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叹为观止
    两双眼睛看着杨根硕,杨根硕走到陈二狗面前,双手捏住他的双肩。

    一用力,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嘎巴声。

    林伯目瞪口呆。

    张敖脸色煞白,嘴里发干,唇皮不住颤动,感觉要吐了。

    但是,令人称奇的一幕出现了。

    就这么一下子,陈二狗恢复了正常。

    于是,林伯、张敖再次呆若木鸡。

    “二狗,你刚才啥感觉?”

    过了老半天,张敖方才问道。

    “疼,真特么疼,好像被卡车碾过,浑身散架。”

    说完,陈二狗看向杨根硕,“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杨根硕没说话,只是冲着李旺才努努嘴。

    张敖看了许久,这会儿依然有些不忍目睹。

    陈二狗一看,直接吓了个半死,人也能歪扭成这样?

    “刚……刚才我也跟旺财一样?”陈二狗磕巴着,问张敖。

    “二狗哥,就是的。”张敖看了一眼,飞快的转移视线。

    “小子,你把人弄废了,你们中天实业就完了。”

    “色厉内荏。”杨根硕说完,马上摇头,“跟你一个文盲说什么成语,你也不懂,简直是对牛弹琴浪费感情。”

    林伯扶额,这厮折磨人也就罢了,你还埋汰人干啥?

    陈二狗果然没听懂:“你说什么色什么人?”

    “我说分量不够,真是瞎几把耽误时间。”

    说时迟那时快,杨根硕又一中指,戳在了对方心口。

    陈二狗再次变得眼歪嘴斜,如同脑梗突发,身子也是一个劲儿抽搐起来。

    林伯不由咽了口吐沫,这小子的手段,真是太恐怖了。

    要不是亲眼所见,他绝不相信。

    好在,这是老爷的人,而非敌人。

    否则,必定成为林家的心腹大患啊。

    这小子在自己面前展示,丝毫不避讳,显然也没把自己当外人。

    想到这一点,林伯有些欣慰。

    “不要,别过来。”

    这时,看到杨根硕扎着中指走向自己,张敖惊慌失措,大喊大叫,拼死挣扎。

    奈何,他被绑在铁椅子上,只能小幅度的向后挪移。

    “不要,不要。”张敖不住摇头,呼吸急促,口水直滴,面部因为惊恐变得扭曲。

    一直听说吓死人,林伯今天算是见识了,张敖都要被活活吓死了。

    “你不说,又不怕死,我有什么办法?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所以……”

    杨根硕耸耸肩。

    “我说,我说……”

    张敖彻底崩溃了。

    “林伯,有劳。”

    林伯深吸一口气,点点头,在杨根硕肩头拍了拍,将软脚蟹一般的张敖提走了。

    不多时,两人回来,张敖垂头丧气。

    林伯却是满脸喜色。

    杨根硕出手如电,在林伯都没看清的情况下,掐住张敖的脖子。

    张敖顿时感觉呼吸受制,眼中充满了面对死亡的恐惧。

    但,很快,意识就被无穷无尽的黑暗吞没。

    似乎,最后一刻,还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着急的喊了句话。

    “大牛,你干什么,他都招了。”

    杨根硕手上一松,张敖软倒在地。

    然后,扭头看着林伯,笑了笑。

    面对这笑容,林伯不由心头一寒,退后一步,

    杨根硕走到陈二狗旁边,在他抬起的肩头用力一拍。

    嘎巴声声,陈二狗又好了。

    这一番折磨,陈二狗浑身湿透,变成了只能翻白眼的死狗。

    “给个痛快。”陈二狗气喘吁吁道。

    “像他一样?”杨根硕用脚踢了踢地上的张敖,问。

    陈二狗心中一惊,“你……你杀了他!”

    “二狗啊,暴露了,原来你怕死。”

    “你真敢杀人,完了,你们中天实业完了。”

    “冥顽不灵!”杨根硕也没耐性了,“自己的菊花都在飙血,你还管人家的痔疮?”

    “啊?”

    即便身处死生之地,陈二狗也是不由一愣,不得不佩服杨根硕的语言艺术,说的简直太形象太传神了。

    林伯也有些忍俊不禁,但是,看到倒伏在地上了无生气的张敖,眉头不禁皱了皱。

    林家家大业大,弄死个把人,问题不大。

    但毕竟是一条命,万一处理不好,会很麻烦。

    是这小子惹得麻烦。

    “先顾自己吧!想要痛快,可以,老实交代,然后,二狗你说不定还能追上你张敖哥,黄泉路上,做对狗兄弟。”

    “我说,求你放过我的家人。”陈二狗再也不想体会一次生不如死,声泪俱下,还是决定招供。

    “林伯。”

    林伯心领神会,也不多话,直接提走了陈二狗。

    尽管,陈二狗的供词跟张敖一样,林伯也不认为这是多此一举,而是觉得很有必要。

    这是刑讯逼供的常识,一个个问,防止串供。

    林伯无法想象,杨根硕怎么会知道,培养这小子的人该有多么妖孽。

    陈二狗被带回来,林伯只是点了下脑袋,身边的陈二狗脖子里发出嘎巴一声,身子一歪,软倒在地。

    “大牛……”林伯实在是忍不住了,“一条人命已经很麻烦了,你还来,非要杀人吗?”

    杨根硕摇摇指头:“林伯,稍安勿躁,还有一条。”

    “啊?”纵然见过风浪的林伯,也不由后退一步,难道,人命在他眼中,真的这么一文不值?

    林伯心惊胆寒,发现越来越看不透这小子。

    然后,只见杨根硕一巴掌拍下去,最后一个李旺才恢复过来,看到地上的两个小伙伴,骇然欲绝:“你杀了他们?”

    “你还有劲儿?你们感情怎么样?现在追过去,还来得及?”

    “我不想死。”

    “交代吧。”

    “交代,我交代。”

    同样的垂头丧气,同样,让林伯提走。

    片刻后,林伯又将人带过来。

    李旺才依然垂头丧气,林伯却是挡在他身前,如临大敌。

    “大牛,不要再杀了,他们口供一致,能说的都说了。”

    林伯语重心长,然而,眼前一花,李旺才的脖子,再次到了杨根硕的手中。

    “大牛!”

    林伯都绝望了,正要出手救人,却看到之前被杨根硕捏死的两个人一起站起来,揉着脖子。

    林伯张口结舌,然后笑了。

    原来这小子并没杀人,丢人啊,自己一把年纪,也算是老江湖了,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蒙了。

    自己居然还那么激烈的指责人家,甚至阻止,可耻的失败了之后,居然还想着用武力解救李旺才,没想到……

    “感谢三位配合,你们可以走了。”

    杨根硕拿开放在李旺才脖子上的手。

    三人互相看了看,眼神复杂,朝门外走去。

    “等等。”

    杨根硕一出声,三人就是一惊。

    “林伯,一会儿让司机送他们回去。”

    这次,包括林伯在内,都是一愣。

    杨根硕笑了笑:“几位受苦了,我会跟老爷子申请一笔慰问金,给三位压压惊。”

    说着,挨个儿在三人身上一阵“抚摸”。

    三人只觉得毛骨悚然,无法接受。

    林伯更是无法接受,大牛不会这么重口味吧,就算性向与众不同,可是,这三个狗东西也太磕碜了点。

    下一刻,林伯眼睛里就充满了不可思议,紧跟着越来越亮。

    “二狗,你……”张敖指着陈二狗,说不出话来。

    “旺财……”陈二狗指着李旺才,表情跟张敖一样。

    “藏獒……”陈二狗、李旺才异口同声,一副白日见鬼的神情。

    前一刻,三人还是鼻青脸肿,可如今,竟然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痊愈。

    说不定走出林家别墅,就看不出来了。

    到时候,跟外人跟媒体说自己被林家揍了一顿,只怕鬼都不信。

    揍了,伤呢?

    三人看向一脸淡笑的杨根硕,不由咽了口吐沫。

    这小子虽然年轻,然而,手段却是深不可测。

    突然间,陈二狗脸色大变,“不好。”

    李旺才、张敖齐声问道:“二狗,咋了?”

    陈二狗摇头苦笑,还是冲杨根硕竖起大拇指:“小兄弟,你是这个。”

    “二狗,你是不是傻了,怎么神叨叨的。”李旺才推了他一把。

    陈二狗叹了口气:“咱们都招了吧,这样安然无恙的出去,林家还派车相送,还有慰问金……”

    陈二狗笑得比哭得还难听:“那头看到,会怎么想?”

    张敖一拍大腿:“会说我们背叛了呗,不然,怎么才能得到这样的礼遇?”

    “叛变?”李旺才一个踉跄,“那些人都是道上混的,下手狠辣毫无顾忌,我们拿了钱,却背叛了他们,他们不单单会要我们的命,就连我们家人也不会放过啊!”

    “所以我说,”陈二狗冲着杨根硕竖起一双大拇指,“小兄弟,你不但手段高明,计谋也是一等一的,你这是把我们逼上了绝路。”

    “那怎么办,怎么办啊!”张敖别看长得如同狗中之王,性格在三人之中却是最为懦弱,这会儿,直接方寸大乱,“我们只是贪点儿小财,现在难道要将身家性命搭上?”

    “报警,我们去报警。申请警方保护。”李旺才像是突然想到这一点,激动的说。

    “别傻了!”陈二狗摇摇头:“警察局是你家开的,能保护你一辈子?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林伯终于重新认识了杨根硕。

    如陈二狗所说,他们目前的处境,细思极恐。

    而这一切,都是杨根硕一步一步设计下的。

    从走进地下室到现在,差不多一个小时,杨根硕的身手和头脑,让林伯也是叹为观止。

    当然,头脑方面,或许有人赶得上,可是,手段呢?

    谁能让人凭空抽搐,谁有能让人假死。

    林伯深吸一口气,不得不佩服林中天慧眼识珠,将杨根硕留在林家,绝对是最最明智的选择。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