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污
    杨根硕笑道:“南门大美女,原来是你呀,怎么舍得给大牛打电话?哦,一定是想通了吧!”

    想通?

    南门彩云稍稍咀嚼,就发现这厮话里有话。

    女人想通了,男人想开了。这是多老的梗啊!

    南门彩云虽然是霸道女总裁,也不是什么都不懂。

    这家伙不但名字污,思想更污,无时无地不污,污得惊天地泣鬼神。

    “额哼,大牛,”南门彩云清了清嗓子,“还是叫你杨根硕吧!”

    这个小名同样很污。

    “随便随便,名字只是一个代号。”

    “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

    “哪句?”

    “你说我想通了?”南门彩云眯起眼睛,捏紧手机,指节发白。

    “哦?”杨根硕笑了笑,“还能是什么意思,我不是说过,你有病?”

    “你才有病!”

    “你讳疾忌医。”

    “你……”

    “那就没得谈了,挂电话吧。”

    “挂就挂。”还没说完,杨根硕居然先挂断了,南门彩云差点跳起来:“居然先挂,没风度!”

    南门彩云一拍脑袋,刚才斗嘴都忘了,自己自告奋勇从爷爷那里接了一个差事。

    南门彩云那个郁闷,但是没办法,还得打。

    而这边,原本,凌洋觉得大牛简直完美。

    一个电话后,形象崩塌。

    这厮跟美女通话,那叫一个眉飞色舞,凌洋气得奶疼。

    但是,为了隐藏自己的心迹,凌洋心平气和道:“大牛,谁呀?”

    “你不认识。”话音方落,手机再度响起。

    一看还是之前那个号码,杨根硕冷笑一声,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呵呵,我就知道,你还得过来求我。”

    看杨根硕现在这个样子,凌洋脑海里蹦出“腹黑”两个字,她很同情电话那头那个女人,不知道让杨根硕拿住了什么把柄。

    然后,杨根硕再次接通,不耐烦道:“又怎么了?”

    电话那头,南门彩云倒吸一口凉气,从小到大,自己都是天之骄女,尤其是如今,自己还是大型公司总裁。

    多久没有听到有人用不耐烦的语气跟自己说话了,何况对方还是个男人,年轻的男人。

    “喂,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南门彩云气到了,张口就来。

    “呃……”杨根硕一愣,“这个可以免费验证,绝对如假包换童叟无欺。”

    南门彩云一个踉跄,自己是质问他,他倒好,偷换概念,给你陈述一个事实。

    还验证,验证你大爷。

    呼哧呼哧,南门彩云低头看去,一看吓一跳,好像两边的起伏程度都不对称。

    不可能,一定是心理作用。

    南门彩云闭上眼睛,缓了一会儿,直到杨根硕不耐烦的声音再度响起,她才睁开眼睛。

    “喂,南门彩云,我很忙的,你要是没事,咱就挂了,下次撩你。”

    啪!

    又挂了。

    “呀!”南门彩云都要疯了,但是,低头一看,这会儿大小不一,倒是没那么明显。

    然后,才回味杨根硕的话,不是“下次聊”,而是“下次撩你”。

    这个混蛋!

    自己的任务还没完成。

    事不过三。

    可是,这第三次,南门彩云也不想,不愿。

    南门彩云站在偌大落地窗前,俯视整个西京的繁华,心中却是怒火中烧。

    让我主动给你打第三个,休想!

    可是,爷爷那里怎么交代?

    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南门彩云微微一笑。

    只是打出两个电话,便搞清了杨根硕的下落。

    这整个西京贵圈,智商高达一百八的才女,脑子绝非一般的好使。

    ……

    柳承恩办公室。

    看到杨根硕连续两次挂断同一个女人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凌洋并没有觉得大牛没风度,反而,有些快意。

    “大牛,该吃午饭了,我请你。”凌洋看着杨根硕说。

    “好啊,那就却之不恭了。”杨根硕笑着回道。

    杨根硕知道凌洋是个要强的女孩,自己帮了她这么大的忙,总要让她表示一下,这会儿再跟她争着请客,就不合适了。

    “那我们走,顺便给妈妈带饭。”

    凌洋随手挎住杨根硕的臂弯,那么自然。

    杨根硕歪头看了她一眼,眼神略怪。

    凌洋只是俏脸微红,却没放手。

    而与此同时,杨根硕一阵默然,“妈妈”,多么陌生而又温馨的字眼。

    在山里,他只是在白寡妇身上体会到了点滴的母爱。

    “大牛,怎么了?”凌洋感觉到杨根硕突然变得很安静。

    “没什么?”杨根硕笑容有些落寞。

    “真的?”凌洋心揪着,打破砂锅问到底。

    杨根硕深吸一口气:“或许,你觉得自己很不幸,从小失去了父亲,母亲也一直病魔纠缠。”

    “嗯。”凌洋轻轻哼一声,扑闪着明亮的大眼睛,静待下文。

    她知道,杨根硕话没说完。

    “没错,这些年你过得很苦,但是,总有一个亲人陪着你,不像我……”

    “大牛……”凌洋的手紧了紧。

    “我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是被一个老头捡回家的。要不然,我早就死了。”

    “大牛,没想到你身世这么苦。”凌洋眼眶通红,“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凌洋同情的同时,也很欣慰,大牛告诉自己这些,显然,就是向自己敞开了心扉,日后,两人的心会更近。

    “那么,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嗯?”杨根硕皱眉看着凌洋。

    “我是说,你这些年是怎么度过的,还有,你这一身本事,又是跟谁学的?”

    “这个……”

    杨根硕刚要开口,柳承恩从外面进来。

    “大牛,你还在啊,正找你呢!”说着,老头儿面带暧昧,“没打搅你们吧!”

    凌洋俏脸一红,不好意思地松开手。

    “打搅你个头啊,我们正在交心。”杨根硕没好气道,“找我啥事?”

    “呶,接个电话。”

    柳承恩直接将手机戳到他面前。

    杨根硕皱眉:“谁的?”却是没接。

    电话那头,南门彩云喊着“不要”,然而已经晚了,因为,她听到了柳承恩的介绍,紧跟着,手机再次挂断。

    南门彩云心里那个苦啊,原以为这样可以保住一点儿颜面,现在却是再一次丢了面子。

    “杨根硕,我跟你不共戴天。”

    南门彩云咬牙切齿,粉拳紧捏,忘了多少年,都没有这么气愤了。

    然并卵。

    终究还是给萧阳拨了过去。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萧阳吃了一惊,慌对身下一个穿着警服的年轻女人“嘘”了一声,做了姐深呼吸,这才接通。

    “彩云,你好啊,怎么想起来给叔叔打电话。”

    “你的呼吸好像有点……”

    “哦,刚刚在健身。”

    “那么,萧叔叔一般是饭前还是饭后健身呢?”

    “那个……不一定啊!”萧阳一头汗。

    “萧叔叔还是找个固定的吧,这样对你有好处。”

    “呃……”

    “算了,我要说的是另一件事,杨根硕就是个没风度的小屁孩,还是你帮爷爷约吧,今晚五点,来我家。”

    说罢,无力的挂断了电话。

    萧阳愣了半晌。

    “萧局,动啊!”

    年轻女人湿哒哒躺在那里,而萧阳早已步入松下之列,这么一个特殊的来电,又说了好几句,后果可想而知。

    此时,看到身下年轻妖冶的女人欲求不满的模样,萧阳一阵厌恶。

    想起南门彩云的话,萧阳深以为然,是该给米米找个妈了。

    “萧局,嗯,人家还要。”年轻女人扭动水蛇腰。

    萧阳轻叹一声:“这是我们最后一次。”

    起身,背身,穿衣服。

    然后,被一个火热的身子抱住。

    “萧局,人家是爱你的呀!”

    “我不能那么自私,很显然,生活中,我已经满足不了你。”

    “人家不……”

    “放心,你的职称评定,我会跟进。”萧阳声音有些落寞,“也不枉我们好了一场。”

    明显的,后背的女人手臂松了松,但很快变得更紧。

    “我知道,萧局嫌我脏,但在我心中,你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说完,女人松开萧阳,窸窸窣窣穿好了衣服,用湿巾将现场清理的干干净净,包括萧阳脸上身上的唇彩。

    这是个有头有尾善始善终的女人。

    女人走到门口,还是向萧阳鞠了一躬。

    萧阳心里不是滋味,以敬礼回谢。

    女人双脚一磕,回礼。

    两人相视一笑。

    哪怕不能继续做那种可以交换体|液的密友,也可以成为淡如水的君子之交吧。

    不能相濡以沫,那便相忘于江湖吧!

    ……

    杨根硕终究没能跟凌洋一起吃饭。

    因为,他接到了林伯的电话,林伯说抓到强拆的人了,但几个人都跟滚刀肉似的,而且嘴还硬。

    林伯还说,给他们的时间不多。

    杨枫能够理解林伯的意思,那是寄希望于他呢!

    于是,杨根硕决定回一趟林家。

    临走前,同柳承恩一起,确定了凌洋母亲李秀琴的近期治疗方案。

    李秀琴精神不振,但,看到杨根硕居然跟柳承恩侃侃而谈,眼睛就有些亮了。

    杨根硕并不知道李秀琴所想,但还是拉着她的手说:“阿姨,好好养着,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治好你,不要想着解脱,或许你轻松了,但是,这么漂亮的女儿,你放心么?她也需要你。”

    说到这里,杨根硕眼眶一红:“只有失去,才懂得珍贵,而一直不曾拥有的,只能羡慕了。”

    凌洋一下子捂住小嘴,热泪夺眶而出。

    医院门口,分手的时候,凌洋眼圈还是通红通红的。

    “洋洋。”杨根硕轻轻一笑。

    他这样叫我?凌洋娇躯一颤,咬着唇皮,瞪大了眼睛。

    “我可以这么叫你么?”

    杨根硕目光如电,凌洋慌忙低下头,她双手紧扣,忸怩着轻声回应:“嗯。”

    杨根硕凑过去。

    凌洋突然感受到一股热力涌向自己面颊。

    她呼吸一窒,美眸瞬间瞪大到了极限,然后就赶紧闭上,同时,娇躯也绷紧到了极限。

    “你可以相信我吗?”杨根硕在女儿耳边轻问。

    同时,摸了摸鼻子,跟受惊小鹿的似的,这么大反应至于吗?

    “嗯。”凌洋茫然点头。

    “强拆另有其人,只是想要栽赃嫁祸给中天实业,这件事,我一定查个水落石出。”

    “嗯。”

    终于,那种让人身心酥麻的热气消退了。

    视野中,一辆锃亮的黑色奥迪绝尘而去。

    一阵风过,突然感觉身上凉津津的,凌洋这才发现自己是——香汗淋漓。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