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口气比脚气还大
    八仙宫社区诊所。

    条件很简陋。

    绿色的墙壁有些斑驳,过道里放着陈旧的长条椅子,头顶的日光灯两头发黑,灯罩更是落满了灰尘。

    “张大夫,我妈怎么样?”

    一进门,凌洋就拉住医生的胳膊,急切的问。

    “洋洋,你妈的肾病很严重,赶紧安排住院吧。”

    “可是……可是……”

    张医生摇摇头:“真的是到了非换肾不可的地步了啊。”

    说罢,目光掠过杨根硕的脸,唉声叹气的走了。

    “妈,妈……”凌洋大叫一声扑了过去,“妈,你醒醒,睁开眼睛看看我。”

    杨根硕眉头紧皱,没想到凌洋的家庭状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贫病交加,四个字概括。

    他伸出一根中指,点在凌洋母亲的脉门上。

    很快,就掌握了凌洋母亲的身体状况。

    并非大夫危言耸听,的确很不乐观。

    “凌洋,我先把阿姨叫醒,然后咱们去医院。”

    “大牛,叫?怎么叫啊?我难道没叫?根本叫不醒啊!”

    凌洋已经摇晃了半天,这还不算叫?

    杨根硕摇摇头,先是检查了一下凌洋母亲额头的伤口。

    伤口并不深,不至于造成脑震荡,不是昏迷不醒的主要原因。

    根据杨根硕的检查,凌洋母亲血糖很低,这应该才是昏睡不醒的罪魁祸首。

    诊所医生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于是给打上了葡萄糖。

    可是,并没有考虑到凌洋母亲的另一个情况,她长期注射胰岛素,对糖份的需求比普通人大得多。

    “去买一瓶蜂蜜。”杨根硕吩咐完,直接将钱包给了凌洋。

    “不用,我有。”

    凌洋一愣,心中却是一阵感动,这个男孩做事就是跟别人不一样。

    给钱和给钱包,给女性的感觉,完全不同。

    一个有施舍之嫌,一个却是毫无保留的信任。

    “快去,有我在这儿,你放心。”

    “嗯!”凌洋点点头。既然杨根硕信任她,她也要对杨根硕毫无保留的信任。

    “等等,过来。”杨根硕招招手。

    “嗯?”凌洋面带疑惑,还是来到了杨根硕面前。

    杨根硕抬手在她鼻子上抹了一把,很自然,凌洋却后退一步,俏脸泛红。

    杨根硕笑了笑:“不用急于一时,去洗把脸,校花都成叫花子了。”

    凌洋迟疑了一下,还是跑去了卫生间。

    凌洋走后,杨根硕为凌洋母亲仔细把脉,越是检查,越是发现她病情严重,双肾都面临衰竭。

    若是有小面积的病变,杨根硕发现及时,或许还有回天之力。

    到了这个地步,若是不能尽快找到匹配的肾源,杨根硕也没办法。

    想了想,摸出手机,开始翻找柳承恩的号码。

    “你是洋洋的男朋友?”

    就在这时,刚刚那名戴眼镜的张医生,悄无声息,出现在身后。

    杨根硕回头看来他一眼,不答反问:“你想说什么?”

    “洋洋是个好女孩,命很苦,不要伤害她。”

    “……”

    张医生托了托眼镜:“这些年,洋洋被她妈拖累的不轻。现在,阿姨要是这么走了,对彼此都是个解脱。”

    “你对洋洋有意思?”杨根硕随口问道。

    这家伙跟第五旻倒是有些像,标准**丝外形,但,杨根硕对他印象倒是不坏,至少目前是。

    “我叫张一山,比洋洋大十岁,可以说,洋洋是我看着长大的。”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杨根硕点点头。

    “不是这样的,你误会了。”张一山摇头道:“洋洋五六岁的时候,她妈就病了,他爸无力养家,一走了之,再也没回来。”

    听到这里,杨根硕的面色变得凝重。

    “那时候,她妈就干不来什么重活,幼小的洋洋,跟母亲一起撑起一个恓惶的家。”

    “那时候,我就对这个乖巧懂事的女孩产生了同情,发誓早些独立,然后照顾她,让她少受点苦。”

    “这也是我大学毕业后回到社区医院的原因。”

    “这些,凌洋知道吗?”杨根硕问。

    张一山摇摇头:“回来之后,我才发现,当年的小姑娘已经变成了白天鹅,哦,我是单单指外貌,据说在中学里,还是四大校花之一。我自惭形秽,只能将这份单相思埋在心底。”

    “你可以跟她讲的,爱一个人是没错的,你不说,她又怎么知道?接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但要是不说,就是你自己放弃机会了。”

    “你不是洋洋的男朋友吗?难道你不反对?”张一山有些跃跃欲试。

    “你可以试试的?”杨根硕摸着鼻子,淡淡一笑。

    “张大夫,对不起,我不能接受。”

    凌洋抱着一瓶蜂蜜,从门口进来。

    “洋洋,我……”张一山欲言又止。

    “别说了。”凌洋摇头,“现在这种情况,我怎么可能有心情谈情说爱!”

    “我能理解,我可以等。”张一山激动地说,“两个人只有一起经历了困难,才……”

    “别说了。”凌洋摆手打断他,冲杨根硕苦笑:“大牛,他要追求你的女人,你难道就没有半点反应?”

    张一山愣住了。

    杨根硕也愣住了。他纳闷,自己碰到的这些女孩子,怎么一个比一个彪悍,不是说他是她的男人,就自称是他的女人。

    “原来你们已经……”张一山气呼呼的质问杨根硕,“兄弟,你这就不地道了,都确立关系了,还鼓动我,这不是明摆着看我笑话?很有意思吗?”

    “这……”杨根硕苦笑摇头,张一山有些怨念,可以理解,“算了,就当我没说。”

    说着,从凌洋手里接过蜂蜜。

    “找个勺子过来。”

    “压舌棒可以吗?”凌洋没有找到勺子。

    “可以,帮我掰开你妈的嘴。”

    “小子,你懂医术?”张一山双手叉腰,来了兴趣。

    杨根硕却没有理他,手拿压舌棒,卷了一大坨蜂蜜,放入凌洋母亲口中。

    “你认为这就可以缓解低血糖?”张一山一劲儿摇头,“如果你这个有用,我刚才打了那么多葡萄糖……嘎!”

    张一山差点咬到舌头。

    因为,他的话尚未说完,凌洋母亲一阵咳嗽,然后,睁开了眼睛。

    “妈,妈妈,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

    凌洋扑过去,紧紧抱住了母亲,泪水流下来。

    “张医生,是你救了我?”凌洋母亲思路很清晰,抱着女儿的身子,问道。

    “呃……”

    张一山还在考虑怎么回答,凌洋母亲又道:“为什么要救我,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这样,就不用再拖累洋洋。”

    “是他。”张一山一指杨根硕。

    “小伙子,你是……”

    “我是洋洋同学。”杨根硕笑着自我介绍。

    “同学?”凌洋母亲皱眉道,“你懂医术?”

    三双眼睛同时看向杨根硕。

    杨根硕摸了摸鼻子,难得谦虚一把:“不懂,只是见过这种症状,于是就用土方子试了试,没想到还真有效果。”

    原来是土方子啊!

    张一山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自己好歹也是医学院本硕连读的高材生,要是连一个高中生都比不过,只能吃翔去了。

    听到“土方子”几个字,凌洋刚刚升起的希望再次被失望代替。

    她原以为杨根硕就是她的幸运星、救世主,总能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为她解决问题,给她带来希望。

    然而这一次……

    “阿姨,你的病情很严重,不能耽误,需要尽快住院手术。”

    听杨根硕这么一说,张一山心里越发平衡了。

    肾衰竭,换肾,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东西。看来,这小子也没有什么不凡嘛!

    “小伙子,别逗了,我是绝对不会去医院的。”凌洋母亲坚决的说。

    这一次,凌洋抿了抿樱唇,并没有特别的坚持。

    “为什么?”杨根硕问过之后,觉得这个问题很傻,穷呗,看不起,而且是这种绝症。

    但是,凌洋母亲依旧耐心解释:“这是富贵病,我是小姐身子丫鬟命,这病就不应该我得,但是我得了,那就认命,自生自灭吧!”

    “妈……”

    虽然可能就是这么一个结果,但是,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还是很残酷。

    凌洋接受不了。

    凌洋母亲摇摇头:“小伙子,我问你,就算找到合适的肾源,医药费得多少?”

    “四十万。”张一山抢答,“这基本上是官价。”

    说完,发现杨根硕、凌洋眼神怪怪的,他又补充,“阿姨,现在有众筹这一说,所以,医药费也不是太大的问题。”

    凌洋母亲摇头道:“众筹离我们太远,拆迁倒是离我们比较近,可是,我们房子面积小,只能赔二十万。”

    “我这个做妈的,愧对女儿,洋洋从小就跟着我吃苦,相对而言,反而是她照顾我多一些。我心中有愧,现在,我好不容易能够为她留点什么,所以,我绝不会将拆迁补偿款拿来治病。”

    凌洋摇头道:“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找不到合适的肾源,否则,哪怕我卖了自己,也要治好我妈的病。”

    “卖给我啊!”张一山心直口快道,“我有很多医院的关系,大学同学和导师也都奋战在医疗战线上,所以,我应该可以解决。”

    杨根硕嗤之以鼻:“我不卖。”

    “你……”张一山指着他,说不出话来。

    凌洋却是深深地看了杨根硕一眼。

    凌洋母亲也是。

    杨根硕长出一口气,道:“阿姨,其他的再说,先住院吧,医药费方面,你不用考虑。”

    张一山有些想笑,这厮身上衣服虽然不错,但怎么看,都是保安的制服吧!

    他的口气简直比自己脚气还大。

    “小子,请问你打算安排阿姨住哪家医院?费用你承担?还有,肾源你来组织?”

    “张医生,我们的事,不用你管。”

    看到张一山挤兑杨根硕,凌洋很生气。

    凌洋母亲眉头紧皱,略显疲惫的目光审视着杨根硕。

    她是个婚姻的失败者,也是个人生的失败者,因为自己选错的另一半。

    她可不能眼睁睁看着女儿重蹈覆辙。

    哪怕时日无多,也要给女儿好好把把关。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