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如此考核
    第三个电话还没打完,就有人敲门。

    没等回话,门就开了,走进来一个白大褂方面老者。

    老者无视柳承恩,直接快步走向杨根硕,远远地,就鞠躬拱手:“老师,你真愿意收下资质愚钝的华回春。”

    什么!凌洋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头发胡须都有些花白,脸上还有老人斑,单论年龄,这个华回春做大牛他爷爷,怕也是绰绰有余。

    然而事实却是,爷爷要给孙子当学生。

    这一幕太违和,凌洋一时间无法接受。

    “哈哈,老华,你也不要太过妄自菲薄。”柳承恩笑道,“否则,我有怎么会让你负责中医分院,难道我的眼睛瞎了?”

    这老头竟然是承恩医院中医分院的院长!凌洋更不淡定了。

    “那是柳院长抬举。”华回春拱手说。

    杨根硕摇头:“你们俩也不要互相吹捧了,好玩么?”

    “是是,我这点微末学识,在老师眼中不值一提。”华回春谦虚道,姿态一低再低。

    凌洋眼睛一下子变得启明星一样闪亮。

    在诊所,杨根硕用一筷子蜂蜜唤醒母亲,凌洋就觉得他医术很好,起码比张一山强。但是,凌洋萌生了希望。

    后来,杨根硕拒绝了,说只是土方子。

    凌洋的希望就冷却了。

    这会儿,堂堂承恩医院中医分院院长居然要拜大牛为师,这说明什么?

    大牛不但懂医术,而且是国手啊。

    凌洋望向杨根硕的美眸中,为狂喜充满。

    杨根硕摇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叫你过来,也没说就会收你。想做我学生,可以,但是,必须通过一项考核。”

    “考核好啊,应该的。”华回春挺直腰板,“回春不才,但自信还读过几本医书,治疗过一些疑难杂症,医学基础理论知识,还是比较扎实的。”

    “所以,请老师不吝赐教。”华回春再次拱手。

    “若是你能入门,以后这些繁文缛节都给我省了。”

    “是是,谨遵恩师教诲。”

    刚才还是老师,这会儿直接改口成了恩师,华回春立刻就入戏了。

    “别急着叫,你还没通过考核,我还没答应呢!”杨根硕摆手阻止。

    “请老师出题。”华回春对考核过关很淡定,但是,对于成为杨根硕的学生,却有些迫不及待。

    “等等吧,还有两个,待会儿一起。”

    “老师,你也叫老孙老李了?”华回春感觉有些不妙。

    人一多,竞争就激烈了,也不知道老师收几个学生,万一,只收一个,那么就会出现三人争夺一个名额的情况。

    杨根硕点点头:“当然,我这叫一碗水端平。”

    华回春微不可察的撇撇嘴。

    话音未落,孙九针、李素问联袂而来。

    进门就是拱手:“师父,这么急喊我们过来有何指教。”

    又是两老头,凌洋已经无法思考了。

    怎么看,都觉得三个老头身份不凡,而且是很有学问的那种,怎么会心甘情愿拜杨根硕为师?

    而且,大牛似乎还不大乐意。

    “难道,柳院长在电话里没有跟你们说清楚?”杨根硕皱眉问道。

    “呃……”三人迟疑了一下,还是华回春先说:“柳院长说的很清楚,我们如果还想拜师,就尽快过来。”

    孙九针:“即便过来,也未必能够成为老师的学生。”

    李素问:“看来,老师是想要考考我们。”

    “柳院长,你说还是我说?”杨根硕突然看向柳承恩。

    柳承恩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让搞得云里雾里,“大牛,当然是你说,我都不知道你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杨根硕笑着点点头:“三位,你们能来,我很欣慰。说明你们还有进步之心。这样吧,现在我出个考题。”

    说着,将凌洋母亲的化验报告,交给三人传阅。

    三人看完,依然面面相觑。

    柳承恩却是眼睛一亮,恍然大悟——人多力量大啊!

    只是,他悟了,另外三人却依旧糊里糊涂。

    方脸华回春说:“老师是让我们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锥子脸孙九针顺着华回春的思路:“病入膏肓,并无良策。”

    圆脸李素问道:“西医换肾,应该是唯一续命的方法了。”

    啪!

    杨根硕突如其来一巴掌,将几个人吓了一跳。

    “李素问同志,你算是说到点子上了。”

    李素问一把年纪,被杨根硕说得有些脸红,“老师,这不是明摆着么?”

    华回春有些不平:“老师,这个道理谁不知道啊?”

    说着,他一指孙九针,“老孙虽然主攻中医,这个也能看出来。”

    “看出来为什么不说出来?”杨根硕笑问。

    “这个……”孙九针抱拳拱手,“老师,请恕学生冒犯。”

    “没事,有话直说。”杨根硕一下子捂住嘴巴,“有屁快放”按在了嘴里。

    孙九针说:“说句不好听的,这话地球人都知道。”

    说完,有些忐忑的看着杨根硕。

    华回春、李素问也是如此。

    此刻,杨根硕面色阴沉。

    整个办公室的气氛,也因为他的脸色,变得有些压抑。

    甚至,李素问、华回春看向孙九针的脸色,都有些责怪的表情。

    孙九针忍不住了,拱手上前,腰身放低,刚要开口。

    噗嗤!

    杨根硕笑了。

    一屋子里人都糊涂了。

    杨根硕哈哈大笑,貌似很享受这种感觉。

    “老师,您这是……”孙九针表情比较复杂。

    “本来就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你们为什么不说?”杨根硕依然止不住笑,仿佛什么东西戳中了他的笑点,“我也正是因为这个,才让你们过来的呀!”

    见三人面面相觑,柳承恩苦笑摇头,三位老友被这小子耍的团团转。

    “大牛,你就直说了吧,别逗他们了,毕竟一把年纪的。”柳承恩说。

    “是啊老师,”华回春拱手道,“如此凶险的病症,你都没办法,我们又能给什么意见。”

    孙九针、李素问齐齐点头,华回春说的,也正是他们要说的。

    “谁说我没办法?”杨根硕变脸道。

    三老头同时瞪大眼睛:“老师,你果真有办法?”

    说话,也是异口同声。

    “换肾呗。”杨根硕轻飘飘道。

    “啊?”三人刚才还兴致勃勃,满以为杨根硕有什么惊世骇俗的手段,原来终究还是常规办法啊。一时间,有些意兴阑珊。

    “既然如此,老师喊我们过来是……”华回春皱眉问道。

    “你又问到点子上了。”杨根硕呵呵笑道,“你们也看到了,我没什么逆天的本事,你们还要不要拜我为师啊!”

    这家伙什么意思?三人交换一下眼色,神情都是无比坚定。

    “要的。”三人一起表态。

    杨根硕点点头:“那好,我现在出题了,题目就是,谁能在最短时间内找到合用的肾源,我就收谁。”

    “啊?”

    除了柳承恩,一个个都是莫名惊诧。

    凌洋惊讶之后,就是满满的感动。

    大牛都是我了自己的母亲啊!

    一时间回想起自己在诊所说过的话,“如果能够治好母亲,卖了自己也无所谓”,凌洋偷看杨根硕一眼,不禁有些脸红。

    华回春、孙九针、李素问都是面露苦色,心说这种收徒方式也太草率了吧!

    收徒不是考核资质,然后因材施教么?

    这怎么看,都有点拉赞助之嫌。

    三老头越想越觉得就是这样,这颗肾得他们埋单。

    三人都是西京中医界有名有姓之人,家学渊源,身家也颇丰,一颗肾的费用,他们还不放在眼里。

    只是,寻找合用的肾,这就需要动用人脉,需要费点时间。

    “老师,不知你给多长时间?”华回春第一个问道。

    “十天。”

    华回春面色一整,拱手道:“我先告辞。”

    说罢,撩起白大褂衣袖,大步离去。

    孙九针、李素问一看这架势,马上也是纷纷告辞。

    三人去不离去后,柳承恩忍不住微微发笑:“大牛,你呀!”

    “我怎么了?”

    “你还是没把话说清。”

    “什么话?”

    “我问你,如果全部考核过关怎么办?”

    “不可能同时吧!”

    柳承恩点点头:“也对,这种事也是要碰运气的,有钱也买不到。”

    “大牛,”凌洋起身,目光灼灼,“无论如何,我都谢谢你。”

    杨根硕摇头,忧心忡忡:“万一找不到怎么办?”

    凌洋眼眶一红:“如果这么大费周章,还是找不到,那就是命。”

    “尽人事听天命,如果真是那样,你也无需自责,而我也……对彼此都是个解脱吧!”

    看她孤零零的站在那里哭,杨根硕心里不是滋味,上前,将其拥入怀中。

    凌洋酣畅淋漓一阵痛哭,好半天,方才发泄了心头的积郁。

    “大牛,抱歉啊,把你弄湿了。”

    “不介意。”

    凌洋皱了皱有些发红的小鼻子,猛然一把推开他,“咦,院长人呢?”

    “哈哈,院长可是个善解人意的人呢!”

    “大牛,不知道怎么谢你。”凌洋拉着他的手,看了他一眼,马上又低下头去。

    “没啥,能叫我大牛的,都不是外人。”

    “真的?”凌洋眼眸晶亮。

    “当然,而且也别忙谢,等阿姨好了,你要以身相许,我也不反对。”

    “大牛……”

    凌洋轻轻推了他一把,转身,给了杨根硕一个俏丽的背影。

    勾着头,侧面看去,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美女含羞带怯的模样,最有味道。

    杨根硕正看得如痴如醉,手机响了。

    一看是个陌生号码,眉头微皱,还是接通了。

    杨根硕暗暗发誓,要是骚扰电话,一定骂对方一个狗血淋头。

    “大牛,还记得我吗?”是个很好听、又有些熟悉的女声。

    很快,杨根硕就想起来谁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