕胳膊上掐了一把,但之前的幽怨已经一扫而空,疑问倒是还有一些。

    杨根硕拍拍林晓萌,然后扭头看着凌洋:“不说那些了,先跟我说说眼下遇到了什么事?”

    凌洋一指林芷君:“他们家公司发动强拆,我妈受伤昏迷了。”

    “什么?”杨根硕扭头盯着林芷君。

    林芷君姐妹原本也很震惊,但是看到杨根硕的眼神,林芷君不干了。

    “杨根硕,你什么意思?”

    “我只是想要确认一下,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林芷君冷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又以什么身份来问?”

    顿了一下,林芷君续道:“如果想要质问我,等你拥有一般的股份再说。”

    “你……”

    “好了!你们都少说两句。”

    说着,林中天和林伯一起走了出来。

    林中天叹了口气,看向凌洋:“你叫凌洋吧,你跟小君小萌都是同学?”

    尽管林中天和颜悦色,但凌洋依然不想给他好脸色,于是拉着杨根硕的胳膊,“我跟大牛是同学。”

    树老精人老灵,林中天老狐狸一样,岂能看不错小姑娘言语中的怒气。

    他摇摇头又问:“你住在八仙宫?”

    “是。”

    “为什么不搬?”

    凌洋的目光有些闪烁:“因为……因为……”

    因为着急变得愤怒起来:“不管什么原因,你们也不能强拆,现在还在强拆过程中伤了人。”

    “当时现在还有记者,很快,你的强拆伤人的报道就会见诸报端。”

    “什么?”林中天眉头一皱,“林伯,你调查一下。”

    林伯走到一旁打了两个电话,回到林中天旁边,一阵耳语。

    林中天眉头紧皱,半晌,对凌洋道:“无论如何,你母亲的医药费我们承担。”

    “我不要钱,我只想要个说法,我妈身体一直不好,这次昏迷很危险……”

    话没说完,手上传来一阵大力,几乎被拉着飞奔。

    当然,并没走出几步,他就大喊一声李虎。

    李虎看了眼林中天,林中天微微点头,李虎就坐进了驾驶位,发动了车子。

    临走时,杨根硕冲林中天道:“老爷子,那些人既然不是你们拆迁办的,那就先找到他们。”

    奥迪车绝尘而去,留下两老头儿面面相觑。

    林伯一脸疑问:“老爷,他怎么知道,我刚才声音很大?”

    林中天摇头笑道:“这小子邪性着呢!但,眼下这个不是重点,显然,有人按耐不住出手了,又是强拆,又是报道,这是要损害我们的名誉,让我们变得被动。”

    “老爷,我这就去查。”林伯拱手道。

    “查什么?”

    “看谁干的,从强拆的那几个无名氏入手,报社的人也是突破口,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儿。”

    “那小子已经给我们提供了思路,那就这么办吧!”

    林中天眯起眼睛,顿时气质变得凌厉起来,“这些年,我一直韬光养晦,但是,并不代表我就好欺负,大牛给了我启发,与其被动防守,不如主动出击。”

    林中天一握拳头:“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