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几根老葱
    原本,对于这个深情的张一山,杨根硕感觉还是不错的。

    但是,仅仅因为几句话,杨根硕心中,他的好印象完全崩塌。

    这会儿,听了张一山的挤兑,杨根硕不怒反笑:“张大夫,你不是有办法还有关系么?要不你也想想办法。”

    “我……凭什么?”

    “你不是说过心疼洋洋,想要照顾她,现在是个机会呀,要是你帮了她,我做主,让她……”

    “我不要,大牛,你凭什么做主!”凌洋很气愤。

    张一山眼睛雪亮。

    “你听我说完啊,我让你认了他这个哥哥。”

    “啊?”张一山一愣,心中大骂,我哥你一脸。

    凌洋心情总算舒畅了一些,但是,这种场合,这种心情,她自然笑不出来。

    “不好意思,我没办法,也没人脉。”张一山认怂了,然后一脸讥诮的看着杨根硕,“小子,轮你表现了。”

    杨根硕直接拿出手机,拨出去一个号码。

    “柳院长吗?我是大牛。”

    “大牛,什么事,你说。”柳承恩很爽快。

    “我有个朋友,她母亲肾病很严重,已经到了需要换肾的地步,我可不可以安排他先入住你的医院。”

    “你朋友,是女朋友吧。”柳承恩忍不住八卦一下。

    “只是女性朋友。”

    话一出口,就感受到六道眼神,都有些怪异。

    “你的朋友当然没问题,不过,你都说需要换肾了,那真是太严重了。”柳承恩收起玩笑的口气,“你应该知道,肾源没那么好找。”

    “这个我有思想准备。”杨根硕说,“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好,人在哪里?”

    “八仙宫社区诊所。”

    “我这就派救护车过去。”

    “有劳了,我欠你一个人情。”

    “大牛,这话有些见外了,你可能并不知道,昨天那台手术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呵呵,下来跟你细说。”

    就在昨晚,柳承恩接到一个重量级的电话,以及一封含金量极高的邮件。

    一台高端手术,抵过无数学术论文。

    让柳承恩成功屹立在世界医学学术之巅。

    也让他获得了年度诺奖的提名。

    上一届诺奖得主,是来自红日国的宫本菊腚,一个西医的坚决拥护者。

    一台手术,让他问鼎“诺奖”。

    柳承恩感动之余,无数次在心头默念:“大牛,是你成全了我。”

    所以,论起谁欠谁人情,他欠杨根硕的大了去了,一辈子也换不完,卖了女儿也还不完。

    日后,在登上诺贝尔医学奖神圣的领奖台时,柳承恩依然直言不讳:是一个年轻的中医国手成就了我。

    同时,他还说:世界在进步,现代医学也应该求同存异。优势互补,中西结合,才是最好的医术。

    ……

    杨根硕收了手机,看着凌洋说道:“等等吧,柳院长说就派救护车过来。”

    凌洋嘴巴动了动,却没说什么。

    她在知道杨根硕跟林家的关系后,对于他有能力支付医药费,并不感到奇怪。

    她只是在想,这样接受杨根硕的帮助,以后,她用什么也的方式或者身份,跟杨根硕相处。

    她自幼独立要强,不想亏欠任何人。

    原本她对杨根硕感觉很好,但是,如果他为自己花了钱,两人的感情中就掺杂了金钱的成分。

    凌洋不确定,对方会不会看轻她,或者,因为花了钱,跟所有庸俗的男人一样,开始予取予求。

    偷看杨根硕一眼,发现他正在给妈妈把脉,眉头紧皱,一脸认真的模样。

    好帅!男人专注于一件事,真的好帅!

    凌洋痴痴地注视着,刚才那点儿杞人忧天,早就抛到爪哇国去了。

    凌洋不奇怪,有人奇怪呀!

    “小子,你不是吹牛的吧!”张一山指着杨根硕,“不要告诉我,你口中的柳院长,是承恩医院的院长柳承恩?”

    “恭喜你答对了,加十分。”杨根硕笑着打了个响指。

    “那么,你说的救护车,也是承恩医院的救护车了?”张一山眯起眼睛,冷笑。

    “应该是。”

    “哈哈,哈哈……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说大话也不怕闪着舌头,柳院长何许人,我跟他都说不上话,你一个穿着保安服的高中生,跟他能这么随便?”

    张一山越说越激动,“洋洋,这年头骗子可多了,你不要被人家骗了,还帮人家数钱,有些人穿着廉价的衣服,那是为了掩盖自身的风华,但他绝对不是!”

    话音未落,门口响起汽笛声。

    张一山扭头一看,瞬间石化。

    门口停着一辆救护车,车上上涂着“承恩医院急救”几个字。

    一个医生两个护士走了进来。

    “大牛。”贾正经笑着打招呼。

    “大牛?”苏灵珊满脸诧异,“怎么是你?”

    杨根硕摸着鼻子苦笑:“你怎么来了?”

    “病人呢?”贾正经问。

    “这里。”杨根硕上前搀扶凌洋母亲,同时介绍,“这位阿姨是我同学的母亲,病得不轻。”

    “大牛,你真是博爱。”苏灵珊从杨根硕手中接过病人,随口说了句。

    “那是那是。”杨根硕有些汗颜的附和。

    凌洋诧异地看了杨根硕一眼,杨根硕无奈地摸了摸鼻子。

    这个苏灵珊真是个小女人,不过,说话很有水平。

    直到救护车离去,张一山还是一言不发站在那里,半晌才骂了句:王八蛋,那么有本事,干什么穿那么朴素,一定是为了满足变态的装逼欲,一定是。

    ……

    到了医院,病人根本不用家属管,医生护士全权负责。

    这待遇,凌洋简直不敢相信。

    “大牛,有钱真好。”凌洋淡淡道。

    “呵呵,你误会了。”杨根硕摇头,“没错,金钱是能办成一些事。但世事无绝对,我告诉你呀,柳院长可是有着一身傲骨的。”

    “哈哈,大牛,你又在背后诋毁我?”

    柳承恩笑着走来。

    “凌洋,这是柳院长。”

    杨根硕拉住凌洋的小手,要给她介绍。

    柔荑一入手,明显抗拒了一下,但是很轻微。

    杨根硕没放。

    “柳院长,这是我同学,也是病人李秀琴的女儿,还请你多多费心。”

    柳承恩一摆手:“见外,等检查结果出来再说,走,去我办公室谈。”

    柳承恩直接拉住杨根硕的胳膊,就往前走。

    “你小子这么快又勾搭上一个,了不起。”柳承恩翘起大拇指,一脸闷骚模样。

    “去你的,什么叫又勾搭一个?我们早就认识了好不好?”

    “那就是说早就勾搭上了呗。”

    “我去,就当我没说。”

    凌洋听不清两人的对话,但是,二人勾肩搭背有说有笑的模样,还是,落在了她的眼里。

    大牛跟柳院长这么熟,这么随便,看样子,好像不是金钱维系出来的关系。

    凌洋摇摇头,心说难道自己想错了。

    “来呀,一起去听听。”杨根硕发现凌洋没有跟上,回头招呼。

    “哦。”凌洋快步跟上。

    院方的效率很高,几乎是三个人刚刚坐下,贾正经就拿着化验单走了进来。

    “院长,大牛。”贾正经还冲着凌洋点点头,眼底一抹火热,很好地掩饰住了。

    然后,贾正经照本宣科,拿着化验单,嘴里蹦出一个又一个专业术语。

    巴拉巴拉半天,总算完了。

    杨根硕和凌洋如听天书,一脸懵逼。

    柳承恩介绍道:“大牛,化验结果比你说的还要严重,双肾衰竭,如果找不到合适的肾源,活不过半个月。”

    办公室里,刚刚还有些轻松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无比凝重。

    凌洋更是双手捂脸,低声啜泣起来。

    “大牛,你有没有办法,哪怕是延长这一过程?”柳承恩两眼放光的问道,他多希望再次看到杨根硕创造奇迹。

    “暂时不确定,到时候再说吧。”杨根硕有些发愁,“柳院长,那么现在的关键问题,就变成了尽快找到合适的肾源,配型成功过,然后移植。”

    “最关键的问题,也是最要命的问题,找到合适的肾源,你知道多难吗?何况时间这么紧迫。”

    柳承恩实事求是的话,却是给两人泼了一盆冷水。

    “凌洋,你的行不行?”杨根硕突然问道。

    不怪他这么想,很多近亲之间,都是可以移植的。

    “不行啊,试过不止一次。”凌洋抓着头发不住摇头,显得非常懊恼。

    “凌洋,别这样。”杨根硕劝了凌洋一句,扭头看着柳承恩,恳切地说道:“柳院长,您德高望重,请您动用一切关系,尽可能快的帮我找到合适的肾源,钱不是问题。”

    “大牛,你又见外了不是?咱不谈钱,只谈感情。”

    杨根硕向后一蹦:“大牛只跟女孩子谈感情。”

    凌洋止住哭泣,梨花带雨的看着他,发现杨根硕欣慰的笑容后,凌洋娇躯一颤,心头也涌过一道热流。

    原来,杨根硕那么夸张的反应,以及故意曲解柳院长的意思,只是为了逗自己一笑。

    多么善解人意的……男人啊!

    柳承恩有些无语:“小贾,你去忙吧!”

    贾正经刚走,杨根硕就跟柳承恩说:“让那几根老葱来吧。”

    “啊?老葱?”

    “就是你口中的孙九针、李素问、华回春。”

    “哦?现在叫他们干什么?”

    柳承恩有些不解,他们都是中医大夫,如果是早起的肾病,或许还有法子,如今只剩下换肾了,让他们来有个屁用?

    “喊来再说吧。”杨根硕卖了个关子,“如果他们还想跟我学东西,就限他们半小时到。”

    “你小子终于肯松口了。”柳承恩笑了笑,开始拨打电话。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